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庄季】望不见

看了庄医生预告片,虐的我屁滚尿流

今天来一发虐,梗比较老了,或许会写不好

结局HE

------

1

荧光围绕的救护车闪着急促的红灯,润泽的光源自动调节救护车里的温度,鲜血染红一片薄被,满头大汗的男人穿着警服,悬浮空中的吊瓶即使在车里也稳稳当当。

医院整体都是莹白的光,一进门便是温和的空气,庄恕在急诊室里等着,第一个病人送进来便关了门,如同生死时速的战场。救护车一共两辆,五位重伤,两位轻伤。

还有一位不把自己当伤员。

季白被人逼着披上莹白毛巾,热源的渗入让他还是舒服的叹了口气。伤口的血止住了,袖子烂的不成样子。两枚激流子弹,分别射入两名刑警大腿和手臂,三名被钩刀割伤。先进的科技世界,武器对敌人和自己人,伤害是无差的,没有感情的机器也不会认主人。季白的皮肤和毛巾倒是成了鲜明的对比,汗液掉下来到毛巾上,瞬间被吸收。

2

半夜三点五十分。

急诊室的人一一被推出来,没有死亡,重伤五人,两人被截肢。季白大步从病床上一一走过,看到被子突然塌下去的一块,左胸膛想挣开束缚一般的疼。庄恕摘下手套走出来,糟糕的高大的刑警站在那很引人注意,头发杂乱,袖子被撕的破破烂烂,嘴唇紧抿着,手背上的青筋突起,仿佛能看见湍湍流淌的血液。

“你们做刑警的,活着就好。手别捏的太紧,伤口会再次撕裂。护士都忙,你去那边能找到包扎的。”庄恕手指这一个方向,隔着几步距离对季白说话。季白抬起头,眼里无底,对庄恕点头说谢谢,拳头没有松下来,朝庄恕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3

温柔的光洒在一处,季白还是那副样子。比他矮一头的医生边写病历,边跟季白一一介绍情况。一同而来的受伤的罪犯的情况。身旁的警察边听边做笔记,季白肃穆的点点头,听完转身朝别处去,一下子看见拐角处的庄恕。白大褂医生刚清理完,眼底有血丝,大体是干净整洁。

庄恕朝他走过去,半米不到的距离时伸手搭上了季白的肩膀。

“无论什么原因,身体才是第一。若你找不到地方,我也可以给你包。”

季白侧身,道:“不必了,止血了。”这次庄恕直接捉住他没受伤的手臂,略微使劲把人往一个方向带。“止血了也是伤,感染了是死亡的根源。活着很好。”季白沉默一会,抽回手臂,改为跟着他走。

庄恕大步在前,季白大步在后。季白看着眼前的医生,问:“这时候赶回去睡觉还来不及,你管得多了。”能听到庄恕一声轻笑,回答:“医生,管的只有少的。为人医者,管得多,才是应该的。”

4

几次巧合下来,季白受伤去的医院次次是仁合,他没有在庄恕手下被开刀,但总碰见,也算认识了。庄恕好像医院里的每一个医生,却又不一样。季白不在乎包扎这种事,却次次被庄恕逮到。他有时候也愿意等到庄恕下手术,给他一个小包扎。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很重,季白倒是闻习惯了。即使闻不习惯,也可以改。他坐在暖和的椅子上,摸自己的手腕,剧烈运动后身体还处于紧绷状态,青筋暴起,倒真的以假乱真。伤口早就不流血了,隐隐有着痛感。男人摸上自己的手臂,狰狞的伤口碰一下传来细微的疼痛,从手臂到大脑神经,到心脏。

5

第一次见陆晨曦,季白总算不是一直见庄恕那般狼狈。他今天休假,换了白衬衫西裤,身上没有伤口,带着墨镜,在一片光源笼罩的小区域吸烟。陆晨曦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以及冷着脸的庄恕。显然,庄恕不是因为季白才冷脸,他和季白才是今天要出去约饭的那个。陆晨曦手插两兜,脸蛋较尖,季白只看得到那女人的侧脸,和头发的轮廓。

庄恕过来隔着光源让他稍等,自己换完衣服就来。

那个女人的出现让季白心脏跳的快了些,他无表情的脸上嘴角有些下垂。敏锐的直觉系统让他能看透庄恕与这女人之间的关系,前任罢了。

季白手臂厚实,没有一块多余的肉。庄恕边和他吃饭,边说第一次捏他的时候就挺惊讶他的手臂力量。季白难得笑笑,吃了一块牛排。不穿白大褂的男人西装革履,季白搜索了个词叫禁欲,觉得蛮合适庄恕。忽然想起什么,季白问了那个女人。

“陆晨曦,也是胸外科。……前任。分了一年了。”

“前任是不喜欢了的意思?”

庄恕抬眼看季白,试图从他嘴角找到开玩笑的意思。但他并没有找到,季白嘴角平直,眼神坚定。

“你没谈过恋爱?”

季白愣住,放下叉子表示默许。庄恕笑笑,说:“其实谈恋爱,也没有很好。分了合了,都是会牵动感情的。”季白看着庄恕吃,过了许久,庄恕开始擦嘴,他突然说:“感情牵动不好吗?”

6

半年后。

庄恕季白在一起之后,庄恕才回答季白这个问题:“感情牵动,时好时坏。看情况,现在,咱俩,就是好。”季白靠在庄恕身上,说:“感情牵动不是需要心吗?”庄恕笑着把他修长的手指牵过来,掀开西装,把季白的手放在他的左胸膛:“也不知道季警官感受到这心没。”

季白嘴角噙着笑,说摸到了。手掌不曾移开,热度比身上的白毛毯还要烫人,季白翻身骑在庄恕身上,猛地低头把庄恕嘴唇咬在嘴里。庄恕伸手探进他衬衫里,隔着背心搂着他的腰,使劲卷着舌头夺回主导权。季白在下面是心甘情愿的,他有时候看庄恕像是在看一匹野狼,有时候看见的是一只大猫,野生猛虎的体型,却不会嚎叫,只会把人裹进胸前的绒毛里。季白最喜欢接吻,左胸膛里的那块东西跳的比原来都要快,撞得心里生疼,要挣开,要自由。

7

庄恕闲下来,基本上是看书。季白闲下来,基本上是看书。

庄恕喜欢坐在沙发上,把书拿在手上,旁边放着纸质的书签;季白喜欢坐在庄恕对面,把手上的投射打开,找出几个月前没看完的小说继续看。俩人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呆在俩人的空间里温和相处。偶尔庄恕也会用食指抵着季白的额头,把他的头上挪。

“跟你说了伤眼,刑警近视了倒不是什么好事。”

季白一般笑笑,说句不会,又直起身子看。脖子立的久了,他会发现酸了。一点细微的感觉他都觉得开心,嘴角的笑翘的更大。庄恕看他边扭脖子边笑,以为他只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也没管,挪到季白身边给他捏肩膀,捏脖子。季白感受不到肩膀的力道,庄恕问怎么样,他也只说好。白色印纸的书,树皮是浅蓝色的,有关胸外科。季白拿起来,把书签放进庄恕看到的地方,盯着封皮看好长时间。

“庄恕,你知道‘PRE机器人”吗?” 

庄恕点头说知道。季白继续讲,手放在书皮上摩擦:“‘PRE机器人’被锻炼为杀人机器,一般从事刑警雇佣兵一类的职业。他们没有痛感,没有感情,或许会一辈子,或许不会。他们有心脏,但是被困住了。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会这样一辈子,突然有情感的机器人可以申请撤去心脏的束缚,但需要勋功。”

庄恕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这些,问:“你队友里,有吗?”季白没有回答。

“不知道你会不会做这样的手术?”

庄恕看看季白手里的书,如实回答了,他不会。季白摸到他的手,和他食指相扣。

你要是会就好了。让你来。

8

“你要是想解释,我听。”季白站在大雨里,瞪着眼看着雨中的庄恕。身后的警笛越来越近,季白一身警服,即将要去执行任务。庄恕眯着眼,没有说出话。

季白笑笑:“你说前任是不喜欢了,现在呢?”庄恕目光复杂,手插在兜里捏的死紧。警车来了,季白上了警车,没有回头看一眼。

陆晨曦打着伞小跑过来:“谢谢。”庄恕垂着眼:“这次帮完了,那人不会缠着你了吧。”陆晨曦点点头。

“季警官呢?没关系吧?……早知道,告诉他了,免得他多心。”

庄恕摆摆手,说句没事。

没事,他回来了再告诉他。

9

急诊室终于有一次为季白亮灯,一如季白每次在门外看见的那样,灯很红,很亮。他躺在手术床上,面无血色,左胸膛三道伤口。

庄恕崩溃的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头发被挠的一团糟,眼泪落下来,没有白色的毛巾接着。季白的队友蹲下来拍庄恕的脊背,告诉庄恕说季白没事。

“幸好是伤在左胸,我们队长平时有点冷漠,不过他也挺好的。换颗心脏就行了,反正我们刑警这行,能活着不就行了。”

庄恕猛地抬起头,捉着那刑警的衣领。

“换心脏是什么意思!”

刑警一脸不解:“队长没告诉你吗?他是PRE机器人啊,又不会死,换个心脏照样能活。数据还在,只是原来有感情的话,都在心脏里,感情就没了。……放心庄医生,你的数据还在队长大脑里,他不会忘了你的,你可以重新追他。毕竟,能活着就挺好。……不过队长不告诉你这件事,也是正常,谁能接受和机器人在一起……庄医生你要是不愿意了,刚好知道了,队长也不用追了。也不算太差。”

庄恕使劲捶着自己的左胸膛,砰砰砰的闷声作响,眼泪流的很快很多,顺着下巴滴落一滩。

10

值得庆幸的是,季白没有被换心脏,顺带还把心脏的束缚给解了。

局长亲自来看季白,季白明显感受到不同于原来的心跳,和伤口不同于原来的痛感,剧烈又畅快。

“这手术倒是一举两得。你原来向我申请过解除心脏锁,现在顺便就给你打开了。”

局长仿佛得了钱一样得意,季白说了句谢谢,正要说下一句,庄恕进来了。

心脏剧烈抽动,像是濒临死亡一般弹跳,季白没承受过这样的剧痛,又不同于身体上的,像是要把他的心脏生生搅碎一样。他没控制住,眼泪瞬间留下来。庄恕看见,停了步子。

季白声音沙哑,捉住局长的袖子。

“局长,我向你申请,把心脏再锁上,我不要了。”

11

季白当天发狂,看到庄恕就开始打自己,心脏在伤口处,不能打伤口,就打别的地方,眼泪一边流一边打,打了两针镇定剂才安静下来。

“你得到你想要的你就离我远点!”

“季白……”

“滚!”

“我喜欢你……”

“前任你当然喜欢,你喜欢所有的!”

12

局长站在庄恕面前笑笑:“给你个机会。机器人解开心脏锁是可以找个归属人的,归属人有权利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决定某些事情。”

“我是他爱人,我们会结婚。”

“那心脏锁?”

庄恕笑笑:“白白他刚刚才有感情,不适应也正常。心脏锁不要了,他我来安慰。”

13

“庄恕你滚!”四肢都被绑住的季白在病床上使劲挣扎。庄恕走近他,看看心电图,一路说完了他跟陆晨曦的前因后果。季白缓和了不少,却还是不住的动。

“白白,从今以后,咱们就没有隔阂了。”

“妈的庄恕……唔……”

“我来教你,怎么用心脏,怎么牵动感情,怎么爱我,怎么学会不说脏话。”

------

日了狗的虐大爷啊!虐毛线啊!气!
【我能不能不把虐文写甜!】

评论 ( 22 )
热度 ( 1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