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cp洁癖,不拆不逆。←看清楚,请严格对待尊重此原则

我想看走心的不虐的,关注人物性格的锤基或EC文,有推荐吗?
双方最好都没有其他爱情线的那种,性转不要,最好HE

【锤基】记一次争吵(ABO)

记一次争吵( ABO)
*定义为超甜日常剧。
*锤基二人的孩子视角来描写。loki的身份用了几次母亲二字。
———
我是Narfi,十六岁。这是个难以定义的年龄。它恰巧处于不成熟与成熟之间。可以使人模糊看清世俗,又对此一知半解。
我的母亲叫Loki·Laufeyson,这是原名,他现在叫Loki·Odinson,是Omega。我的父亲叫Thor·Odinson,是个Alpha。
实际上往前推十几年,我母亲也姓Odinson,他是我祖父收养的孩子,在母亲与父亲结婚之前,他们以兄弟相称。

一天前我还在离家十几公里外的独立公寓里坐着,因为Loki与父亲吵架了。Loki...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我的原观点和作者有同有异,前段时间也和人争论过一大堆,我也没动摇的我观点。但今天看到这篇文章,唯独一句话使我动摇,这里先摘抄下来。

【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我原来的观点,最大的错误就在于,没有换角度想这件事,只想着,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有爱情,为什么要去阻止他们?

但是我没去想,一个成年人怎么会对小孩子难以自持?!【这里的年龄限定在十六岁以下不包括十六岁,而且十六岁以上未完全成熟仅局限于纯爱,无关 性】

这才是重点啊!今日幡然醒悟。

想起前两天的争论,简直蠢爆...

【EC】雪山上 (2)

Erik发现Charles可能远比他想象的要可爱得多。

这一篇很甜饼。

---

Erik还是没能践行他立刻见到Charles的想法。因为一场突发的会议。

 

但开完会之后他已经想到了更好的办法去通过正常的渠道接近Charles,而Emma,也同时在开会期间把他想知道的一切弄到了手。

 

“这是你要的调查到的Charles的资料。”Emma双手撑着实木办公桌,用食指将文件推给Erik。

“我让你询问,不是调查。你去做了什么?”Erik掀开眼皮看她。

“你的询问和调查有什么区别。”Emma曲起手肘撑着下巴,把那份资料拿到手里翻开,“Charles·...

手动《罗密欧与朱丽叶》

这对我疯狂赞美!
朱丽叶在窗边,罗密欧在花园之中仰望她。夜晚。
——
朱丽叶:罗密欧!
罗密欧:我的爱!

朱丽叶:明天我应该在什么时候叫人来看你?
罗密欧:就在九点钟吧。

朱丽叶:我一定不失信;挨到那个时候,该有二十年那么长久!我记不起为什么要叫你回来。
罗密欧:让我站在这儿,等你记起来告诉我。

朱丽叶:你这样站在我面前,我一心想着多么爱跟你在一块儿,一定永远记不起来了。
罗密欧:那么我就永远站在这儿,让你永远记不起来,忘记除了这里以外还有什么家。

朱丽叶:天快要亮了;我希望你快去;可是我就好比一个淘气的女孩子,像放松一个囚犯似的让她心爱的鸟儿暂时跳出她的掌心,又用一根丝线把它拉了回来,爱的私心使她...

我终于体会到海森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梗有多甜
超想看他俩演!

【EC】雪山上 (1)

总裁Erik × 遗传学教授Charles 。相遇的方式也许算得上浪漫,但那无论如何都是美妙人生的开始。无能力AU

---

Erik没想到自己会在山上遇到车子抛锚而近乎求助无果的情况。

 

Lensherr集团在位于纽约市郊的一处山顶开设了生物遗传研究所,为了研究出一些治疗现下有趋势可治愈的遗传疾病的药物。这也是Lensherr集团第一次踏足医药领域,由刚接手集团不足五年的Erik•Lensherr开创。这天下午是Erik第三次去查看研究所建设情况的时间。但任谁也没想到,晚上回去时,寒冬腊月,他的车抛锚了,在半山腰上,就像被动了手脚。

 ...

发一下先生聊表心意
再过就几天就能回去拿我的书看了
(*ˇωˇ*人)

【EC】第二次救赎

一发完。本来有车的,写完一看这氛围,亲亲摸摸也就差不多了。因为是今早做的梦,隐含了我大量的观影私心,所以剧情感不强,主要强调EC感情戏,而且只有一个片段。有私设。时间线八十年代,天启不曾出现过。

--

Erik说不上来现在什么感觉。

相较第一次见到轮椅上对他发出温和微笑的Charles,他更喜欢现在在他怀里疯狂发怒的Charles。他胡子拉碴,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洗过,轮椅折成弓形,不停地打骂他,把失去双腿的悲痛和许多年的分离的愤懑全都发泄在他身上——而不从来是给他一个熟悉的笑脸,只字不提他失去的腿。

Erik从来不向Charles说明自己的愧疚。因为Charles从未给过他机会。如...

【锤基】来日方长 (2)

预警:有多次强迫H情节,NC-17。欧洲古代架空AU,各类物种混杂生活。

照蓝皮锤五十年没见到Loki这个哀伤度,要不是Loki正好伤在腰上,他肯定得先狠狠日两次聊表思念。我觉得应该很快就能开上车了。以及,基妹失去记忆前受了重伤,所以身体状况一直在这个世界里处于低等级。还有,Thor说话仍不利索。

第一章→来日方长(1)

---

“噢,Aldrich,看我们发现了什么?一个漂亮的小骗子。”拥有绿色长发的人蛇伸出蛇信子舔了下手,对另一个黑发的说,黑发人蛇笑笑,摇动尾巴向Loki靠近。

“两位优雅的先生,好久不见。”Loki举起双手做出臣服的姿态,歪头打开唇角谄笑,他就知道,躲在仓库也迟...

【锤基】来日方长 (1)

预警有多次强迫h情节,NC-17。

来到千年雪山的Loki唤醒了沉睡中的霜巨人Thor,但令Thor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人正是他几百年前在种族混战中死去不见的爱人。【是的,Loki没死,但他失去了记忆】于是Thor抢掳了他……【并不】欧洲古代架空AU,里面会出现许多奇怪的物种,而且多私设。

刚睡醒的Thor语言不顺,Loki跟他唇枪舌战的时候,他往往只会笑。啊……好甜。

因为是霜巨人Thor,所以性格会稍微冷漠一点。

---

来这边。

--

如果大家有空留评论,就留一点吧,毕竟评论才是最激励作者的,在锤基圈子,新人真的很受挫
 

【锤基】虚假甜蜜恋爱史 (上)

Thor深爱着Loki,可Loki为了自己的自由,假装和他谈恋爱,不过Thor那么爱他,他肯定有点……其实就是先虐锤,但前期很甜(一个爱Loki爱上天的Thor),只是后面稍虐而已。下篇会圆回来的。
有私设,现代大学AU,ABO设定,涉及一点点贾尼

-

越来越讨厌用lof发文了,走链接。

-


【锤基】屈服 (ABO一发完,有小破车一辆)

梗概:Loki大四,Thor已工作,是Odin集团总裁。一次意外,Thor得知Loki怀孕了,但孩子父亲却未知。涉及盾冬。ABO设定同有私设。

总觉得有人写过,因为实在很常见。但即使有人用过,内容也不可能撞,所以我就大胆来写。此文里的Thor是宠弟狂魔,他爱Loki,但一,他觉得Loki不喜欢他,二,觉得Loki是他的弟弟,所以一直逃避对他的感情,前期就只是无厘头的宠。就酱,有地点等私设,也有ooc,Thor微黑化

-

走链接

-

【锤基】猫在云上 (1)

简介:黑bang大佬基x卧di锤,多车,NC-17。涉及cp:锤基,盾冬,贾尼
当Thor真正走进Loki时,他就泥足深陷了。
私设众多,例如地名之类。在这里说一下,以后就不标注了。

-

走这里

-

发的太快没来得及检查,错字漏字有,请不要介意

我这辈子要是不成为一个画手

我就不是人!

【锤基】带他回家 (纯甜一发完)

最近很是吃了几口刀子,所以发糖补偿自己。梗概:Loki因为逼不得已的原因离开了Thor,六年后回归,他以为时间之久,Thor再也不会想与他见面,但事实并非如此。ABO设定,有生子。Thor微黑化,ooc有。带一点点盾冬。

 

----

“现在走,不再回来了?”

Loki把行李箱竖起来,回头看房间里的Thor,他看起来颓废至极,酒液甚至淌在他的胸膛。

“我们已不存在可能,我们早就该分开。”

“可你能忘得掉吗!”Thor歇斯底里,“这么久,我们站在一起,我们拥抱,我们接吻,我们甚至一起战斗,我们从未放开过彼此,甚至在那些流血的日子!我们的一切,从前的所有的属于我们自己的岁月,...

理想死亡


如果我将死去

死前要做一个梦

梦见天空

势必以它广远的体魄将我压倒

梦见土地

定将以它阔青的气势将我吞噬


梦见一切

恐龙和野兽,死去的生命

河流与山川,故去的国土


然后我梦见胡适

这只是梦

所以他仅给我一个目光

我就得幸福地醒了

可我再也无法醒来


于是我永远活在了幸福里!

--

真是理想死亡方法啊~(๑´ㅂ`๑) 

【锤基】给小猫咪的吻 (1)

番外的下部没感觉,暂时懒得写,于是开始写正文了。

设定:ABO+兽人。→NC-17!请注意       军队制度参考美国,基本上全私设。如有不妥,请评论或私聊指出,多小的问题都可以。

兽形态为巨狼的Alpha  Thor x 兽形态为黑猫的Omega  Loki。

两个特种兵,一个Alpha和一个伪装成Beta的Omega,军营里见面,变成搭档执行任务,但是Thor好像发现了Loki的小秘密。这是一只有故事的小猫咪。

 

------

Thor是在闭上眼十秒后听见猫叫的。

给新兵一...

现在的很多所谓太太,没下线,都变态

【锤基】Thor的性冷淡 (上)

ABO+兽人设定。→NC-17!请注意

兽形态为巨狼的Alpha    Thor x 兽形态为黑猫的Omega   Loki。

已婚设定。甜一发。Thor因为某事吓出性冷淡,Loki必须得拯救他和以及自己的下半身和后半生。

 

-----

AO3

---

这个算新文番外吧,虽然新文根本没写只有大纲。

新文设定如上。讲结婚之前他们的故事。两个特种兵,一个Alpha和一个伪装成Beta的Omega,军营里相见,变成搭档执行任务,但是Thor好像发现了Loki的小秘密。这是一只有故事的小猫咪。

    ...

【锤基】在圈子里逃 (2)

和亲+生子+车(bushi)    蓝皮Loki  x   阿斯嘉德王子Thor

---

 

Loki站在了约顿海姆最暗的角落里,他抱着双臂,冷漠地看着面前极为熟悉的小孩子,和他的父亲,laufey。已经毫无心痛的感觉。

 

“Dad。”蓝色小人问道,“我的妈妈呢?”

“你没有。”

laufey答道,没有把视线移到那个蓝色的小男孩身上。

“为什么我没有。其他的哥哥都……”

“滚。”

 

Loki记得最清晰,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问laufey这个关于他母亲的问题。在此之...

【锤基】在圈子里逃 (1)

蓝皮和亲基x阿斯嘉德王子锤   有生子,有车(比如下面这个↓),私设众多,约顿海姆男人可生育设定,我没有跟太太撞内容,只是撞梗。

 

---

在宇宙的空间里,仿佛有一条充满了硝烟和血液的巨大气体之路,从阿斯嘉德直达约姆海顿。

这些气体往宇宙四周扩散,而时间让这些腥风血雨后的痕迹几不可闻。

 

就在此时,约顿海姆边界比以往更暗。黑压压的军队伫立其中,约顿海姆的严寒昏黑把阿斯嘉德战士们的铁甲都隐藏在这样的深灰色里。自霜巨人进攻阿斯嘉德伊始,来自阿斯嘉德的反击从未停止过。截止Odin的战马踏上这片充满冰霜的土地,霜巨人和阿斯嘉德人的战争已...

不打不相识

这这这,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岁月无声:

我也同意那个观点,缠在雷神头发里的黑色是洛基的头发,缠绕千年的爱恋,眷念。❤️❤️

【楼诚】死亡之后 二【没有全部了只有一部分我喜欢的那段反正也写不好我也不咋混圈了发出来过个瘾】

明楼发现明诚已死之时

----------------------------------------------------------------

明楼将手放在明诚胸膛上,明诚紧紧按住他的手背,一瞬间心脏仿佛活起来,心房烫了一刹那,却还是凉了下去。那很像真的,但明诚知道,那是假的,烫他的是明楼的手。


明楼按着明诚的胸膛,缩了缩手指,去摸他的手心,他轻轻握着他冰凉的指尖,有些呆,又明知徒劳地探他脖子的脉搏。明诚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他才把手拿开,擦了擦他的眼睛。

“死在了那次跳河里,……是吗。”明楼问,明诚点了点头。眼泪不断落下来,明楼一直拂他的眼睛,

“好了好了,多...

他妈的吃了这把奇异玫瑰!!!我玫瑰的颜啊啊啊啊!舔!

忍者财:

老板,给我来个小玫瑰馅的。

【《黄金时代》视频转文(齐伟x王帆扬)与他半生 四】

---

 

冲出去找帆扬,是我这辈子干过最正确的事情之一。那时已经天色微黄,他也走的不远,我跑出去没几步正好看到他坐在石块上,拿着本子写写画画,我猜是在写稿子。但我甩着伤手迫不及待大步迈过去之后,发现空白页上只有几条划痕。

他扭过头来,很惊讶的样子,又有点喜,但我很清晰看见他眼里的空洞。那时我不知道这叫空洞,也不知道他心里那时有个空洞。

为什么得去找帆扬,原因得从头说起。

 

那天下午帆扬送文章走了。

我躺在他床上,盖着他浓熟的绿豆颜色的棉被。因为在地里长时间的弓背下锄头,我的腰即使是躺在床上也扯得紧绷,无法真正贴近床板,并伴随着时不时的抽痛。久而久之日积月累...

可怕的是一知半解

【丁修x杨修】独花迷 七

--

丁修停下了,在街边,没有原因也没有预兆,前后皆幽幽的黑,但他知道直走就会到杨府。他也未注意到光源只在他脚下,在一旁停下后,扛刀在右肩,杨修便随即覆上来勾着他的脖子。他左手围住杨修的腰,杨修踮着半截脚,微微抬头与丁修抵着眉心。他眼皮下阖,嘴唇与丁修的唇线互相触碰。一簇烫流倏地分开两支刺进丁修的下体和喉咙,杨修蓦地被他吻住,左手使劲收住腰肢。仿佛两条饥渴的野兽。杨修踮脚迎合,丁修心跳不已发狠地把他的嘴唇咬得发红,逐渐地双腿间也惹出情欲,无师自通将人夹进两腿之间摩擦硬-处,并步步前进将杨修按在墙上。俩人难耐饥-渴之中,杨修缩紧肩膀从喉中忽地嘤咛一瞬,亲吻戛然而止。 


说是有敏...

【《黄金时代》转文:齐伟×王帆扬】 与他半生 三

--

当屋外的世界挤满了焦灼、苦累、紧张的情绪,独处一室,哪怕是坐着不动,也是恩赐一般的享受。在那,人可以像逝者一样安详。活人的世界,已经不是他的世界,所有纷乱的动作,只能破坏他的肉体,触及不到他自由的灵魂。

我感觉我已经抵达了这种境界的边缘。

坐在嵌了玻璃的木格子窗户对面,阳光被淡化,我闭着眼睛,只能看见薄薄的一层亮,和黑暗重重叠叠。身体内部仿佛抽空一般,灵魂脱离出来,被一根线牵着。屋子略有十几平方米,它就在这十几平方米的地方悠闲地转。

这是帆扬的屋子,我没有回自己住宿的地方,因为我就爱呆在帆扬这里。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就在脑中想象帆扬在屋里忙碌的场景,仿佛穿越了时间,围在他身边看他生...

1 / 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