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相逢即是有缘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二

春雨长,绵绵不绝。

徐一航经过荣家,本意只暂住两日,打听徐二航消息。可这天不好,几天来阴雨嘁嘁,算不得大可也不能赶路。第三日徐一航要走时荣石做了挽留,她于是就又住下几日。徐二航暂时没了行迹,承德之行也只是理想中的规划,既然路不好走,徐一航也就安心歇下了,顺便和荣石絮叨了许多旧事。

荣石这人从小霸道,想得到的东西总能拿到手,那于他的能力是理所应当的。而霸道却懂得人情世故,知晓是非黑白,这是荣石的特征之一。徐一航聊到荣石原来在承德的事。在俩人都约摸十五六岁的时候,他和荣父荣母、徐家一块搬到乡下去小住过一阵。当时有同龄孩子捡到鸟蛋,那鸟蛋乳白色,形状椭圆很是漂亮。几乎和少年们一样高,比小人肩膀还...

哈哈哈翻到有人说我温柔,是时候让你们看我的真面目了!
基友的脸我就糊了,这是唯一一张留着的自拍,难道我不应该很攻才对嘛

【贺陈】我们之间 一


讲明:人物年龄,文章内的背景,人物关系,有小私设

---

厦门的夜景总是为人所津津乐道。海风从不算远的地方吹过来,稍带鼓浪屿浓烈的林木气和咸的海洋味。翻滚的鱼或许还在浪花里转动,跳跃欢舞不肯离开湿润的空气,那充满氧气的海面。城市永久不停歇地鲜活脉动着,灯花规律地随着电流的到来离去而闪烁,色彩鲜明,光色晃眼。

切割有致的凯迪拉克CT6流浪在城市边缘附近,陈亦度开着座驾,下班后绕着城市跑一圈,他没想着下车走一会儿,因为他现在,至少现在没有这个习惯。刚从医院里看完陈母,陈妈妈睡觉前意识还算清醒,亦度亦度喊个不停,认得着自己的儿子,后来渐渐模糊,也不管陈亦度本人了,只说要睡觉睡觉,明天儿子要相亲...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一

十五好夜,只可惜元宵佳节,出了场小意外。灯展的源头处触发了骚乱,受了惊吓的人们许多都回去了,家人受了伤的,哭哭啼啼进了医院。石太璞送刘彻进医院后,刘彻的保镖在病房外守了一排,助理也急急赶来接了他的活。而灯展此时还混乱着需要后续处理,他没有多待就去了现场。

偌大的灯展,散了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绵延几百米,在石太璞回去的时候仍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他做着笔录,审问,灯火辉煌打在他背影上,背后的热闹他没有兴趣,满心满眼想着一脑袋血,现在躺在病床上那个人。

还好制服得及时,经调查后没有人遇难,只有受了或轻或重的伤的人。下半夜两点十分,他褪了警服进病房,保镖们都认识他,故而没有拦。助理是阖家欢乐时被...

收藏

素远suyuan333:

才发现有这个😂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田木田木:

一个手把手教你排内页的干货教程


适合无料们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适合没有经验的人阅读。提供快印a5预设数值参考。


当然有预算的太太还是建议找版工


因为最近有几个太太问接不接无料然后决定写的这个。毕竟无料基本上是白送。也不是人人都土豪。个人一直是建议无料选择无偿或者自己动手。qwq。希望能有帮助。


(准备睡了发现忘记加导出部分了,,别打我,大晚上写的糙了点。等我起床补充一些细节)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

许一霖仰躺在床上,灯刚刚是莹白的,溢出软腻的荧光,现在调成昏橘色,点在床头。床头柜伸出一本书的半截,敞开着,将将好挡住灯光射向许一霖眼里的线,他刚看完几页书。
眨眼入了冬,上海眨眼落了那么薄薄的一层雪。许一霖在它还没化的时候趁机滚了两圈,心下黯然,那时候苏州,雪可以淹到他膝盖底下。
温度倒是不怎么高,他没多久被荣石盖上衣服拉走了。
上海这样的雪,对于小人来说是很适宜的,像俄罗斯北边,几乎没有小人冬天去那里居住,大雪压头顶,房门坚如石,即使推开了房门,漫天雪团,也要把小人埋进去。而世界其他各地,只要温度不会太低太高,小人遍布。
荣石有个朋友叫黄志雄,许一霖听他提过,PTSD患者,曾经住在温州一个城郊相接...

你们不介意我开新坑吧,是贺陈
开新坑的代价是更新速度会变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九

刘彻做了梦。他大约四点睡得觉,期间助理打了几通电话,他按了又按,把梦里的石太璞续了又续。助理看电话被挂了几次,也就不再打扰了。说不定就是下一个电话,会把自己的工作一块打出去。刘彻继续在梦里见石太璞,最后一个梦,石太璞变成了扬鞭策马的那个侠士,豪情地拱拱手,把刘彻丢在茫茫草原上混沌的雾里。而他自己则是华服加身不得动弹,表情可怜悲哀又木讷。


他在一阵从胸前发出的细微的疼痛里醒来,惊悸许久,才发现自己在睡屋里。那个远去的石太璞不过是一场骇人的梦。他抹掉头上的汗,拿起手机看,六点十六,已经是第二天了。窗外的雨早就落了,他捏捏鼻梁,纵然石太璞跑的再远,不过是在他的领地上闯荡,最后被自己拉住缰绳,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七

被删掉了,重发

--

有时候,身体是自己的,却又由不得自己做主。

许一霖自小被身体限制住了生活,到现在依然被束缚不得自解。突如其来的小长跑令他的身体叫嚣着受不住,他伏在荣石肩上,腰侧肌肉抽搐酸痛,刚走到家门口就又满头冷汗。
荣石沉着气,忍住不骂娘。
他提一提许一霖,用右手臂托着他的腰,让他更舒服一点。但面上还是不由自主阴下来,“你锻炼的事就此算了,以后别去了。”

“不行。”许一霖抬头蹙眉,心急道:“你说好让我去的。”

“那是建立在你身体完好的情况下,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

许一霖抹掉头上的汗,“我现在很好,身体也很好!”

“好什么好,站都站不稳,你知道你身子弱,去逞什么强。你...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八

大哥和二哥真要命

----

祸不单行。

许一霖感冒期间,喝水失手把水杯打翻,开水滚烫泼在左手手腕上,登时洒红一大片区域。这感冒带着点低烧,许一霖刚睡醒双眼朦胧也没注意,谁知道这水就这样翻了。天生体弱是他需要跋山涉水的第一趟艰旅,刚起步的无能为力总是让人徒失信心,让人觉得命运好像真的无法挽救。

荣石也恼,他自己把水放桌上就走了,以为许一霖醒了也就凉了,但许一霖醒的远比预期要早。生病让小家伙略显憔悴且陷入低落情绪,这手一烫伤,疼是一方面,自我矛盾是另一方面。锻炼耽搁了一天又一天,这把许一霖那点自卑开始隐隐放大。

梧桐一叶,天下知秋。

许一霖躺床上那几天睡着时候比较多,底子差病就要多拖累...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六

今天是许一霖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一个人走出家门的日子。

荣石昨晚答应又反悔,反反复复好几次,不让许一霖去加练身体,怕许一霖吃不消受不住。可许一霖一心想为荣家分担责任,认定了要去,面对荣石,只好采取糖衣裹糖水炮弹式身体力行说服,在床上取悦了一回荣石,才磨磨唧唧被准许跟着李熏然锻炼。


一大早,荣石便起床了,他着手为许一霖量了尺码,称了体重,迅速差人缝制了一套青色运动服给许一霖,方便许一霖在草坪里更好地进行伪装,称体重是为了防止许一霖锻炼之后变瘦。他们在门口一直等到约莫十点,李熏然才解决完手头的事情来找许一霖。临走前又被点着鼻子嘱咐好几句,许一霖被说得无奈,拉了荣石的手踮脚一亲,什么都烟消云散...

【荣霖】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甜一发完/虐梗变甜企划)

所选题目: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

---

会场里的人大概坐满了三分之一。

今天上午,准确来说是十点开场的社团表演还差三十分钟即将开始。会场外有几处用床单塑料膜做成的简陋摊子,鲜花铺在其上,一层一层交叉相叠,玫瑰郁金香甚至百合,堆砌却有序的排列着。因为今天表演节目之二有校草,校花参演,所以这些颜泽艳丽的花,就成为礼物的首选。

百合。

荣石笔直站在摊子前,右脚后挪轻轻一点蹲下来。花瓣柔软却富有韧劲地向里弯曲着,摸上去滑软,像某个人,瘦伶仃的在脑海中想象出来的人,一头软发下血色偏少的脸蛋。身旁的玫瑰被人拿走一枝抱走一束,小学妹双腿并拢小心翼翼蹲在一边,荣石太高大占了她三分之二的小摊位,看着百合...

1 / 26

© 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