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三十五

接剧情,上集在三十四

-------

1

今天的明总躺在床上不愿起来。

明诚最近很是忙,自从接了宴会布置的任务,他几乎忙的没影,就连昨天仅存的亲热都被打断,半途接了个电话,钻到了客房里。

2

昨晚明楼正耕耘,橙眼白猫毛茸茸的耳朵抖个不停,小尖牙因为微微张口而露出来,长尾紧绷,欢愉从结合处四处溃散,每根绒毛都变得颤栗。明楼很得意,这几日的郁闷一扫而光,他的小猫还是属于自己。

夜晚十一点。

明楼没有停下,他还没有爆发。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是明诚的手机。白猫伸手够着,明楼猛地一顶,他的呻吟差点泄露。线路那头是焦急的助手,对明诚报告情况,宴会用酒运输出现问题,规定时间运不过来。明楼还在作怪,阿诚只能听不能说话。强壮的大猫像是在报复,全然不顾此情此景。明诚一咬牙,后腿一蹬,圆滚滚的步履阑珊猫咚的摔下床,在地上懵成一个球。

3

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明楼彻底萎了,他爬起来跳到床上,走路歪歪扭扭的明诚已经拿着手机躲到客房里去了。大猫没有去追,默默躺回床上,听不见那边小声说话的声音。

原来的明诚是很黏明楼的。

明诚只有他半个大的时候,性格自卑孤僻,交不到朋友,浑然一副清清冷冷的气质,只喜欢黏着明楼,像明台捕捉他的尾巴似的跟在他尾巴边上。他第一次送明诚上学,第一个学期,明诚拿了班里第一名,明楼夸他的时候他笑了,露出幼白的小尖牙。第二学期,明诚班里转来了只小母猫,一个大家的小姐,做了明诚的同桌。

那只小母猫很喜欢明诚,性格也开放。明诚没朋友,对这么个朋友受宠若惊,允许了很多亲密的动作。班主任是只高大的母猫,经常挂着一副眼镜。她很喜欢明诚,成绩好又安静,乖巧得很。她在走廊里看见明诚出班门,被新来的大小姐挽着胳膊。观察了几天,她将这件事告诉了明楼,定义为--谈恋爱。

小阿诚站在大厅中央,瓷白的地板和他柔软的白毛融为一体。明楼站在他面前,神一样审判他,明镜皱着眉头看,明台则不停的在沙发上甩腿。听说阿诚哥谈恋爱了,不知道小嫂子好不好看呢~

明镜象征性的训了几句,对明楼颔首,明楼会意,领着明诚进了书房。

4

小阿诚最喜欢书房,大哥呆在书房里比呆在卧室里要多。很重的味道,明楼身上一直有的味道,散落在书房的每个角落里,连书桌都渗进几分。明楼抄起书桌上的物件,暴走着发怒,明诚不应该被别人挽着,一脸笑意。

戒尺是有的,一般用来惩罚明台,他比明诚皮的多,但明诚比明台疼得多。小白猫的屁股翘起来,匍匐在地板上,尾巴因为疼痛耷拉下来,连拿开的力气都没有。小屁股被打的通红,明楼放下戒尺,把小阿诚从地上捞起来:“知错了吗?”

“……那是朋友。”

明楼可不懂阿诚,他从小不缺朋友。

“朋友那么多!个个那么亲密吗?!”

小白猫异常倔,前所未有的,又十分委屈:“我只有一个!我没错!”

“你……”

步履阑珊猫噎住,装作很自然的去揉明诚殷红的屁股。小阿诚看着要哭,使劲憋住了,两只前爪扒住明楼的脖子:“我没错!”

明楼停下动作,看他橙色的眼珠,圆不溜秋的。明诚又喊一遍:“我没错!”步履阑珊猫把他拢在怀里,捏他柔软的小耳朵:“是,对不起,是大哥错了。”

小白猫使劲嗯了声,这才抽抽搭搭哭出来,抱着明楼不撒手。

大猫自私的蔓草在春天疯狂生长,只想占有。

5

晚上下起雨来,雷鸣阵阵。这是春雨的降临,润泽新一年的大地。

空气忽然冷起来,明楼被怀里拱来拱去的小猫咪吵醒。闪电一闪而过,划亮莹白的窗帘。明楼稍微起身,把脚底下的被子拾起来盖在身上。小猫咪不动了,头深深埋进他胸膛里,爪子搭在他腰上。步履阑珊猫扬起尾巴,用毛绒的大尾巴盖住小阿诚的小尾巴。过了会儿,明楼还没睡着。小猫咪没动,却开始忽大忽小的呓语,也不知睡没睡着。

“大哥……大哥……大哥好暖和……”

6

明楼一觉睡到天亮,梦里的小阿诚骑在他背上,柔软的肚皮贴着他的脊背,隔着厚厚的绒毛也能感受到异常安心的温度,

明诚昨晚似乎是回来了,在他旁边睡下的。但早上没有踪影,明楼下楼,看见小纸条和放在微波炉上的早餐。别以为小纸条和早餐能收买我!

步履阑珊猫吃完早餐,从容的走进卫生间,看镜子里毛发蓬松杂毛乱堆的自己发呆。

八点过十分,明诚焦躁的走来走去。上班时间过了,明楼迟到了。大概还是在置气,明诚笑一下,觉得他跟个小孩子似的。需要糖果甜滋滋的安慰。

八点二十分,前台打来电话,明总进楼了。电话那头语气似乎不正常,惊愕急促,好像还憋着笑?

高傲的大猫横在大门口,乱是乱了些,却丝毫不影响气场的迸发。前台的猫咪小姐连连点头,对明楼说明秘书马上就下来了。明楼得意又骄傲,仿佛全身乱七八糟的不是他似的。明诚出了电梯,和明楼对视一秒、两秒……

明诚憋笑失败“今天停水了么?大哥你怎么这样了……哈哈哈……”

明楼瞪了他一眼,擦身而过:“家里什么都有。”

7

公共卫生间还算干净,明楼蹲坐在地上,屁股底下垫了张报纸,巨大的尾巴被明诚命令着抱在胸前。明诚差秘书速买了把小梳子,一下一下给明楼梳理毛发,一摞摞毛被垒在地上。明诚调笑说要拿出去卖,说不定是一笔客观的收入。明楼木着脸不理他,明诚偏头看看镜子里别扭的脸,小口亲了下才缓和一点。

再从卫生间里出来,前台小姐慌忙掏出手机咔嚓咔嚓。

明秘书长肯定是小仙子!他手里有神奇魔法棒!

步履阑珊猫威风凛凛走向专用电梯,目光如炬,不似刚进来那般杂乱,变装一样光彩照人。明诚从卫生间走出来,意外的看见明楼在电梯里等他,前爪按着按钮。

8

“知错了?”

明诚笑,故意摇了摇头。明楼欺身上去,把白猫压在沙发里,用牙齿啃他脖子。

“昨晚敢踹我,胆子不小。”

“大哥昨晚真闹腾,不打不行。”

“反了你了!”明楼用尾巴拍打阿诚柔软的屁股:“你有本事昨晚别回来睡。”

明诚蹭蹭明楼脖颈厚厚的绒毛,呼出几口热气抱紧明楼:“大哥,我不想吵架。”大猫心里动容,用唇齿回应。

趁着明诚还没想起去忙宴会,明楼决定什么都不说再狠狠亲会儿。

9

这次宴会十分隆重,明家主办,宴请全猫国有名的商业人士。除却一直不愿出现的璞玉集团董事以及没邀请的没到的,宴会当晚相当热闹。

而宴会只是表象,商业家的关系在这种宴会不知会被巩固多少次。

荣石揽着许一霖这里转那里转,边走边给许一霖介绍,小到手中的高脚杯,大到天花板的花纹设计。俩猫卿卿我我的晃悠,不时和人交谈几句,很快便遇见熟人。

“黄总怎么一个人,曲和呢?”

许一霖望望周围,的确没有见到曲和的身影:“志雄哥,曲老师拍戏去了?”伯曼猫像是被戳中心事,灌口酒点点头。荣石轻笑着拍他的肩膀:“有时候不能顺意也是正常的,何况曲和也是站在镜头下的人。”

许一霖抬爪子挠挠自己的耳朵,看黄志雄落寞的样子,有些感叹:“我以为他们俩一辈子都不会吵架呢。”俩猫苦难的时候走到一起,怎么也不像会吵架的样子。

“吵架又不是分开,你想多了。”明诚插嘴,跟荣石碰个杯:“不过谁想吵架呢。”

“陈亦度呢?”

“没来,在家里照顾洪少秋。”

西伯利亚猫酒杯见了底,砸吧嘴尝了会,说:“这不是明楼最爱的那款香槟?”

明诚得意的笑:“不然呢。”

走吧一霖,我们去吃蛋糕……

-------

越写越差,不想写了,烦死我了!

评论 ( 50 )
热度 ( 1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