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cp洁癖,不拆不逆。←看清楚,请严格对待尊重此原则

【锤基】在圈子里逃 (2)

和亲+生子+车(bushi)    蓝皮Loki  x   阿斯嘉德王子Thor

---

 

Loki站在了约顿海姆最暗的角落里,他抱着双臂,冷漠地看着面前极为熟悉的小孩子,和他的父亲,laufey。已经毫无心痛的感觉。

 

“Dad。”蓝色小人问道,“我的妈妈呢?”

“你没有。”

laufey答道,没有把视线移到那个蓝色的小男孩身上。

“为什么我没有。其他的哥哥都……”

“滚。”

 

Loki记得最清晰,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问laufey这个关于他母亲的问题。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母亲这个角色,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一个女巨人抱着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喊她“母亲”,他才知道人人都该有母亲。

但从来没有人跟他说。

实际上,是从来都没有人跟他亲密交谈过。于是更无从说谁会关心这种只属于Loki的问题。他不知道他母亲是谁、在哪,而laufey又是否爱着他的母亲。

但Loki却知道,laufey的确不爱他。

 

仿佛又成了几百年前的小孩子。Loki把最新学会的冰冻魔法施加到了他那几个高大威猛,经常对刚到他们膝盖的Loki拳打脚踢的哥哥身上。

“很有趣。”Loki看着冰块里的蓝色人笑,然而下一秒,冰块破裂迸发出的碎片划破了他的脸,他一下子被踢到一边去。这是常态。

“蠢货,赶快给我滚!连父亲都不在意的小鬼。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伤害到我们。”霜巨人们拂去自己身上的冰块。

“那你走着瞧。”Loki没有在意他们的辱骂。而是大声喊了句并飞快地跑走进行逃离,他当然知道这时候逃跑最为安全,趁着这几个霜巨人还懒得对他动手的时候。这样,他就可以用冰封住他的伤口,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新的魔法。尽管那从来都是寂寞的。

Loki回忆起无数次自己研究魔法成功,然后自我庆祝的样子。在他还小的时候,他经常会在魔法成功之后对空气放一朵冰花,然后说一句,嘿,surprise!长大后他就不庆祝了,那些庆祝的时间,被用来学习更多更高级的魔法。

 

--

Loki醒来的时候神识还有些混乱,他胡乱的想着,自己竟然被不久前还被视为家族敌人的阿斯嘉德人的头目的第一继承人艹的不省人事。他睁开眼后,被朦胧的阳光照得眯起了眼睛。下意识用手掌挡着光,仔细打量周围,Loki才适应了他已经和亲阿斯嘉德并结了婚的事实。

真是微妙而又有趣。

如果他那该死的腰不疼,该死的腿不酸的话。

 

右手边有褶皱的被子以及枕头上的一些凹痕,一根金色头发,证明他身边还曾睡过一个人。那个把他弄得不成样子的见鬼的阿斯嘉德王子。

 

Loki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扶着墙走到浴室,看见身上已经几乎淡化干净的吻痕和掐痕,不禁一阵面部发热。回忆起Thor的狂暴,那还真像是一只发情期的野兽能干出来的事情,夜晚行进到一般的时候,他身上已经深深重重的出现了许多看着几乎不可能会消退的印记,而现在,根据推测,他很有可能已经睡了几天几夜。

记忆随着逐渐清醒的大脑翻滚起来。那晚的画面挥之不去。

那双手掌,Thor抚着他脸庞、捉着他腰肢的手掌竟让他这么留恋。Thor在做爱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叫着Loki的名字,既不像喊宠物,又不像喊一般人,他在蹭着Loki胸膛的时候喊他,在轻吻Loki脸庞的时候喊他,好像把十足的爱就赠与了Loki一样。

十足的爱——

Loki仿佛接了个烫手山芋一样差点把这个想法毫不犹豫抛出脑子。

他并不是不想要。恰恰相反,反而是一瞬间得到了太求之不得的东西,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没有人敢保证这一定是他想要的,他自己也不行。谁敢跟他说,这一定是真实的,具体的,可以抛开后患无忧无虑享受的。而不是因为他太渴望——臆想出来的。

洗漱完毕Loki想下楼找吃的,他一个人生活太久,都忘了这里是阿斯嘉德王室,他完全可以找侍女来办这些事情。

 

“你可真够混蛋的,一来就让你的王妃睡上个三天三夜?”

“我也很后悔。”熟悉的声调,是Thor。

Loki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一楼所有的对话。

“不过,说真的,Thor。这件事我到现在都没告诉Sif。”

“什么事?”

“你让你的新王妃……睡三天三夜的事……”

“……”Thor沉默了几秒,“你知道,我把Sif当成最好的朋友。还有你们。”

“当然啦Thor,但是Sif喜欢你好几百年啦。”

“如果可以,我会找个机会好好跟她道歉。”

“然后?”

“来个大拥抱。”Loki听见了Thor的笑声,甚至能想象的到Thor张开他的手臂,亲密地拥抱某个陌生女子的画面。

他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一个陪了Thor几百年知道Thor所有事熟悉Thor一切的女人和一个刚认识Thor的蓝色霜巨人。

Loki怎么都觉得,如果让他和那个Sif比赛一把,他一定不会是最终留在Thor身边的那一个。更何况,Thor的朋友们,似乎更喜欢那个女人一些。

 

“嘿,你的蓝色小王妃醒了。”Fandral发现了楼梯上的Loki,调侃了Thor一下。Loki不知道Fandral天生这副喜欢戏谑所有人的脾性,那个“蓝色”定义让他狠狠疼了一下,以至于要咬紧牙关才能让他不动用魔法去冻住那个黄头发人的嘴。

 

Thor在Fandral说完话后就跑上来了,他紧张地看了一遍Loki的上上下下,见没什么问题才将Loki抱住,抚了抚他的背。

“你身体怎么样?想吃什么?为什么不喊人,你也可以喊我。”

“我…还好。”Loki皱着眉说完这话,因为他一点都不好。这该死的雷神都不知道自己手劲有多大,在他身上乱摸,那些酸酸疼疼的地方都被他摸得严重加剧,险些要腿软在他身上。然而Loki不能说实话,他必须得装的没有那么坏脾气。

“来一点牛肉就行。我不想麻烦你。”

Loki其实饿得能吃下半只小牛,而且,他恨不得让这个大块头为他前几天夜晚里做的蠢事付出严重代价。

他伪装的很好,但Loki没想到的是,Thor毛手毛脚的习惯已经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个大个子听完话,就朝楼下喊人吩咐准备食物,对着他小声嘟囔了句“你今天怎么有点奇怪。”后,就捏着Loki的腿要把他抱起来,谁知他那会召唤雷电的手一使劲,把Loki还疼的要命的腿差点捏废了。Loki没忍住一拳打在Thor脸上,并伴随着几近暴走的“fu*k!”

 

完了完了,Loki想,这下自己该滚蛋了。

 

但料想中的愤怒并没有来,Thor呆愣了两秒,转而不停地咒骂自己,紧紧蹙着眉头去查看Loki的腿。

“我真该死,Loki。”

Loki有点好笑地看着Thor慌里慌张的样子,他心想着,你的确该死了,这天生赋予的神力快把他折磨死了。不过之后,Loki仍惊讶于Thor给予他的包容,竟然一点也没有生气。他感到窃喜,就抱着试探的心理抱怨了一句。

“你快把我捏死了,Thor。”

Thor低着头颇为委屈地认错,“我保证,Loki,再没有下次了。”

他像一只金毛大狗一样好玩!Loki发现,他竟然可以向Thor抱怨一点东西。那些不好让他不舒服的东西,他可以直接跟Thor说,而Thor会听他讲话。这就证明他可以少在Thor面前伪装一点,也许Thor真的就喜欢他这个样子。

“没关系。”这次Loki是说真的,他环着充满懊悔的金发大个子,亲了他一下。

---

在热圈里,评论真的少多啦

评论 ( 12 )
热度 ( 1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