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青 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就行。

© 争青 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在圈子里逃 (1)

蓝皮和亲基x阿斯嘉德王子锤   有生子,有车(比如下面这个↓),私设众多,约顿海姆男人可生育设定,我没有跟太太撞内容,只是撞梗。

 

---

在宇宙的空间里,仿佛有一条充满了硝烟和血液的巨大气体之路,从阿斯嘉德直达约姆海顿。

这些气体往宇宙四周扩散,而时间让这些腥风血雨后的痕迹几不可闻。

 

就在此时,约顿海姆边界比以往更暗。黑压压的军队伫立其中,约顿海姆的严寒昏黑把阿斯嘉德战士们的铁甲都隐藏在这样的深灰色里。自霜巨人进攻阿斯嘉德伊始,来自阿斯嘉德的反击从未停止过。截止Odin的战马踏上这片充满冰霜的土地,霜巨人和阿斯嘉德人的战争已经持续近六年之久。

 

Odin位于军队之首,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这片土地上仿佛不会有尽头的厮杀。他的儿子,他最终的王位继承人,Thor·Odinson,使他的雷电点亮了约顿海姆的天空,照应在将士们的脸上。此时的约顿海姆气数大大丧失,霜巨人的防卫线在阿斯嘉德军队和雷霆之神的打击下节节后退,直到Thor劈开一条路,Odin骑着战马迎战laufey,夺取了远古冬棺。

 

Thor回到Odin面前之时,他的肩上被劈开了一个巨大的伤口,血液已经冻结成冰,冰系魔法的效用作用到他的半个身子,使他的左边身子僵硬无比,连左脸都染上了冰蓝色。自觉到法师跟前解除魔法桎梏,Thor渐渐恢复了血色,他旋转着妙尔尼尔,活动了下手臂,站在了Odin身旁。

 

Laufey此时元气大伤。他用一只眼睛看着Odin手中的远古冬棺,幽幽的蓝光中还听到几丝被强行遮掩的婴儿哭声。霜巨人战士所剩不多,幼儿和女巨人在此时就像刀下鱼肉,Odin正昂首在前,无论他甘不甘心,约顿海姆,终究是失败了。

 

“战争,不该让人民一次又一次牺牲。”Odin开口,空气都在震荡。他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他愿意停战。

“作为战败者,我无以祈祷。却只期望我子民能从此获得安康。”laufey缓慢抬头,注视着Odin,“我愿付出条件,为了我的子民。以我子民的力量之源,和我最爱的儿子。”

 

Thor第一次看见Loki,就是在此种情况下。

他跟一般霜巨人比,实在太小了,身高比他还略矮一些。有着浓密微卷的黑发,冰蓝色的皮肤。金色的镯子圈住了他手腕,与手臂、胸前的金属装饰融为一体。纤细的脚腕上也被金环装点。他的脊梁被laufey的手指一推,就往前走了一步。脸朝下看不清,却可以看见他握紧的手指好像在忍耐。

 

“愿Loki将我的祝福带入阿斯嘉德。”

 

Odin接受了要求,Thor也没有拒绝,约顿海姆和阿斯嘉德签订停战协约,和平似乎就要从此开始。

 

 

平安回归的众神之父和阿斯嘉德王子把胜利与喜讯带回阿斯嘉德。精心安排的庆祝狂欢之后,就是阿斯嘉德王子的大婚。阿斯嘉德上下都沉浸在这种连续不断的喜悦之中。他们天生就爱喜事,天生就爱这恨不得无尽的狂欢。

 

而直到大婚之前,Thor也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抗拒。他有些捉摸不透自己,就像他看不穿宇宙的广阔深邃一样。他并不认识那个小王子,也就是知道他的名字而已。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很惦念,那个蓝色的、小小的霜巨人。他那露出诱人光泽的金镯,金色的脚环,看不清的脸,和好看的黑发。

Thor没谈过恋爱,但他总觉得这种时时刻刻的思念就像是爱一样。他相信,就算那个叫Loki的小蓝人现在就站在他面前,他的思念也不会停止。他一直忍不住地想着那位小王子,用一种参不透的感情。

 

婚礼的正式来临,是在那个暮色清晰的傍晚。Loki记得很清楚。

走出生活了千年的寒冰之域,他一面庆幸他终于逃出了那个地狱,一面为他未知的未来感到烦躁。Laufey最爱的儿子?Loki只想打烂laufey的脸。

自打Loki出生起,他从来不知道laufey对他有什么爱,他对女巨人有爱,对其他儿子有爱,甚至对野兽有爱,都不曾对他说过爱。他甚至没有做过一件值得Loki留恋的事,就是连一句话也没有。他不过是一个石子,说扔便毫不痛惜扔了。正如他盛装来到阿斯嘉德,他怀疑laufey是想用这里的阳光刺伤他的皮肤。

暮光已经足够温和,但对于初来乍到的霜巨人Loki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他不仅厌恶这里的阳光,更厌恶这里人的笑脸,他们就像看小丑一样围着他。而他,必须穿着繁琐的衣服,尽力不绷着脸,走过四周全是人的铺上红地毯的路。所有人都是白色的,或者棕色的,黄色的,黑色的,可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显眼,蓝色。如果说约姆海顿是寒冰地狱,那么阿斯嘉德就是烈火地狱。这里的一切把他灼伤,他甚至觉得在约顿海姆还好一些,在那里,他至少不会与别人颜色不同,不会那么不一样。像个十足的外人。

 

陪伴他的侍从都从他身后退回了约顿海姆,走红毯的只剩下Loki一个人了。他不看路,只低着头走。这条路过长,他看着不变的红色在蓝色脚趾间重复,都不知要走到何时才能停止。也正是这胡思乱想的此时时,他撞上了Thor的胸膛。又厚又壮,还穿着坚硬无比的盔甲,Loki砰的一下撞上后,下一秒就听见Thor洪雷般的笑声,周围人也全都哄笑起来。他全身都开始发烫!

这个该死的雷神!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捅死他!

Loki咬了咬牙气的不想抬头,对面的人却主动捏起他的下巴。抬眼的一瞬间,他看见Thor瞳孔倏地放大,表情莫名其妙停滞了两秒,结结巴巴说道:

“不…不用紧张。”

Thor感觉自己才紧张了。

他不是第一次看见霜巨人的眼睛了,但Loki的眼睛就像旋涡,无意识地就将他吸了进去。那里面仿佛无尽的海洋,藏着说不清的宝藏,那些深埋在深海里的深邃的东西,令他心颤。

尴尬地调整了下呼吸,Thor觉得心脏非常涨热。

“我是Thor·Odinson,你的……丈夫。前面是大殿,众神之父与众神之后,以及妙尔尼尔,会给予我们祝福。”Loki眨了眨眼睛,Thor迅速牵起了他的手,微凉的手指就这样轻易地、松松软软地搭在他手心里。所有人都看到了,Thor的喜悦已经不能用喜形于色来形容了,Loki觉得他的笑容夸张到简直是要飞出天际,甚至是飞出天际绕一圈后,还要与所有人都响亮的击个掌似的。

 

尽管很嫌弃。但不得不承认的是,Thor的手很有力量。他虽然对Thor刚刚的嘲笑耿耿于怀,但这个大个子在众人面前牵起他的手,却实实在在令他不自觉地开始惊喜。这可能算不得什么,但对于Loki而言,那就是一切。一个可以肯定他,认可他的一切。如此一来,就算阿斯嘉德所有的人都不喜欢他,他也还有Thor。

那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Loki:讨好Thor,讨好Thor,讨好Thor!

 

没错,Loki知道这是对的,他对此毫无疑问,即使没有这种声音,他也会讨好Thor。因为他只有这一条路。

Loki已经这样生活了上千年。

他讨厌低头,低下头的姿态非常丑陋,却意外好用。在约顿海姆,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假装乖顺,装模作样,用尽心机地欺骗。就是这些,让Loki在laufey面前、在约顿海姆,从来寂寞却从来平安、不受打扰地度过了千年。因为他们不爱Loki。这个牵着他的Thor也一样,他可能不爱Loki,但似乎并不讨厌。这非常难得,越是这样越要把握。迎合他,是Loki唯一能想到的生存之道。

 

走过民众围起的路,就该到了大殿了。Thor的手掌很热,却意外使霜巨人Loki感到舒适。他们依然在向前走,但Loki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反正还没到。可能是为了让阿斯嘉德人民都认得这个来自外星球的王妃,所以殿外的红毯铺的格外长。他虽然感到了累,但又渐渐沉浸于某种被认可的感觉,特别是Thor的手,捏他捏的特别紧。

 

但是。

“Hey,He is blue!”

 

Loki猛地一下怔住了。他瞪着双眼扭头去寻,是个小孩子,是个小孩子的声音。他突然感到愤怒,感到耻辱,急切得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孩子说了这句话!他恨不得捏碎那个小孩愚蠢的脑袋。颜色能代表什么!

Blue

Blue

Blue!

 

“Loki!”

Loki猛然回过神来看着Thor,Thor感到忧心,但还是眯了眯眼睛对他笑。

“别紧张。父亲和母亲都很温和。”Loki看了看前面,已经到了大殿门口。Thor不知道Loki为什么这么紧张,把他的手心都抓疼了,但他现在也没法做什么,只能让Loki放松一些。他拍了拍Loki的手背,一边安抚着,一边挠了挠Loki的手心。他不知道Loki的手心有些敏感,刚挠完这位蓝色的王子就忍不住在嘴边勾起了点弧度,他以为Loki已经平静下来了,于是继续带着他走,踏入了大殿。

 

庄严的大殿内响起了祝福之语,穿透了阿斯嘉德的天空,也给予了所有人民以无限的幸福感。

 

 

 

 

天黑下来,几个遥远的星球化成的星星挂在阿斯嘉德的空中。

闪电宫经过改造,已经成了一座精美无比的新房。巨大的宫殿一共有三层,一楼被当做客厅,二楼是卧室,三楼则做了储物间,用来盛放阿斯嘉德王子和阿斯嘉德王妃收到的所有礼物。

二楼有个巨大的落地窗,挂着雾色似的纱帘。站在落地窗前看去,Loki可以远眺几乎整个阿斯嘉德,甚至是那个遥远的、曾为他开启的彩虹桥。

 

“协助我,将远古冬棺夺回,你将是我的继承人。”

回忆起laufey跟自己说过的话,Loki甚至想笑,但那时他还是假装认真地回答了他,“你只要遵守约定,属于约顿海姆的东西必将回归约顿海姆。但是,我需要时间。”

Laufey答应了。Loki想着,对,他需要时间,大概是一辈子也说不定。

Laufey并不会想到,Loki自始至终,都对laufey的王位毫无的兴趣,若说有,唯一让他觉得值得继承的地方,就是称王能使他得到那群讨厌他的巨人们臣服于他的快感,Loki其实想过很久,关于夺取王位,但太难实现了。他的哥哥们太多,比他高,又比他强壮。因此,突如其来的和亲,在另一方面其实也给了他希望,离开的希望。

他构思过很多个想法,比如拿了远古冬棺,直接杀了laufey,在约顿海姆称王。抑或在阿斯嘉德生活,就作为王妃让他们臣服也行,当然也可以干点更过分的事,如果阿斯加德人很讨厌,干完他就可以跑。很显然,他更可以直接逃出约顿海姆和阿斯嘉德,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或者自己生活,或者去那称王。反正怎么都比呆在约顿海姆好得多。

不过,现下,Loki觉得呆在阿斯嘉德也不错。他不敢完全保证去哪都所有人喜欢他,甚至是不敢完全保证会有那么一个人喜欢他。因此,Thor的存在让他断定,不管Thor喜不喜欢他,至少Thor不讨厌他,只要讨好Thor,Thor可以一直这么对他。这么对他的感觉很不错。

至于远古冬棺,他才不在乎。

 

二楼全是卧室,太大了。Loki懒得逛,侍女们退下之后,他就随便找了处沙发坐着,褪去繁重的礼服,他换上霜巨人装束,戴上装饰,面对着落地窗吹风。夜里很舒服,那凉凉的夜风甚至让他快睡着了。

如果没有一个人把被子搭在他身上的话。

Loki一睁眼,就看见了Thor的脸。他的金发就如同他此人,在灯下发着耀眼的光泽。Loki忍住直接推开的冲动,做出假笑对Thor浅笑了下。

“晚宴不是要很久,你……王子怎么回来这么早。”

Thor皱了皱眉,不满意Loki对他的称呼。

“我叫Thor,你叫我Thor就好。”

他在Loki身边放松地坐下,双臂摊开,“肩上有伤。……也幸好,今晚不想喝那么多。”Thor想起自己看着酒杯喝不下急匆匆回来看Loki的蠢样子,就有些不想提。

Loki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假装看看Thor的伤来表示自己很关心他,Thor就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走到沙发后面,一把掀起那张大到不可思议的被子,露出下面那张Loki没注意到的、同样大到不可思议的床——一张水床。

“嘿,Loki,看,这是Frigga特地为咱俩做的水床。”

Loki愣在沙发上,看向Thor的笑脸。

“Frigga简直是最好的母亲!我爱她!来试试Loki,她用法术做的,绝对没问题。”Thor坐在床上动来动去,拍了拍床铺对Loki做出邀请。

 

蓝色的霜巨人愣住了,仿佛被掏出了心智一样呆住。他木讷地望着这张床,挪动僵硬的腿,生平第一次感到小小的胆怯,带着十分隐秘的紧张和喜悦小心翼翼坐上去,然后被Thor一个在水床上的跳跃弹起来,整个人完全栽进床中央。

脑袋被撞得嗡嗡响,Loki却开阔的要命地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抓住Thor的脚踝使劲一拉,雷神猝不及防倒在床上,而后迅速扑向那蓝色的瘦影,Loki躲闪不及,一下子就被他压制在身下,四肢都被紧紧锢住动弹不得。

 

时间恍然静止。

俩人喘出的气一热一温交融在一起。Thor慌慌的,下意识舔着嘴唇,紧紧注视着Loki猩红色的眼珠。那里面仿佛藏着星河,空间和时间,让Thor沉醉进去,泥足深陷也无法自拔。

 

 

是Loki先伸的舌头。他被Thor那双蓝眼睛注视的心脏发抖,忍不住就想去舔。然而还没舔到,就被Thor衔住了舌尖发了疯似的朝他嘴里探。两双掌心相触的手演变成了互相拥抱,紧紧缠在一起,从床这边滚到床那边。

石墨车

---

因为我是cp洁癖,要评论的话,小伙伴们只评论锤基就好

 

评论 ( 5 )
热度 ( 17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