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青 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就行。

© 争青 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死亡之后 二【没有全部了只有一部分我喜欢的那段反正也写不好我也不咋混圈了发出来过个瘾】

明楼发现明诚已死之时

----------------------------------------------------------------

明楼将手放在明诚胸膛上,明诚紧紧按住他的手背,一瞬间心脏仿佛活起来,心房烫了一刹那,却还是凉了下去。那很像真的,但明诚知道,那是假的,烫他的是明楼的手。

 

明楼按着明诚的胸膛,缩了缩手指,去摸他的手心,他轻轻握着他冰凉的指尖,有些呆,又明知徒劳地探他脖子的脉搏。明诚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他才把手拿开,擦了擦他的眼睛。

“死在了那次跳河里,……是吗。”明楼问,明诚点了点头。眼泪不断落下来,明楼一直拂他的眼睛,

“好了好了,多大了,不要哭了。”他像明诚年少时那样哄明诚,粗砺的嗓子里喊了几声微弱的阿诚,明诚就止住了眼泪,抓着明楼的袖口。

“我这两天晚上,一直无法入睡。”明诚道,“或许是什么命运的垂怜,大哥。”他稍微笑了下,“是信念撑着我这样活下来。我似乎预见了我们的胜利,是全国都在渴望的胜利,我或许会活到那一天。”

“但不给我选择,是吗。”明楼忽然说。他骤然感到一阵窒息。太早了,这对他来说太早了。他竟然想起自己从来不曾幻想过明诚的离去,或许他想过,但从来都没有走到结局。如果明诚不在,什么都不算结局。

 

明诚直视明楼的眼睛,忽然一下子眼眶慢慢泛红,“任何人都有可能牺牲,大哥。”

“大哥只是舍不得你。”

明楼轻描淡写地说着,从前明诚总说牺牲牺牲,从前他也总说牺牲牺牲,可真当自己知道了牺牲,过早预见了结局,他才知道慢性死亡是最痛苦的死亡。

倏地恐惧起那不知何时会突然降临的死亡。明诚望见了明楼眼里的痛苦,一股颤栗的惊慌席卷了他。他终于知道他为何害怕,在没有光的世界里,明楼需要唯一的他,亦如他只需要明楼。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我没能完成任务……”

“没关系。”明楼浅笑起来,用拇指温柔地覆盖住明诚的眼睛,“你做的很好,阿诚。”

“你就是个奇迹。”明楼轻声说。

“你从小就是大哥的奇迹。”

 

 


评论 ( 4 )
热度 ( 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