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彻璞】一起走 二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

我彻璞那么可爱竟然粮食少到吃不饱!!

彻彻的生活苦而艰辛,默默点蜡

——

二、这家的主人是刀子嘴豆腐心

在前两天请了一天假的情况下,石太璞又请了一个上午的假。原因除了家里突然冒出的那位也没谁了。

多年的独立生活让石太璞做事有条有理,他前一天晚上已经规划好了一切,第二天一大早,带刘彻该剪发剪发,该买衣服买衣服。刘彻不愧是皇室出身,身体养的极好,换了发型换了衣服,大长腿放那一摆,当个模特也绰绰有余。

一口气买了三套,石太璞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瘪下去,他心疼的揣回兜里,拉着在镜子面前左看右看的刘彻大步走开,不顾店员小姐的窃窃私语,一路骑回了家。石太璞的的坐骑小绵羊买了有几年了,一直跟在石太璞身边从未超重过,现今突如其来增了重量,即使刘彻没那么重,小绵羊也觉得吃不消,一路上慢吞吞的。石太璞用脚踢了踢车身,深思熟虑半晌,打消了让刘彻去卖然后换来他一辆新的小绵羊的想法。

两小时的教学时间,石太璞教会了刘彻怎么加热剩饭并正确使用家具,至少得保证他不被饿死。

接着花了半个小时躺着,石太璞休息的足够了,警告几句就出门了。

这一上午过得,刘彻没少被训,堂堂大汉一国之君竟然被指使来使唤去,等人一走才清静下来,心里除了不愤就是愤懑,但又不能抵抗。他不甚熟练的打开电视,听得电视里的声音仍觉得新奇,拿了个抱枕在手里,没习惯穿平板鞋的脚把鞋随意一甩,蹦上沙发看的津津有味。

虽然生活不比皇宫,但不可否认的是,刘彻的确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在与轻松。

快递员的工作风里来雨里去,反正是为了生活,石太璞也没觉得苦啊累啊。但今天一反常态,他四处奔走的时候竟然想睡觉,在路上打起了瞌睡,没有撞上行人撞了树,受了点皮肉伤,邮件也还好。

许久未这么惨过的他不禁反思,难道刘彻随身携带了个倒霉鬼?

晚上到了楼下,石太璞卸下头盔往上看,发现家里没开灯。

“怎么不开灯?不是教过你了?”石太璞打开灯换下鞋,看见刘彻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缩成一团,电视还开着,那人却没看。

光着脚下沙发,刘彻走到石太璞面前,面上带着些许恐惧。

“那里,有东西。”刘彻指了指厨房。

石太璞立刻警惕起来,莫不是有妖怪进来了。

“哪?”

“这儿。”刘彻指着厨房里的一个插座,还有旁边落的一个插头。

石太璞拿起插头,插进插座,伴随着刘彻的惊呼“小心!”

他笑笑,插头胶皮脱落了一点,刘彻应该只是被电了。

“还记不记得我给你说的电?”

刘彻点点头,说:“可我没死。”

“幸运。这地方坏了点,我修修就好了。”石太璞看了两眼厨房,剩菜原封未动。

“没吃饭?”

“恩。”

“电到哪了?”

刘彻伸出了右手,石太璞把他推到沙发上坐好,对着光拿起他的手看。

“难受吗?”

“有点麻。”

叹了口气,石太璞把刘彻的手指捉住,捏了捏又拉了拉,一边活动他的手指一边问。

“好点了没?”

修长的手指抚上他的指腹,刘彻看石太璞的眼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挡住光线投下一小片阴影,温柔的跟什么似的,把他的心烧的滚烫滚烫。

见刘彻半天没反应,石太璞抬头去看,发现刘彻跟个痴汉似的盯着他,顿时面红耳赤,耳根子都要烧着了。

“真是!”石太璞一把甩开刘彻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向厨房。

砧板上的青椒被他剁得稀碎,刀磕在木板上的声音震天响,石太璞把玻璃碗使劲一放,看着里面的葱姜蒜撒了点出来,气不打一出来。

还皇帝!皇帝就这么色?!吃吃吃!石太璞把粉末状的青椒再参上粉末状的红辣椒,一股脑倒进锅里。让你吃!辣死你!

等菜香飘出锅的时候石太璞才发觉,凭什么给他做饭!?

锅铲与铁锅拼了命的碰撞,石太璞擦擦手准备热热菜让他吃吃得了。他看看所剩无几的剩菜又看看电饭煲里所剩无几的米饭,他又开始切菜。

就当我不想在屋里留尸体行了吧。

刘彻回味的看看自己的手,把视线慢慢移到石太璞身上,那人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捣鼓出巨大的声响,跟小猫一样别扭着生气。刚才的视线的确不太礼貌,但他也是个正经的皇帝啊,登基没多久后宫还空着呢。

“吃饭!”石太璞把瓷盘使劲一嗑,自己都有点心疼。

刘彻乖巧的穿好鞋走过去,贴心的搬了两个凳子,碗筷摆好坐着等石太璞一起吃。

倒是学会讨好卖乖了。石太璞冷着脸看了刘彻一眼,坐下来埋头吃饭。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石太璞估计刘彻得有一阵子不敢碰家具,做饭什么的也都免了。上个月工资花的七七八八,这个月工资可以提前预支,但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多养一个没有收入来源还会花钱的人一下子让石太璞的生活变的拮据起来。

使唤刘彻去刷碗,石太璞搬出电脑打开网站,私信一栏多了个红点点。

信封一打开,满屏幕的字有条不紊介绍了具体情况以及地址,下面附带了几张照片,照片上的家具遍布伤痕,大个头的衣柜缺了角躺在墙壁一侧。最后一张是一个全景照,墙柱塌了一根,白色的墙皮上有一个巨大的抓痕。

这是一封求助信,石太璞在网站上发布信息兼职除妖赚点外快,这些年收入也算不错。他瞄了一眼最底下的出价,心猛地跳了一把!

缺什么来什么。

雇主家境不差,出价最低三万。石太璞敲着电脑把信又看了一遍,估摸着危险性大概也不会低于中等水平。

他脸上浮起几丝笑,三万足以解决目前最大的问题,若是受伤了还能多拿一些,想想也是比较划算。敲打两下键盘,回信过去。那边立刻有了回应,连连道谢,发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石太璞揉揉眉心,关上电脑,最近一次遇上这种杀伤力的妖还是在前年,也不知手生了没有。

那边的刘彻刚刷完碗,坐过来抓起遥控器调电视剧看。石太璞盯着他看了一会,淡漠的把视线转回电视。若这次成功了,趁机给刘彻找到工作,等送出去了,生活就会正常了吧。

“知道除妖吗?”

“知道。”刘彻扭头看着石太璞。

“那就去收拾吧。”石太璞起身,电脑搁在一旁,“明天我们要出门,除妖。”

----------

撒个狗血不然?


评论 ( 16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