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中秋快乐/主荣霖】月饼记

萌cry!人生一大幸福一大糖!

谜趣·爱丽丝:

但愿这句中秋快乐说的还不算晚

---------------------------------------------------------------

      许一霖正在洞府里铺床,他把被子拍得萱萱软软的,然后往里一躺,瞬间就陷了进去。抬头看哥哥们还没有要睡的意思,看书的看书,嬉闹的嬉闹,不禁问他们:“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你们不要起早送月饼吗?”

      对于一窝兔子精来说,中秋节可是难得的积攒功德的好机会。下山和人们互换月饼,如果别人接受了你的好意,对于增长修为是大大有益呢!

      远在都府,已经修炼成散仙的阿诚并没有忘记弟弟们,他给他们从一个姓梁的人类手里坑了好多月饼回来,让他们拿去分发。不过据说后来,他被他的长官明楼以此为借口扒了他的皮带。

      许一霖看着还在吃月饼的李熏然问:“熏然哥哥,你不要早睡么?明天还要早起去换月饼呢。还有你把月饼都吃了拿什么换啊?”

    “没关系的。太医府的凌远告诉我他亲手做了好多月饼和我换。”

      许一霖噘着嘴,气鼓鼓的,他转头又问赵启平:“平平哥,你也不要早睡么?明天还要早起去换月饼呢。”

      赵启平回答道:“哦,不用了。谭府家的那个大土豪今天派人给我带话,他说他准备了一屋子月饼跟我换,我中午过去就可以了。”

      许一霖嘴巴噘得更高了,腮帮子也吹得更鼓了,他看向家里的正直担当三哥方孟韦:“孟韦哥哥,他们作弊!你是不是马上就睡了,一早和我去换月饼。”

      方孟韦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对不起一霖,我明天早晨约了杜将军。他说他带着整个军队的人等我。”

      许一霖:嘤~~ (இдஇ;)。哼,他的孟韦哥哥自从认识杜将军后就变了,讨厌,不喜欢他了。要是景琰哥哥在的话,他一定不会酱!

 

      琅琊国寝宫。

      萧景琰打了个喷嚏。身边的蔺晨把人搂在怀里:“美人怎么了?今天这么早就睡了?明天有事?”

    “嗯,明天要早起换月饼积攒功德。”

    “哦,朕已经让御膳房的人这两天赶制出来了,所以你可以再陪陪朕。”说着蔺晨就噘着章鱼嘴往萧景琰脸上凑。

      萧景琰一脸正色:“这怎么可以!有违天道的!不要扰我,我要睡了!”

    “真的不能再陪陪朕。再陪陪朕好不好?”人家想要和你做羞羞的事情嘛。

    “不!”

      蔺晨无法,只能祭出大杀器:“那些月饼都是榛子馅的。”

    “好!”

      然后当然就是没羞没臊,不可描述。

 

 

      次日一早,许一霖批了件斗篷,把因为法力不够收不回去的尾巴和耳朵藏进去,然后提着满满一篮子月饼下山了。临走前鄙视了一下还在熟睡的哥哥们,哼!

      一天很顺利,看着快下山的太阳,再看看篮子里的月饼。嗯,还剩一块,把他换出去,功德就该满了,可以升一阶和哥哥们做一样的妖精了。

      可走着走着,许一霖就发现不对劲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了,而且无论他怎么走,到最后都是路过荣府。孟韦哥哥说过,他们家都是大尾巴狼成精,能离多远就离多远,不然抓住后会被吃掉,白白的小皮毛也会被染成黑色给他们做毛领子的。

      许一霖怕的打颤,可看看篮子里的月饼,心想这可能是上天的考验,再说敲门的话,也许开门的只是在他家打工的长工而不是大灰狼呢。于是,他硬着头皮叩响了荣府的门。

      开门的是个小姑娘,笑得一脸人畜无害。许一霖说明缘由,小姑娘心肠很好的对他说家里的月饼正在做,让他进屋等一下。还不等许一霖拒绝,他就被小姑娘拉进了一间屋子。

 

      把许一霖送进荣石的卧房后,荣意迅速跑到了远处一棵树上,和荣树汇合,顺便观察屋里的情况。

    “我使了个障眼法就把许一霖弄哥屋里去了。你那边怎么样,哥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忙完手里的事儿马上。”

    “你说哥也真是的,怎么就看上一只小兔子呢?年年中秋都看着人家回不过来神儿,让他去表白他又不敢,说他是家族的头狼谁信啊。”

 

      许一霖坐在屋里,惴惴不安的,他只想换了月饼赶紧走人。突然,他的小鼻子耸了耸,这个味道!不好,快跑!结果刚要出门就被一个人撞了个屁股堆儿。

    “你没事儿吧?”

      许一霖故作镇定,急忙从地上起来,结果斗篷从身上滑了下去,露出一对儿黑白相间的兔子耳朵垂到肩上,一条圆股隆冬的小尾巴都被吓得炸起了毛。

      荣石老脸一红。妈呀!太可爱了!受不鸟呢!

    “我没事儿。我要回家了。”

    “这么晚、晚、晚了,太、太不安全。”

      荣石魁梧的身躯拦住了许一霖的去路,许一霖一着急化成了原型,从荣石的胯下窜了出去。结果刚出屋没多远,许一霖就感觉后颈一热,四条小腿儿就离地了,一个劲儿的在空中扑腾,扭头一看一只大灰狼正把他往屋里叼。

      荣石把许一霖衔到床上,舔了舔许一霖的一团炸毛,就看许一霖“嘭”一声,又变回了人型,耳朵和尾巴依旧收不回去,可因为化形衣服没了,只能光溜溜的缩在床的一角。床边的那头狼,两只眼睛冒光,哈喇子淌在床上,褥子都湿了一大片。许一霖想,他一定是饿了,自己就要被吃掉了,于是毫不犹豫的放声大哭。

      荣石:这满沐春光,谁看了不眼冒光,不留口水!

      荣石看见许一霖豆大的泪珠子往下掉,也赶紧化身成人,拉过旁边的锦被将许一霖裹好,自己则随手拽了条单子将下身一围,坐到床边另一角。

    “你别、别哭!我就让你在这住、住一晚!那么黑,你回去碰到其他狼怎、怎么办。”

      许一霖被被子捂得暖烘烘的,也不怎么怕了,抽了两下,把剩下的眼泪咽回去:“真的么?你不仅不吃我,还害怕我被吃掉?”

      大尾巴狼点点头。

    “那你是一头好狼?”

      大尾巴狼又点点头。

    “那你帮了我,我怎么报答你呢?”

      以身相许啊!

      当然作为一名资深大尾巴狼,荣石是不会这么说的,虽然他是这么想的。

      荣石眼皮一垂,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许一霖:“你愿意帮我治病么?”

    “我只和平平哥学过一点点,你先说一下,我可以试试的。”

    “我只、只要碰到喜欢的人,就浑身发、发烫,如果我喜欢的人,不、不能和我共同承担身上的热、热源,我会被烧干的。”

 

      正在树上支着毛耳朵偷听墙角的荣树用大尾巴拍了下荣意:“姐,咱走吧,我都不好意思再往下听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没想到咱哥耍起流氓来段位这么高,”荣意把剩下的瓜子往口袋里一装“走,找索叔讨月饼去。”

 

    “那怎么办,我去哪帮你找到你喜欢的人?”

      荣石深吸了口气,放慢了语速,说话变得也连贯了些:“我现在可以假装喜欢你啊,你愿意分担我的痛苦么?”

    “我…我…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怎么当你喜欢的人?”许一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可是耳朵却明显红了好多。

    “荣石。我叫荣石。现在知道了?”

      许一霖乖巧的点点头,把半张脸埋进了被子里。

    “那你现在愿意当我喜欢的人,帮我分担痛苦么?”末了,怕许一霖左右摇摆不定,难以抉择,荣石抓准时机将许一霖的一只手拽过来按在他健壮的胸口上,还喃喃着“一霖,我热,烧得好难受。”

      许一霖慌了神,眼角又挂上了小泪珠,他想把手抽开,可那只手就想被吸住了一样,粘在荣石身上下不来:“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不会啊。”

    “你什么都不用会,只要你愿意就可以了。”

      说着荣石将小兔子一把拽进了怀里,吻上他水嫩的唇。

 

 

      月华倾进山内洞府之中,洞府空无一人,没了往年中秋的热闹气氛。因为此时可爱的小兔妖们都守着命里注定的他,在一轮圆月下,享受着自己的小团圆。

评论 ( 4 )
热度 ( 1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