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时间箱(上)

现代AU,无能力

————

       "这里竟然有纸笔可以借。" Charles和Erik正散步到公园里面,前者回头说,晃了晃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朝Erik狡黠地笑着,"不想写点什么吗,Erik?"

         这公园距学校只百来米,仅有十几年的历史,园里的这棵银杏距今却已有百年。高顶上的大冠正如一朵宽松的云,遮天蔽日,年年都好似今天一样绿。在距树干四五米处,有一大圈政‖府造的银铁色栅栏。

        早在Charles和Erik来之前,栅栏上已经挂过了许多恋人们的时间箱。里面大都装信、放东西,密密麻麻挂满了铁网。陈旧的已经有好几年了,那是专门请清理的人留下来的。其余的都是半新的或崭新的——因为栅栏不堪重负,公园有清理人员两月一次清理掉旧的时间箱。

        Erik对此不屑一顾。他认为这种事只是那些肉麻的男男女女们无所事事的产物,对于感情的增进或者补救没有任何作用。

        "这可不是无聊,Erik,你想想,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种见证,或者说,一种计算。" Charles微微笑着,"我们把时间箱挂上去,每人每隔两个月拿出五美元一起交给管理员,请他帮我们保存它们,不取下来,直到我们死去,或者分开。——Erik。" Charles故意生疑地望着他,"还是说你其实不打算和我一直走下去?你不敢跟我一起挂?"

         "你在威胁我,Charles。" Erik拿眼睛斜望Charles,低下头,掌过Charles的后颈在他额上自信地吻一下,"但你会知道这种计算有多么没必要,包括你刚才对我的怀疑。"

          

        闹钟没响,但一切都戛然而止。Erik睁开眼睛怔住了神,很久才完全从梦中醒来。

        他竟然做梦了,梦见了从前。大学,公园,Charles,和他们的时间箱。

         那是他和Charles刚恋爱不久的时候。他和Charles清晨一起去公园散步,看到了那棵传说会给恋人们带来幸福的巨大银杏,银杏外的栅栏上还挂着大大小小的小箱子,铁做的或塑料的。Charles提议他们也去挂一对儿,放一封信,可以随便写点什么。和梦里一样,他们争辩一会儿后,Charles胜了,就一起去买了两个小方箱,坐在小桌上借来纸笔为对方写信,最后分别放进对方的箱子里。

        那之后他们就开始了约定,每隔两月各交出五美元送给管理员看护箱子。Erik不屑于此,有时会忘了那东西,Charles却时时记得,并在日历上标注了时间,即使Erik忘了时间,俩人交钱的次数也一次不会少。经常的,Charles还会去那,给箱子打扫打扫,顺便放一点俩人的纪念品进去。

        那之后他们也一直恋爱,恋爱了三年了,就毕了业,然后出去旅行。就在那天晚上,黑茫茫的海上,邮轮的人都睡下了,Erik跳进了海里向Charles求婚。Charles吓得够呛——他也跳进了水里,为了救Erik。所以当他看见Erik手里的戒指时,他差点气晕过去。但最后他还是又笑又气地戴上了戒指,和他的傻男人结了婚。

         他们以为这辈子,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他们都会互相爱对方到老。事实却是他们只用五年就离了婚。

         不知道是不是要回纽约的原因,Erik的梦里常常出现从前的影像,有时是一个片段,有时仅是一种感觉,全部有关Charles——他的前夫,那个能说会道、善良迷人,经常把正义、原则、平等放在嘴边的漂亮小个子男人。那个男人,曾经那么令他着迷,热恋时分甚至离开他半刻都会觉得想念。他忆起他们从前的时光,虽然常常争吵,但好像每时每刻都是快乐的,即使是和他闹脾气的时候。他为自己生气、担心、发怒的那些模样,已经久远到想不起画面了,可那感觉还在,痛痛麻麻的,什么都忘记了可这些仍记得,就好像Charle的呢喃和唠叨,让他心软。

         在德国五年,Erik已经在公司里坐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前些天总部找人去纽约分公司任职,他几乎没有犹豫地就提出了申请。他似乎就在等这一刻,万事俱备,体面风光,高高兴兴去见Charles,本来计划好的不就是这样吗?如果不是Charles提出离婚,一切不都该如现在他想的这样吗。

        

        从前, Charles就是个优秀的男人,毕业之前他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了,毕业拿得了博士学位后就留校任教,一路顺风无半点挫折波澜,而且,他的工资比Erik高得多了。 

         到现在Erik还记得,十几年前,他对Charles说,他会让Charles不花一分自己的钱就过上最好的生活,他会让Charles根本无需劳动,就享受到世界上最好的婚姻,和最好的爱。

         结果Erik的工资,毕业两年了,也只能勉强在纽约租个较好的房屋,添一些没那么昂贵的生活用具。可事态严重的是,他们偏偏又没有租房子住,婚后,在Charles的劝说下,Erik搬进了Charles的城堡,用Charles的家具,花Charles的工资,消费Charles拥有的遗产。一切都是Charles给他的!Erik通过加班和辛苦工作来换取升职,可是不够,远远不够。太慢了!他每天都用着奢侈品,可他清清楚楚地明白,他根本一无所有,他没钱,他消费不起Charles所想要的一切。那些他曾许下的诺言,就像凡夫对圣人的羞辱,又可笑又愚蠢。他一看向Charles他就感到羞耻。他的爱人说不在意,不在意什么钱财或者什么生活,他说得是真话,可只不过是违背了诺言的人不是他。

        Erik没法欺瞒自己,最终他满脑子都是挣钱了。可他忽略了Charles,忘了挣钱都是为了谁了。

         数不清的夜不归宿惹恼了拥有漂亮蓝眼睛时时刻刻温柔和蔼的男人,他们第一次因为这个吵了起来。Erik对于升职加薪太过执迷,争吵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改变,不很久,他就提出要去德国谋发展,去多久,连他也不知道。而此前,他已经持续半个月没有及时归家。Charles每天都等他到半夜,却很少等到他回来。在家吃饭的机会也少了,说几句话也是工作上的事,他没有发现Charles越来越少和他说话了,Charles开始放任他,他提出要去德国,Charles和他提协议离婚。

        来德国一半的原因,是Erik赌气。他不会知道,他也会有和Charles离婚的一天。大吵一架,签字,离婚,迅速办理证明。他们俩人都如此执拗,直到Erik收拾了行李,当天离开,他们也没再说过一句话。

        五年过去了,他又要回去了。坐上飞机,飞机上升,好像眨眼就穿越了云层,急切地向Charles飞去。Erik在混混沌沌中手脚忽然电击似的疼痛不已。离婚的恨意早失踪的七七八八了,他想Charles,他好久没见Charles了。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按照他的计划,这一切都是要献给Charles的幸福。可当初提离婚的又不是他。Charles在他走后也会想他吗?

————

感觉断断续续写了有半个月了,先发一点出来吧

评论 ( 4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