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双br】船的底部有人鱼(上)

人鱼AU,中世纪

CP:  Erik × Charles

        Brandon × Brian

——————

      直到夜风把Brandon Sullivan肩膀上的布带吹起,他才意识到已是月上中天。

      缺月不受一点遮拦,所有的月光都落在海面上,连他的船上都落了几分,照亮鞋面上有序的绑绳。

       来到这个岛上已经三天了。每年夏秋天,他们的货船都要停留在这个地方至少半个月。

       这是船长的意思。他们的船长叫Erik Lehnsherr,论关系Brandon和他是远房亲戚,但他们也是邻居。Erik是个怪人,他有精明的商业大脑,强有力的体魄和不怕死的心,在海上的名声响亮,本可以赚足财富甚至掌控海域经济,但却总不做大,且爱来这个小岛做生意。

        相传,这个岛从前是流放犯人的地方,聚集了许多恶人,自相残杀又争相存活着组成了一个团体,接着里面加入了各类残疾人,神棍,奇人异士和许多无家可归或自愿到此的人,慢慢成了一个热闹的景象,开辟了村落,但其内部也着实混乱不堪。Brandon不爱去岛里生活,除了帮忙拆卸货物,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船上和沙滩上度过。Erik虽然爱来这里,但也从不在这里过夜。商船停靠在岸边,每晚都是Brandon和Erik在里面睡,其他的船员,则全部留宿岛中,这是他们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候,岛中的ji女是它特色产业。

       虽然在海上总是无聊,Brandon倒也不很在意,自他和Erik先后失去父母后,他们已经在海上生活了十来年,对于这样的寂寞,他和Erik早已习以为常。

        论相貌,Brandon是个很英俊的男人,不留胡子,一米八多,即使一身水手装束,也不显得大意粗鲁。他靠在甲板边,看着海面上浅浅的层层波浪和粼粼的月光,拿出兜里的鹅卵石放在手里抛,不一会儿又掏出口琴来。他经常会在这没人的时候吹口琴,只吹一首歌,那是他很小的时候学会的唯一首歌,尽管已经忘掉了一些。

        残缺的曲子被Brandon吹得不很连续,却依稀能听出是在模仿海的声音,长长的调子,闭上眼睛就能梦见海。

        然后Brandon把他手里的鹅卵石抛掉了,掉到靠海一侧的船底下,"当"地砸到了人,船底下有人。那人"啊"地叫了一声,Brandon吓了一下,立刻趴到船边去查看。

         "嘿,你怎么样?"

         水底下冒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正甩着头发上的水。船侧的阴影太暗,Brandon只能依稀辨别出那是个年轻的男孩,大概十八岁左右。那个男孩半长的头发全部搭在后颈上,他揉了揉发顶,抬头,一下子看见Brandon的脸,好像被吓到,瑟缩一下,又猛地扎进了水里失去踪影,Brandon伸着身体张望着,可除了水浪不再见到任何人影。他想,或许是岛上的人,躲在海里玩罢了。

        他这么想着,但仍等着他从哪钻出来——直到五分钟过去了,那个男孩还没有从水里冒出头。五分钟,已经是人憋气的极限。偌大的海域除了他的船,一望无际,无论男孩从哪出来,他都应该看见动静。

        除非他仍在水里出不来。

        Brandon来不及冷静,他脱了外套跳起来扎进水里。

        即使是岸边,这里的水域也很深,Brandon在黑暗中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但借着足够的月光,他还是尽力寻找。他很快地在往海底潜,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查看一遍海底,一点都不希望那男孩是溺死在了海中,但没有,他几乎快触摸到海底沙滩,可也什么人影都没看见。

        可怕的是很快,他感受到了窒息。

        他平常憋气最多两分钟,不能再多,此时已经到了极限。他不再寻找转头迅速上升,但缺氧的反应让他一度张开嘴,海水迅速灌进嘴里充斥着他的食道,一瞬间他就感到了死亡的,肺里没有任何多的氧气,他还在不停地喝海水。

        他没想到自己要死在这种平凡的日子,就像他的母亲病死在了一个美丽的午后。只睡了一会儿午觉,就不再醒来。

        重新恢复知觉,是触到空气的一瞬间,虽然嘴里全是湿咸,Brandon还是张大了嘴,在呼吸空气时咽了一口气。

他扭头,看见了那个人——或许应该说,那条人鱼。

        的确是那个男孩的脸。但Brandon漏看了一些,比如他尖尖的长耳、耳尖透明浅蓝的鱼鳍和耳下翕动的鳃。他还抓着Brandon的一条胳膊放在脖子上,似乎是怕Brandon再溺进水里似的,嘴巴紧紧抿着但眼睛又很紧张地看着他。

        "谢谢你。我没事。" Brandon说。笑起来。

        "没想到你是一个人鱼,我——"

        那鱼"哗"地一声进水了,尾尖翻腾时滑过Brandon的手,消失不见。海面很快恢复平静,还是浅浅的微波和粼粼的月光。

        就像做梦一样,Brandon愣在原地,恍如隔世。美丽的人鱼。要不是Brandon还身处海中,他都不敢相信,尽管他表现得如此冷静。他没有滥用"美丽"这个词,那条小人鱼,看起来似乎就是小的,以人类的眼光看也不过十八岁。拥有美丽的蓝眼睛,又大又胆怯又干净,他细瘦的身体仅仅是搭了一会儿就给他留下了温度和柔软的触感。Brandon可不敢保证自己做梦能梦出这样漂亮的人鱼,这可比梦还要美丽。

        上了岸回到船上,Erik已经回来并靠在船沿喝酒。他看见Brandon一身水地走上来。

        "怎么,岸上呆久了想去海里玩玩?"

        "只不过游了一会儿而已。"

        Erik看他身上除了外套脱下之外,装备完好,并不拆穿他的谎言,又喝了两口酒,盖上瓶口,自行去睡觉了。

        Brandon站在船边,拧衣服上的水。他望着不起波澜的海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看见那条人鱼。

       Brian游得飞快,但也只是一会儿就停了,等他确定Brandon没有追上来,他就停了游动,翻过身由着水流慢慢推动他,眼光盯着远远的、那水下的半截人类的身体。

        他还记得Brandon手臂搭在肩膀上的感觉,那么粗的手臂,可比他的要强壮很多。他伸出胳膊,在水里划了几下,细细软软的,完全跟那个人类不一样。还有他发出来的跟海一样的声音,十分神奇。或许是有个乐器,他想,Charles告诉他人类有许多乐器,可以发出不同的各种各样的声音,但他还从来没在水里捡到过。

        但他捡到了他的石头。

        Brian把那个鹅卵石放在手心仔细地看,上面歪歪扭扭刻了一个"S",或许他的名字里有“S”。那么就叫他S人类。

        天……Brian没有想过,他自己竟然接触了一个人类了。他还跟他说话,和他道谢,不说要抓他,也不怕他。 而且是一个很英俊的人类。

        莫名的愉悦,Brian在水里欢快地转了几圈,扯了水草编了一个小袋子,做了长长的带子可以斜挎在肩上,他把鹅卵石放进去,仿佛捡到了宝贝,一路转转悠悠地回了家。

        “海草不错。”Raven一下子拽住了Brian的尾巴,把Brian吓了一跳。

        “Raven。”他小声地喊了一声,看看自己的尾巴,后者才大笑着放开了他。

        “去哪了?”

        “海边。”

        “捡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捡到,找了一点贝壳。”Brian抿着嘴,眨着眼睛,尽量表现出败兴而归的样子,手则心虚地捂着海草包。

        “天太晚去海边要小心一些。”Charles出来了,他用海草兜罗着他的棋盘和残缺不全的棋子。今天,Charles也没能收集到全部的棋子。

        在这个家庭里,Charles最长,Raven次之,Brian最小。他们是同一辈,但年龄是依次减少,Charles二十五,Raven二十四,Brian十八岁。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Charles Xavier家族财富充裕,在人鱼族拥有数一数二的海底城堡,在Raven五岁的时候收养了流浪的她。Brian的父亲去世几年后,Brian的母亲要转嫁他人,Brian不能接受,又因为Xavier家和Jackson家有些渊源,Brian就在Charles家里住了很久,是常客。现在,这个家里几乎就只有他们三个。偶尔来些朋友。

        Brian不打算把他遇见人类的事告诉Charles。在人鱼的传说中,人类是天敌。尽管几千年来人鱼不曾受过人类大规模的伤害,但各类人鱼被人类掠夺残杀的事件在人鱼中广为流传。虽然也有通婚之说,但一般是为大逆不道。

        Charles是个很开明的人,他不反对人类,不反对和人类接触。但也仅仅是不反对自己和人类接触。Raven和Brian则被管得很严,他怕他们分不清人类好坏。而Charles,虽然相信自己辩得清人类品性如何,实际上他也没和人类接触过。

        人类大都贪婪,如果出了失误让他们发现了人鱼藏身之处,后果将让Charles不堪设想。他一向对此谨慎。

        时间已经很晚,对Brian进行了一点必要的关心与询问之后,Charles也困了。他催促Raven和Brian去睡觉,和他们道了晚安,随即自己也回了卧室。

        今晚Brian抱着他的鹅卵石睡觉。

        Brandon很少去岛中,三餐会托Erik或其他人带来海边。

        晚饭时太阳已经落了半个下去,深蛋黄似的色泽从它落下生起的天线铺开,到了Brandon脚边,已经是一抹浅橘色。所有的物体,大海,天空,海鸟,甚至是这岛深处的灯火,都沉在这样的柔软的静谧里。

        Brandon倚在昨晚他遇见人鱼的船沿上朝下看,想看看底下有什么吸引人鱼的。

        但一无所获。

        至少在他看来,那里没有一点特色,不过是船板和一片水而已。他支起身体,掏出口琴。鹅卵石已经没有了,他从中明白了一心无二用的道理。

         只是刚吹出一个音,一团突如其来的海水就从船底跃起砸到他脸上,他用手抹了把脸,惊喜地往下看,那个人鱼刚好潜进水底,浅蓝的鱼尾掀起一大片水浪,夕阳的光在他的尾上好似被重新润泽了,鲜活得好像令一切都拥有了生命。

        “嘿!”Brandon喊了一声,他能看见他没有走远,但他不肯出来海面。脱下外套,把口琴装进牛皮口袋,Brandon也不知哪来的如此热烈的悸动,他是那么渴望地想再见到他。

         他又跳进了海里。

         这次,他清楚地看见那条人鱼向他游来,没等他反应,人鱼就又把他托出了水面。

         “你是怕我淹进水里,又来救我?”Brandon眯起眼睛笑,“其实我水性很好,昨天是个意外。”

         人鱼不答话,但没有放开他,还在小心托着他的胳膊,抿着嘴。他撇过头又微微低下,就算是看什么都没有的水面也不看Brandon。
        Brandon的心无法平复,他的眼光控制不住地定在他的脸上。满面的水,却仿佛天生如此交融于海,眼睛很大,阳光里海一样的颜色。

        “你不会说话?还是……不会我们的话?你听得懂吗?我的话?是不愿意和我说话吗?我吓到你了吗?”Brandon有些情难自己,他控制不住地弯着嘴角,看着人鱼的脸,想听他的声音,想再多说出什么话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他感到紧张,以及莫名的踏实。

        “我叫Brandon Sullivan。”他说。

        人鱼一下子抬起头来,“Sullivan……S……”

        “我……我叫Brian。”他说,然后放开Brandon,稍微离远一点。他的声音很年轻,的确像个刚成年的大男孩。

        “原来你会说话。”Brandon笑得更开。

        “你刚刚的……声音是什么?”

        “什么?”Brandon举起袋子,从里面露出口琴,“你说这个?”人鱼的眼光立刻随着它,露出一点笑。

        “这是口琴。刚才跳下来的时候我把它放在袋子里,不然遇水会生锈。”Brandon看见Brian伸出的想要触碰的手立马缩回去了,他看了Brandon一眼,又很小心且委屈地看着口琴。Brandon想笑。

        “你愿意跟我去岸边吗?你把手擦干,再用它。”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引诱,Brian感到害怕,他摆动着尾巴在犹豫,但他实在渴望这个,并且,这个男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可怕,还很好看,他已经见过他两次,不远离他,也不说要抓他,更没有叫来其他人。

        他还是随Brandon到了岸边,找了个大石头坐上去,兴奋地看着Brandon擦干净口琴,又让他擦干净手,把口琴递给他。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照明的只剩月光,和船中的灯光。Brandon教Brian怎么使用口琴,让Brian试着吹出几个声音。他看起来高兴极了,露出真的笑来,把口琴在手里玩来玩去,他看起来十分喜欢它,可最后,他还是把口琴还给了Brandon。

        “为什么不拿着?”Brandon问他。

        “那是你的东西。”Brian的头发已经半干,棕色的发丝跟着风在微微地动,“而且它不能带进水里。”

         Brian想了想,用手按着他的海草包,鼓足勇气似的呼出一口气,把鹅卵石拿出来。

        “你的。”他把石头给了Brandon。

        那极留恋的眼神让Brandon心生笑意,“这个能带进水里,你捡到了,就是你的。”

        “但是你没有!”

        “没关系,我可以再刻。”

        “刻什么?‘S’?”

         “Brian也许不错。”

         人鱼腼腆地笑起来,露出一点洁白的牙,他把石头小心收好放进包里,“但S是最棒的。”他小声地说。

          Brandon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畅快过,跟一条美丽的小人鱼在一起,听他说那些单纯而对他而言是那么魅惑的话,心满意足的踏实感充斥着他的胸膛,乃至他的全身。

        “很晚了,要回去了吗?明天还来吗?”他问。

        “嗯……我,我应该会。……你要吹口琴给我听吗?”

        “如果你想,Brian,我会吹给你听,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

         这回答让Brian喜笑颜开,“你真好Brandon,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类了。虽然……我之前还没和人类说过话。”

        Brandon没有答他,他本来还在笑,可后来不了,他站人鱼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他,那灰绿眼睛里炙热的光,全部都落在Brian脸上。Brian和他一起静默了一会儿,但很快,他认为自己马上就要熟了,他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在热热地流动,天呐!这个人就这样一直盯着他!

        我……我走了。Brian小声地说,他快要忍受不住了,心里的热流似乎随时都能涌出来,逼迫他说一些什么丢人的话,做丢人的事!

        Brandon说好,但他的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拉住了Brian的手,嘴上答应了,手却丝毫没放开。Brian感到脸红,他不动声色地轻轻扯了两下,果然没有扯动,这下他满心满肺都是羞耻了。天,多么丢人!他就像欲拒还休似的,一定会被Brandon误会他是一条不诚实的人鱼的!可是,他真的无法离开,Brandon只是捏住了他的手心,就真的像是捏住了他的心一样。

       “咳……嗯……”Brian发出支吾的声音,害羞地脸直红,“不然,抱……抱一下再走吧。”说罢,他低着脸,破罐子破摔似的,大大地张开手臂,一把拢住Brandon的脖子。

        他感受到了。那双强有力的手臂按住了他的脊背,这个男人,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把他挤进他的怀里。人类的胸膛是多么地热,Brian闭上眼睛急促地呼吸着,他觉得自己就快要融化在他手臂的包裹里了。

        “走吧,注意安全。”这次是Brandon说的,他轻轻放开他,嘴边扬起浅浅的笑,捏了捏Brian的手心,终于把手放开了。Brian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一个游入海中,一个在沙滩上张望。一人一鱼,脑海中再无他物,竟全部是对方。Brian晃晃悠悠地游在路上,路上的景色全都看不见,心里跟喝醉了一样,游得像一条蛇。天……他不禁着迷地想,一只人鱼,和一个英俊的人类……我们……我和Brandon……难道是在恋爱吗……



——

下章!开!人鱼车!【兴奋!鼻血!我美丽的单纯的没开过车的小人鱼!】

评论 ( 18 )
热度 ( 9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