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EC】怀孕

ABO世界观,EC从小熟识设定。别被前期吓到,cp洁癖不用怕。

——

       “能稍稍解释一下吗Charles。”Raven把扁的小袋验孕试纸扔到Omega面前,看着他哥哥惊得抬头看她。

        “乱翻别人的东西可不是好习惯Raven!”

        “不好意思,它就在你的床头柜第二个正敞着的抽屉里,而你的脏衣服刚好就堆在床头。”Raven眯着眼睛,“解释一下。”

        “我是个Omega,Raven,注意你的语气。一个Omega拥有避孕试纸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天……Charles,你是Omega,可你是单身Omega!我早就长大了!这种谎话完全骗不了我!”Raven瞪着桌子上的试纸,又把这样的眼神放到沙发上蜷在书和沙发之间的人身上,“它都用过了!”

        “用一下而已,以防万一。”Charles的眼神往试纸上飘,“就是试试。”

        “有时候你无法想象女人的直觉力量,Charles。”Raven深吸一口气,叉着腰的样子就像会剖开Charles的肚子一看究竟那么可怕,“怀上了?”

       Charles抬头看了一眼挂钟。

       “Charles。”她放轻声音问他。

       “怀上了。”

       ……

       “多久。”

       “一个月。”

       “GGGGG——GGG—od!!!”金发的妹妹再也按不住自己多姿多彩的情绪,大中午的听到自己哥哥仿佛从天上摘了个孩子放在自己肚子里的消息远远比晴天霹雳还要让她抓狂。她笑不出也哭不出——他们家突然要有个新婴儿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也就最近。”

       “可是!——我说呢,你这个月超乎寻常的安分!不熬夜,不喝酒,三餐准时,连论文也能推到第二天改!”

        “这是你希望的我的妹妹!”栗卷发的男人蹙着两只蓝眼睛,“你一个月前还跟我抱怨我的作息时间和饮食问题。”

       “谁想到你真的会改……Erik都照顾你二十多年了,我还以为你再也没有自我控制能力了。”Raven瘫坐在沙发上,一侧身滚到Charles身边,伸手摸他毯下的肚子,“天呐……我的小侄子或者小侄女……”生命的降临让Raven有些蜜乎乎的,她坐起来,准备更近一步和自己的小亲人接触接触,却猛然在坐起来的那一刹那炸起一个天大的问题。

       “Charles!……谁是他/她爸爸!?”

      “Raven!Erik怎么知道这么快!!”Charles紧握着手机。他往挂钟上看了一眼,还差两分钟,就差两分钟Erik就登机了!他还以为他能坚持到Erik上飞机!

       “我没跟他说,我只是发了推特。”Raven无辜地摇了摇手机。而Charles绝望地看着她,告诉她Erik抛下航班,已经往这里来了。

       “是么?我还以为他不看手机。”Raven翻出推特刷新了一下,随即跟Charles挑了挑眉,“哇哦。我从来没见Erik有这么快的手速,Charles,我猜在我发出去三十秒后,他就回复我了。”

      Charles无比痛心地看见,在Raven举起的屏幕上,Erik是第一个评论那个新鲜出炉的推特的:

      

       我回来了。

      

      夺过Charles愁眉苦脸攥在手里的手机,Raven很是不理解他的脸色。

      “干什么这幅样子Charles,好像孩子不是Erik的Erik就会吃了你一样。你们俩又没什么——虽然我今天才知道你俩真的什么都没有。我潜意识里一直以为这孩子是Erik的来着。”

       “可这件事耽误他去德国了。”

       “这有什么。”Raven靠在沙发上,她脑子正在想尽办法让全世界都知道Charles已经有了个宝宝的消息,“明天再走不就行了。他去了德国以后说不定就不回来了。再不趁机看一眼这小Baby,他怎么找时间特地回来来看他。”

  “你不知……”Charles极力想解释,但他还是在开口之后就及时闭嘴。不过所幸Raven的注意力也不在他的欲言又止上,只用了十分钟,她就进一步充实了社交网络,把此消息通知了Hank,Logan,Scott等在内的几乎她认识的所有人。然后,Erik就回来了。

       无视Raven对他归来速度的惊叹,Erik拉着黑色的箱子,甚至没有来得及多看Charles的脸,没有情绪,眼睛就黏在他都的腹部久久挪不开。

      ”你……怀孕了……”

       Charles耸耸肩,“如你所见。”

       “多久。”

       “一个月。”

       “谁的?”

        Raven插嘴,“他说他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

        “的确不清楚。”Charles鼓起勇气正视他面前的德国男人,“别纠结这个我的朋友,这没什么好在意的。不过是个孩子,既然已经有了,生下来好好照顾就行。与其说这些,Erik,倒不如想想你已经飞去的航班怎么办。”

        “不用想。——这比什么都好办。”Erik把拉杆用力捅进箱子里,“我不去了。”

       Xavier大宅里有一间Erik Lehnsherr专属房间,与Charles的卧室只有三步之隔,那是近二十年来从未改变过的距离,就像他们二十多年来的关系,亲密的永远只剩三步。

       “为什么不去德国,Erik。”

       “你怀孕了,我怎么去。”Erik说得好似他有义务对Charles和他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似的,熟练地把箱子里的衣服都放进衣柜里。

        “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没用,Erik,我完全有能力照顾自己。”

        “所以你很骄傲自己会用零食来填饱肚子?”所有的阳光都向屋里敞开,Erik回来之后这个房间好像才恢复了原来的颜色。他看着门边的Charles,对他会照顾好自己的言辞一字不信,“你连零食没有了都懒得去买Charles,更别说买回新鲜的蔬菜和肉类,储备在冰箱里,让它一直充实并在你饿的时候可以变成好吃营养的随便什么时候的加餐。”他瞄了一眼Charles,“这只有我能做到。”     

       “这可真是该死,Erik。”Charles笑,“要不是你我肯定早就学会了,这全都是你的原因,这下好了,我可真的该许愿一下祈求我们的友谊能够地久天长。”

    
        Erik没回应,又沉默了会儿。
        “孩子的父亲是谁。”

        “转话题太快了我的朋友。”Charles还在笑,“这不重要。”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

        “是你不知道还是你不想告诉我。”

        Charles一贯痛恨Erik的咄咄逼人,他完全招架不住,“知道对你也没有意义Erik。”

        “所以你知道是谁。”Erik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Charles面前,低头看了看他还扁平的肚子。Charles清咳了两声,懊悔于自己的漏嘴,“别这么逼我,Erik。”

       “好吧。”他伸手搭在Charles肩膀上,把他扭过去推着他往楼下走,“我去给你加餐。”

       这就是Charles永远学不会自己动手的原因,“真好,Erik,我刚好饿了。”

       Emma一进客厅就看见Erik在弯腰收拾东西,不一会儿就捧出了一堆零食垒在桌面上。

       “别告诉我这全是Charles的零食。”Emma坐下来,Erik回答她还有Raven的。

       “不过他们都得禁嘴。Raven一吃Charles一定会找她要。”Erik嘴里全是对Raven不信任。

       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看看她的前任老板怎么样了,Emma如何也没想到这个恶毒精干的男人变成了一个孕妇专用保姆。不过让Emma最惊讶的还真不是这个。

       “听说Charles的孩子不是你的。”

       “……我和Charles只是朋友。”

       “可你们一个是Omega,一个是Alpha,怎么能不擦枪走火。”

        “我们又没有乱放信息素的习惯。”Erik眯着眼睛也坐到沙发上去,“还定期吃抑制剂。”

       “事情看起来没有那么简单,Erik。你都不可疑为什么Charles不愿意告诉你那个男人是谁?”Emma玩味地笑着他,“你们是朋友,可他隐瞒你什么事,说明可能和你有关。虽然可以不是发情期和信息素的错,但酒精什么的总可以。你最近有和他靠的太近,并且失去意识的一段经历吗?”

       至少前三秒,Emma看出了Erik对她的推论极其感兴趣,但三秒后,Erik的脸变得更黑了。

       “Charles怀孕了一个月。可我两个月前就开始忙德国的事,没有喝酒没有熬夜,看过Charles不超过五十次,并且没有留过宿。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那好吧。为你感到遗憾Erik。”Emma也放弃了,“还真不是你的。可Charles什么时候出去搞了个孩子回来的?也没听说他夜不归宿啊?”她好奇地开始拆Charles的零食吃。

        妈的!Erik不发一言。就算没有一夜,就算只有十分钟!那个该死的男人也可以逼Charles怀上他的种! 这多容易,就在他眼皮底下!

       又逗留着聊了一会儿工作的事,Emma正要走时,Charles从楼上补完觉下来,她赶时间,只问候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Charles苦大仇深地看着Erik。 “你把零食摆在这肯定不是让我吃的。”

        “我会把它们捐到孤儿院去。”

         “好吧,那我就不能跟孩子们抢吃的了。”Charles坐在沙发边上,身体有些难受,他朝Erik那边挪了挪,闻到一丝他渗出来信息素,才稍微缓解了一些。

       “我认识他吗Charles。”

       “谁??”Charles刚睡醒,愣愣的没反应过来。

       “孩子的爸爸。”

       “或许……”Charles看向Erik,那人锐利的眼光立马对准了他,“好吧你认识。”

       “告诉我他是谁。”

       “别这样 Erik!”Charles向后撑着身子,Erik都快压到他身上了,“这没必要!”

       “你的孩子会没有爸爸!”

       “我明白。”Charles双手推着Erik的肩膀,“可是不一定有爸爸才是个幸福家庭。他的爸爸也不一定愿意呆在我们身边。强迫他留下来孩子也不会真过得好。”

       “他不爱你??”

       Charles有点泄气,“这……不用说出来……但我想是的。所以Erik,你别问了。”好,Erik异常听话。

       但那只是表面。即使让Erik闭上嘴,他也仍然没有放弃对孩子父亲的探索。

       Charles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朋友对此有一股无与伦比的执念——Raven刚告诉他,Erik向她问了Charles有没有特别亲密的人,但他最终只得到了“Erik Lehnsherr和Raven Xavier”这两个回答。

       而这时的Charles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他的孕吐变得很严重。

      

       “研究孕妇食谱是会让人掉头发的。”Charles趁着Erik在给他系孕吐腕带的时机夺过Erik手里的《孕妇食谱大全——食欲不振的孕吐期》。

      “你要是不吃什么吐什么我也就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大概晒够了半个小时,Erik扶Charles站起来,陪着他沿花园散步。如果不知情的话,他们这样走在一起,没有人会想到他们俩不是新结婚的夫妻,可事实就是如此,他们从来没做过对方的伴侣。

        “我给你买了饼干放在床头柜里,饿了可以吃一点,要是想吐就别吃,我再买别的零食,只要你有食欲,什么都可以。晚餐试试辣一点的,看你有没有胃口。”

       真细致。Charles想,有时候他自己都被Erik的外表迷惑了,总觉得Erik特别喜欢自己似的。

        “太麻烦你了Erik。”Charles笑笑,“这小东西出来长大后可一定得好好报答你……不过现在,你要不要摸摸他,你是还没摸过他呢。”上次做B超时他们知道了里面是个男孩。

       俩人一齐停下来,Erik双眼在Charles的笑脸和隆起的腹部上来回打转。他有点怕这个,但他还是伸出了手。

       很紧绷的感觉。Erik不敢使劲,什么都没感受到,但那紧绷的皮肤底下,又确实蜷着了一个生命,热的就像他现在的手心。但他忽然想到。

       “会不会是信息素。”

       “什么?”Charles疑惑的看着他。

       “是不是缺少了Alpha父亲的信息素,所以你才会吐这么严重。”

        Charles猛然得到了一大股危机感,令他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他……他是个Beta。”

        cao!一个Beta!Erik又起了一股火,并在脑子里锁定了一个人。一个跟Charles很亲密但让Charles求之不得的Beta!

      

Charles万万没想到Erik跑去把Hank揍了一顿,由此还被Raven一顿打。并受到了Raven的严重控诉。

       “Charles,你管管Erik!他竟然说我男朋让你怀孕了!”

        “我会跟Erik说的,等他下来。别着急,Raven。”此时Erik在楼上换衣服,他和Raven一块回来的。夜色很深,真是一个打人的好时候。

       “我认识。跟Charles亲密。Charles喜欢。但不喜欢Charles,那很有可能有个女朋友。是个Beta。除了Hank McCoy还有谁!他身边还往哪找这样符合标准的Beta!”Erik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语气仍然是那么恼火。

       “你他妈说得我都快相信了!”Raven感觉自己能哭出来。

        “但是别相信,Raven,这跟无辜的Hank真的没关系。替我向Hank道歉,原谅Erik的冲动。”Charles有些火了,“Erik,你为什么不能放下这些事情!”

       “除非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怀孕!他是不是强迫你!”

       “是我自己!”Charles瞪着他,“跟什么人都没关系,是我自愿的。我喜欢他,想给他生个孩子,就算他不知道也没关系!就这样。”

       Erik的面部肌肉硬得像块冰,脚步也停了。过了许久,他才动着嘴唇说,“孩子没有爸爸……”

       “重点不是孩子是否有爸爸。是你想知道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然后去揍他一顿,或许会把他硬带回来和我结婚。我很感谢你这么看重我,Erik,但我是心甘情愿的,谁都不必对我负责。”

      一旁的Raven被Charles的吐露震到了。她看了看俩人之间的氛围后,被Charles劝回到Hank那里去。

       诡异的安静在他们俩人身上。
       “照顾我很麻烦,Erik。如果你累了,就不要做这些事情,跟你没关系。”

       “我都照顾你三个月了,这孩子怎么也得和我有点关系Charles。”Erik走到Charles身边坐下来。他有点出神,他发现自己跟Charles在一块二十多年了,连他那么爱着一个人他都没发现。

       “我想你过于关心我了Erik。但我很高兴能有你这样的朋友。”Charles大胆地把手放到Erik的头上去揉。

        “我想当他爸爸,Charles。”

        Charles的手僵在Erik头发里。

        “不管怎么当,写个协议当监护人也好,咱们结婚也好,我能不能当他爸爸?”

        “你不用为他这么……Erik……”Charles哽住了。

     

        “我是为了你,Charles。”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失败,但是,我一点都猜不到你到底喜欢谁,甚至喜欢到为他生个孩子就行。”他的脸皱起来,“我想他再怎么关心你,也不如我照顾你尽心尽力,我都不知道你能喜欢他什么!?”

       “你愿意和我结婚?!”

       “我想我比谁都适合和你结婚。”Erik吐出一口气,“反正……我也不是不喜欢你。”

       “友情的喜欢?”Charles心跳如雷,他竟然抛出了一个可以决定他下半生的问题。

       “是爱情。”

       “你扯淡!”Charles瞪着他,“你根本不喜欢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喜欢你。”

       “你也没说你喜欢!”

       ???

       “我没说能代表什么……”

       Charles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你记得你刚分化的时候,我也分化了。那时候你十九岁,我十七岁。”

        Erik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提起这些。

        “你躲了我整整一个月,不找我也不理我,看见我扭头就走。”

        “那时候我才刚分化!”Erik想不到这能证明什么。

        “就是因为刚分化,我们什么都开始明白,一切都有答案。你发现我是个Omega,而且还不是你喜欢的那一类,所以你躲着我。”

        “那是因为我看着你我就硬了!!这样你让我怎么呆在你身边!”

        ”我的老天……Erik……” Charles惊讶地合不上嘴。

        ”我在你身边二十多年了Charles,我以为这已经足够证明我喜欢你。你不回应我,我能怎么办。”Erik突然被亲了一下。

        “一个人的爱只有说出来才能成为两个人的爱。”Charles脸上出奇地红,还在出汗,紧紧抓着Erik手臂的手指也出奇地用力。

       “但我幸好没说。”Erik虽然很喜欢刚才那个吻,但他还是咬着牙,“你不是已经有了一个爱人吗。”

        “你是孩子的爸爸,Erik。”

        “谢谢你的同意。”

        “不,我说的是,孩子是你的。”

        Erik没有比今天更晕头转向的,他盯着Charles,“我没跟你做过爱,连意外都没有,我也不是Beta。”

       “但你向咱们学校的医学院捐过精。就在不久前。”Charles觉得很丢人,“我偷偷托人拿了出来,去医院做了体外受  精,因为你要去德国,我一冲动就想留个你的孩子在我身边也行。我怕你一去就不回来了,你毕竟是个德国人。我留不住你。”

       Erik一下子揽过Charles的头把他深深抱在怀里,吻在他额头上的力道越来越重。

       “Damn it!你都没说要留我!我怎么可能不回来。”他大骂一句,“这是我的孩子!Charles,你求之不得的那个人是我!”

       “你早就该说的!”Erik从Charles背后紧紧揽着他,“我几乎想抛尸那个该死的男人!”
        Erik把Charles盯得头皮发麻,“怪不得你吃不下饭,Charles,看来我一直压着自己的信息素让你难受了。”

       忽然间,Charles被Erik恶意放出的浓郁的信息素包裹地快要窒息了,但他同样放出了相当浓度的信息素,接受着Erik在他嘴唇上的啃咬,那舌头灵活的就像他那善于辩论的嘴。

       “Erik……”Charles大大喘息着,用尾椎正使劲往后磨,“你……硬 了。”

        “我硬 了十几年了Charles。今晚我要讨回第一次。而我们今后还有几十年。Charles,你会知道的,体内受 精将比体外受  精更有趣。”

评论 ( 39 )
热度 ( 85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