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楼诚】一念末路 章七

爱上楼诚什么感觉

你知道那种好多本子都很喜欢,啊啊啊啊天哪太太出本子了!啊啊啊啊!

买了之后发现少了好多钱,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钱呢!

的感觉吗?

only快要到了,钱包愈发的瘪了呢

-------

阿诚到底是何种存在?

像只什么?明楼对于阿诚最深切的感悟是,陪伴。

阳光穿透玻璃窗,被整齐的木框割成方块,一片一片落在沙发上。午间小憩,明楼刚好坐在帘子的阴影处看书,阿诚微蜷着身子,枕着明楼的腿,手指捏住明楼的衣角。鼾声轻微的几乎听不到,阳光悄悄挪了地方,那亮色的方片就落在阿诚脸上。明楼放下了书,把手掌张开轻轻放在阿诚脸的上方,挡住了那片光,阿诚似乎察觉了,松开了手指抓住明楼的手,脸扭到一边埋进了明楼的掌心。手的主人像是被温水泡了手,熨帖的放松手臂摘掉眼镜,靠在一边陪着他的阿诚沉沉睡去。

又或者是一个没有阳光的早上,明镜去上了班,明楼和阿诚都没有换下睡衣,客厅门敞开着,暴雨来临之前的风撩进屋里驱赶闷热,明楼端坐着吃早饭,阿诚则坐在沙发上,腿笔直的放在其上,身子靠着明楼的肩膀,小口喝着牛奶,一字一句给明楼念每天都会有的晨报。

像只猫儿。明楼经常这么想着,但他的阿诚却又不止像一只猫儿,小猎豹也像,或者是兔子和花栗鼠,他还记得阿诚喜欢蛇。

但如果说陪伴的话,还是像只猫儿。

这只小猫会说话,不轻易撒娇只是因为有人在,就算是撒娇也是不一般的撒娇,哄得自己开心也把明楼的心化开。安安静静的时候能切实感受到他的存在,因为他就靠在你的身边,做着他自己的事情。

他没说明楼也会懂,我依然在你身边陪着你。

一如现在,阿诚穿着睡衣躺倒在明楼的肚子上,明楼身子下躺,半个身子靠在床头,能感觉到阿诚调皮的头发有几根钻进了自己的睡衣。

睡前提问偶尔正经严肃偶尔像现在这样恣意,明楼问一句诗或一句古文,阿诚答上来,问到一个字如何写时,阿诚就拿过明楼的手心掰开,一笔一划的写着,写着写着就笑了,嘴角弯的自己毫不知情,不是得意,是在这台灯剪出的一方暖黄里体会到的温馨。

书翻了二十来页,阿诚抵不住困了,明楼催他去睡觉,于是阿诚身子一翻,落在明楼身边,就这样睡去。

明楼还不困,他看书的时间一直比阿诚多一些,偶尔才会和阿诚同时睡,频率最高是在,小阿诚刚进明家的时候。那时候的小孩子,抱紧了才不会害怕。

书还没翻两页,门就叩叩叩响起来,明楼不用猜,就知道明台来了。今天一早明镜就出差了,出门之前还嘱咐明楼好好照顾明台。小团子跟大姐睡惯了,今晚指定要来,阿诚白天的时候就提过让明台搬过来,明楼让他别操心,到了晚上果不其然。

“大哥,今晚我能和你们一起睡吗?”

明楼扯了扯嘴角,没狠心把这么小还故意装可怜的明台赶走。门没锁,小团子抱着小枕头,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口。阿诚已经醒了,迷糊间看见有个小胖墩站在门口,一下子反应过来,扭过头去看明楼表情。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哥哥要是觉得明台来了我们俩会吵到你读书的话,我今晚去跟明台睡可以吗?”

说着,阿诚两条小腿眨眼的功夫就跳下了床,明台倒是很高兴,拉了明诚的胳膊就要走。

“等等。”明楼皱了皱眉头,“我什么时候说会吵到了我了?你们俩都在这睡。”

从来没有碰过明楼床的小团子异常兴奋,枕头一甩砸到了床上,跳着就上去了,毫不犹豫钻进了明楼和明诚之间的空隙,小肥腿不停扑腾,咯咯的跟明诚笑。明楼扶了额,担心阿诚这一身瘦骨头被明台给踢折了。

“你去那边睡,别踢到你阿诚哥。”

“没事的哥哥……”阿诚小声应着,第一次和明台这么小的孩子睡在一起,近似同龄之间的乐趣就被挑了起来,明台赶紧停了动静,表示自己不会乱动。

无奈,明楼没再管了,只是书也看不下去,他还是喜欢,看书的时候阿诚依偎在自己身边。

第二天一早,明楼醒来的时候就被明台四仰八叉的睡姿惊到了。他起身看阿诚,幸好床大,没有被挤到床边掉下去,把明台挪一挪,明楼挤进了两个小孩子之间,把阿诚搂过来用被子盖好,明台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嗯?哥,哥哥?”

“明台昨晚有没有踢到你?”

阿诚刚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过来弯,实话实说:“踢到了……不……没,其实我没事……”

明楼笑笑,揽住阿诚的小腿,这时候他才感觉到十分的安心。阿诚的确像只猫儿,可没有一只猫让他如此挂心,不仅要心灵的陪伴,就连身体也要挨在一起,手摸上阿诚的头发插进去,浸在泡沫里一样舒服。

“嗯,我知道了,不罚他,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睡。”

---

我大概内心是个温柔的少女吧……【??】

评论 ( 30 )
热度 ( 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