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荣霖】非死即伤 章三

甜饼,本文人设在最底层,希望能看完。本文涉及庄季、杜方、凌李、楼诚

----

三、想和你养一只猫,作一次伴

许一霖在荣家呆了八天了。

这八天就是拨云散雾的八天,天空拿走了遮挡的云朵,吹散了缭绕的雾气。整片澄蓝的天空露出来,是许一霖被温柔以待的神经。

这晚,外面雨下的很大,玻璃窗一波一波被泼上雨水,轨迹蜿蜒。许一霖在整理明天荣石的行程安排表,电脑上规划出来,再誊到文件夹里。荣石今晚出去办事,于是家里就只有许一霖和索杰。宽宽松松的T恤衫套在身上,裤子是一条白蓝的牛仔裤。许一霖干干爽爽的双手在键盘上敲打。

明晚荣石最后一个行程安排——安隆酒店商业晚会。

安隆酒店是是明氏集团下一家最大的酒店,在整个中国都是赫赫有名,是个有钱人聚集的地方。不过这次的晚会倒不是明家办的,是和明家合作的另一家集团办的,酒店费用额外算做明家利润。

车轮碾过细碎粘稠的沙粒,车灯照亮落地窗。许一霖放下电脑和文件夹去开门。他知道是荣石回来了。

许一霖开门的那刹那,整座别墅,所有的光芒都汇集到他一人身上。荣石是个独身三十多年的人了,只有这爱着的人带来的家的错觉,偏偏让他沉沦。他愣着没打伞,端着纸盒子走向许一霖。后者急忙抽出伞来跑向他。

“荣先生没有带伞吗?怎么就这样走出来了……”

“因为我有你。”

许一霖顿步,脸上热起来。

进了门了,许一霖跑卫生间拿毛巾。荣石背影宽大,弯着腰在桌上摆弄着什么。许一霖停在卫生间门口。荣家喜简洁,毛巾多为纯白。软和的布料印在手心,许一霖脸愈发的红起来,刚刚荣石分明说了,因为我有你。

这一句话似乎合情合理又暧昧不清。可该死的许一霖心里总在潜意识里期藉着,荣石是不是对自己有一丝一缕的感情。

荣石回来的时候拿着个纸盒子,许一霖没怎么在意。出来时才发现,那纸盒子里装着一团小东西。

橘色的小猫咪扒在纸盒边缘,贝加尔湖一般深邃的眼睛。许一霖露出惊喜的神色,不仅是为荣石带回来这么个小团子,更因为,这小团子,是故友。

“荣先生,从哪里捡的?”

“东乌大街二十一号,一个绿色便利店旁。雨大了,我看虽然有人留了伞,但它还是冷,捡回来了。”

许一霖脸上笑意更胜,“荣总要养?”

荣石看向许一霖,“原来,没养过。我想着家里有个你,就带回来了。”

如果蛊惑一句不够的话,那么两句够不够?

这种话,许一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或许只是人家一句平常的话,却被自己误解。在心里密密麻麻绕成一团的结,在人家那里可能不值一提。大不了是个同情。

然而即使是同情,却也如此来之不易。

荣石洗完澡下来时,小猫咪已经被吹干裹在毛巾里了。许一霖把小团子放在手心里托起来看,手指摸上它的耳朵,在额前小心的顺毛。

回忆又涌上来,许一霖是不知道的。荣石见这画面,已是无数次。东乌大街二十一号,是许一霖上班必经之路。那里有他经常喂食的流浪猫。一个月前,大猫走了,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了这只小猫咪。于是荣石见证了许一霖喂完大猫又伺候小猫的过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的暗恋和观望。

“给它起个名字。”荣石坐在许一霖旁边,说道。

恰逢这时,小猫冲许一霖叫了两声。尖细幼白的小牙齿和粉嫩的小舌头伸出来,舔了舔许一霖的大拇指。

“言语……”

“什么?”

许一霖霎时红了脸,这无意间道出的名字,像是多羞耻似的。

“它刚刚冲我叫了……语言,言语……”荣石伸出手,盖住小猫咪的头部和半个身子,“你喜欢就行。”

真是可笑又可怜,许一霖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明晚的宴会,你陪我去?”

“啊?”许一霖抬起头看荣石,又看看自己的牛仔裤。“荣先生,不带女伴吗?况且我只是您的秘书。”

“没关系,我从不带女伴。而且,明氏总裁每次带的,也是秘书。”

许一霖怎么也没想到,他宴会上的西服,会从荣石的衣柜里拿出来。

大小正合适,修身舒适。许一霖平时是休闲打扮,多像个大学生。现在西服上身……像个刚工作的大学生。头发没有喷许多发胶,懒散的落到额头上。荣石在衣柜面前给许一霖整理衣襟,后者战战栗栗不敢动。荣石瞥见他脸上的红,想亲。领结是荣石亲手系上的,俩人脸颊挨得极近,荣石瞥见他光滑的额头,想亲。

宴会人来人往,尽是西装革履锦衣华服。荣石站在许一霖旁边,成保护姿态,时不时跟他搭句话,教他怎么跟这些人打交道。手里的香槟几乎没动,荣石总是替他挡酒。

“荣董别来无恙。”

“明秘书。”荣石举杯,饮下半杯香槟。“贵酒店的酒很不错。”

“当然不错,阿诚亲自选的。”

荣石望向渐渐走近的明楼,金丝眼镜框,真给这禽兽添了几分斯文。

“明总不知道谦让二字怎么写?”

“我从不谦让。”

俩人对视几秒,不约而同笑起来碰杯,喝尽了杯中的酒。

“这是许一霖,我的秘书。”闻声,许一霖露面问好,明诚上下打量一番,对上明楼的视线。明楼嘴角翘起来对阿诚笑,看向荣石。

“我想跟荣董谈一谈上次那块地皮的事,可否借一步说话。”荣石眯了眯眼,看向许一霖。明诚站在其身旁,举杯示意他来陪着。

“我以为你早就到手了,原来这么慢。”明楼一副欠揍的样子,摇着头对荣石表示遗憾和同情。

“我的速度的确不快。但不像明总,陪了十几年才醒悟。”

明楼睨了眼荣石,喝了一口香槟。

跟阿诚这十几年,自己的心思懂得没阿诚快,负了他几年,总是明楼一块心病。

“倒了。”荣石扭头,明诚正无奈的扶着许一霖。

“你给他喝什么了?!”

“三杯。谁知道他这么不抵喝。”

荣石也不知道,他也从未见过许一霖喝酒。该死,应该猜到的才对。

“一霖?一霖?”拍拍他的脸,没有几分清醒的意识。搂紧他的腰怕摔倒,荣石感觉到许一霖吐在他下巴上的呼吸。

“也不赖。酒后吐真言,荣董可以试一试。就算没用,至少能摸到不是。”明诚在一旁笑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现下许一霖挂在脖子上,荣石小心扶着,也懒得多说话。虽然是醉酒了,却格外安静。

结局自然是早早退场,荣石把许一霖放在副驾驶上,放平座椅。许一霖半睁着眼睛,侧躺在荣石这个方向。

“荣先生……”

“一霖,你还好吗?听得清我说话吗?”荣石把手掌放在许一霖脸边。许一霖突然笑起来,小动物似的蹭了蹭荣石的掌心。

“荣先生……”

“一霖……”手心的热度猛地传到心里,像塞进了烙铁,荣石摸了摸许一霖的脸颊,轻声道:“走吧,咱们回家。”

宴会后,明楼从后座挤到副驾驶。

“哎,大哥?你不是从来不坐这吗?”

“你见过我在外人面前坐这里?现在,没人,只有你我。”

明诚侧身,弯腰给明楼系安全带,絮叨着“大哥也是顾忌。只是坐副驾驶……”明诚沉默一会,“也看不出什么吧。”

起身瞬间,明楼突然拉住明诚:“你要是不愿意这么躲藏着,那就公开,就现在。”

“大哥!不行---”明诚被按住后脑吻住,车钥匙扯出来,忽然灭了灯。明楼按下按钮放平座椅,扯过明诚压住他的半边身子,用手揽住他修长的腿。

“这是明家的车,很好认。明天狗仔就会报道咱们俩在车里的事,我们再澄清。从此就不用再躲了。”

明诚看不见明楼的脸,却突然哭得很厉害,死死搂住明楼的脖子。

“可是大姐,大姐……”

“阿诚,你要知道,这件事大姐迟早要面对。你喜欢大哥这么早,藏了那么多年,还想再藏几年?外界如何说我不在意,大姐什么态度我不在意,我想要,咱们光明正大。”

明楼说罢,扶稳了明诚摇摆的心。

金丝眼镜被轻轻取下来放到储物柜里,明诚在黑暗的微弱光芒里找到明楼的眼睛吻了上去。

------

*半架空设定,cp以荣霖为主,其余为庄季,杜方,凌李等,少量楼诚

*自设新型物种介绍,请务必认真看完

1.妄念种:陷入绝望会服从他人、自甘堕落者。有小型伤口自愈能力。(注:这里陷入绝望是指妄念种天生精神敏感,当他们被迫陷入绝望时会无法自拔从而听从他人的话。并不是思想被人所控制。)

2.防御种:左胸腔长有肉盾,能抵挡至少一颗子弹和三下刀伤。外表与常人无异。十岁起肉盾基本长成需要给肉盾放血,否则会心痛致死。十八岁之前一年一次,十八岁之后五年一次。

3.筑心种:心脏有一次再生功能。自十岁起,心脏每三年大痛一次,一次三日。期间难以进食疼痛难忍。

4数据种:天生对数据敏感。但随着年龄增长,左眼会逐渐变黑失明。

5.普通人。即寻常人类。

【注:以上前四类物种,并非超能力,而是人类因环境变化而引发的基因突变。是疾病不是超能力】

【绝对不会深奥绝对是甜。以及,专业知识若有错误请务必提出来使我改正,评论私聊皆可。】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