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黄金时代》视频转文(齐伟x王帆扬)与他半生 四】

---

 

冲出去找帆扬,是我这辈子干过最正确的事情之一。那时已经天色微黄,他也走的不远,我跑出去没几步正好看到他坐在石块上,拿着本子写写画画,我猜是在写稿子。但我甩着伤手迫不及待大步迈过去之后,发现空白页上只有几条划痕。

他扭过头来,很惊讶的样子,又有点喜,但我很清晰看见他眼里的空洞。那时我不知道这叫空洞,也不知道他心里那时有个空洞。

为什么得去找帆扬,原因得从头说起。

 

那天下午帆扬送文章走了。

我躺在他床上,盖着他浓熟的绿豆颜色的棉被。因为在地里长时间的弓背下锄头,我的腰即使是躺在床上也扯得紧绷,无法真正贴近床板,并伴随着时不时的抽痛。久而久之日积月累...

【《黄金时代》转文:齐伟×王帆扬】 与他半生 三

--

当屋外的世界挤满了焦灼、苦累、紧张的情绪,独处一室,哪怕是坐着不动,也是恩赐一般的享受。在那,人可以像逝者一样安详。活人的世界,已经不是他的世界,所有纷乱的动作,只能破坏他的肉体,触及不到他自由的灵魂。

我感觉我已经抵达了这种境界的边缘。

坐在嵌了玻璃的木格子窗户对面,阳光被淡化,我闭着眼睛,只能看见薄薄的一层亮,和黑暗重重叠叠。身体内部仿佛抽空一般,灵魂脱离出来,被一根线牵着。屋子略有十几平方米,它就在这十几平方米的地方悠闲地转。

这是帆扬的屋子,我没有回自己住宿的地方,因为我就爱呆在帆扬这里。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就在脑中想象帆扬在屋里忙碌的场景,仿佛穿越了时间,围在他身边看他生...

【《黄金时代》转文:齐伟×王帆扬】与他半生 二

---

在黑山屯下乡,是痛苦的,至少在好几个月里,我是这么认为的。

 

临插秧的季节正好被我们赶上,地多,劳动力少,我们团被分散开来,好几天,都是我一个人在整土,放眼望去一片褐黄色贫瘠破碎的田,被长了杂草的横横竖竖田埂隔开,一块一块,等着我去踏平。我整天,就跟一只大黄牛,一条狗在一起。那是条不知从哪来的狗,它蹲在旁边,肚子从来是瘪的,它看我整土,除了吃饭,从日出,到日落。

 

我负责的那几块田在路边,田旁边的那条大路,偶尔会有骑自行车的人从上面骑过,很少有汽车。但他们从不看我一眼。这地方,远处才有稀疏的林子,这片地方只有田,和一条路,它们全被开垦完了。田野,看起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