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七

深夜更新呜啦啦啦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谭宗明今天吃掉了一只野猪,扯下了猪腿上最好吃的一块给了赵启平。赵启平没心情吃,考验即将开始,谭宗明宛如吃送行饭。他喉咙一噎,撕下一块一块猪肉喂给鳄鱼。
“你保存点体力。”
“你这么喂我,我不仅可以保存,还能增加点。”
赵启平舔干净爪子,又去舔鳄鱼的眼睛,毛绒绒的毛蹭上去。
“你好好回来”
“别怕,我会的。”
2
鳄鱼从栖息地出发后,赵启平左顾右盼,焦躁的洗把脸,看周围没有什么异样,立马沿着谭宗明的气息追去。
“哎哎哎!大嫂!”明楼脸色一黑,卷的更紧了。赵启平疼的直哎呦。
明诚偷笑两声,拿爪子挠挠明楼的额头,后者放下半空中的赵启平,...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六

一发更新稍解寂寞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李熏然哼着小曲儿,舔舔嘴唇,扭头。
“远哥,快点,快到家了。”他咂吧咂吧嘴,凌远舌尖上的味道仍流连忘返。
没错,他刚刚攻略了凌远。
差点本垒打。
凌远几步追上他软和和的小爱猫,轻咬一口。
“是娘家。”
2
这下一家子莫名其妙聚齐了。
明诚环顾四周,小小的家被各种动物围作一个同心圆。方孟韦仍有些呆愣。
诡异的气氛寂静地持续几秒。
灵猫们决定将自己带的动物互相介绍一下。
于是……场面一度介绍词残缺,只有
情郎 情郎 情郎 情郎 情郎
2
尽力调整自己嫂子弟媳,都是不同种类奇怪动物的心情,方孟韦想让明诚打死荣石的心也消散了,这要真开杀戒,...

【荣霖/杜方】当寻合欢 一

微虐  总体甜~是正剧
古代AU
——
“请问先生,您有见过我的狼吗?”

六月初至,洛阳城外马蹄飞扬。两匹马一前一后奔驰,领头马棕红鬓毛皆向后刷去,丝毫不顾后面人的叫喊,马上的人也如风般肆意。
杜见峰驾着他的栗色马匹明显故意落后于前面的方孟韦。临近洛阳城,方孟韦偏要与他赛马。杜见峰有时觉得方孟韦很奇怪,这人平常话语甚少,于他也淡漠对待,但偶尔像是释放天性一般与他嬉闹,活泼异常。例如今日这突然的赛马,方孟韦只打了个招呼,就向前冲去,回头望杜见峰,竟开朗的笑起来。
他总觉得方孟韦压着什么,又想释放。活的矛盾,挣扎的让人心疼。见他笑的那么开心,杜见峰催马跟上去,却故意落他一截,任他欢快领头。
“小方...

【猫化全员】四十二

跟正剧无关,可单独看

——
1
许一霖小时候曾在家里见过一位仓鼠先生。
仓鼠先生十分小,全身灰色,背部两根浅色条条,毛茸茸的,戴着礼帽。是小时候的许一霖的三分之一,大概。
那是一只来家里做客的仓鼠先生,是许老爷的商友。仓鼠先生吃饭和周围猫都不一样,他抱着许老爷为他准备的坚果,啃了一圈,壳掉了,一大块坚果仁被塞进嘴里,右腮鼓起大包。
许一霖对这种吃法好奇惊讶,小小的他开始学,但始终都没有仓鼠先生塞的多,最后只学会了啃东西的方式。抱着,用门牙咂个不停。
2
许一霖和荣石结婚之后,他当然早已知道仓鼠与猫之不同。
可偶尔也无意识重复小时候的动作。
他想着仓鼠先生,不知不觉开始啃桌上的饼干,咂吧咂吧,腮帮子硬生生塞出两...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五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这天,是荣石和许一霖待在一起的第一晚。
荣石不免得意忘形到结巴。
草原的黑夜,朗月蒙上了阴翳,愈发显出野兽们凶恶的双眼。
一双双绿莹莹的光从各处射来,许一霖的确从未在外过夜,也从未见过如此情景。他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荣石,于是不自觉往美洲虎怀里靠了靠。
荣石赶紧打开怀抱接着。
“一,一霖,你怕?”
“倒是没有在外过夜过…原来家里有草棚的。”
“不,不怕……我,我在,在这里。”一句好好的撩动物神句被荣石结巴磕死了。
许一霖扭头看他:“你怎什么结巴了?”
温玉在怀当然心跳加速!
荣石装模作样咳了两下,“那蟒蛇下手狠了,还疼。”
不远处有狼的喘气声...

【猫化全员】四十一

前文在四十
喏,你们要的更新,我才不是没有良心
——
1
许一霖来到家里刘彻自然是很高兴的。
家里的小奶猫跟石太璞处习惯了,反而不怎么亲近他,保姆偶尔也降不住。许一霖性子温和手下也温柔,又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刘久慆遇见他,竟不由的乖顺起来。
至于许一霖,似乎是郁闷而来,对家里的情况一概不提。刘彻也无暇顾问,他近日心里落空似的,找不到缘由,或许是过于想念石太璞。他一看到孩子在眼前,思念的双手便擒住他的喉咙,掐的他喘不过气。
最近的一条消息,在三天前,石太璞嘱咐刘彻好好照顾孩子,以及一句晚安。
2
几日后的一个早晨,刘彻接到赵启平的电话——石太璞在追捕时从车上被打下又被自行车碾过前爪,住进了医院。
赵启平去了犬国做交流...

【猫化全员】四十

艾玛我凑个整数了!!欢呼!!已经写了这么多啦【啥时候完结呢?】
——————
1
索杰将荣霖里里外外的结婚照都藏进了储物柜,也准备好了。许一霖将荣拓頔哄睡,忍着睡意在客厅里守着,待笛声响起,立马恭卑的站起来。
来的猫咪很漂亮,波斯猫,也很活泼,昏夜里连绵不断的述说喜悦,时不时挽着荣石的胳膊。
2
“顾小姐,客房已经准备好了。”索杰接过顾君的行李,弯腰指路。而许一霖站在一边,手忙脚乱的鞠躬。
“这就是接荣石哥电话的新管家吧。”顾君踱到许一霖面前,“看着很年轻嘛。荣石哥……可是不轻易用不熟悉的人。”她阴阳怪气笑一声:“跟着索杰多学学,荣石哥不喜欢外人动他东西。”
“好了顾君。”荣石不耐烦道,“这么晚了,你也刚下飞...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四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猫咪趴在头顶上,肚皮紧紧贴着额前的皮肤和鳞片,明楼感觉到明诚极速的心跳敲击他的头骨。

本来他们就在亚马孙南边,明楼向南移动飞快,很快见了草原。光刺在身上,他明显感到口干舌燥,身体渴水特征加剧。

明诚焦急,未察觉到明楼异样,肚皮下触感变了也没注意。茫茫草原有牛羊马,独独没见美洲虎,狼的身影若隐若现,鬣狗在草丛隐藏。明楼停下,不顾危险把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直起身子。

“小心天空。”明楼对站立眺望的明诚提醒道。

2

幸而美洲虎居住地离水源和森林较近,明诚立刻找到一处地方,似乎有一丝半缕的许一霖的味道,闻不太清。...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三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

1

凌远随李熏然回了家。

这个地界选的极好,清水潭吸了不少湿热的气息,里面偶有鱼在动,即使无法出去捕猎,也不会担心没有粮食可言。凌远细看,潭中鱼百许头,各不相同,想来是为了储粮而备,畅快游动的鱼儿还不知道自己已是别人眼中的盘中餐。

森林里弱肉强食,自是这个道理。

说是家,不过每个动物的家都几乎有着这样一个普遍规律,能住就行,抵风挡雨就足矣。李熏然家稍微好些,很大,树叶和藤条树枝紧紧缠在一起搭成棚子,石头落在旁边加固边缘,靠着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还能减轻雨水的冲击。

他走进去,意外看见一抹橘色。

“庄恕?”

橘色的细腰猫抬...

【猫化全员】三十九

上集在三十八,请注意查收

---

1

石太璞接到返岗通知,并且立即接下了方孟韦的任务。

他自己倒好说,只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刘彻。出门那天飞机赶得紧,他让司机送,刘彻在家带孩子。回头望时,刘彻就这么抱着孩子,哀怨的盯着石太璞,软软小猫咪在他怀里蠕动着,绵长的喵叫一声。

石太璞心里一紧,不忍再看,使劲摔上门走了。

2

反观另一边,杜方家中一派和谐。

方孟韦怀孕了,他经常用手背划过自己的肚子,里面的小生命仿佛在动一般,一下一下的传递温度和力量。方孟韦喵呜的叫了一声,肚皮朝上伸了个懒腰,蜷在沙发上看着桌子出神。他想起凌远家刘彻家的小猫咪,路还走不稳,却会抱着奶瓶吃饭,软乎乎的样子让人忍俊...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二

这是爱情故事  有虚构动物和虚构住在亚马逊其实不住在那的动物   多cp见tag

-----

1

坐在潭水边上,脚边的泥沙偶尔随着风滚动,在李熏然的爪子底下摩擦出嗍嗍的声音。对面的大鳄鱼和猫咪已经模糊了身影,只见大鳄鱼一下子钻进水里,猫咪掐准时间跳起来,落下的时候鳄鱼浮上来,完美落地。一猫一鳄开始分享同一条鱼。

李熏然落寞的坐在枯木上直叹气。

面前的食人鱼已经渴死了,再不吃就不新鲜了。墨色的耳尖抖动,李熏然决定开吃。食人鱼因为活动力极强,鱼肉尤其是背部的肌肉充满韧劲和鲜嫩,吃起来特别带感。李熏然吃着吃着被取悦了,强劲的风略过巨大的阔叶...

【杜方】误会与心爱

私设时间在解放战争时期的北平,cp杜方为主,荣霖为辅

是恋爱甜饼

有bug ,如有常识性错误请指正

----

方孟韦是一个从不具备极度自信的人。

他从未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或是比别人优秀几分。论长相他算是个中翘楚,可至今为止,单身多年也是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早在儿时,接触过生离死别的方孟韦就在心里打下一片恐惧分离的阴影,更不要提方孟敖的离开。上学时的青春期,即使在荷尔蒙爆发的时候,他也未曾释放自己的情感,反而将牢笼锁紧潜意识告诫自己,一切只要没有开始,就没有分离。

曾有一段时间,有几个同校的女孩子追他,他不温不火的回应,即使心中被生理激素动容,也没有过激的反应。那几个女孩子,几乎都是开头...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一

我有一个脑洞又要分享……

我有作业没写完…

这是爱情故事  有虚构动物和虚构住在亚马逊其实不住在那的动物   多cp见tag

-----

1

在辽阔危险的亚马孙大森林里,住着这么一群猫家族,他们是亚马孙森林里天地滋养的野猫,灵活敏捷性格各异。

2

赵启平忽的越过一截枯木,又踩住长满青苔的巨石,脚尖后转,极其不耐烦的对后面慢吞吞的猫咪喊着,缀着火焰色的尾巴尖甩来甩去。

“咱们是野猫,不是家猫,怎么那么慢啊。我都看见水潭了,快点。”

许一霖轻巧越过一株正在生长的小野草,回应赵启平:“平平哥,你不能这么说家猫。都是一族的,都是猫啊。...

【夜里行系列】蔺靖章 伶仃谣

蔺靖灵感源于河图的伶仃谣  故事也与歌词有密切联系
一个故事就一章一发完
这个系列是荣霖被卷入其他地方被迫做任务的系列,每一个单元涉及一个cp,先预警,每一个故事,都是裹了蜜糖的匕首,不烧脑,因为我真的,没有脑子。

-----

是春天。

荣石睁开眼便是一片青翠,脚下是泥路,眼前是一片未播种的大片田地,杂草从翻了土的地里长起来,还凉的风拂过嫩绿的叶尖,安慰道,清明快到了,天空快见不到了。

许一霖也是同样诧异,两人的车被一个小女孩在马路中间拦住了,险些撞到,还未说些什么,他就眼前灰暗,再醒时,就到了这个地方。

“荣石,这是什么地方……”他望了望自己的装束,白衣长衫,再看荣...

【荣霖】渠会有缘 番外二 野有春意

上车请自便

欠下的,终究是要还的

-----

这夏啊,说道也好,若是撇去了城中的繁重人气,去山野林间走一遭,浑身都该呼吸着舒爽清凉的空气,神智也会清朗许多。

正值盛夏来临,永祜街人多嘈杂,纵然荣府建的这样偏远,也免不了遭受这闷热的空气。蝉在正中午的叫声,拉长了这绵热的时间,听着就浑身起了汗意。这几日过热,人人都睡不好。屋里点了香,好歹祛除了蚊虫的骚扰,可这热,就不知该如何抗拒。许一霖这身子敏感,冬天怕凉夏天怕热,稍微捂紧一点,痱子就生出来。痛痒难忍十分遭罪。只好每日夜晚,荣石持了蒲扇,撑着脑袋给许一霖摇扇子,这才保住了一身洁净光滑的皮肤。

只是每日每夜都是如此,许一霖看了也心疼,想把...

【全国卷】 共享单车 京剧 空气污染

cp:楼诚,荣霖,凌李

拿全国卷写写cp,河南人觉得,至少不那么变态

-------

1、楼诚  共享单车

明楼最近又胖了。

当自家大哥压上来的时候,明诚明显感受到这不同往常的重量,被撞击的同时还被狠狠压制,呻吟和身体的运动使得心脏本就跳动剧烈,再被这么一压,顿觉呼不过气来。如果是换个姿势,明诚只能说,骑乘太累。

狠了狠心,明秘书长在郊外的别墅附近,盘下了一个小山包,有绕山向上的水泥路,平缓而不陡峭,适合骑着单车锻炼。想着半个月来回,明楼就应该能瘦下来。

两辆单车,黑底色,缀着黄边,有后座,可以绑一些重物增加重量。

因着是夏日,所以近黄昏时,明诚才带着一个手...

【多cp】博梦

这是一个打打怪,谈谈恋爱的温馨故事XD  超甜~~~

涉及cp:荣霖,凌李,庄季,彻璞

------

流水一般车型,浸满墨黑的色彩,一辆与平民居格格不入的豪车驶进窄小的巷子,引来无数瞩目,车子停靠一旁尽量不占地,接着下来两个男人。一个西装革履,一个白衫长裤。

荣石找了许久,这块地方最豪华的旅店也只有眼前这个大概连二星都不到的小店。

店主老远就瞥到这豪车,待荣石和许一霖下车了,赶忙迎过来。

“先生是要住房?”

荣石点首,牵着许一霖的手往里走。

“要这里最高级间,一张双人床。”

“好好,先生这边请。”


在这种地方,其实最好的房间,也类似于标准间,但胜在光景好,方位...

【荣霖】非死即伤 章三

甜饼,本文人设在最底层,希望能看完。本文涉及庄季、杜方、凌李、楼诚

----

三、想和你养一只猫,作一次伴

许一霖在荣家呆了八天了。

这八天就是拨云散雾的八天,天空拿走了遮挡的云朵,吹散了缭绕的雾气。整片澄蓝的天空露出来,是许一霖被温柔以待的神经。

这晚,外面雨下的很大,玻璃窗一波一波被泼上雨水,轨迹蜿蜒。许一霖在整理明天荣石的行程安排表,电脑上规划出来,再誊到文件夹里。荣石今晚出去办事,于是家里就只有许一霖和索杰。宽宽松松的T恤衫套在身上,裤子是一条白蓝的牛仔裤。许一霖干干爽爽的双手在键盘上敲打。

明晚荣石最后一个行程安排——安隆酒店商业晚会。

安隆酒店是是明氏集团下一家最大的...

【猫化全员】三十七

接剧情,上集在三十五

----

1

明明心知肚明彼此都破开了心腹的忠贞,却仍被两三点污浊搅弄心神。

或许是因为太珍惜,就一点苦涩都会绕口不散。

黄志雄上次去片场找曲和,没有看见他。这次的拍摄地是郊外一处古宅,听曲和说是拍曲和所演角色的梦境,具体是什么也未曾明说。黄志雄这次来,没有打招呼,直接到了片场,意思是给曲和一个喜。

他俩在一起很久,偶尔,一件小惊喜都会令他们甜蜜不已。

古宅坐北朝南,进入大院再拐进小院,对面两处主房两侧各一个厢房。现代仪器黑压压铺成一片,大部分人站在一处住房守着,曲和正在里面拍戏。出于规矩,黄志雄安安静静在外面站着。只是很奇怪,曲和的助理小苑一直很不安,那是...

非死即伤 章二

*半架空设定,cp以荣霖为主,其余为庄季,杜方,凌李等,少量楼诚

*自设新型物种介绍,请务必认真看完

1.妄念种:陷入绝望会服从他人、自甘堕落者。有小型伤口自愈能力。(注:这里陷入绝望是指妄念种天生精神敏感,当他们被迫陷入绝望时会无法自拔从而听从他人的话。并不是思想被人所控制。)

2.防御种:左胸腔长有肉盾,能抵挡至少一颗子弹和三下刀伤。外表与常人无异。十岁起肉盾基本长成需要给肉盾放血,否则会心痛致死。十八岁之前一年一次,十八岁之后五年一次。

3.筑心种:心脏有一次再生功能。自十岁起,心脏每三年大痛一次,一次三日。期间难以进食疼痛难忍。

4数据种:天生对数据敏感。但随着年龄增长,左眼...

【荣霖】非死即伤 章一 谁变成了谁的守护者

*半架空设定,cp以荣霖为主,其余为庄季,杜方,凌李等,少量楼诚

*自设新型物种介绍,请务必认真看完

1.妄念种:陷入绝望时会服从他人、自甘堕落者。有小型伤口自愈能力。(注:这里陷入绝望是指妄念种天生精神敏感,当他们被迫陷入绝望时会无法自拔从而听从他人的话。并不是思想被人所控制。)

2.防御种:左胸腔长有肉盾,能抵挡至少一颗子弹和三下刀伤。外表与常人无异。十岁起肉盾基本长成需要给肉盾放血,否则会心痛致死。十八岁之前一年一次,十八岁之后五年一次。

3.筑心种:心脏有一次再生功能。自十岁起,心脏每三年大痛一次,一次三日。期间难以进食疼痛难忍。

4数据种:天生对数据敏感。但随着年龄增长,左...

【荣霖】渠会有缘 十九 (终章)

 愿你与我都幸而有缘

---

眼皮也累,身体也酸。可阳光太刺眼,穿越纱窗落在床头。即使被挡着,许一霖还是能分辨出清晨的样子,他眨两下眼睛后完全睁开,得到慢慢清晰的视线,他扬起嘴角看替他挡了大半阳光的人。荣石五官端正,带有与生俱来的正气。薄薄的眼皮和紧抿的菱形。一度看过他吻过他承诺过他。许一霖偶尔想着,或许他的前半生不够好,幸而他坚持到了后半生。若当年跳水时间差之分毫,也许就不会有人救他,再遇见荣石。

这人多好啊。爱他护他。让他终于不用在这世上踽踽独行。

在荣家里,许一霖常听索杰念当年荣石如何的杀伐果断,硬生生劈开荣家的路。也常听荣树抱怨,这大哥如何不留情面。就连荣意,有时也不...

【荣霖】黑道大佬和他的小管家

起名废,直接交代故事

就是这么狗血【摊手】

---

石墨

--

超喜欢荣霖偶吼吼

【猫化全员】三十六

不接剧情,可单独看

---

1

庄恕和季白在沙发罩的颜色上起了争执。

庄恕想要银白色的,想象把季白压在身下。

季白想要深灰底色有褐色斑纹的,想象把庄恕压在身下。

俩只猫打了一架,庄恕并没有赢。他提议先去商场看看,季白收回弓形的脊背,洒脱的抖了一地猫毛。

马路上人来人往,斑马线在太阳底下白白的显示存在。一个绿灯亮起,庄恕去牵季白的爪子,被季白甩开,后者昂着下颚,高高在上的像只小公举国王。庄恕又去牵,季白再甩。来来回回几次,红绿灯交换两次。绿灯再次亮起,庄恕妥协。

“行,我的颜色。”

季白这才笑起来,偏头洋洋得意,自己把爪子搭到庄恕粉色的肉垫上。

斑马线一过,庄恕便笑起来:“你...

【荣霖】渠会有缘 十八

发糖

---------

休养了几日,许一霖终于好了,算是治标不治本。

荣石开始转入交接工作,一方面教导荣树荣意如何管理店面,一方面罗列些杂碎的细节给索杰,在带许一霖出门治病这些日子,他力争做到不容许荣家任何差错。

而店里的事他管的一少,他陪许一霖的时间就多了,这本也就是他想要的。荣石虽然说是早当家,可家里除了荣意,也就只有索杰荣树和他这三个糙人。荣意有丫鬟照料,他自己也凑合能管好自己,照顾人实在是轮不上精细。可自从许一霖到了他的身边,他愈发凸显这方面的匮乏。许一霖大病小病多,他是知道的,可一到时候,该来的从来挡不住。想做的和现实的截然相反,力不从心的焦虑使得他对许一霖愈发珍惜,也愈发

【荣霖】渠会有缘 十七

更新啊,让人喜欢让人恨,有心情的时候没法做,能做了,却被搅成一潭浑水。

能怎么办呢,我爱啊

------

劲风在日头下狠命游荡,院里的老树呼啦啦摇头晃脑。院里的一品红似乎又大了许多,火红的叶子往外伸展了一圈,跟着老树一起扭起身子。索杰在小院里侧耳往里面听,荣意荣树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只听到争吵声,讪讪的站在那,三个人谁都不敢进去。

“既然你认为我的冒险是无意义的!那这些无谓的伤你也不用管了!”许一霖一把推开荣石,手臂颤颤,缩回来拢紧自己的衣服。他把被子往上扯扯,脸偏过去不看荣石。荣石手里拿着药瓶,蹙着眉头厉声道:“你这一趟本来就不该去!我嘱咐说没事,你呢!不听,跑去涉险弄了一身伤回...

【猫化全员】三十五

接剧情,上集在三十四

-------

1

今天的明总躺在床上不愿起来。

明诚最近很是忙,自从接了宴会布置的任务,他几乎忙的没影,就连昨天仅存的亲热都被打断,半途接了个电话,钻到了客房里。

2

昨晚明楼正耕耘,橙眼白猫毛茸茸的耳朵抖个不停,小尖牙因为微微张口而露出来,长尾紧绷,欢愉从结合处四处溃散,每根绒毛都变得颤栗。明楼很得意,这几日的郁闷一扫而光,他的小猫还是属于自己。

夜晚十一点。

明楼没有停下,他还没有爆发。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是明诚的手机。白猫伸手够着,明楼猛地一顶,他的呻吟差点泄露。线路那头是焦急的助手,对明诚报告情况,宴会用酒运输出现问题,规定时间运不过来。明楼还

【荣霖】渠会有缘 十六

哎,给我点动力呦   我是真的蛮害怕要求点什么的,很倔,又固执又垃圾

现在垃圾开始更新啦~

------

荣石从牢里出来,看天空褪去灰霾。雨过天晴,倒真的像雨过天晴。

许一霖站在小巷里,用眼睛偷偷瞄大步走开的荣石,抿着嘴唇笑。还是那个挺拔坚毅的背影,脚步沉稳渐行渐远,会让人留恋过头。

周夫人看许一霖这样子,心里愤恨,一把拽过他的手腕,印泥一抹,一个大红指印落在纸面。卖身契在手里晃眼,许一霖挣开被捉住的手腕,也不理周夫人,大步往回走,是周府的方向。周夫人笑一声,命两个壮汉去看着,自己抬脚紧跟过去。

昨晚,许一霖跟蔺晨呆到半夜。

桌上摆了几个白色小瓷瓶,...

【荣霖】渠会有缘 十五

说好的更新,最近,浪了点

------

换季的风刮得迅猛,携风带雨的将昨日还温暖的阳光吹的无影无踪。

同往常一样,许一霖在这特殊的时段患了风寒,荣石早有预防,却仍是病了。喷嚏一个叠一个,衣服裹得像过冬,鼻头擦得通红,荣石每每看许一霖都觉得他像哭过似的,见了就想抱抱。

而在这个时候,生病的不止许一霖,还有程夫人。

程夫人患了急病,毫无征兆的去了。直到她去的那天,她也没见到一直念叨的儿媳妇。

大风把满堂白布吹的翻飞,程夫人的木棺支在堂中央,程关晋跪在草团上,低着头看不见脸。许一霖和荣石并肩走进来,鞠了三躬。

堂内寂静无声,程关晋突然抬起头,无神的望着许一霖。

“嫂子。”

“我的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