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荣霖】不负

一个不负责任的垃圾段子

---

荣石是在当卧底的时候认识许一霖的。他去买烟,在便利店里,见到了那是给他多算了钱的兼职服务员,许一霖。

服务员低着头,并不和气,更不凶恶。他不说话不看他,只能说冷淡。荣石用手指夹着多余的零钱曲起关节敲了敲桌面,当时半夜,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叩在铝面桌子上的声音显得突兀刺耳,许一霖吓到似的睁大眼睛抬头,看见眼前的黑夹克男人把钱伸到他跟前。

“找多了。”

“抱歉……”许一霖双手接过前来放进收银台里,眨了眨眼望着荣石,“谢谢。”


荣石后来了解到,许一霖当时是在想论文入了神。


那时天津暗地里风起...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八(终章)

下午时,黄居谄笑着来了。

彼时杜见锋作了昏睡的姿态,藏针在腰间,半躺在玻璃瓶中,经明诚的手转交黄居。

黄居上下打量杜见锋,不禁感叹这身好肌肉,是个好货色。

“明先生家里,有很多?”黄居意有所指。他自以为捉住明诚短柄,语气也不再谦敬,反而带了些戏谑。

“黄先生只需做生意。黑客多得是,我明家势力广大,您别丢了工作,哭着都找不回来。”明诚斜睨了他一眼,小口地喝着咖啡。

“是是。”黄居窘迫地笑笑,心里却不甘落后。他又跟明诚讨论了今后的计划,明诚装作认真地敷衍了几句,直到又被迫请黄居吃了顿饭,那人才走。


回至家中,黄居迫不及待地拿出了瓶子。杜见锋仍旧昏迷着,也不知明诚给他吃了什么。听明诚...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七

陌生的电话号码响起,黄居接起电话后面露喜色。

他以为明诚和他谈工作,谁知话题一偏,明诚毫不顾忌地提出了小人一事。

看着透黑的河水,黄居心中一震,顿时头皮发麻,矢口否认。

明诚并不领情,他正要再威胁出口,黄居却忽然反问他。

“不知明先生跟那个小人,是什么关系?不介意我宣传出去吧?”

明诚答道:“我养的一个小宠物而已。”

“宠物?自古以来,人类都认为小人灭亡了,那我说出去……?”

“黄先生。”明诚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他们身上有利润,如果说出去,这可就不是咱们俩人分羹了。”

黄居在那边笑起来:“既然明先生心知肚明,我也不好再掩饰。咱们合作,我这里能卖到最高价。不过……”

“怎么?...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六

我想说的是,下文会出现的事件,绝对不是因为最近的新闻。
我大纲早就写过了。
-------

石太璞再次来到郑宇的租屋。黑沉沉的只点了盏浑浑的台灯,青年随意套着毛衫,硬是穿上了褶皱的衬衫,扣子只系了两颗,衣领耷拉在胸前。二十多岁的年纪,沾上了中年不顺样的颓唐。

两天前,简文吉被捕。

石太璞追查他诈骗的痕迹有一个月之久,终于将他亲手捉拿。但却不是因为真相大白。

逮到他那晚,简文吉正在宾馆用皮鞭抽打一个赤‖‖裸的女人。床边同样赤‖‖裸的女童,被捆绑了手脚跪坐在地上,正对着摄像机的镜头。门口突然出现的一群制服让她睁大了眼睛,咬着嘴里的黑布求死一样把头埋进腹部。

简文吉因为嫖‖娼及虐‖童进了局里,...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五

本来想要虐荣霖来着,没虐到反而发糖了。下章就可以虐了,恩恩

----

凋落的几种花叶,残破腐烂匍匐在长满冒芽的烂泥上。初春,一面是万物凋谢的最后尽头,一面是万物生长的最早季候。轻淡的细风卷过谭宅底下的那片小花园,几片枯叶零落在地上,阴影隐蔽的地方,两个小人悄悄躲在其中,在曼妙的情愫里翩飞交舞。

许一霖学得借物的技艺,已是两个多月了。荣石自此以后,每每借物都会带着他。许一霖想要什么,他就带去许一霖到哪去,然后抬着眼睛看小爱人攀山越岭取下硕果,行到他眼前的高处,站在悬崖边上,纵身一跃,把所有的性命都托付给他。

苏州是许一霖的家乡,更是聚集了昆曲的灵魂。苏州遍地是昆曲,许一霖从小不被允许借物...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四

--

其实刘彻和石太璞,不是没有鼓瑟和鸣之时。现代社会,每天都是日新月异,那点甜蜜与默契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躲在下班后下班前,睡前醒来的那一星半点的时光里。消磨过后,也就忘记了。

地板粗糙而冰凉,石太璞还咬紧牙关犟着脸,双手却不自觉环上了刘彻的腰。此前任何可笑的疑虑都在一连串的叱问中消失殆尽,他抬起脚后跟脱离冬季里的寒意,埋首在刘彻的颈部,乌黑的眼珠周围尽是殷红的血丝。他紧紧箍着刘彻,在他脖间咬他的衣领,小口咬他的皮肉。

背后的粥和包子早就凉透,更何况石太璞在地板上赤脚站了那么久。刘彻觉得脖子痒,不一会就有湿漉漉的触觉贴在皮上,石太璞伸着舌尖,或舔或咬。窄小的木床板呜咽了一声,刘彻打横抱...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三

廉价居民楼是上海这座繁华大都市最隐蔽的缺漏之一,深埋在这座经济大城最边缘。它破旧陈黄,长年累月风吹雨打少有翻修,偶尔地上有多出来的易拉罐,残破的身体横尸路边。这又不是城市的核心,易拉罐斜躺在地上,装饰旧楼的岌岌,被人来人往踢到拐角处。

石太璞走到拐角,捡起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里。

再往前走大约五十米,左转打开生锈的铁门上三楼右边房间,那个被小铁门加固的暗红色小木门后面,是他的家。沾着灰垢油渍的福字,在墙上通风孔漏进的几点阳光下,散着暗淡的金光。石太璞今天不值班,上午是闲适的,他打算在家里一直休息,下午去局里报道。高强度的行走工作令他身体稍有不适,他绕过拐角直走,一边捏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听着后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二

春雨长,绵绵不绝。

徐一航经过荣家,本意只暂住两日,打听徐二航消息。可这天不好,几天来阴雨嘁嘁,算不得大可也不能赶路。第三日徐一航要走时荣石做了挽留,她于是就又住下几日。徐二航暂时没了行迹,承德之行也只是理想中的规划,既然路不好走,徐一航也就安心歇下了,顺便和荣石絮叨了许多旧事。

荣石这人从小霸道,想得到的东西总能拿到手,那于他的能力是理所应当的。而霸道却懂得人情世故,知晓是非黑白,这是荣石的特征之一。徐一航聊到荣石原来在承德的事,那是在俩人大约十五六岁的时候,荣石和荣父荣母、徐家一块搬到乡下去小住过一阵。当时有同龄孩子捡到鸟蛋,那鸟蛋乳白色,形状椭圆很是漂亮,纹路清晰有磨砂一样的手感。这...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一

十五好夜,只可惜元宵佳节,出了场小意外。灯展的源头处触发了骚乱,受了惊吓的人们许多都回去了,家人受了伤的,哭哭啼啼进了医院。石太璞送刘彻进医院后,刘彻的保镖在病房外守了一排,助理也急急赶来接了他的活。而灯展此时还混乱着需要后续处理,他没有多待就去了现场。

偌大的灯展,散了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绵延几百米,在石太璞回去的时候仍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他做着笔录,审问,灯火辉煌打在他背影上,背后的热闹他没有兴趣,满心满眼想着一脑袋血,现在躺在病床上那个人。

还好制服得及时,经调查后没有人遇难,只有受了或轻或重的伤的人。下半夜两点十分,他褪了警服进病房,保镖们都认识他,故而没有拦。助理是阖家欢乐时被...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

许一霖仰躺在床上,灯刚刚是莹白的,溢出软腻的荧光,现在调成昏橘色,点在床头。床头柜伸出一本书的半截,敞开着,将将好挡住灯光射向许一霖眼里的线,他刚看完几页书。
眨眼入了冬,上海眨眼落了那么薄薄的一层雪。许一霖在它还没化的时候趁机滚了两圈,心下黯然,那时候苏州,雪可以淹到他膝盖底下。
温度倒是不怎么高,他没多久被荣石盖上衣服拉走了。
上海这样的雪,对于小人来说是很适宜的,像俄罗斯北边,几乎没有小人冬天去那里居住,大雪压头顶,房门坚如石,即使推开了房门,漫天雪团,也要把小人埋进去。而世界其他各地,只要温度不会太低太高,小人遍布。
荣石有个朋友叫黄志雄,许一霖听他提过,PTSD患者,曾经住在温州一个城郊相接...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九

刘彻做了梦。他大约四点睡得觉,期间助理打了几通电话,他按了又按,把梦里的石太璞续了又续。助理看电话被挂了几次,也就不再打扰了。说不定就是下一个电话,会把自己的工作一块打出去。刘彻继续在梦里见石太璞,最后一个梦,石太璞变成了扬鞭策马的那个侠士,豪情地拱拱手,把刘彻丢在茫茫草原上混沌的雾里。而他自己则是华服加身不得动弹,表情可怜悲哀又木讷。


他在一阵从胸前发出的细微的疼痛里醒来,惊悸许久,才发现自己在睡屋里。那个远去的石太璞不过是一场骇人的梦。他抹掉头上的汗,拿起手机看,六点十六,已经是第二天了。窗外的雨早就落了,他捏捏鼻梁,纵然石太璞跑的再远,不过是在他的领地上闯荡,最后被自己拉住缰绳,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七

被删掉了,重发

--

有时候,身体是自己的,却又由不得自己做主。

许一霖自小被身体限制住了生活,到现在依然被束缚不得自解。突如其来的小长跑令他的身体叫嚣着受不住,他伏在荣石肩上,腰侧肌肉抽搐酸痛,刚走到家门口就又满头冷汗。
荣石沉着气,忍住不骂娘。
他提一提许一霖,用右手臂托着他的腰,让他更舒服一点。但面上还是不由自主阴下来,“你锻炼的事就此算了,以后别去了。”

“不行。”许一霖抬头蹙眉,心急道:“你说好让我去的。”

“那是建立在你身体完好的情况下,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

许一霖抹掉头上的汗,“我现在很好,身体也很好!”

“好什么好,站都站不稳,你知道你身子弱,去逞什么强。你...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八

大哥和二哥真要命

----

祸不单行。

许一霖感冒期间,喝水失手把水杯打翻,开水滚烫泼在左手手腕上,登时洒红一大片区域。这感冒带着点低烧,许一霖刚睡醒双眼朦胧也没注意,谁知道这水就这样翻了。天生体弱是他需要跋山涉水的第一趟艰旅,刚起步的无能为力总是让人徒失信心,让人觉得命运好像真的无法挽救。

荣石也恼,他自己把水放桌上就走了,以为许一霖醒了也就凉了,但许一霖醒的远比预期要早。生病让小家伙略显憔悴且陷入低落情绪,这手一烫伤,疼是一方面,自我矛盾是另一方面。锻炼耽搁了一天又一天,这把许一霖那点自卑开始隐隐放大。

梧桐一叶,天下知秋。

许一霖躺床上那几天睡着时候比较多,底子差病就要多拖累...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六

今天是许一霖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一个人走出家门的日子。

荣石昨晚答应又反悔,反反复复好几次,不让许一霖去加练身体,怕许一霖吃不消受不住。可许一霖一心想为荣家分担责任,认定了要去,面对荣石,只好采取糖衣裹糖水炮弹式身体力行说服,在床上取悦了一回荣石,才磨磨唧唧被准许跟着李熏然锻炼。


一大早,荣石便起床了,他着手为许一霖量了尺码,称了体重,迅速差人缝制了一套青色运动服给许一霖,方便许一霖在草坪里更好地进行伪装,称体重是为了防止许一霖锻炼之后变瘦。他们在门口一直等到约莫十点,李熏然才解决完手头的事情来找许一霖。临走前又被点着鼻子嘱咐好几句,许一霖被说得无奈,拉了荣石的手踮脚一亲,什么都烟消云散...

【荣霖】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甜一发完/虐梗变甜企划)

所选题目: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

---

会场里的人大概坐满了三分之一。

今天上午,准确来说是十点开场的社团表演还差三十分钟即将开始。会场外有几处用床单塑料膜做成的简陋摊子,鲜花铺在其上,一层一层交叉相叠,玫瑰郁金香甚至百合,堆砌却有序的排列着。因为今天表演节目之二有校草,校花参演,所以这些颜泽艳丽的花,就成为礼物的首选。

百合。

荣石笔直站在摊子前,右脚后挪轻轻一点蹲下来。花瓣柔软却富有韧劲地向里弯曲着,摸上去滑软,像某个人,瘦伶仃的在脑海中想象出来的人,一头软发下血色偏少的脸蛋。身旁的玫瑰被人拿走一枝抱走一束,小学妹双腿并拢小心翼翼蹲在一边,荣石太高大占了她三分之二的小摊位,看着百合...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五

阿城说过,故乡是胃里的蛋白酶,有地域区别的蛋白酶,吃不下陌生地方的美味。

凌远是地道的上海小人,他出生在这里,生平的悲欢离合,都在这个魅力无穷而又神秘的地方发生。李熏然出生江州,自小也被李父李母带来上海发展更好的生活。他俩的接触了解还要从胃里故乡的蛋白酶说起。

第一次搬来这个社区的独身小人李熏然,带着一大袋家当,其中不乏重庆火锅的底料-----旅游到重庆的时候,他顺便在火锅店里借来的。凌远是他邻居。

作为医生,凌远为新来的小人检查了身体,李熏然刚来,无以回报,掏出了自己的重庆火锅底料,冒险为凌远去超市借火锅食材,哼哧哼哧,半夜里搬来一大包。他下巴很尖,回来的时候太累,汗珠翻滚下来挂在下巴...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三(终章)

结尾加cp彩蛋

——
1
亚马孙的雨季如预料般降临了。

在此之前,许一霖陪荣石度过了发情期,他的腿仍然半残。
杜见锋也终于得到方孟韦的允诺,尝到了他的身体,其实方孟韦很早就想给他,只是要给方孟敖做工作。他知道杜见锋能挨打,或许打一顿就过了,可毕竟受伤他舍不得。

2
乌云连接一片,气势汹汹从天那头来。

明诚原来的家被不知名动物踩塌了,来不及做新的,其实也没必要。
方孟韦也随杜见锋搬去草原了。一晃眼,兄弟们都各有归宿。
“好快。”
明诚站在塌陷的窝棚前说,略显突兀,明楼问了句什么。
“我的记忆经常还在小时候。”明诚顿一下,“那时候很难过,食不果腹,家很小一吹就破,没人帮忙。”
“我那时想着我的父母在哪里,为...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四

拂晓时分。
荣石卧室的窗帘颜色不深,外面的光被碾碎了透过细线之间的缝隙跑进来。荣石背对着光,鼻梁高耸若割开昏晓的那座俊峰,浅淡的阴影打在鼻翼和睫毛上。


许一霖醒得早些,定定看着荣石早晨这副光景,又悄悄闭上眼睛贪一会儿温暖。


昨个半夜才睡得觉,前一夜若是借物了,荣石次日清晨必定在七点左右才醒。

他随意搂了搂许一霖的腰,贴近他张开眼,望见许一霖眼珠子在形状颇圆的眼眶里紧张地转,轻笑一声捋一下他的头发。因为昨晚,荣石想着他俩的事迟早得有个说法,也不管自己昨个多逃避许一霖的话,开口便问:“你昨晚想说什么?”

俩人距离不到五公分,是鼻息相互交融的距离。许一霖没想到他醒来就问这个,昨晚的心理建设如今...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三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我几乎一晚上没睡了,可明天还有事干啊……哦对,七夕快乐
------
荣树荣意不知在半个小时之内荣石和许一霖发生了什么,但依照他哥的架势来看,保不准今晚要霸王硬上弓。
索杰收拾安置好库房里的物品,看了眼荣石的卧室,催促着意犹未尽相互讨论着的荣意荣树,趁荣石没出来发脾气训人赶紧睡觉。
毕竟此时已经入了深夜。

对于把许一霖塞进自己卧室这一举动,着实冲动了点。
荣石的计划是在今天告白收了许一霖,谁知话刚落,许一霖拒绝得干脆利落,他急火攻心,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第二反应,便是把许一霖锁起来。
他双亲走的早,年轻时候独身带着年纪...

【荣霖】接吻

是很甜了,我近两日心情郁结,写了想让自己开心一下

有不存在的地点私设,现实架空,一发完

——
飞机很快从海边的家乡把人载到内陆的森林江洋。

许一霖松松安全带,仔细认真把荣石握着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掰开,按自己喜欢的姿势摆好再使劲握住,嘴角划出浅笑斜靠他的肩头。
上海不是许一霖的家乡,苏州才是。但自记事起到与许家断绝联系的那十几年里,许一霖丝毫没有在那里拥有过于美好的记忆,青山绿水吴侬软语,温柔美人俊俏公子,奢华家业优越生活,都不在他想留的记忆里。

母亲,是他求不得的爱;父亲,是他推不开的苦。
独子身份压在他身上,许父辱骂教训叹气哀愁,都在他眼里结成坚硬的石子,每每疼到落泪也不解痛苦。
然而上天垂怜...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二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许一霖初醒时,喉咙有些干涩,他撑起身子,愕然发现他的衣服已经换了,丝绸睡衣大了一码半挂在肩头,房间里只有一盏暗淡的光照应四周的奢华。
门外隐有笑闹声,被一声低沉的嗓音喝止,紧接着门锁开动荣石出现在眼前。
懵懂的小人坐在床上神情错愕,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上,白皙的肩头无知地裸露在外,许一霖一秒反应过来赶紧把衣服拉好。
“你,你好。”许一霖勉强沙哑讲了句话,荣石便把手中的水杯递到他眼前。

许一霖喝了水,舒服很多后,就问了些问题,这才了解原来是荣石救了他,许一霖打量这个偌大的房间,见荣石衬衫紧贴手臂微突的肌...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二

注: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仔细梳理了来龙去脉,明诚已经肯定近日不幸,都是汪曼春所为,他咬了明楼一口以示警戒,拈花惹草不学好。
明楼看着猫咪在他身上啃得毫无痛感,想,这一定是在示爱。
他蹭蹭猫咪,我也爱你。
明诚点点头,认错就好。

2
动物们集结一处,把凌远不大的屋子包围的水泄不通。
韦天舒刚睡醒,看见老大一条蟒蛇鳄鱼豹子狼,以为凌远惹了哪个大佬,差点要冲进去把凌远揪出来逃命。
半秒后他清醒了。
又是哥嫂茶话会。

3
许一霖一事,明诚简洁明了讲完前因后果,咳两声挡住荣石睨向明楼冷冽的目光。

“我们就不插手了。”
“不用你们插手。”荣石舔舐几下许一霖毛茸茸的耳朵...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一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天气阴晴莫测,半个钟头前,天空还是一片湛蓝。

许一霖过小,约莫五厘米高,尽管他已经抵达了一片对于人类来说较为低矮的高级别墅社区,但于他而言,四周依旧如群山巍峨,双层别墅鳞次栉比,乌云借别墅挡去身影,不知不觉间已悄摸跟到许一霖身后,再抬头,一片乌涂。

打头风刮起许一霖的衬衫,他弓着身子,小心四处张望,脊背紧紧贴着墙壁,瞅准小区大门中间的空隙蹿进去,一口气跑到草丛中,恨不得钻进土里隐没身形。

借东西的小人一族来历已久,自人类出现,小人也诞生在世,他们主靠借物为生。几千年前的中国,小人第...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一

上一章我写的辞藻繁复拖拖拉拉,我的错,立马改立马改

注: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明楼回来时,明诚正在草坪上睡觉,蟒蛇悄悄靠近,被突然逮个正着。

圆溜溜的大眼瞪小眼。

俩人笑着蹭蹭脸。

“明台受伤了,我听到了些事情。”明楼把所见所闻一一叙述,卷来的一撮毛放在明诚眼前。

不用过多解释,明诚已明白明楼的意思,他想起那条无头蛇来。

无头蛇辨不出蛇型,但绝对不是蟒蛇。而雨林除了蟒蛇几乎尽是毒蛇,可许一霖四肢六个血洞没有一处放毒。

一种大胆的猜想在明诚脑中成型。

如果毫无蛇捕猎技巧又蓄意害人的动物想栽赃嫁祸于蛇,只需要杀掉另一条...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

王凯凯生日快乐!

遇见楼诚,几乎每一天都很美好,遇见你,几乎全世界都是光

希望我爱的人以及cp们永世安好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踏泥碎枯叶,轻巧的四只猫爪肉垫着地,看似无力却暗暗蕴藏深厚的劲道。

雨后,亚马逊雨林里的落叶枯枝徒然增多,这还未到雨期,暴风雨还未曾来临,但脆弱的生命已然坚持不住,唰唰啦啦落了一地,敷了厚厚一层地皮。

落叶都黄了,季白爬上高大的树,走到枝丫边缘,猛地蓄力跳到另一棵树上,来来回回如猴子般灵活,爬上另一棵树枝,借力一甩,堪堪抓住另一个枝头。

“三儿,慢点。”庄恕在树下穿梭,追着季白的方向不时...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九

死的多惨取决于作了多大的死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转眼过了半个月。
动物们的雨林生活一如往常那般惊险又习以为常。
荣石多是皮外伤,现已恢复常态,整日带着许一霖捕捕猎,调调情。希冀早日在发情期到来之前说服小猫咪做羞羞的事情。
古言道,无孝有三,无后为大。
即使无后!
该办的事一样不落。
2
其他动物倒也安生,各自享福,只是好景不长。
雨林边缘荣石居所,今天就剩许一霖一猫,荣石去河边喝水,许一霖奔波半日嫌累,没有一同去。
周边有歹心的动物知道荣石在不远处,也从不敢动许一霖。
安生助长大意。
许一霖转身想上树歇息,却来不及反应忽然被不知名物体打晕,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3
荣石解了渴回...

【楼诚衍生】有一点动心 二

主打杜方,其余凌李、荣霖等
有私设,如果有不合逻辑或者现实的地方,请指出
————
腰上隐隐作痛,杜见峰手指间似乎有点黏糊的湿润。

许一霖见他脸上煞白,又望见地上满是浓香的鸡汤,不禁疑惑问道:“这地上的鸡汤怎么回事?这么多?”

荣石打趣他:“老杜你不喜欢鸡汤也不至于打翻啊。”

“别提了。”杜见峰龇牙咧嘴的坐起来,顺手按了呼叫器,“刚才有个傻小子走错房间了,泼了一地。”
“你伤到了?”
“没什么大事。你们俩不上班啊?杵我这干嘛?”

许一霖还想关心一下,荣石却即刻会意杜见峰的用意,揽过许一霖的肩膀把人带起来。杜见峰不爱把伤口露给别人看,这是他长久的习惯和性格。
“走吧一霖,这小子铁打的皮,不用担心。”...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八

新文正剧,热度垃圾,总觉得自己受了诅咒,一写正剧就没人看。但类似这样的动物文,颇有投机取巧之意,热度好一点就令人矛盾的很。
大概文笔过差?
只能和基友互相学习鼓励了【主要是鼓励,免得自己郁闷而死】。
咦,与她共勉之。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湿热湿热的天气,永远滞留在亚马孙的碧水茂林里。
明诚此时恨不得把自己本来就不长的毛剃掉一层凉快凉快。
不多久,明楼终于从水里出来了,鳞片排列整齐在阳光下水波样的波光粼粼。明诚喵一声,蟒蛇立即会意上岸,以明诚为中心,绕成几个圈,猫咪肚皮朝上一靠,抱住送来的大脑袋,凉意疏通全身。
明楼瘫在明诚怀里吐蛇信子。
“怎么才走一会儿就...

【楼诚衍生】有一点动心 一

主打杜方吧……其余凌李、荣霖等【等的意思是会加cp……】
有私设
看老杜cut,张嘴就来,老子摸过的女人成千上万【emmmm我在电脑面前都不知道对这个老处男该说什么了】所以最初的梗是从这里来的

bgm当然是老张的有一点动心
----
绵绵大雪让霖市皆覆白,路边的枝杈于一昔之间突生银发,矮头看身下各色“米其林”。
云开雾散,化雪最冷。
脚上靴子如冻冰,麻木的感觉从脚趾通遍全身。
相较之下,医院就暖和许多。暖气开足,如果忽略掉刺鼻的消毒水味和周遭压抑的氛围,或许这种地方并没有人们说的那么糟糕。人总归会有个大病小情,治病吃药,休养动刀子只为囫囵个的活着。只要活着,活得自在,没身体的拖累,那自然该是高兴的。
这一点...

【荣霖/杜方】当寻合欢 二

正剧 微虐 总体甜
这是短篇,应该完结的比较快
——
风染上合欢的甜,迷迷醉醉,撞进许一霖梦里。他没发觉天微亮,伏在合欢粗壮延伸的分叉线上,衣摆浅浅融合在合欢花苞里。
那只狼终于从暗处走来,化身成人,踏过雨后湿湿滑滑的小路,把树下的他揉进怀里。
除了风,许一霖什么都听不见。雀在他眼前仔细盯着,跳近两步,用额头蹭去他眼角的光点。是如此寂静。他的手腕似乎温热,摸上却是凉的。他垂下眼皮,翻身悄然落地,衣袖轻拨,仿佛在大雪里走了一遭,抖落冰凉的雪片。
天色成了乌蓝乌蓝时候,方孟韦醒了。他轻轻唤声杜见峰,后者立马嗯了一声,转头看他。
“怎么?听见什么动静了?”
方孟韦想,果然是守了一夜。天虽渐明,却看不清这人眼里的血丝

1 / 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