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一

上一章我写的辞藻繁复拖拖拉拉,我的错,立马改立马改

注: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明楼回来时,明诚正在草坪上睡觉,蟒蛇悄悄靠近,被突然逮个正着。

圆溜溜的大眼瞪小眼。

俩人笑着蹭蹭脸。

“明台受伤了,我听到了些事情。”明楼把所见所闻一一叙述,卷来的一撮毛放在明诚眼前。

不用过多解释,明诚已明白明楼的意思,他想起那条无头蛇来。

无头蛇辨不出蛇型,但绝对不是蟒蛇。而雨林除了蟒蛇几乎尽是毒蛇,可许一霖四肢六个血洞没有一处放毒。

一种大胆的猜想在明诚脑中成型。

如果毫无蛇捕猎技巧又蓄意害人的动物想栽赃嫁祸于蛇,只需要杀掉另一条...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

王凯凯生日快乐!

遇见楼诚,几乎每一天都很美好,遇见你,几乎全世界都是光

希望我爱的人以及cp们永世安好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踏泥碎枯叶,轻巧的四只猫爪肉垫着地,看似无力却暗暗蕴藏深厚的劲道。

雨后,亚马逊雨林里的落叶枯枝徒然增多,这还未到雨期,暴风雨还未曾来临,但脆弱的生命已然坚持不住,唰唰啦啦落了一地,敷了厚厚一层地皮。

落叶都黄了,季白爬上高大的树,走到枝丫边缘,猛地蓄力跳到另一棵树上,来来回回如猴子般灵活,爬上另一棵树枝,借力一甩,堪堪抓住另一个枝头。

“三儿,慢点。”庄恕在树下穿梭,追着季白的方向不时...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九

死的多惨取决于作了多大的死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转眼过了半个月。
动物们的雨林生活一如往常那般惊险又习以为常。
荣石多是皮外伤,现已恢复常态,整日带着许一霖捕捕猎,调调情。希冀早日在发情期到来之前说服小猫咪做羞羞的事情。
古言道,无孝有三,无后为大。
即使无后!
该办的事一样不落。
2
其他动物倒也安生,各自享福,只是好景不长。
雨林边缘荣石居所,今天就剩许一霖一猫,荣石去河边喝水,许一霖奔波半日嫌累,没有一同去。
周边有歹心的动物知道荣石在不远处,也从不敢动许一霖。
安生助长大意。
许一霖转身想上树歇息,却来不及反应忽然被不知名物体打晕,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3
荣石解了渴回...

【楼诚衍生】有一点动心 二

主打杜方,其余凌李、荣霖等
有私设,如果有不合逻辑或者现实的地方,请指出
————
腰上隐隐作痛,杜见峰手指间似乎有点黏糊的湿润。

许一霖见他脸上煞白,又望见地上满是浓香的鸡汤,不禁疑惑问道:“这地上的鸡汤怎么回事?这么多?”

荣石打趣他:“老杜你不喜欢鸡汤也不至于打翻啊。”

“别提了。”杜见峰龇牙咧嘴的坐起来,顺手按了呼叫器,“刚才有个傻小子走错房间了,泼了一地。”
“你伤到了?”
“没什么大事。你们俩不上班啊?杵我这干嘛?”

许一霖还想关心一下,荣石却即刻会意杜见峰的用意,揽过许一霖的肩膀把人带起来。杜见峰不爱把伤口露给别人看,这是他长久的习惯和性格。
“走吧一霖,这小子铁打的皮,不用担心。”...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八

新文正剧,热度垃圾,总觉得自己受了诅咒,一写正剧就没人看。但类似这样的动物文,颇有投机取巧之意,热度好一点就令人矛盾的很。
大概文笔过差?
只能和基友互相学习鼓励了【主要是鼓励,免得自己郁闷而死】。
咦,与她共勉之。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湿热湿热的天气,永远滞留在亚马孙的碧水茂林里。
明诚此时恨不得把自己本来就不长的毛剃掉一层凉快凉快。
不多久,明楼终于从水里出来了,鳞片排列整齐在阳光下水波样的波光粼粼。明诚喵一声,蟒蛇立即会意上岸,以明诚为中心,绕成几个圈,猫咪肚皮朝上一靠,抱住送来的大脑袋,凉意疏通全身。
明楼瘫在明诚怀里吐蛇信子。
“怎么才走一会儿就...

【楼诚衍生】有一点动心 一

主打杜方吧……其余凌李、荣霖等【等的意思是会加cp……】
有私设
看老杜cut,张嘴就来,老子摸过的女人成千上万【emmmm我在电脑面前都不知道对这个老处男该说什么了】所以最初的梗是从这里来的

bgm当然是老张的有一点动心
----
绵绵大雪让霖市皆覆白,路边的枝杈于一昔之间突生银发,矮头看身下各色“米其林”。
云开雾散,化雪最冷。
脚上靴子如冻冰,麻木的感觉从脚趾通遍全身。
相较之下,医院就暖和许多。暖气开足,如果忽略掉刺鼻的消毒水味和周遭压抑的氛围,或许这种地方并没有人们说的那么糟糕。人总归会有个大病小情,治病吃药,休养动刀子只为囫囵个的活着。只要活着,活得自在,没身体的拖累,那自然该是高兴的。
这一点...

【荣霖/杜方】当寻合欢 二

正剧 微虐 总体甜
这是短篇,应该完结的比较快
——
风染上合欢的甜,迷迷醉醉,撞进许一霖梦里。他没发觉天微亮,伏在合欢粗壮延伸的分叉线上,衣摆浅浅融合在合欢花苞里。
那只狼终于从暗处走来,化身成人,踏过雨后湿湿滑滑的小路,把树下的他揉进怀里。
除了风,许一霖什么都听不见。雀在他眼前仔细盯着,跳近两步,用额头蹭去他眼角的光点。是如此寂静。他的手腕似乎温热,摸上却是凉的。他垂下眼皮,翻身悄然落地,衣袖轻拨,仿佛在大雪里走了一遭,抖落冰凉的雪片。
天色成了乌蓝乌蓝时候,方孟韦醒了。他轻轻唤声杜见峰,后者立马嗯了一声,转头看他。
“怎么?听见什么动静了?”
方孟韦想,果然是守了一夜。天虽渐明,却看不清这人眼里的血丝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七

深夜更新呜啦啦啦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谭宗明今天吃掉了一只野猪,扯下了猪腿上最好吃的一块给了赵启平。赵启平没心情吃,考验即将开始,谭宗明宛如吃送行饭。他喉咙一噎,撕下一块一块猪肉喂给鳄鱼。
“你保存点体力。”
“你这么喂我,我不仅可以保存,还能增加点。”
赵启平舔干净爪子,又去舔鳄鱼的眼睛,毛绒绒的毛蹭上去。
“你好好回来”
“别怕,我会的。”
2
鳄鱼从栖息地出发后,赵启平左顾右盼,焦躁的洗把脸,看周围没有什么异样,立马沿着谭宗明的气息追去。
“哎哎哎!大嫂!”明楼脸色一黑,卷的更紧了。赵启平疼的直哎呦。
明诚偷笑两声,拿爪子挠挠明楼的额头,后者放下半空中的赵启平,...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六

一发更新稍解寂寞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李熏然哼着小曲儿,舔舔嘴唇,扭头。
“远哥,快点,快到家了。”他咂吧咂吧嘴,凌远舌尖上的味道仍流连忘返。
没错,他刚刚攻略了凌远。
差点本垒打。
凌远几步追上他软和和的小爱猫,轻咬一口。
“是娘家。”
2
这下一家子莫名其妙聚齐了。
明诚环顾四周,小小的家被各种动物围作一个同心圆。方孟韦仍有些呆愣。
诡异的气氛寂静地持续几秒。
灵猫们决定将自己带的动物互相介绍一下。
于是……场面一度介绍词残缺,只有
情郎 情郎 情郎 情郎 情郎
2
尽力调整自己嫂子弟媳,都是不同种类奇怪动物的心情,方孟韦想让明诚打死荣石的心也消散了,这要真开杀戒,...

【荣霖/杜方】当寻合欢 一

微虐  总体甜~是正剧
古代AU
——
“请问先生,您有见过我的狼吗?”

六月初至,洛阳城外马蹄飞扬。两匹马一前一后奔驰,领头马棕红鬓毛皆向后刷去,丝毫不顾后面人的叫喊,马上的人也如风般肆意。
杜见峰驾着他的栗色马匹明显故意落后于前面的方孟韦。临近洛阳城,方孟韦偏要与他赛马。杜见峰有时觉得方孟韦很奇怪,这人平常话语甚少,于他也淡漠对待,但偶尔像是释放天性一般与他嬉闹,活泼异常。例如今日这突然的赛马,方孟韦只打了个招呼,就向前冲去,回头望杜见峰,竟开朗的笑起来。
他总觉得方孟韦压着什么,又想释放。活的矛盾,挣扎的让人心疼。见他笑的那么开心,杜见峰催马跟上去,却故意落他一截,任他欢快领头。
“小方...

【猫化全员】四十二

跟正剧无关,可单独看

——
1
许一霖小时候曾在家里见过一位仓鼠先生。
仓鼠先生十分小,全身灰色,背部两根浅色条条,毛茸茸的,戴着礼帽。是小时候的许一霖的三分之一,大概。
那是一只来家里做客的仓鼠先生,是许老爷的商友。仓鼠先生吃饭和周围猫都不一样,他抱着许老爷为他准备的坚果,啃了一圈,壳掉了,一大块坚果仁被塞进嘴里,右腮鼓起大包。
许一霖对这种吃法好奇惊讶,小小的他开始学,但始终都没有仓鼠先生塞的多,最后只学会了啃东西的方式。抱着,用门牙咂个不停。
2
许一霖和荣石结婚之后,他当然早已知道仓鼠与猫之不同。
可偶尔也无意识重复小时候的动作。
他想着仓鼠先生,不知不觉开始啃桌上的饼干,咂吧咂吧,腮帮子硬生生塞出两...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五

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这天,是荣石和许一霖待在一起的第一晚。
荣石不免得意忘形到结巴。
草原的黑夜,朗月蒙上了阴翳,愈发显出野兽们凶恶的双眼。
一双双绿莹莹的光从各处射来,许一霖的确从未在外过夜,也从未见过如此情景。他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荣石,于是不自觉往美洲虎怀里靠了靠。
荣石赶紧打开怀抱接着。
“一,一霖,你怕?”
“倒是没有在外过夜过…原来家里有草棚的。”
“不,不怕……我,我在,在这里。”一句好好的撩动物神句被荣石结巴磕死了。
许一霖扭头看他:“你怎什么结巴了?”
温玉在怀当然心跳加速!
荣石装模作样咳了两下,“那蟒蛇下手狠了,还疼。”
不远处有狼的喘气声...

【猫化全员】四十一

前文在四十
喏,你们要的更新,我才不是没有良心
——
1
许一霖来到家里刘彻自然是很高兴的。
家里的小奶猫跟石太璞处习惯了,反而不怎么亲近他,保姆偶尔也降不住。许一霖性子温和手下也温柔,又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刘久慆遇见他,竟不由的乖顺起来。
至于许一霖,似乎是郁闷而来,对家里的情况一概不提。刘彻也无暇顾问,他近日心里落空似的,找不到缘由,或许是过于想念石太璞。他一看到孩子在眼前,思念的双手便擒住他的喉咙,掐的他喘不过气。
最近的一条消息,在三天前,石太璞嘱咐刘彻好好照顾孩子,以及一句晚安。
2
几日后的一个早晨,刘彻接到赵启平的电话——石太璞在追捕时从车上被打下又被自行车碾过前爪,住进了医院。
赵启平去了犬国做交流...

【猫化全员】四十

艾玛我凑个整数了!!欢呼!!已经写了这么多啦【啥时候完结呢?】
——————
1
索杰将荣霖里里外外的结婚照都藏进了储物柜,也准备好了。许一霖将荣拓頔哄睡,忍着睡意在客厅里守着,待笛声响起,立马恭卑的站起来。
来的猫咪很漂亮,波斯猫,也很活泼,昏夜里连绵不断的述说喜悦,时不时挽着荣石的胳膊。
2
“顾小姐,客房已经准备好了。”索杰接过顾君的行李,弯腰指路。而许一霖站在一边,手忙脚乱的鞠躬。
“这就是接荣石哥电话的新管家吧。”顾君踱到许一霖面前,“看着很年轻嘛。荣石哥……可是不轻易用不熟悉的人。”她阴阳怪气笑一声:“跟着索杰多学学,荣石哥不喜欢外人动他东西。”
“好了顾君。”荣石不耐烦道,“这么晚了,你也刚下飞...

6家本子only场取预定倒计时了!

全是帮忙扩一扩吧,这种东西简直太有用!!!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多本子我没买!【于是我剁手了】
好啦,和我一起,拿起刀来

季节替而岁岁安:

港真啊,这真的是挺宏大的工作量,但是忙得傻开心傻开心的。
场取倒计时了,没下单的抓紧哦


76号墨镜厂工作室:



抱歉占tag






好吧66自己必须要承认,最近的本子确实有点多,给各位同学的荷包造成了压力,但是想到可以抱着美美的本子也是极为开心的。



整理一下最近的本本,有必要提醒一下哦,11号6家的本子就截至场取预定啦,有要下单的同学,...

那什么,我能做的似乎只有码字了

我提问题三遍了

第一遍回复与图片差不多,还没有图片里回答的好,直接让我给链接,你说我咋给,那么多呢我咋给

第二遍第三遍,他终于是不理我了

行,我码字去,不跟这种玩意计较

大灰狼的宝贝兔:

打架呢我也打不过,吵嘴呢我也不擅长,总之被老福特治得卑服儿的,你厉害!


我们家楼诚真的是很委屈了,我更要抱紧他们


做不了什么,好好码字,只是为了爱


各位加油


搂小腰:

一个多月时间,从第一滑出前十,tag数量幽灵一样消失,吞红心吞蓝手吞粉丝吞评论,在榜单上搞死一个cp原来这么简单👏

只是……还是有人喜...

【杜方】护得了河清海晏,护得了美人

看杂志看到现代镖师这一职业,我脑子突然灵光一闪

希望方大头不要打我,杜小方主线,段大方小糖【当然是也超级甜的军烨前辈!】

---

家属院里的树都枯了一半,叶片暗黄,叶根半垂。筒子楼里荡着坚实与虚浮两种脚步声,杜见峰一直被送到楼下,穿着宽松外衣、肚子滚圆的女人还在泪眼婆娑对他道谢。

而原委是,杜见峰出任务受伤,上级二话没说开了假期,还有点长,四个月。早在部队里,杜见峰就听底下一个兵喜滋滋每天念叨自己老婆怀孕了。但军人工资他是明白的,且不说人不在身边,这军嫂没个依靠,至少这物质生活得提高。于是趁着这四个月假,杜见峰凑了凑自己的钱,给罗叔罗婶寄了一部分,剩下的几乎都给了这个待产军嫂。

从院...

不行我一定要再bb两句

昨晚我看楼诚热度,第六名,86.00  他们的前一名,86.2多。今天,我再看,楼诚,86.00  他们的前一名,86.45

这什么情况,昨晚没人产文吗?我去翻了tag下的文章,不,是有的。

那这个记录没变化是怎么回事??!

我他妈不想在这个破软件呆了……

而且在此声明一下:我以后写的楼诚以及楼诚衍生均会打上楼诚tag和楼诚衍生tag,至少看看什么问题不是?不然我楼诚庞大的分支就这么散了?

【杜方】误会与心爱

私设时间在解放战争时期的北平,cp杜方为主,荣霖为辅

是恋爱甜饼

有bug ,如有常识性错误请指正

----

方孟韦是一个从不具备极度自信的人。

他从未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或是比别人优秀几分。论长相他算是个中翘楚,可至今为止,单身多年也是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早在儿时,接触过生离死别的方孟韦就在心里打下一片恐惧分离的阴影,更不要提方孟敖的离开。上学时的青春期,即使在荷尔蒙爆发的时候,他也未曾释放自己的情感,反而将牢笼锁紧潜意识告诫自己,一切只要没有开始,就没有分离。

曾有一段时间,有几个同校的女孩子追他,他不温不火的回应,即使心中被生理激素动容,也没有过激的反应。那几个女孩子,几乎都是开头...

【荣霖】渠会有缘 番外二 野有春意

上车请自便

欠下的,终究是要还的

-----

这夏啊,说道也好,若是撇去了城中的繁重人气,去山野林间走一遭,浑身都该呼吸着舒爽清凉的空气,神智也会清朗许多。

正值盛夏来临,永祜街人多嘈杂,纵然荣府建的这样偏远,也免不了遭受这闷热的空气。蝉在正中午的叫声,拉长了这绵热的时间,听着就浑身起了汗意。这几日过热,人人都睡不好。屋里点了香,好歹祛除了蚊虫的骚扰,可这热,就不知该如何抗拒。许一霖这身子敏感,冬天怕凉夏天怕热,稍微捂紧一点,痱子就生出来。痛痒难忍十分遭罪。只好每日夜晚,荣石持了蒲扇,撑着脑袋给许一霖摇扇子,这才保住了一身洁净光滑的皮肤。

只是每日每夜都是如此,许一霖看了也心疼,想把

这个这个!超甜!!强推啊啊啊啊啊!

十大白:

这是一个傻白甜霸道总裁以及互相勾搭的故事。。。

非死即伤 章二

*半架空设定,cp以荣霖为主,其余为庄季,杜方,凌李等,少量楼诚

*自设新型物种介绍,请务必认真看完

1.妄念种:陷入绝望会服从他人、自甘堕落者。有小型伤口自愈能力。(注:这里陷入绝望是指妄念种天生精神敏感,当他们被迫陷入绝望时会无法自拔从而听从他人的话。并不是思想被人所控制。)

2.防御种:左胸腔长有肉盾,能抵挡至少一颗子弹和三下刀伤。外表与常人无异。十岁起肉盾基本长成需要给肉盾放血,否则会心痛致死。十八岁之前一年一次,十八岁之后五年一次。

3.筑心种:心脏有一次再生功能。自十岁起,心脏每三年大痛一次,一次三日。期间难以进食疼痛难忍。

4数据种:天生对数据敏感。但随着年龄增长,左眼...

【荣霖】非死即伤 章一 谁变成了谁的守护者

*半架空设定,cp以荣霖为主,其余为庄季,杜方,凌李等,少量楼诚

*自设新型物种介绍,请务必认真看完

1.妄念种:陷入绝望时会服从他人、自甘堕落者。有小型伤口自愈能力。(注:这里陷入绝望是指妄念种天生精神敏感,当他们被迫陷入绝望时会无法自拔从而听从他人的话。并不是思想被人所控制。)

2.防御种:左胸腔长有肉盾,能抵挡至少一颗子弹和三下刀伤。外表与常人无异。十岁起肉盾基本长成需要给肉盾放血,否则会心痛致死。十八岁之前一年一次,十八岁之后五年一次。

3.筑心种:心脏有一次再生功能。自十岁起,心脏每三年大痛一次,一次三日。期间难以进食疼痛难忍。

4数据种:天生对数据敏感。但随着年龄增长,左...

【荣霖】渠会有缘 十九 (终章)

 愿你与我都幸而有缘

---

眼皮也累,身体也酸。可阳光太刺眼,穿越纱窗落在床头。即使被挡着,许一霖还是能分辨出清晨的样子,他眨两下眼睛后完全睁开,得到慢慢清晰的视线,他扬起嘴角看替他挡了大半阳光的人。荣石五官端正,带有与生俱来的正气。薄薄的眼皮和紧抿的菱形。一度看过他吻过他承诺过他。许一霖偶尔想着,或许他的前半生不够好,幸而他坚持到了后半生。若当年跳水时间差之分毫,也许就不会有人救他,再遇见荣石。

这人多好啊。爱他护他。让他终于不用在这世上踽踽独行。

在荣家里,许一霖常听索杰念当年荣石如何的杀伐果断,硬生生劈开荣家的路。也常听荣树抱怨,这大哥如何不留情面。就连荣意,有时也不

【荣霖】黑道大佬和他的小管家

起名废,直接交代故事

就是这么狗血【摊手】

---

石墨

--

超喜欢荣霖偶吼吼

【荣霖】渠会有缘 十八

发糖

---------

休养了几日,许一霖终于好了,算是治标不治本。

荣石开始转入交接工作,一方面教导荣树荣意如何管理店面,一方面罗列些杂碎的细节给索杰,在带许一霖出门治病这些日子,他力争做到不容许荣家任何差错。

而店里的事他管的一少,他陪许一霖的时间就多了,这本也就是他想要的。荣石虽然说是早当家,可家里除了荣意,也就只有索杰荣树和他这三个糙人。荣意有丫鬟照料,他自己也凑合能管好自己,照顾人实在是轮不上精细。可自从许一霖到了他的身边,他愈发凸显这方面的匮乏。许一霖大病小病多,他是知道的,可一到时候,该来的从来挡不住。想做的和现实的截然相反,力不从心的焦虑使得他对许一霖愈发珍惜,也愈发...

【彻璞】一起走 四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

-------

别墅共有两层,第二层被破坏的很严重,大理石旋转阶梯半路被压塌,空气中的浮尘浓厚的像裹了好几层,打开窗户让夜风吹进来,石太璞随手拿了件衬衫扇灰。

雇主姓霍,是这一带某个公司的老总,干服装生意,平时喜欢设计。石太璞观摩了他现在所处的房间,是一间客房,设计的颇有情调,暗色花纹从墙角斜着爬向最上边,枝丫上挂的似乎是蔷薇花,抽象而生动,吊灯巨大一层层叠加,吊灯周围又是一圈纹路,清晰明了,有些像豆蔻花。整体不错,房间约是贵宾房之类的,大概唯一让石太璞不适的就是床头那副巨大的油画了,被子

【庄季】望不见

看了庄医生预告片,虐的我屁滚尿流

今天来一发虐,梗比较老了,或许会写不好

结局HE

------

1

荧光围绕的救护车闪着急促的红灯,润泽的光源自动调节救护车里的温度,鲜血染红一片薄被,满头大汗的男人穿着警服,悬浮空中的吊瓶即使在车里也稳稳当当。

医院整体都是莹白的光,一进门便是温和的空气,庄恕在急诊室里等着,第一个病人送进来便关了门,如同生死时速的战场。救护车一共两辆,五位重伤,两位轻伤。

还有一位不把自己当伤员。

季白被人逼着披上莹白毛巾,热源的渗入让他还是舒服的叹了口气。伤口的血止住了,袖子烂的不成样子。两枚激流子弹,分别射入两名刑警大腿和手臂,三名被钩刀割伤。先进的科技...

【荣霖】渠会有缘 十七

更新啊,让人喜欢让人恨,有心情的时候没法做,能做了,却被搅成一潭浑水。

能怎么办呢,我爱啊

------

劲风在日头下狠命游荡,院里的老树呼啦啦摇头晃脑。院里的一品红似乎又大了许多,火红的叶子往外伸展了一圈,跟着老树一起扭起身子。索杰在小院里侧耳往里面听,荣意荣树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只听到争吵声,讪讪的站在那,三个人谁都不敢进去。

“既然你认为我的冒险是无意义的!那这些无谓的伤你也不用管了!”许一霖一把推开荣石,手臂颤颤,缩回来拢紧自己的衣服。他把被子往上扯扯,脸偏过去不看荣石。荣石手里拿着药瓶,蹙着眉头厉声道:“你这一趟本来就不该去!我嘱咐说没事,你呢!不听,跑去涉险弄了一身伤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