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反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或和反,都行。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反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这个圈里的人
给我留下了强烈而深刻的坏印象
社会人就是不一样,冷漠无情自以为是【当然并不是全部】
不算退圈,我会关注楼诚但我不会再写
我会在圈里呆着记着我还爱过这么一对cp但我不会再跟这里的人有过多接触
赶快取关吧谢谢了,谢谢你们曾经喜欢过垃圾的我
【如释重负】【我终于舍得放弃了】

【抱歉打个楼诚tag】

【凌李】心理病

李熏然站在走廊时,就已经感到安静和安心。没有人再在他身边,他取下口罩和鸭舌帽拿在手里,推开了诊疗室的门。

心理咨询一般是个理性而又感性的工作,凌远就像是那最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他缺乏丰富的表情,声音却低沉厚重,既不咄咄逼人又不轻易退让。李熏然按着他手指的地方坐下,把鸭舌帽和口罩放在膝盖上,卷毛耷拉着没认真梳理,让凌远又看了他几眼。

“叫李熏然,是吗?”

李熏然点了点头,凌远在白纸上写下这三个字,道:“我叫凌远。你可以详细说说你的近况,或是,你的迷惑。”

“我是个警察。……前段时间处理了一个案子,现在不喜欢和人…接近。”

“包括父母?”

“尤其是他们…还有,朋友,同事…”

“案子中发...

【杜方】心里有鬼 二

正值下午,学校里的人零零散散,吃饭的吃饭,打工的打工,学习的学习。
毛利民坐在台阶上吃外卖,杜见锋在操场上跑了五圈才往他这边来。自从杜见锋三天前从外面回来,毛利民就发现了杜见锋不同之处。脾气少了、对着手机不是傻笑就是发呆、越发频繁地去找方孟韦。
莫不是两人成了?

杜见锋喝完一口水,拆开外卖刚吃一口,就感觉毛利民拿手肘撞了他一下。
“哎,锋哥,你和那方家小少爷,是不是……”
“没呢。”杜见锋回答,又忽然笑了下。
毛利民啧了几声,“那是有进展?”
杜见锋装模作样地咳两声:“我觉着,孟韦应该喜欢我。”
毛利民忍不住偷笑,被杜见锋一个眼神瞪住了,又挤眉弄眼地问。
“你怎么知道?”
“去去去,孟韦对老子好老子能不知道吗...

【杜方】心里有鬼

从巷子里歪歪扭扭出来,杜见锋边走,边往地上吐着血沫子。他嘴角裂开了道口子,张嘴闭嘴地咒骂,巷子里躺着的几个哀嚎的人已说不出话。

他们特地挑杜见锋出了医院的档口在巷子里拦住了他,言语刺激几下便把高烧的人激怒了,这下成了四手不抵双拳,几个人被杜见锋全部撂倒。

黑灯瞎火的夜里,杜见锋以为还能打个零工,发烧倒没关系,忙起来说不定还能好的快。这地方偏僻,此时来往更少,他靠在墙边死撑着,哆嗦着摸出一根折掉的烟叼在嘴里,又摸了摸口袋,火机在刚才似乎被打掉了。

妈的,杜见锋吐了口唾沫,忽然见昏暗的灯光下走来一个人,身长玉立,疑惑地喊了句:“杜见锋?”杜见锋笑了下,可不是他的宝贝来了。接着手一垂,晕了过去...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八(终章)

下午时,黄居谄笑着来了。

彼时杜见锋作了昏睡的姿态,藏针在腰间,半躺在玻璃瓶中,经明诚的手转交黄居。

黄居上下打量杜见锋,不禁感叹这身好肌肉,是个好货色。

“明先生家里,有很多?”黄居意有所指。他自以为捉住明诚短柄,语气也不再谦敬,反而带了些戏谑。

“黄先生只需做生意。黑客多得是,我明家势力广大,您别丢了工作,哭着都找不回来。”明诚斜睨了他一眼,小口地喝着咖啡。

“是是。”黄居窘迫地笑笑,心里却不甘落后。他又跟明诚讨论了今后的计划,明诚装作认真地敷衍了几句,直到又被迫请黄居吃了顿饭,那人才走。


回至家中,黄居迫不及待地拿出了瓶子。杜见锋仍旧昏迷着,也不知明诚给他吃了什么。听明诚...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七

陌生的电话号码响起,黄居接起电话后面露喜色。

他以为明诚和他谈工作,谁知话题一偏,明诚毫不顾忌地提出了小人一事。

看着透黑的河水,黄居心中一震,顿时头皮发麻,矢口否认。

明诚并不领情,他正要再威胁出口,黄居却忽然反问他。

“不知明先生跟那个小人,是什么关系?不介意我宣传出去吧?”

明诚答道:“我养的一个小宠物而已。”

“宠物?自古以来,人类都认为小人灭亡了,那我说出去……?”

“黄先生。”明诚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他们身上有利润,如果说出去,这可就不是咱们俩人分羹了。”

黄居在那边笑起来:“既然明先生心知肚明,我也不好再掩饰。咱们合作,我这里能卖到最高价。不过……”

“怎么?...

【蔺靖】雁徘徊

一发完  有私设

-------

1

自昨晚醉仙阁一遇后,蔺晨再未见到萧景琰,也不知他何时回的靖王府。

芒州天灾,贼盗抢劫作乱,民不聊生。梅长苏使了小计,这份差事便落到了萧景琰的手心。这对于巩固民心势力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契机。

此时梅长苏早就是林殊了,萧景琰想带他同去治灾能多听些谏言。众人皆认可。

独蔺晨不同意。

梅长苏去芒州无甚用处,坐镇金陵把握动脉才最要紧。

最终大家争论无果。

2

萧景琰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出来寻蔺晨的,他只在街上走。金陵街的夜晚熙熙攘攘,灯上溢出来的流光涂在他脸上,绛色的常服同光一起,凑成了略暗的颜色。他从靖王府走到城门,又折回来,寻寻...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六

我想说的是,下文会出现的事件,绝对不是因为最近的新闻。
我大纲早就写过了。
-------

石太璞再次来到郑宇的租屋。黑沉沉的只点了盏浑浑的台灯,青年随意套着毛衫,硬是穿上了褶皱的衬衫,扣子只系了两颗,衣领耷拉在胸前。二十多岁的年纪,沾上了中年不顺样的颓唐。

两天前,简文吉被捕。

石太璞追查他诈骗的痕迹有一个月之久,终于将他亲手捉拿。但却不是因为真相大白。

逮到他那晚,简文吉正在宾馆用皮鞭抽打一个赤‖‖裸的女人。床边同样赤‖‖裸的女童,被捆绑了手脚跪坐在地上,正对着摄像机的镜头。门口突然出现的一群制服让她睁大了眼睛,咬着嘴里的黑布求死一样把头埋进腹部。

简文吉因为嫖‖娼及虐‖童进了局里,...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五

本来想要虐荣霖来着,没虐到反而发糖了。下章就可以虐了,恩恩

----

凋落的几种花叶,残破腐烂匍匐在长满冒芽的烂泥上。初春,一面是万物凋谢的最后尽头,一面是万物生长的最早季候。轻淡的细风卷过谭宅底下的那片小花园,几片枯叶零落在地上,阴影隐蔽的地方,两个小人悄悄躲在其中,在曼妙的情愫里翩飞交舞。

许一霖学得借物的技艺,已是两个多月了。荣石自此以后,每每借物都会带着他。许一霖想要什么,他就带去许一霖到哪去,然后抬着眼睛看小爱人攀山越岭取下硕果,行到他眼前的高处,站在悬崖边上,纵身一跃,把所有的性命都托付给他。

苏州是许一霖的家乡,更是聚集了昆曲的灵魂。苏州遍地是昆曲,许一霖从小不被允许借物...

【洪周】在淹没中呼喊

浓墨色的云彩呼啸着索命的幽歌,尾随层层缕缕的烟雾状的云色,在城市上方正游荡。三岛市难有这样的天气,诡谲的气息罩着这座城市。菜市场依旧热闹,并没有什么现象能抵挡人类的社会活动,鱼市里充满令人作呕的腥气,剁响砧板和刀片剐蹭鱼鳞的声音交织纠缠,成了全场最常音。
周凯低着眼收拾他的鱼摊,三、四箱鱼留在水箱里残命呼吸,踱步过来的大妈还没开口,他简单抛出两个字,不卖。后续人便再也没来过。
周围人对周凯底细知道得并不多,只认为周凯神秘又奇怪。这人来鱼市两年,风吹雨打、春去秋来都是一头的青茬,脸上胡子与脸色几乎融为一体,皮肤看上去不很滑软,像是从荒凉大漠里出来的人,面皮滚过无尽粗粝的砂砾。他脾气也怪,话少,鱼一般...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四

--

其实刘彻和石太璞,不是没有鼓瑟和鸣之时。现代社会,每天都是日新月异,那点甜蜜与默契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躲在下班后下班前,睡前醒来的那一星半点的时光里。消磨过后,也就忘记了。

地板粗糙而冰凉,石太璞还咬紧牙关犟着脸,双手却不自觉环上了刘彻的腰。此前任何可笑的疑虑都在一连串的叱问中消失殆尽,他抬起脚后跟脱离冬季里的寒意,埋首在刘彻的颈部,乌黑的眼珠周围尽是殷红的血丝。他紧紧箍着刘彻,在他脖间咬他的衣领,小口咬他的皮肉。

背后的粥和包子早就凉透,更何况石太璞在地板上赤脚站了那么久。刘彻觉得脖子痒,不一会就有湿漉漉的触觉贴在皮上,石太璞伸着舌尖,或舔或咬。窄小的木床板呜咽了一声,刘彻打横抱...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三

廉价居民楼是上海这座繁华大都市最隐蔽的缺漏之一,深埋在这座经济大城最边缘。它破旧陈黄,长年累月风吹雨打少有翻修,偶尔地上有多出来的易拉罐,残破的身体横尸路边。这又不是城市的核心,易拉罐斜躺在地上,装饰旧楼的岌岌,被人来人往踢到拐角处。

石太璞走到拐角,捡起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里。

再往前走大约五十米,左转打开生锈的铁门上三楼右边房间,那个被小铁门加固的暗红色小木门后面,是他的家。沾着灰垢油渍的福字,在墙上通风孔漏进的几点阳光下,散着暗淡的金光。石太璞今天不值班,上午是闲适的,他打算在家里一直休息,下午去局里报道。高强度的行走工作令他身体稍有不适,他绕过拐角直走,一边捏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听着后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二

春雨长,绵绵不绝。

徐一航经过荣家,本意只暂住两日,打听徐二航消息。可这天不好,几天来阴雨嘁嘁,算不得大可也不能赶路。第三日徐一航要走时荣石做了挽留,她于是就又住下几日。徐二航暂时没了行迹,承德之行也只是理想中的规划,既然路不好走,徐一航也就安心歇下了,顺便和荣石絮叨了许多旧事。

荣石这人从小霸道,想得到的东西总能拿到手,那于他的能力是理所应当的。而霸道却懂得人情世故,知晓是非黑白,这是荣石的特征之一。徐一航聊到荣石原来在承德的事,那是在俩人大约十五六岁的时候,荣石和荣父荣母、徐家一块搬到乡下去小住过一阵。当时有同龄孩子捡到鸟蛋,那鸟蛋乳白色,形状椭圆很是漂亮,纹路清晰有磨砂一样的手感。这...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一

十五好夜,只可惜元宵佳节,出了场小意外。灯展的源头处触发了骚乱,受了惊吓的人们许多都回去了,家人受了伤的,哭哭啼啼进了医院。石太璞送刘彻进医院后,刘彻的保镖在病房外守了一排,助理也急急赶来接了他的活。而灯展此时还混乱着需要后续处理,他没有多待就去了现场。

偌大的灯展,散了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绵延几百米,在石太璞回去的时候仍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他做着笔录,审问,灯火辉煌打在他背影上,背后的热闹他没有兴趣,满心满眼想着一脑袋血,现在躺在病床上那个人。

还好制服得及时,经调查后没有人遇难,只有受了或轻或重的伤的人。下半夜两点十分,他褪了警服进病房,保镖们都认识他,故而没有拦。助理是阖家欢乐时被...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

许一霖仰躺在床上,灯刚刚是莹白的,溢出软腻的荧光,现在调成昏橘色,点在床头。床头柜伸出一本书的半截,敞开着,将将好挡住灯光射向许一霖眼里的线,他刚看完几页书。
眨眼入了冬,上海眨眼落了那么薄薄的一层雪。许一霖在它还没化的时候趁机滚了两圈,心下黯然,那时候苏州,雪可以淹到他膝盖底下。
温度倒是不怎么高,他没多久被荣石盖上衣服拉走了。
上海这样的雪,对于小人来说是很适宜的,像俄罗斯北边,几乎没有小人冬天去那里居住,大雪压头顶,房门坚如石,即使推开了房门,漫天雪团,也要把小人埋进去。而世界其他各地,只要温度不会太低太高,小人遍布。
荣石有个朋友叫黄志雄,许一霖听他提过,PTSD患者,曾经住在温州一个城郊相接...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九

刘彻做了梦。他大约四点睡得觉,期间助理打了几通电话,他按了又按,把梦里的石太璞续了又续。助理看电话被挂了几次,也就不再打扰了。说不定就是下一个电话,会把自己的工作一块打出去。刘彻继续在梦里见石太璞,最后一个梦,石太璞变成了扬鞭策马的那个侠士,豪情地拱拱手,把刘彻丢在茫茫草原上混沌的雾里。而他自己则是华服加身不得动弹,表情可怜悲哀又木讷。


他在一阵从胸前发出的细微的疼痛里醒来,惊悸许久,才发现自己在睡屋里。那个远去的石太璞不过是一场骇人的梦。他抹掉头上的汗,拿起手机看,六点十六,已经是第二天了。窗外的雨早就落了,他捏捏鼻梁,纵然石太璞跑的再远,不过是在他的领地上闯荡,最后被自己拉住缰绳,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七

被删掉了,重发

--

有时候,身体是自己的,却又由不得自己做主。

许一霖自小被身体限制住了生活,到现在依然被束缚不得自解。突如其来的小长跑令他的身体叫嚣着受不住,他伏在荣石肩上,腰侧肌肉抽搐酸痛,刚走到家门口就又满头冷汗。
荣石沉着气,忍住不骂娘。
他提一提许一霖,用右手臂托着他的腰,让他更舒服一点。但面上还是不由自主阴下来,“你锻炼的事就此算了,以后别去了。”

“不行。”许一霖抬头蹙眉,心急道:“你说好让我去的。”

“那是建立在你身体完好的情况下,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

许一霖抹掉头上的汗,“我现在很好,身体也很好!”

“好什么好,站都站不稳,你知道你身子弱,去逞什么强。你...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八

大哥和二哥真要命

----

祸不单行。

许一霖感冒期间,喝水失手把水杯打翻,开水滚烫泼在左手手腕上,登时洒红一大片区域。这感冒带着点低烧,许一霖刚睡醒双眼朦胧也没注意,谁知道这水就这样翻了。天生体弱是他需要跋山涉水的第一趟艰旅,刚起步的无能为力总是让人徒失信心,让人觉得命运好像真的无法挽救。

荣石也恼,他自己把水放桌上就走了,以为许一霖醒了也就凉了,但许一霖醒的远比预期要早。生病让小家伙略显憔悴且陷入低落情绪,这手一烫伤,疼是一方面,自我矛盾是另一方面。锻炼耽搁了一天又一天,这把许一霖那点自卑开始隐隐放大。

梧桐一叶,天下知秋。

许一霖躺床上那几天睡着时候比较多,底子差病就要多拖累...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六

今天是许一霖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一个人走出家门的日子。

荣石昨晚答应又反悔,反反复复好几次,不让许一霖去加练身体,怕许一霖吃不消受不住。可许一霖一心想为荣家分担责任,认定了要去,面对荣石,只好采取糖衣裹糖水炮弹式身体力行说服,在床上取悦了一回荣石,才磨磨唧唧被准许跟着李熏然锻炼。


一大早,荣石便起床了,他着手为许一霖量了尺码,称了体重,迅速差人缝制了一套青色运动服给许一霖,方便许一霖在草坪里更好地进行伪装,称体重是为了防止许一霖锻炼之后变瘦。他们在门口一直等到约莫十点,李熏然才解决完手头的事情来找许一霖。临走前又被点着鼻子嘱咐好几句,许一霖被说得无奈,拉了荣石的手踮脚一亲,什么都烟消云散...

【荣霖】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甜一发完/虐梗变甜企划)

所选题目: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

---

会场里的人大概坐满了三分之一。

今天上午,准确来说是十点开场的社团表演还差三十分钟即将开始。会场外有几处用床单塑料膜做成的简陋摊子,鲜花铺在其上,一层一层交叉相叠,玫瑰郁金香甚至百合,堆砌却有序的排列着。因为今天表演节目之二有校草,校花参演,所以这些颜泽艳丽的花,就成为礼物的首选。

百合。

荣石笔直站在摊子前,右脚后挪轻轻一点蹲下来。花瓣柔软却富有韧劲地向里弯曲着,摸上去滑软,像某个人,瘦伶仃的在脑海中想象出来的人,一头软发下血色偏少的脸蛋。身旁的玫瑰被人拿走一枝抱走一束,小学妹双腿并拢小心翼翼蹲在一边,荣石太高大占了她三分之二的小摊位,看着百合...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五

阿城说过,故乡是胃里的蛋白酶,有地域区别的蛋白酶,吃不下陌生地方的美味。

凌远是地道的上海小人,他出生在这里,生平的悲欢离合,都在这个魅力无穷而又神秘的地方发生。李熏然出生江州,自小也被李父李母带来上海发展更好的生活。他俩的接触了解还要从胃里故乡的蛋白酶说起。

第一次搬来这个社区的独身小人李熏然,带着一大袋家当,其中不乏重庆火锅的底料-----旅游到重庆的时候,他顺便在火锅店里借来的。凌远是他邻居。

作为医生,凌远为新来的小人检查了身体,李熏然刚来,无以回报,掏出了自己的重庆火锅底料,冒险为凌远去超市借火锅食材,哼哧哼哧,半夜里搬来一大包。他下巴很尖,回来的时候太累,汗珠翻滚下来挂在下巴...

【联文预告】我们的目标是!甜甜甜!

字数有点多啊别打我

简歌:

前不久突然地想发起一个虐梗变甜的计划,本以为会无人响应,但没想到很快就召集了二十多位太太和我一起玩!超开心der!




时间:2017/09/07起,每日上午8:00、中午12:00、下午19:00各发一篇


要求:1、各位写手都使用自己所选虐梗题目来写一篇小甜饼,字数要求2000+,无上限。无cp限定,参与者自行决定即可,多cp也可,但其中每对cp字数不可太少,每对要求500+


2、文章中不要求必须出现所选题目,也不要求以所选题目为结尾,但在行文过程中体现所选题目。


3、文章中至少...

讲一下今后

今天开学了,所以假期没了意味着可以日更的随意更新日子没有了
从今天起保持周更,可能学习太忙,周更也不能确定
暑假在圈里过得太愉悦还有点不习惯这样周更
我更在意的问题其实是楼诚圈,上半年上学最怕的时候做过几次梦,梦见楼诚不见了,没了,周末回家第一时间开LOFTER看见太太们依旧在更新,才会开心起来

现在我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对于楼诚的在乎依赖已经深入我的大脑,偶尔肯定会怕回家楼诚就没了,但还是要保持乐观心态
回来的时候看到大家该看文写文,太太会有更新,就足够了

愿楼诚长存,一定能快乐很久很久
【楼诚两周年开学真的开心!!!???】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三(终章)

结尾加cp彩蛋

——
1
亚马孙的雨季如预料般降临了。

在此之前,许一霖陪荣石度过了发情期,他的腿仍然半残。
杜见锋也终于得到方孟韦的允诺,尝到了他的身体,其实方孟韦很早就想给他,只是要给方孟敖做工作。他知道杜见锋能挨打,或许打一顿就过了,可毕竟受伤他舍不得。

2
乌云连接一片,气势汹汹从天那头来。

明诚原来的家被不知名动物踩塌了,来不及做新的,其实也没必要。
方孟韦也随杜见锋搬去草原了。一晃眼,兄弟们都各有归宿。
“好快。”
明诚站在塌陷的窝棚前说,略显突兀,明楼问了句什么。
“我的记忆经常还在小时候。”明诚顿一下,“那时候很难过,食不果腹,家很小一吹就破,没人帮忙。”
“我那时想着我的父母在哪里,为...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四

拂晓时分。
荣石卧室的窗帘颜色不深,外面的光被碾碎了透过细线之间的缝隙跑进来。荣石背对着光,鼻梁高耸若割开昏晓的那座俊峰,浅淡的阴影打在鼻翼和睫毛上。


许一霖醒得早些,定定看着荣石早晨这副光景,又悄悄闭上眼睛贪一会儿温暖。


昨个半夜才睡得觉,前一夜若是借物了,荣石次日清晨必定在七点左右才醒。

他随意搂了搂许一霖的腰,贴近他张开眼,望见许一霖眼珠子在形状颇圆的眼眶里紧张地转,轻笑一声捋一下他的头发。因为昨晚,荣石想着他俩的事迟早得有个说法,也不管自己昨个多逃避许一霖的话,开口便问:“你昨晚想说什么?”

俩人距离不到五公分,是鼻息相互交融的距离。许一霖没想到他醒来就问这个,昨晚的心理建设如今...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三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我几乎一晚上没睡了,可明天还有事干啊……哦对,七夕快乐
------
荣树荣意不知在半个小时之内荣石和许一霖发生了什么,但依照他哥的架势来看,保不准今晚要霸王硬上弓。
索杰收拾安置好库房里的物品,看了眼荣石的卧室,催促着意犹未尽相互讨论着的荣意荣树,趁荣石没出来发脾气训人赶紧睡觉。
毕竟此时已经入了深夜。

对于把许一霖塞进自己卧室这一举动,着实冲动了点。
荣石的计划是在今天告白收了许一霖,谁知话刚落,许一霖拒绝得干脆利落,他急火攻心,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第二反应,便是把许一霖锁起来。
他双亲走的早,年轻时候独身带着年纪...

【荣霖】接吻

是很甜了,我近两日心情郁结,写了想让自己开心一下

有不存在的地点私设,现实架空,一发完

——
飞机很快从海边的家乡把人载到内陆的森林江洋。

许一霖松松安全带,仔细认真把荣石握着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掰开,按自己喜欢的姿势摆好再使劲握住,嘴角划出浅笑斜靠他的肩头。
上海不是许一霖的家乡,苏州才是。但自记事起到与许家断绝联系的那十几年里,许一霖丝毫没有在那里拥有过于美好的记忆,青山绿水吴侬软语,温柔美人俊俏公子,奢华家业优越生活,都不在他想留的记忆里。

母亲,是他求不得的爱;父亲,是他推不开的苦。
独子身份压在他身上,许父辱骂教训叹气哀愁,都在他眼里结成坚硬的石子,每每疼到落泪也不解痛苦。
然而上天垂怜...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二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许一霖初醒时,喉咙有些干涩,他撑起身子,愕然发现他的衣服已经换了,丝绸睡衣大了一码半挂在肩头,房间里只有一盏暗淡的光照应四周的奢华。
门外隐有笑闹声,被一声低沉的嗓音喝止,紧接着门锁开动荣石出现在眼前。
懵懂的小人坐在床上神情错愕,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上,白皙的肩头无知地裸露在外,许一霖一秒反应过来赶紧把衣服拉好。
“你,你好。”许一霖勉强沙哑讲了句话,荣石便把手中的水杯递到他眼前。

许一霖喝了水,舒服很多后,就问了些问题,这才了解原来是荣石救了他,许一霖打量这个偌大的房间,见荣石衬衫紧贴手臂微突的肌...

【亚马孙森林系列】一群野生动物的爱情故事 十二

注:这篇文已经超出现实,请读者们务必撇开真正的学术
多cp见tag
----
1
仔细梳理了来龙去脉,明诚已经肯定近日不幸,都是汪曼春所为,他咬了明楼一口以示警戒,拈花惹草不学好。
明楼看着猫咪在他身上啃得毫无痛感,想,这一定是在示爱。
他蹭蹭猫咪,我也爱你。
明诚点点头,认错就好。

2
动物们集结一处,把凌远不大的屋子包围的水泄不通。
韦天舒刚睡醒,看见老大一条蟒蛇鳄鱼豹子狼,以为凌远惹了哪个大佬,差点要冲进去把凌远揪出来逃命。
半秒后他清醒了。
又是哥嫂茶话会。

3
许一霖一事,明诚简洁明了讲完前因后果,咳两声挡住荣石睨向明楼冷冽的目光。

“我们就不插手了。”
“不用你们插手。”荣石舔舐几下许一霖毛茸茸的耳朵...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一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天气阴晴莫测,半个钟头前,天空还是一片湛蓝。

许一霖过小,约莫五厘米高,尽管他已经抵达了一片对于人类来说较为低矮的高级别墅社区,但于他而言,四周依旧如群山巍峨,双层别墅鳞次栉比,乌云借别墅挡去身影,不知不觉间已悄摸跟到许一霖身后,再抬头,一片乌涂。

打头风刮起许一霖的衬衫,他弓着身子,小心四处张望,脊背紧紧贴着墙壁,瞅准小区大门中间的空隙蹿进去,一口气跑到草丛中,恨不得钻进土里隐没身形。

借东西的小人一族来历已久,自人类出现,小人也诞生在世,他们主靠借物为生。几千年前的中国,小人第...

1 / 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