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八(终章)

下午时,黄居谄笑着来了。

彼时杜见锋作了昏睡的姿态,藏针在腰间,半躺在玻璃瓶中,经明诚的手转交黄居。

黄居上下打量杜见锋,不禁感叹这身好肌肉,是个好货色。

“明先生家里,有很多?”黄居意有所指。他自以为捉住明诚短柄,语气也不再谦敬,反而带了些戏谑。

“黄先生只需做生意。黑客多得是,我明家势力广大,您别丢了工作,哭着都找不回来。”明诚斜睨了他一眼,小口地喝着咖啡。

“是是。”黄居窘迫地笑笑,心里却不甘落后。他又跟明诚讨论了今后的计划,明诚装作认真地敷衍了几句,直到又被迫请黄居吃了顿饭,那人才走。


回至家中,黄居迫不及待地拿出了瓶子。杜见锋仍旧昏迷着,也不知明诚给他吃了什么。听明诚...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七

陌生的电话号码响起,黄居接起电话后面露喜色。

他以为明诚和他谈工作,谁知话题一偏,明诚毫不顾忌地提出了小人一事。

看着透黑的河水,黄居心中一震,顿时头皮发麻,矢口否认。

明诚并不领情,他正要再威胁出口,黄居却忽然反问他。

“不知明先生跟那个小人,是什么关系?不介意我宣传出去吧?”

明诚答道:“我养的一个小宠物而已。”

“宠物?自古以来,人类都认为小人灭亡了,那我说出去……?”

“黄先生。”明诚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他们身上有利润,如果说出去,这可就不是咱们俩人分羹了。”

黄居在那边笑起来:“既然明先生心知肚明,我也不好再掩饰。咱们合作,我这里能卖到最高价。不过……”

“怎么?...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六

我想说的是,下文会出现的事件,绝对不是因为最近的新闻。
我大纲早就写过了。
-------

石太璞再次来到郑宇的租屋。黑沉沉的只点了盏浑浑的台灯,青年随意套着毛衫,硬是穿上了褶皱的衬衫,扣子只系了两颗,衣领耷拉在胸前。二十多岁的年纪,沾上了中年不顺样的颓唐。

两天前,简文吉被捕。

石太璞追查他诈骗的痕迹有一个月之久,终于将他亲手捉拿。但却不是因为真相大白。

逮到他那晚,简文吉正在宾馆用皮鞭抽打一个赤‖‖裸的女人。床边同样赤‖‖裸的女童,被捆绑了手脚跪坐在地上,正对着摄像机的镜头。门口突然出现的一群制服让她睁大了眼睛,咬着嘴里的黑布求死一样把头埋进腹部。

简文吉因为嫖‖娼及虐‖童进了局里,...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五

本来想要虐荣霖来着,没虐到反而发糖了。下章就可以虐了,恩恩

----

凋落的几种花叶,残破腐烂匍匐在长满冒芽的烂泥上。初春,一面是万物凋谢的最后尽头,一面是万物生长的最早季候。轻淡的细风卷过谭宅底下的那片小花园,几片枯叶零落在地上,阴影隐蔽的地方,两个小人悄悄躲在其中,在曼妙的情愫里翩飞交舞。

许一霖学得借物的技艺,已是两个多月了。荣石自此以后,每每借物都会带着他。许一霖想要什么,他就带去许一霖到哪去,然后抬着眼睛看小爱人攀山越岭取下硕果,行到他眼前的高处,站在悬崖边上,纵身一跃,把所有的性命都托付给他。

苏州是许一霖的家乡,更是聚集了昆曲的灵魂。苏州遍地是昆曲,许一霖从小不被允许借物...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四

--

其实刘彻和石太璞,不是没有鼓瑟和鸣之时。现代社会,每天都是日新月异,那点甜蜜与默契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躲在下班后下班前,睡前醒来的那一星半点的时光里。消磨过后,也就忘记了。

地板粗糙而冰凉,石太璞还咬紧牙关犟着脸,双手却不自觉环上了刘彻的腰。此前任何可笑的疑虑都在一连串的叱问中消失殆尽,他抬起脚后跟脱离冬季里的寒意,埋首在刘彻的颈部,乌黑的眼珠周围尽是殷红的血丝。他紧紧箍着刘彻,在他脖间咬他的衣领,小口咬他的皮肉。

背后的粥和包子早就凉透,更何况石太璞在地板上赤脚站了那么久。刘彻觉得脖子痒,不一会就有湿漉漉的触觉贴在皮上,石太璞伸着舌尖,或舔或咬。窄小的木床板呜咽了一声,刘彻打横抱...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三

廉价居民楼是上海这座繁华大都市最隐蔽的缺漏之一,深埋在这座经济大城最边缘。它破旧陈黄,长年累月风吹雨打少有翻修,偶尔地上有多出来的易拉罐,残破的身体横尸路边。这又不是城市的核心,易拉罐斜躺在地上,装饰旧楼的岌岌,被人来人往踢到拐角处。

石太璞走到拐角,捡起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里。

再往前走大约五十米,左转打开生锈的铁门上三楼右边房间,那个被小铁门加固的暗红色小木门后面,是他的家。沾着灰垢油渍的福字,在墙上通风孔漏进的几点阳光下,散着暗淡的金光。石太璞今天不值班,上午是闲适的,他打算在家里一直休息,下午去局里报道。高强度的行走工作令他身体稍有不适,他绕过拐角直走,一边捏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听着后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二

春雨长,绵绵不绝。

徐一航经过荣家,本意只暂住两日,打听徐二航消息。可这天不好,几天来阴雨嘁嘁,算不得大可也不能赶路。第三日徐一航要走时荣石做了挽留,她于是就又住下几日。徐二航暂时没了行迹,承德之行也只是理想中的规划,既然路不好走,徐一航也就安心歇下了,顺便和荣石絮叨了许多旧事。

荣石这人从小霸道,想得到的东西总能拿到手,那于他的能力是理所应当的。而霸道却懂得人情世故,知晓是非黑白,这是荣石的特征之一。徐一航聊到荣石原来在承德的事,那是在俩人大约十五六岁的时候,荣石和荣父荣母、徐家一块搬到乡下去小住过一阵。当时有同龄孩子捡到鸟蛋,那鸟蛋乳白色,形状椭圆很是漂亮,纹路清晰有磨砂一样的手感。这...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一

十五好夜,只可惜元宵佳节,出了场小意外。灯展的源头处触发了骚乱,受了惊吓的人们许多都回去了,家人受了伤的,哭哭啼啼进了医院。石太璞送刘彻进医院后,刘彻的保镖在病房外守了一排,助理也急急赶来接了他的活。而灯展此时还混乱着需要后续处理,他没有多待就去了现场。

偌大的灯展,散了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绵延几百米,在石太璞回去的时候仍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他做着笔录,审问,灯火辉煌打在他背影上,背后的热闹他没有兴趣,满心满眼想着一脑袋血,现在躺在病床上那个人。

还好制服得及时,经调查后没有人遇难,只有受了或轻或重的伤的人。下半夜两点十分,他褪了警服进病房,保镖们都认识他,故而没有拦。助理是阖家欢乐时被...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十

许一霖仰躺在床上,灯刚刚是莹白的,溢出软腻的荧光,现在调成昏橘色,点在床头。床头柜伸出一本书的半截,敞开着,将将好挡住灯光射向许一霖眼里的线,他刚看完几页书。
眨眼入了冬,上海眨眼落了那么薄薄的一层雪。许一霖在它还没化的时候趁机滚了两圈,心下黯然,那时候苏州,雪可以淹到他膝盖底下。
温度倒是不怎么高,他没多久被荣石盖上衣服拉走了。
上海这样的雪,对于小人来说是很适宜的,像俄罗斯北边,几乎没有小人冬天去那里居住,大雪压头顶,房门坚如石,即使推开了房门,漫天雪团,也要把小人埋进去。而世界其他各地,只要温度不会太低太高,小人遍布。
荣石有个朋友叫黄志雄,许一霖听他提过,PTSD患者,曾经住在温州一个城郊相接...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九

刘彻做了梦。他大约四点睡得觉,期间助理打了几通电话,他按了又按,把梦里的石太璞续了又续。助理看电话被挂了几次,也就不再打扰了。说不定就是下一个电话,会把自己的工作一块打出去。刘彻继续在梦里见石太璞,最后一个梦,石太璞变成了扬鞭策马的那个侠士,豪情地拱拱手,把刘彻丢在茫茫草原上混沌的雾里。而他自己则是华服加身不得动弹,表情可怜悲哀又木讷。


他在一阵从胸前发出的细微的疼痛里醒来,惊悸许久,才发现自己在睡屋里。那个远去的石太璞不过是一场骇人的梦。他抹掉头上的汗,拿起手机看,六点十六,已经是第二天了。窗外的雨早就落了,他捏捏鼻梁,纵然石太璞跑的再远,不过是在他的领地上闯荡,最后被自己拉住缰绳,慢...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七

被删掉了,重发

--

有时候,身体是自己的,却又由不得自己做主。

许一霖自小被身体限制住了生活,到现在依然被束缚不得自解。突如其来的小长跑令他的身体叫嚣着受不住,他伏在荣石肩上,腰侧肌肉抽搐酸痛,刚走到家门口就又满头冷汗。
荣石沉着气,忍住不骂娘。
他提一提许一霖,用右手臂托着他的腰,让他更舒服一点。但面上还是不由自主阴下来,“你锻炼的事就此算了,以后别去了。”

“不行。”许一霖抬头蹙眉,心急道:“你说好让我去的。”

“那是建立在你身体完好的情况下,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

许一霖抹掉头上的汗,“我现在很好,身体也很好!”

“好什么好,站都站不稳,你知道你身子弱,去逞什么强。你...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八

大哥和二哥真要命

----

祸不单行。

许一霖感冒期间,喝水失手把水杯打翻,开水滚烫泼在左手手腕上,登时洒红一大片区域。这感冒带着点低烧,许一霖刚睡醒双眼朦胧也没注意,谁知道这水就这样翻了。天生体弱是他需要跋山涉水的第一趟艰旅,刚起步的无能为力总是让人徒失信心,让人觉得命运好像真的无法挽救。

荣石也恼,他自己把水放桌上就走了,以为许一霖醒了也就凉了,但许一霖醒的远比预期要早。生病让小家伙略显憔悴且陷入低落情绪,这手一烫伤,疼是一方面,自我矛盾是另一方面。锻炼耽搁了一天又一天,这把许一霖那点自卑开始隐隐放大。

梧桐一叶,天下知秋。

许一霖躺床上那几天睡着时候比较多,底子差病就要多拖累...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六

今天是许一霖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一个人走出家门的日子。

荣石昨晚答应又反悔,反反复复好几次,不让许一霖去加练身体,怕许一霖吃不消受不住。可许一霖一心想为荣家分担责任,认定了要去,面对荣石,只好采取糖衣裹糖水炮弹式身体力行说服,在床上取悦了一回荣石,才磨磨唧唧被准许跟着李熏然锻炼。


一大早,荣石便起床了,他着手为许一霖量了尺码,称了体重,迅速差人缝制了一套青色运动服给许一霖,方便许一霖在草坪里更好地进行伪装,称体重是为了防止许一霖锻炼之后变瘦。他们在门口一直等到约莫十点,李熏然才解决完手头的事情来找许一霖。临走前又被点着鼻子嘱咐好几句,许一霖被说得无奈,拉了荣石的手踮脚一亲,什么都烟消云散...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四

拂晓时分。
荣石卧室的窗帘颜色不深,外面的光被碾碎了透过细线之间的缝隙跑进来。荣石背对着光,鼻梁高耸若割开昏晓的那座俊峰,浅淡的阴影打在鼻翼和睫毛上。


许一霖醒得早些,定定看着荣石早晨这副光景,又悄悄闭上眼睛贪一会儿温暖。


昨个半夜才睡得觉,前一夜若是借物了,荣石次日清晨必定在七点左右才醒。

他随意搂了搂许一霖的腰,贴近他张开眼,望见许一霖眼珠子在形状颇圆的眼眶里紧张地转,轻笑一声捋一下他的头发。因为昨晚,荣石想着他俩的事迟早得有个说法,也不管自己昨个多逃避许一霖的话,开口便问:“你昨晚想说什么?”

俩人距离不到五公分,是鼻息相互交融的距离。许一霖没想到他醒来就问这个,昨晚的心理建设如今...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三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我几乎一晚上没睡了,可明天还有事干啊……哦对,七夕快乐
------
荣树荣意不知在半个小时之内荣石和许一霖发生了什么,但依照他哥的架势来看,保不准今晚要霸王硬上弓。
索杰收拾安置好库房里的物品,看了眼荣石的卧室,催促着意犹未尽相互讨论着的荣意荣树,趁荣石没出来发脾气训人赶紧睡觉。
毕竟此时已经入了深夜。

对于把许一霖塞进自己卧室这一举动,着实冲动了点。
荣石的计划是在今天告白收了许一霖,谁知话刚落,许一霖拒绝得干脆利落,他急火攻心,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第二反应,便是把许一霖锁起来。
他双亲走的早,年轻时候独身带着年纪...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二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许一霖初醒时,喉咙有些干涩,他撑起身子,愕然发现他的衣服已经换了,丝绸睡衣大了一码半挂在肩头,房间里只有一盏暗淡的光照应四周的奢华。
门外隐有笑闹声,被一声低沉的嗓音喝止,紧接着门锁开动荣石出现在眼前。
懵懂的小人坐在床上神情错愕,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上,白皙的肩头无知地裸露在外,许一霖一秒反应过来赶紧把衣服拉好。
“你,你好。”许一霖勉强沙哑讲了句话,荣石便把手中的水杯递到他眼前。

许一霖喝了水,舒服很多后,就问了些问题,这才了解原来是荣石救了他,许一霖打量这个偌大的房间,见荣石衬衫紧贴手臂微突的肌...

【楼诚衍生】借东西的小人 一

此文设定来自于《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有私设,跟原作剧情不怎么重叠

涉及cp见tag

------

天气阴晴莫测,半个钟头前,天空还是一片湛蓝。

许一霖过小,约莫五厘米高,尽管他已经抵达了一片对于人类来说较为低矮的高级别墅社区,但于他而言,四周依旧如群山巍峨,双层别墅鳞次栉比,乌云借别墅挡去身影,不知不觉间已悄摸跟到许一霖身后,再抬头,一片乌涂。

打头风刮起许一霖的衬衫,他弓着身子,小心四处张望,脊背紧紧贴着墙壁,瞅准小区大门中间的空隙蹿进去,一口气跑到草丛中,恨不得钻进土里隐没身形。

借东西的小人一族来历已久,自人类出现,小人也诞生在世,他们主靠借物为生。几千年前的中国,小人第...

【猫化全员】四十一

前文在四十
喏,你们要的更新,我才不是没有良心
——
1
许一霖来到家里刘彻自然是很高兴的。
家里的小奶猫跟石太璞处习惯了,反而不怎么亲近他,保姆偶尔也降不住。许一霖性子温和手下也温柔,又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刘久慆遇见他,竟不由的乖顺起来。
至于许一霖,似乎是郁闷而来,对家里的情况一概不提。刘彻也无暇顾问,他近日心里落空似的,找不到缘由,或许是过于想念石太璞。他一看到孩子在眼前,思念的双手便擒住他的喉咙,掐的他喘不过气。
最近的一条消息,在三天前,石太璞嘱咐刘彻好好照顾孩子,以及一句晚安。
2
几日后的一个早晨,刘彻接到赵启平的电话——石太璞在追捕时从车上被打下又被自行车碾过前爪,住进了医院。
赵启平去了犬国做交流...

【猫化全员】三十九

上集在三十八,请注意查收

---

1

石太璞接到返岗通知,并且立即接下了方孟韦的任务。

他自己倒好说,只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刘彻。出门那天飞机赶得紧,他让司机送,刘彻在家带孩子。回头望时,刘彻就这么抱着孩子,哀怨的盯着石太璞,软软小猫咪在他怀里蠕动着,绵长的喵叫一声。

石太璞心里一紧,不忍再看,使劲摔上门走了。

2

反观另一边,杜方家中一派和谐。

方孟韦怀孕了,他经常用手背划过自己的肚子,里面的小生命仿佛在动一般,一下一下的传递温度和力量。方孟韦喵呜的叫了一声,肚皮朝上伸了个懒腰,蜷在沙发上看着桌子出神。他想起凌远家刘彻家的小猫咪,路还走不稳,却会抱着奶瓶吃饭,软乎乎的样子让人忍俊...

【多cp】博梦

这是一个打打怪,谈谈恋爱的温馨故事XD  超甜~~~

涉及cp:荣霖,凌李,庄季,彻璞

------

流水一般车型,浸满墨黑的色彩,一辆与平民居格格不入的豪车驶进窄小的巷子,引来无数瞩目,车子停靠一旁尽量不占地,接着下来两个男人。一个西装革履,一个白衫长裤。

荣石找了许久,这块地方最豪华的旅店也只有眼前这个大概连二星都不到的小店。

店主老远就瞥到这豪车,待荣石和许一霖下车了,赶忙迎过来。

“先生是要住房?”

荣石点首,牵着许一霖的手往里走。

“要这里最高级间,一张双人床。”

“好好,先生这边请。”


在这种地方,其实最好的房间,也类似于标准间,但胜在光景好,方位...

【猫化全员】三十八

接剧情,上集在三十七

不知道为什么要改变画风……

------

1

病房里的方孟韦早就醒了,行李箱放在一旁,对面墙上的钟表哀着脸色说,你误机了。

“医生!孟韦怎么样?怎么会突然晕倒?有什么事你快说!”

主治医生是个很老的猫咪了,他慢腾腾的掏出病历和诊断单子,拿出圆珠笔画着。

“他,没什么大问题。晕倒……是因为香水过敏,引发的头晕。不过还有个问题把头晕严重化了……”

豹猫在一旁急的不得了,两只爪子指甲都长出来,地板被抓出难听的声音。

你再不说我就打人了!

老医生瞥了杜见峰一眼,把单子递给他。

“他怀孕了,要多休息。”

2

完了,方孟韦想,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时候来。工作正...

【彻璞】一起走 四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

-------

别墅共有两层,第二层被破坏的很严重,大理石旋转阶梯半路被压塌,空气中的浮尘浓厚的像裹了好几层,打开窗户让夜风吹进来,石太璞随手拿了件衬衫扇灰。

雇主姓霍,是这一带某个公司的老总,干服装生意,平时喜欢设计。石太璞观摩了他现在所处的房间,是一间客房,设计的颇有情调,暗色花纹从墙角斜着爬向最上边,枝丫上挂的似乎是蔷薇花,抽象而生动,吊灯巨大一层层叠加,吊灯周围又是一圈纹路,清晰明了,有些像豆蔻花。整体不错,房间约是贵宾房之类的,大概唯一让石太璞不适的就是床头那副巨大的油画了,被子

【彻璞】一起走 三

好久没更新了,彻璞来一发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

-------

结果第二天,刘彻和石太璞没能去成。

石太璞忘了刘彻没有身份证……

小皇帝坐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看石太璞的身份证。他去网上查了身份证,看了几个图片,上面的照片都没石太璞拍的好看。

石太璞站在窗边,手机捏在手里,像是在等电话。他回头看刘彻,走过去把身份证拿了过来,塞进兜里。

“好了别看了,你一会也有。弄丢了明天又走不了。”

刘彻踩着软软的拖鞋,把电脑搬上腿,一边玩一边问:“身份证不是一般要几个月吗?我既没去拍照也没办手续,哪来的?”

“我托

【猫化全员】三十四

朝夕万年完结了啊~~想要本~等待ing

今天依旧剧情,上集在三十三

ps:我给小孩起名真的没有故意用生僻字!其实也不算生僻的,只是翻字典看见这字意思不错就用了。

提示:頔di第二声

------

1

车子驶进一片宽阔的林子,再往前,突兀一座别墅伫立眼前,偌大的庭院布置三棵粗壮的鹤望兰。

大铁门自动开启,刘彻将车子开进车库,稳稳停好车。

后座的石太璞在慢悠悠的晃荡中早就睡着了,刘彻想抱他发现抱不动,只好把他喊醒。褴褛猫揉揉眼睛站起来,下车的瞬间突然清醒。

他望着眼前鼎立的两层别墅,二楼巨大的落地窗,很不争气的挪不动腿。刘彻不知在想什么,沉默着揽着他往里走。实际上,这栋别墅早就买...

【猫化全员】三十三

接剧情,上集在三十二

---

1

石太璞身体愈来愈沉重,肚子里沉甸甸的分量无不时刻提醒他要警惕。

又一个月过去,初夏未至,但天气却逐渐回暖,稍凉的春意过去了,让石太璞稍微好受了些。这一个月内他肚子大了一整圈,脸也肿了,整天戴着口罩,对外只是说自己最近吃多了,在发胖。刘彻没有来过,他也刻意避着那人的消息,竟是一整个月没见了。

其实刘彻哪天没有看着他呢,只是不敢露面,看他身材愈发丰腴,心里又喜又酸。跟自己在一起几年,石太璞还没这么胖过。

没有自己的日子竟然过得那么滋润。

2

滋不滋润只有石太璞知道。

他提前买好了小孩的必需品,花掉了半个月的工资。好的房子房租太贵他租不起,只好找了...

【猫化全员】三十二

接剧情,上集在二十九

----

1

有钱人大都奢侈,这基本上是个定律。而像刘彻这样身价早过百亿的人更甚了,奢侈是从小养成的坏毛病。

但石太璞不是有钱人,节俭是从小养成的好习惯。

2

大部分时间刘彻好排场,生活奢靡。至多在石太璞面前收敛收敛。可他在遇见石太璞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奢侈的毛病并没有太多改变。

刘彻自小出类拔萃,又是刘家独子,养尊处优惯了,并不觉得花钱如流水。而石太璞不多花钱,也不敢花刘彻的钱。他知道,钱是他和刘彻之间的鸿沟。但刘彻乐意为石太璞铺张浪费。他为石太璞买近百万的手表,铺最贵的毛毯,坐最新的跑车。

当刘彻亲自把近百万的手表戴到石太璞手上,石太璞第一反应,摘了扔...

【猫化全员】三十一 关于上司的秀恩爱,无法忽视

今天我生日,这算是给自己的生贺吧。

在圈的第一个生日,许愿与楼诚至死不渝,楼诚圈千秋鼎立

破事很多,今天不开心。所以别祝我生日快乐,不快乐就是不快乐,没必要装。写的可能不好,不喜欢的话红心蓝手别给了,人情赞也不必。

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最多那天我孤独的哭一场。

糖当然是正能量,不要再聊负能量。

-------

1、楼诚

明氏集团某位资深员工:明总和明秘书的故事太多,我就挑一个讲好了。

明秘书第一次来明氏还很低调,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推门而入。那天他和另一位职员一起站在楼总办公室门口。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那职员对明秘书有意思,他和明秘书等待期间一直和明秘书小声交谈,明秘书回报点头

【彻璞】一起走 二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

我彻璞那么可爱竟然粮食少到吃不饱!!

彻彻的生活苦而艰辛,默默点蜡

——

二、这家的主人是刀子嘴豆腐心

在前两天请了一天假的情况下,石太璞又请了一个上午的假。原因除了家里突然冒出的那位也没谁了。

多年的独立生活让石太璞做事有条有理,他前一天晚上已经规划好了一切,第二天一大早,带刘彻该剪发剪发,该买衣服买衣服。刘彻不愧是皇室出身,身体养的极好,换了发型换了衣服,大长腿放那一摆,当个模特也绰绰有余。

一口气买了三套,石太璞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瘪下去,他心疼的揣回兜里,拉着在镜...

【猫化全员】二十八 关于怼与套路的综合运用


cp见tag  小段子,与剧情无关
媳妇点梗
——
1
石太璞对赵启平印象一直不太好。
起因还在于许一霖。
自从得知许一霖与自己同住一个小区,石太璞便像是回到了尾千市,与许一霖一直保持联系,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实在是让他觉得许一霖随时会受到欺负。
而事实上荣石把他当宝似的捧着护着。
偶尔石太璞会和刘彻一起约许一霖荣石出来聚个餐。
那次许一霖与石太璞好好叙了个旧。
许一霖告诉石太璞他有个朋友叫赵启平,人很好,是个医生。石太璞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许一霖有点害羞,小声告诉石太璞,赵启平带他去过夜店,还教了他好多这样那样的知识。这些事荣石都不知道的。
石太璞登时就黑线了,这还得了,不给带坏了!
刘彻当晚就看不过去了,谁把...

【彻璞】一起走 一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没空躺尸
大概我实在看不惯(?)我彻璞那么可爱竟然没人产粮!顺便自产自销喂饱自己
——
一、就算是穿越了也要努力生活

石氏家族,是世代以除妖为己任的大家族。但随着科技发达,国家更新换代,世上的大多数妖物都不屑于害人,而是学着人类生活赚钱娶妻生子。久而久之,石氏家族便逐渐衰落了。
而且两百年前的一场时空变故,使妖类能力大失,人类能力大增,一时处于人类主导三界的状态,仙界不与人类争,妖界争不过人类,于是和平相处,成了现今这么个局面。
当年偌大的一个石氏家族,渐渐消减,如今只剩石太璞一人。
捉妖之术石家世代相传,虽然没有太...

1 / 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