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反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或和反,都行。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反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靠!丁修X杨修点梗!来啊!喜欢上了就打是亲骂是爱的贼不要脸痞子·丁修 X 正儿八经就拿痞子没办法·杨修  指名点梗了!
我知道咱圈人少!但是梗有一个是一个啊!来啊!

突然觉得曹警官会和天临的某个角色产生可爱的效应?(大概是曹警官费洛蒙太突出)

所以有没有人愿意推荐给我一个天临的角色做做参考,用来写个一发完什么的。谢谢了| ᐕ)

【《黄金时代》视频转文(齐伟x王帆扬)与他半生 四】

---

 

冲出去找帆扬,是我这辈子干过最正确的事情之一。那时已经天色微黄,他也走的不远,我跑出去没几步正好看到他坐在石块上,拿着本子写写画画,我猜是在写稿子。但我甩着伤手迫不及待大步迈过去之后,发现空白页上只有几条划痕。

他扭过头来,很惊讶的样子,又有点喜,但我很清晰看见他眼里的空洞。那时我不知道这叫空洞,也不知道他心里那时有个空洞。

为什么得去找帆扬,原因得从头说起。

 

那天下午帆扬送文章走了。

我躺在他床上,盖着他浓熟的绿豆颜色的棉被。因为在地里长时间的弓背下锄头,我的腰即使是躺在床上也扯得紧绷,无法真正贴近床板,并伴随着时不时的抽痛。久而久之日积月累...

【丁修x杨修】独花迷 七

--

丁修停下了,在街边,没有原因也没有预兆,前后皆幽幽的黑,但他知道直走就会到杨府。他也未注意到光源只在他脚下,在一旁停下后,扛刀在右肩,杨修便随即覆上来勾着他的脖子。他左手围住杨修的腰,杨修踮着半截脚,微微抬头与丁修抵着眉心。他眼皮下阖,嘴唇与丁修的唇线互相触碰。一簇烫流倏地分开两支刺进丁修的下体和喉咙,杨修蓦地被他吻住,左手使劲收住腰肢。仿佛两条饥渴的野兽。杨修踮脚迎合,丁修心跳不已发狠地把他的嘴唇咬得发红,逐渐地双腿间也惹出情欲,无师自通将人夹进两腿之间摩擦硬-处,并步步前进将杨修按在墙上。俩人难耐饥-渴之中,杨修缩紧肩膀从喉中忽地嘤咛一瞬,亲吻戛然而止。 


说是有敏...

【《黄金时代》转文:齐伟×王帆扬】 与他半生 三

--

当屋外的世界挤满了焦灼、苦累、紧张的情绪,独处一室,哪怕是坐着不动,也是恩赐一般的享受。在那,人可以像逝者一样安详。活人的世界,已经不是他的世界,所有纷乱的动作,只能破坏他的肉体,触及不到他自由的灵魂。

我感觉我已经抵达了这种境界的边缘。

坐在嵌了玻璃的木格子窗户对面,阳光被淡化,我闭着眼睛,只能看见薄薄的一层亮,和黑暗重重叠叠。身体内部仿佛抽空一般,灵魂脱离出来,被一根线牵着。屋子略有十几平方米,它就在这十几平方米的地方悠闲地转。

这是帆扬的屋子,我没有回自己住宿的地方,因为我就爱呆在帆扬这里。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就在脑中想象帆扬在屋里忙碌的场景,仿佛穿越了时间,围在他身边看他生...

【丁修x杨修】独花迷 六

友情提示,有靳一川x张嫣,年龄差较大

--

夜里无灯,四周俱暗,却不影响杨修轻车熟路地穿街过巷去往吴府。丁修走得比他快,但一直无心超越他。每每到此时,丁修宁愿踱着步子跟在杨修后面,扛着刀微微歪头看他的背影。而今晚的背影是如此不同寻常。

自从他傍晚里抱了杨修,他一时冲动的欲望不仅没有的得到满足,反而有了更加深刻的拓展。

他抱过的杨修的腰,又软又趁手,但那腰在衣服里,如果剥开衣服,又该怎么样。肩头或许是饱满而又圆润的,咬起来异常柔软,锁骨浅而白,香气也从那肌肤里渗透出来,腰上的软肉则可以进一步贴着赤.裸的小臂摩擦,他的大腿或许有力而不知趣,姿势不知道该怎么摆,但丁修想,他可以把它紧紧勾在怀...

【丁修x杨修】独花迷 五

手生总是写不好东西,将就吧大家


---

夜里从外面回来,杨府里的人都歇下了,唯有杨老爷院里还着有微弱的光。杨修与丁修一前一后,本以为杨彪只是处理公务稍晚,但经过院门时,他们却同时听见里面响着几声温和的女音,随后,就是杨彪的声音。模糊不清,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杨彪院里已经很久没出现过女人了。


杨修的母亲是一个官家女儿,生下杨修四年就走了。杨修对她印象不很足,唯独记得有一天,杨彪从家外回来,要接过她怀里尚小的杨修,她不肯,用小臂抱着杨修,面上娇红,笑意盈盈对着杨彪说:“我的修儿。不给你。”如今二十年过去,笑记得,腮红记得,声音记得,唯有脸不记得。杨修记忆里的杨彪...

【丁修×杨修】独花迷 四

---

杨修本就没醉,他反应过来扇丁修的时候,丁修早已退了两步远——身子懒懒地歪着,撑在刀柄上。


“丁修!”杨修手心捂着自己的脖子,试图擦掉那热乎乎黏腻腻的感觉。那谈不上厌恶,只是因为有一种异常剧烈的未知感,而这未知感足以令他对模糊的前方感到畏惧。

“怪我。”丁修不在意地微笑,“公子太香,没把持住。”

“胡闹。”

杨修放下手,暴露出的皮肤触到凉的空气,顿时让他脸上起了层微红,让人禁不住想到几分钟前过于亲密的场景——丁修的鼻息稳稳落在他滚烫的动脉上,比他的血还烫。

杨修咬咬牙止住回忆,觉得若是此时放纵丁修,此后下去会没个限制。他沉默了会,说“你以后在我身边,至少得距我...

【丁修×杨修】艹哭你三十题之一  在公交车上(H)

现代AU.三十题中挑一题,可能就写这一次

--


今天是两周年,杨修想着。是他与丁修相恋两年的纪念日。

但是电脑上的时间告诉他,这个日子,已经将要在这忙碌项目的一天里消磨殆尽了。

他们分过两次手,每次分手时间不超过三天,杨修还清楚记得。

第一次是丁修在酒吧里勾引男人,后来杨修承认自己错了,是那男人勾引丁修。

第二次是杨修在俩人开的VIP套房里点男妓,丁修把裸男撵出去之后自顾自和杨修吵了一架,后来丁修承认自己醒悟了,杨修有洁癖,不跟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做爱。

而那个男妓的确是跑错套房了。


总之,杨修略微清点了下,由于这两次短暂性甚至算不上分手的分手,他们...

【丁修×杨修】独花迷 三

私设司狱吏有佩刀。

---

杨修去司监之前,先去了一趟吴府。

在吴宗庸死后的第一天,皇帝将案件暂时先交给了刑部左侍郎关上林审理。至正式交付杨修之前,吴府就已经被官府封锁起来彻查,吴宗庸的尸身也被仵作做了通身检查,停放在了吴府里。杨修到吴府的时候,他发现门前有人把守,门也上了封条,他在门前停了几秒,便与丁修转身去了司监。


司监与牢狱相连,一头是前堂和里间,供人做事,穿过一条露天通道,另一头便是牢房。


到了司监处门口,杨修刚要进,守卫却忽然抬起手臂拦他,杨修抬进门槛的腿也被迫后退一步,站在台阶上,矮于守卫的视线,守卫低着头看他。

“恕罪,杨公子,没有关大...

【丁修×杨修】独花迷 二

--

丁修来到杨府的时候才知道,杨家好大的排场。

 

杨府正门,一眼便可看见悬挂着的偌大的一个漆黑底金字牌匾,往下看,有朱色阔门,二狮坐镇。但其实惹人的并不是这牌匾与门,而是那门里聚拢的杀气。那杀气让丁修略感兴奋。

 

到了门口报上姓名,小厮很快领他进了门,他进去后,正对着厅堂。厅堂外是露天的院子,院里摆了许多练武的桩子,木架上还放着许多兵器。那本来散站着的打手,见丁修来了,便三三两两从不同方位拢成一圈,或高或矮,手里的武器也尽不相同,皆或笑或冷漠地瞥着丁修。丁修被激起了拿刀的欲望,他舔了下嘴唇,微微抬起下颌将刀撑在地上,看向厅堂时,竟意外地看见了他想都没想过的人...

【硕风和叶x高纬】我犯了流氓法

全程敏感,得走链接。稍长,记得心理准备

石墨

因为没时间修改,有不妥的地方请原谅

我之守周翟,如丁修之守杨修


心所向之,不得不留啊

【丁修×杨修】守

---

靳一川再来时,新坟已成旧坟,旁边也盖起了一座茅屋,茅屋前随意摆了一张方木桌,两张相对的木椅。丁修正在屋前挖坑。


“师兄。”靳一川上前喊了声,丁修听见了,但是没看他。土坑挖好,他捡起旁边的梧桐树苗戳进去。

片刻,“师弟真是孝顺,是来看师兄我过得怎么样?”丁修仍是随性的语气,拿着铲子兀自拍土。

“前两天和嫣儿回京看大哥,顺便来看看你。”靳一川说罢,看了看旁边的坟,略呈灰色却亮的“杨修”两个大字刻在碑上。他呼吸停了一秒,看丁修已经把树栽好,道“已经过了两年了。”

“是啊,两年了。”丁修低着眼睑笑了笑,瞥了眼那墓碑,便往屋里走,边走边指着屋里的某一处,“老规矩,自己拿...

从来没混过这么冷的圈子,周翟算一个(´• ᵕ •`)*

【丁修x杨修】独花迷 一

为了方便剧情发展,架空古代,一个探案故事,应该比上一篇有进步

-----


早春多有好景。死去的复苏,作旧的换新。云在平原的上空笔直绵软地拖曳,雾色里浅灰的青色拔地而起,争相披露最鲜甘的琼水,就好像会遇见什么特别的事情一样兴奋。


丁修一只脚掌抵在树干上,背靠着,半人多高的苗刀正立在手心下,他咬着还热软的包子,百无聊赖地等着什么人。暗色的布衣与褐色的树干巧妙地融合一起。他望着远方,看起来很悠闲,实际上五官如同拉紧的弓弦一般运转,他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几口吃完了包子,又闻见随脚步而来的香。

清淡。一种似花非花浓的温和香气。


有意思了。丁修想,从前找他杀人的都是男人,这次竟然是个...

【《黄金时代》转文:齐伟×王帆扬】与他半生 二

---

在黑山屯下乡,是痛苦的,至少在好几个月里,我是这么认为的。

 

临插秧的季节正好被我们赶上,地多,劳动力少,我们团被分散开来,好几天,都是我一个人在整土,放眼望去一片褐黄色贫瘠破碎的田,被长了杂草的横横竖竖田埂隔开,一块一块,等着我去踏平。我整天,就跟一只大黄牛,一条狗在一起。那是条不知从哪来的狗,它蹲在旁边,肚子从来是瘪的,它看我整土,除了吃饭,从日出,到日落。

 

我负责的那几块田在路边,田旁边的那条大路,偶尔会有骑自行车的人从上面骑过,很少有汽车。但他们从不看我一眼。这地方,远处才有稀疏的林子,这片地方只有田,和一条路,它们全被开垦完了。田野,看起来...

【丁修x杨修】欲盖弥彰 番外二 江湖共生

……我大概xing冷淡吧……怎么会炖不好肉…==…还有艾特人 @郎骑竹马来 


---

用了晚饭,月色渐渐显露出来。从初始仅有的微光,直至它吞噬了黑暗用来占据一席之地的荧光,夜便就此开始。


丁修知道靳一川心急,且忐忑地正在期待夜晚,但却不好放在明面上提。他故意磨蹭不肯走,看着靳一川松开的眉头微微成结,还在心不在焉地搭话,一边感到十分有趣,一边对杨修的几番暗示置之不理。直到黑幕拉下来,看不见青石板路,他才同意出门。这一晚对于靳一川来说虽说非同小可,可他折磨师弟仿佛成了天性,好像少一天,就少了一天的乐趣。


“一川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大...

我圈好冷

人都去哪了

【丁修x杨修】欲盖弥彰 番外一 冤冤相报

这是大号,前文都在小号,搜tag周翟或者丁杨都可看见。

两个号ID都是正所谓皮蛋以朽为生,但是小号头像是瑟兰迪尔。

以后就用大号混了,小伙伴们请移步~

为了方便提示,这个番外,两个号都发

---


从京城出发,十几日后,杨修到了苏州城,逐渐忆起了身边熟悉的景色。他当时离开苏州时,苏州还在颇冷的季节,来回折腾之后,卸下了初来时的一身防备,苏州已经慢慢变得温暖。


齐家巷巷口,丁修与杨修刚转进去,便听见墙里面的石磨在慢慢地转,有一女声训斥小孩,“离远些!压到手了!”


就如现在脚踩土地,踏着石砖一般踏实。杨修微微偏头望着丁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