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三十七

接剧情,上集在三十五

----

1

明明心知肚明彼此都破开了心腹的忠贞,却仍被两三点污浊搅弄心神。

或许是因为太珍惜,就一点苦涩都会绕口不散。

黄志雄上次去片场找曲和,没有看见他。这次的拍摄地是郊外一处古宅,听曲和说是拍曲和所演角色的梦境,具体是什么也未曾明说。黄志雄这次来,没有打招呼,直接到了片场,意思是给曲和一个喜。

他俩在一起很久,偶尔,一件小惊喜都会令他们甜蜜不已。

古宅坐北朝南,进入大院再拐进小院,对面两处主房两侧各一个厢房。现代仪器黑压压铺成一片,大部分人站在一处住房守着,曲和正在里面拍戏。出于规矩,黄志雄安安静静在外面站着。只是很奇怪,曲和的助理小苑一直很不安,那是一只乳白色的猫咪,玻璃球般的眼珠一直慌慌张张瞥向黄志雄。

未待黄志雄去问问,屋子里便传来一声叫。准确来说,是呻吟,曲和的呻吟。

床头萦绕整夜的多少个日日夜夜沉浸的呻吟,黄志雄没有理由不熟到骨子里。第一反应是救人,但紧接着,第二反应,黄志雄恍然懂了……曲和这是在拍床戏。小苑急忙过来解释,黄志雄耳里已进不了其他声音,只有曲和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吱呀作响的老旧木板床。

2

只是简短的一部分,黄志雄刚好赶上了,却也解释不了是恶作剧或是别的。

曲和走出门来,额前的头发还是乱的,正抚弄着,抬眼望见伯曼猫挡着阳光,像带着惩戒令的天神。静默的等着他。

“志雄……”曲和惊愕不已。

黄志雄扯不出笑,就大步走到他面前,低下头,用柔软的鼻头蹭他的脸颊。

“拍完了?”

曲和慌乱的捉住他的爪子,粉色的肉垫相互搭在一起。“志雄,你别…”

“先去把头发弄弄,我在门口等你。”大猫脱离阳光走进阴影,曲和吸一口气,走向卫生间。

3

出来的时候,黄志雄脚边有罐啤酒,湿漉漉的黏着水痕,拉环翘起来,主人开到一半,放下了。

曲和走到黄志雄身边坐下,黄志雄用爪子环住他的肩膀,耳朵靠在一起。

“整部剧只有这一场这样的戏……我们之间隔着被子还穿着衣服。志雄----唔……”

黄志雄猛地亲吻他,尖细的牙齿划过唇边。“那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在外面听着,真想拿枪崩了那只猫……”

“不是怕你生气…就这一次,再也没有了。”曲和尽力抱着黄志雄的腰,远处有高低不平的青山,七八点雨坠在面前。曲和在黄志雄怀里费力的呼吸,热烫的吻又开始侵蚀他的意识。

“志雄志雄……”曲和呼出两口气,偷了点呼吸“我爱你。”

三个字太重太绵甜,黄志雄用牙齿咬着曲和的脖子,厚软的绒毛画地为牢锁住怀里小团的爱人。

至于为什么明氏集团宴会上黄志雄闷闷不乐,大概是被硬塞了猫粮旧事回想心中酸涩了吧。

4

雨露附着透绿的叶脉,集于尖头落进土里。

昨夜晚来急雨,厉风狂雨让玻璃都浸了不少凉意。荣拓頔半夜被冻醒,巴掌大的小猫咪还没学会自己添被,本能的滚下床去敲两个爸爸的房门。许一霖窝在荣石怀里又被掖着被角,前后都暖,自然感受不到骤减的温度,下床开门时才发觉冷了,赶紧把荣拓頔抱起来放在自己和荣石中间。

夜寒,荣石胡须不满的抖动,但没狠心把荣拓頔赶出去,这晚少了软软的一团在手里,怎么睡都不得意。

早上时候一家之主醒的最早,雨后的凉光透过窗帘照进来。荣石蹑手蹑脚下床,绕到许一霖身边竟发现许一霖整个脊背都裸露在外,被子被荣拓頔抢去了大半,没有盖着,挤在两猫之间。荣拓頔的一只小爪还搭在许一霖脸上。

荣石暗骂了句坏东西,把爪子移开,牵过被子给许一霖盖好。不曾想后者翻身醒了,笑眯眯的搂住他的脖子。

“醒了?昨晚半个背都露在外面,都不知道盖一盖。着凉怎么办?”

“我怕把拓拓吵醒了,而且不是很冷。”

“你骗得了我?怕吵醒他不知道来我这里睡?”许一霖笑而不语,坐起来要下床。

“哎!”许一霖惊呼一声,又猛地压低,“荣石,你干什么……”

高大的西伯利亚猫抱起反耳猫,在脸上啄一口:“去小家伙房间去睡觉,昨晚没睡好,我陪你再躺会。”

5

这晚楼诚干嘛了?

那场宴会,本来歌舞升平一片和睦,明楼对自家阿诚的布置满意的无话可说。怪就怪在,阮氏集团董事长带了他刚成年的小女儿来了宴上。那小女儿被宠惯了,平时玩乐比学习多,阿诚客套的说了几句话,谁知那小母猫对阿诚一见钟情,闹着要和阿诚在一起和阿诚结婚,沸沸扬扬被明楼一句他是我夫人止住了。

其实无论是不是阿诚的错,明楼那晚都喝多了。

吃醋是个无厘头的借口。反正,

最后干了个爽。

6

局里最近派了出差的任务给方孟韦,负责去犬国追捕外逃的一名嫌犯。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杜见峰苦在肚子里,老老实实给方孟韦整理了行囊。

飞机场里,来来往往无数只形色不同的猫走过。杜见峰大叹一声,惹得方孟韦笑起来。

“又不是不会来,做这个样子给谁看?”方孟韦摸上杜见峰的脸,脸烧了一会,小亲了一口。

“哎,老子是真舍不得你……孟韦,东西都在包里了,要好好吃饭啊。”

“多大了我都。走了。”

人流向安检涌去,方孟韦转身融入。杜见峰留恋的伸长脖子望,谁知还未走几步,卷耳猫身形微晃,怦然倒下。

四周一片惊呼声,杜见峰出弦一般冲了过去。

“孟韦!”

------

楼诚啊楼诚,我永远爱你们

评论 ( 33 )
热度 ( 10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