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彻璞】一起走 四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

-------

别墅共有两层,第二层被破坏的很严重,大理石旋转阶梯半路被压塌,空气中的浮尘浓厚的像裹了好几层,打开窗户让夜风吹进来,石太璞随手拿了件衬衫扇灰。

雇主姓霍,是这一带某个公司的老总,干服装生意,平时喜欢设计。石太璞观摩了他现在所处的房间,是一间客房,设计的颇有情调,暗色花纹从墙角斜着爬向最上边,枝丫上挂的似乎是蔷薇花,抽象而生动,吊灯巨大一层层叠加,吊灯周围又是一圈纹路,清晰明了,有些像豆蔻花。整体不错,房间约是贵宾房之类的,大概唯一让石太璞不适的就是床头那副巨大的油画了,被子遮掩的男女相拥的裸体,富有西方意蕴。

大概是某张开放的油画?石太璞没多想。

一个房间清干净了,石太璞翻出一张符贴在门上,转头问刘彻要不要另一个房间?

“不是有妖怪吗?”

石太璞点点头。

“朕倒也不介意与你共枕。”怕就直说行么……

然而,即使刘彻要求去别的房间住,石太璞恐怕也不会答应,这屋妖气重,万一冲着这小皇帝旺盛的精气去了,他背负的就是一条龙命了。

法器就在床头,一手牵着带子,一手放在枕边,枕头下是一把短小的匕首。刘彻倒是心大,多放心他似的,倒床就睡着了,还不忘把被子分自己一床。郊外的夜晚并不宁静,风刮得呼呼响,些许嘈杂交织的虫鸣,刘彻的呼吸声也听得一清二楚。石太璞翻身,近在咫尺的脸颊。他借着月光能看一小部分,包括他的耳廓和鼻翼,似乎还有小小的美人尖。心里动了动,石太璞不由自主放松身体,觉得这小皇帝有些过分的俊朗了,鼻梁也这么挺,还带了耳坠子?这么大的球,怎么一路上没见过?

耳坠子中间的小黑点转了一圈……

我x!

石太璞猛地窜起来,巨大的黑影张开血盆大口朝刘彻咬过去。枕头下的匕首被抄出,正中黑影两个巨大眼珠的中间,倏地一声怪叫,黑影化作烟雾从门下缝隙里钻了出去。刘彻被吓的一惊,下意识去捞身旁的石太璞抱在怀里,谁知那人早已坐起来了,自己堪堪搂住他的腰。被拦住了行动,石太璞瞪着腰间的双手:“你抱着我干什么!”

刘彻讪讪的收回手,下意识的动作,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翻身下床,石太璞开灯揭下门上的符咒,一股火直冲脑门。这哪里是自己画的符咒,墨水是新的,一看就是某个新手照葫芦画瓢!

“你干的?!”石太璞把符咒递到刘彻脑门边上。

刘彻答道:“宫里请有除妖师,我年少时他们也教我画过。我寻思这一趟少不了,多给你画些,不顶用了?”

“那些除妖师你还是撤了吧。”石太璞泄气的扔下符咒,“画成这样也敢让你出师,他们不过逗你开心罢了。”说罢,石太璞掏出几张符咒扔了,看着刘彻脸色渐渐阴暗下去,动作顿住,偷留了一张放进斜背包的夹层里。

“走吧,妖怪还没走,受伤了估计躲在哪,符咒没得用了,今晚就得解决。”石太璞说着,把掉地上的匕首别在腰间。刘彻坐在床边,嘴唇紧紧抿着,忽的冒出一句话:“若君王连身边的这些人都看不清,如何看清天下?”

石太璞愣住,走到刘彻身边,向他伸出手:“那就学着擦亮眼睛,总有人是真心的,陪在你身边。”刘彻望着眼前葱段般的手指,哗啦一片热水泼向心头,他掌心朝下紧紧握住:“那就别走。”

?石太璞还未懂这话的意思,就被刘彻拽出门,气势汹汹的样子倒像他是除妖师一样。

沿着破壁有一路的黑粉,粘稠的,是拖行留下的痕迹。石太璞贴着墙,身后紧跟着刘彻,小心翼翼的往前挪。粗重的呼吸声愈发清晰,石太璞掏出弓弩,拉弦。

墙皮猛地被掀开,黑影蹿出来在天花板上使劲撞击,墙灰扑朔朔的落下来,石太璞没防备被迷了眼睛嘶了一声。刘彻冲到他身边压着他低下身子,躲在一处柜子与墙的夹角处。

“怎么了?怎么了?”

石太璞咬牙切齿,说自己眼睛被迷住了,一边说一边揉。当机立断,刘彻抓住他的手,小心的撑开他的眼皮,使劲一吹。

“好多了?”刘彻问。青年点了点头,睁开通红水润的眼睛,刘彻差点没忍住印上一吻。

妖怪还在制造墙灰,整栋别墅摇摇欲坠,似乎企图把石太璞他们压死在这里。黑影速度又急又快,石太璞眯着眼睛瞄准,刘彻在一旁紧张的看轰隆作响的房子。

“嗷----!”似猛兽的一声巨吼,石太璞的箭刺进黑影的身体,轰然倒下。快速走近,石太璞知道他还没死,迅速掐诀。

“太璞!”刘彻还没跑到, 只见黑影蹿起,石太璞往后猛退几步。衬衫被撕裂,长长的一道痕迹横在石太璞胸前,细细往外渗血。光芒犹如天幕乍开,惨叫声被收纳包容,最后归于无声。刘彻冲到石太璞身边,跪坐在地上,用衣服给石太璞止血,音色颤抖。

“太璞……你,你不会……”

这时候石太璞倒是笑了,按着刘彻的手道:“皮外伤,没伤到内脏。等会我要是说不出话了,你要记得找那霍总抬价。”

清光熹微,病房里安安静静的,而突然走进来的人无预兆打破了这些。

“石先生好点了吧?”

“好多了,谢谢霍总关心。”

霍姓中年男人笑眯眯的,把水果放在床头边,自顾自挤在石太璞身边,握住石太璞的手。

“石先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作为,如此勇气,佩服佩服。”石太璞尝试着缩回手,却被我的更紧。去望那人的眼神,脑门渗汗,心里犯恶。没想到出门除趟妖都能碰到流氓。

“霍总请松开,我要给璞璞擦手。”刘彻冷不丁来了一句,眼皮也没抬,从那男人手里拽出了石太璞的手,用毛巾细细擦拭着。

浅浅的温度在石太璞面上悄然升起。

“噢噢,冒犯了冒犯了。”中年男人眼神晦暗的盯着刘彻假笑道:“朋友就是好啊,能做到如此细致也是真心相待了。石先生有幸有幸。”

“是男朋友。”

这下石太璞也愣住了,解围么?!

“这……噢噢,原来是男朋友……是是……”霍总尴尬的笑笑,坐到了椅子上。石太璞正大光明的脸红起来,装作是羞怯的,笑着说是。

没了趣,报酬也给了,霍总很快就走了。石太璞想了想,对刘彻道:“谢谢。”

刘彻没理他,把翻来覆去擦了好几遍的手又重头开始擦。石太璞喊了他几声,刘彻这才勾着嘴角笑,抬头看石太璞。

“你不抱我吗?”

--------



评论 ( 12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