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彻璞】一起走 三

好久没更新了,彻璞来一发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

-------

结果第二天,刘彻和石太璞没能去成。

石太璞忘了刘彻没有身份证……

小皇帝坐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看石太璞的身份证。他去网上查了身份证,看了几个图片,上面的照片都没石太璞拍的好看。

石太璞站在窗边,手机捏在手里,像是在等电话。他回头看刘彻,走过去把身份证拿了过来,塞进兜里。

“好了别看了,你一会也有。弄丢了明天又走不了。”

刘彻踩着软软的拖鞋,把电脑搬上腿,一边玩一边问:“身份证不是一般要几个月吗?我既没去拍照也没办手续,哪来的?”

“我托……同学,办的。”石太璞抿嘴。他是托同学办的,但若不是那人喜欢自己,也就没这么快了。那人石太璞的大学同学,富二代,喜欢石太璞许久,石太璞也拒绝了许久,但仍是摆脱不掉。那人状似流氓,与石太璞在一起总喜欢碰这里摸那里。不到万不得已,石太璞不会求他,但这次确是急事。

手机嗡嗡振动起来,石太璞扭头,看见楼下路灯下的人影,对着电话说几句就出门了。

刘彻一路望着石太璞,待石太璞出门,也放下电脑站在窗户边。路灯下的是个男人,看不清脸,身后停着一辆车,形状漂亮。

石太璞一会儿就到了楼下,对面的男人痞痞的走过来,手里是一个塑料装的小卡片。

“太璞。”那男人喊了声,把手往后退了退,石太璞没有拿到塑料袋。

石太璞低头看鞋,知道报答肯定少不了。

“需要怎么报答你,你直说。”

那男人笑一声,说:“也没什么好报答的,你少有求我。”话落,那男人张开双臂抱住石太璞,石太璞以为这就是报答,也松松揽着。

谁知,那男人又说:“以后喊你出去吃饭,可不要拒绝哦。就当做是报答我。”石太璞睁大了眼睛,敢情刚刚那个拥抱什么都不是!?

“谢了关谦。”石太璞接过袋子道谢,浑身上下叫嚣着要冲澡冲澡,正要走。

“哎,等等。我能问问那人谁吗?”关谦指指袋子,问。

石太璞答道:“我一远房亲戚。刚来这。”

关谦身高比石太璞还稍矮些,穿着西装,靠在车头上,歪头斜眼看石太璞,笑道:“不是你男朋友就好。”

这可把石太璞膈应到了,鸡皮疙瘩止不住的冒头,点点头,风也似的上楼了。

刘彻双手抱臂,冷眼看着石太璞和楼下那人说话、拥抱,眼睛眯着,看石太璞回来,又坐回沙发上。

门咔嚓一声开了,石太璞把袋子扔到茶几上,说了句自己拆就冲进浴室了。刘彻过去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手指从自己照片上抚过,弯嘴角笑笑。

这照片还是石太璞给他拍的呢。

石太璞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刘彻有点傻笑的坐在沙发上。心想,再好看也不要这么自恋吧……

“那个男人是谁?”

突如其来的问题,石太璞以为刘彻还沉浸在自己的美貌中。

“同学。”

“为何要抱?”刘彻紧追不舍。

石太璞蹙眉,“他……感谢而已。现代人,都是这样的。”

刘彻看看身份证,又抬眼看看石太璞,说:“你帮我办了这个……我们也抱抱?”

石太璞:……

第二天。

两人如规划的启程了。目的地在另一个城市,不算远,坐一趟大巴,半天多就到了。石太璞和刘彻坐一起,两人在偏后的地方坐着,刘彻坐里面,石太璞在外面,右边是一个妇女抱着两个小孩,占了两个位置,大的那个已经偏头睡着了。

刚到车站石太璞就发觉到刘彻的不对劲,小皇帝皱着眉,哪空旷往哪站,一问才知道是头晕——晕车了。车站到处都是高高的大巴车,散发着汽油的味道,人群背着大包小包在把行李往后备箱里塞,小孩哭哭闹闹,太阳颇热,晒得从小养尊处优的刘彻更难受。

“还好吧?”石太璞望望刘彻,低头问着。

刘彻摆摆手,闭上眼靠在椅靠上。

真晕车也没法子,石太璞没有买口香糖或者姜片,只能暂时忍忍。

车子隆隆的发动,车子里渐渐弥漫起食物的气息,各种零食袋被拆开的声音,还有谈话声和小孩的哼唧声。石太璞也拆开一袋薯片,拿一片吃了,想起刘彻,准备给他也吃点,谁知一扭头,发现那人倒在一边睡了。

晕车睡觉当然好,但方式很重要。此时刘彻就是一个错误的示例,他头向左偏,额头靠在紧闭的玻璃窗上,玻璃随着车身的振动也随之振动,刘彻蹙着眉睡不好,脑袋因为振动更加疼痛。石太璞定定的看着刘彻的侧脸,鼻梁高挺,浓眉凑到一起,连眉间的川字都意外的好看。

愣了会,石太璞才回过神,脸上有点发烧。他从背包里掏出刘彻的两件衬衫,叠好,歪着身子去掰刘彻的头,想把衣服垫在他额头边,隔开玻璃减小振动。

掰了两下,石太璞发现掰不动,可那人似乎睡死了。石太璞无奈的把衣服在膝头,用双手去掰刘彻的头,右手贴着他的左脸,可不曾想,这次没使劲刘彻就动了。

一脑袋歪过来,稳稳当当靠在石太璞右肩头。

石太璞脸颊的温度节节攀升,他扭头看看周围,没人看着他们。

他试着喊了两下,那人好像说什么也不愿意起来似的,眉头舒展开,呼吸均匀,又往他身边挤了挤。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石太璞把两件衬衫放回了背包……

刘彻这一觉睡得是真熟,一路上没醒过。石太璞下车后,一路使劲揉着自己的肩膀,背包全扔给了刘彻。而那人无丝毫愧疚,甚至背着背包小跑到石太璞面前,在石太璞跟前站定,张开手臂说:“又帮我一次,咱俩抱抱。”

石太璞毫不犹豫给他来了一脚。

找了便宜的旅店,石太璞放下背包,掏出法器装好。刘彻在一旁替他整理掏出来的衣物。不一会儿,手机响了两下,是雇主。石太璞打电话过去,问清楚了时间原因,得知雇主愿意给石太璞腾房间住,当即决定退房。

“还有多远?”刘彻偏头问石太璞。背包不太重,但刘彻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几百亩地。

石太璞同情的看了刘彻一眼,说:“不远,也就几千米。”

实际刘彻到的时候,也没有几千米那么夸张,可他是真累了。两人来到一栋别墅前,雇主是个中年男人,早在门前等候,看到石太璞来了,眼睛先是一闪,随即快步向石太璞走来。

“你就是除妖人?”

石太璞点点头。

“太好了。”中年男人双手握住石太璞的手,笑道:“青年才俊,没想到这么年轻。我这里已经被骚扰好久了,能解决的话报酬一定不会少的。”

石太璞讪讪的收回手,礼貌的笑道:“不客气。还请您把情况讲详细。”男人侧身,指指身后的别墅,道:“就是这里。这是我先前买的一栋别墅,前一个月才来住了一次,半个月前再来就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我请警察来过,说是有妖怪的痕迹,让我请除妖师来。”

石太璞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别墅柱子已经倒了,墙皮有巨大的撕裂痕迹,跟发来的照片一模一样。

“不知道里面还能不能住人?”石太璞问。

中年男人说:“倒还有房间,清理清理也能住。”

“那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清理我们可以自己来。”

中年男人惊住了,指着别墅问道:“这里面是有妖怪的。我给你准备了房间,你朋友也有地方住。在这里……”

石太璞看眼昏昏欲睡的刘彻,笑道:“这里有妖怪,我是除妖师。”

--------

璞璞!有点帅!


评论 ( 4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