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锤基】记一次争吵(ABO)

记一次争吵( ABO)
*定义为超甜日常剧。
*锤基二人的孩子视角来描写。loki的身份用了几次母亲二字。
———
我是Narfi,十六岁。这是个难以定义的年龄。它恰巧处于不成熟与成熟之间。可以使人模糊看清世俗,又对此一知半解。
我的母亲叫Loki·Laufeyson,这是原名,他现在叫Loki·Odinson,是Omega。我的父亲叫Thor·Odinson,是个Alpha。
实际上往前推十几年,我母亲也姓Odinson,他是我祖父收养的孩子,在母亲与父亲结婚之前,他们以兄弟相称。

一天前我还在离家十几公里外的独立公寓里坐着,因为Loki与父亲吵架了。Loki在离家出走的十几天里,带着我住到了他的临时公寓里。他们争吵什么,我并不清楚,Loki也从不提及。我从客厅里听到卧室里传来的争吵声,涉及到我,以及我提出的到外国留学的主意。
或许是他们产生了分歧,我猜Thor是不同意我出国独立的那个,因为他常常是溺爱我的人,为此经常被独立好强的Loki指责。而Loki则赞同我。

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唯一的原因。

Loki从不在人前说他的脆弱,说他种种的明明可以光明正大得到安慰的情绪。十二天前我就发现他在大量抽烟,如果只是因为我的事,他不会抽那么多。阳台上的玻璃烟灰缸里堆满了前一夜留下的烟蒂,烟灰缸离窗户很近,我猜他是面对着窗,或者是靠着墙,抽满了足以留下一整个小山丘烟蒂的烟,以几天一次的频率。
我从不帮他倒烟灰缸。我说过了,他是不会跟人讲明他情绪的人,如果我清理了烟灰缸,他会发现我看见了,然后不再抽烟,这不是一个可以教给孩子的好习惯。如果他连烟都无法去挥霍,那就更不用说他还有任何宣泄的空间。

因为这件事,我猜他们俩之间还涉及到了爱情问题。那是个伤痂重揭的过程。

他们之间的爱情很曲折。父亲跟我说,Loki怀孕的时候跑了。是的,带着肚子里的我逃跑了。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没有结婚,但因为不可逃避的爱情,他们做了该做的事情。(这是父亲的版本,Loki则对我说,那是赤/裸/裸的强迫。)

Loki是一个极其聪明而又狡猾的人(仍是父亲的原话)。父亲当时已经是Odin集团的继承人,并完全接手了Odin集团。母亲因为他是收养的身份,执着更改了姓氏,又去了别的公司工作。发现怀孕的时候我已经生长了一个月,正好碰到他将要去伦敦出差十天。他花了八天的时间在伦敦处理完工作,立马递交了辞呈跑出了伦敦,分别去了洛杉矶、佛罗里达以及费城,平均各呆了十几天。在原计划里,他本来要去加拿大彻底隐身,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这样父亲最终会找到他。一切本该如他料想的那样——如果不是我还存在的话。

从第三个月开始,Loki的呕吐症状开始变得非常严重,他花大量时间呆在马桶边,吐出各种物体,胆汁或者未消化完全的三餐。但大多数时间他只是干呕。
因为这个情况,他在费城耽误了半个多月没能动身。父亲悄悄拿出钥匙打开租屋门的时候,Loki正陷在沙发里熟睡。Thor并没有吵醒他,他在一个多月前已经知道了Loki怀孕的消息。
Loki的怀孕反应不该如此剧烈,实际上问题在于,他是Omega,他不该在怀孕期间长时间离开自己的Alpha,拒绝他的安抚以及信息素。Loki醒后在惊讶中被堵住了嘴——父亲喂了他一勺布丁。

怀孕的时候吃一点是没问题的,父亲对他说。Thor在Loki醒来之前翻了Loki的冰箱和抽屉,没有发现一点零食。而Loki平时是爱吃这些的。尽管和父亲关系复杂,但Loki的确很珍惜我。他不敢吃任何除了三餐以外的任何东西,他害怕失去我,如果发生了意外,他甚至没法自己去医院。他声称自己恨透了父亲,但是对于父亲与他之间的鲜活的联系,他是一点都不舍得割舍。父亲对我说,他和Loki其实一直彼此相爱,只不过是存在了一点不足以记挂的问题。

于是Loki带着我跟父亲回去了,并吵吵闹闹生活了十几年。其实我并不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有多么可怕的氛围,因为往往他们才是忌讳裂痕在他们之间存在太久的那两个人。

昨天父亲把Loki和我带回了家,并在我留学的问题上出现了和解。Loki同意我独自出门。

是的,Loki才是那个不让我走的人。

我一直以为是父亲站在反对方。然而不然。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曾被祖父下放了一段时间。彼时的父亲骄傲自大不显成熟,而Odin集团的继承人却只能是他。为此祖父有意磨炼他,两年的底层生活让父亲蜕变剧烈,回来时他已经成为了另一个真正意义上的Thor,而他同时相信,这种方法可以使人独立。与他不同的是Loki,收养生活与寄人篱下待遇无异,他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受到了不平等待遇,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祖父会对两个儿子中的其中一个如此偏心,直到他得知自己的身世。

父亲对我说,Loki没有得到足够的关心,没有人给他完整的好,所以在我没长大之前,他不愿意少给我该属于我的关心。
我知道这就是Loki。
然后我问父亲难道他们做兄弟的时候,父亲就没有关心过他吗。父亲的表情并不显得快乐,他说,如果他当时给了Loki更多的爱,Loki不会到现在还在辩驳他们的爱情。

我现在坐在沙发上,用手机打下这些字。厨房里的锅煮着冒香味的食物,嘟嘟地冒泡开始顶着锅盖。父亲和母亲在对面。后者压在父亲怀里,父亲拢住他的肩膀,侧脸紧紧压着他的发顶,用手把Loki的黑发弄的一团糟。
我就知道,他们之间绝对不止我的问题,明显的,他们在爱情问题上也出现了和解。而等厨房里的锅煮沸的声音变小点了,我就该自动挪动被他们忽视的我,离开被他们忽视的对面的沙发,揭开锅盖,关火,拿出餐具盛餐,喊他们吃饭。

这是我该干的吗?这完全是身份调换了!
但是,我怎么能跟拥有爱情的人抢时间呢( ' - ')

————
吃药过敏在家躺。说真的,看好的的文学作品可以找到好多灵感!即使它讲的是wen ge。强推严歌苓《陆犯焉识》,写的简直妙啊( ͡° ͜ʖ ͡°)✧

评论
热度 ( 8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