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适和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

© 和适和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EC】雪山上 (2)

Erik发现Charles可能远比他想象的要可爱得多。

这一篇很甜饼。

---

Erik还是没能践行他立刻见到Charles的想法。因为一场突发的会议。

 

但开完会之后他已经想到了更好的办法去通过正常的渠道接近Charles,而Emma,也同时在开会期间把他想知道的一切弄到了手。

 

“这是你要的调查到的Charles的资料。”Emma双手撑着实木办公桌,用食指将文件推给Erik。

“我让你询问,不是调查。你去做了什么?”Erik掀开眼皮看她。

“你的询问和调查有什么区别。”Emma曲起手肘撑着下巴,把那份资料拿到手里翻开,“Charles·Xavier,男,身高67英寸。”Emma看了眼Erik的脸,在心里对比了俩人的身高,“小巧。”她下结论。

“你知道他的学历。现在哥伦比亚大学教书。其他的…交际好手,人缘不错。有个妹妹叫Raven,领养的。他没怎么谈过恋爱,沉迷学术,正在单身而且——看起来应该是个双。”

“双?”

Emma嘲笑了Erik,看着他越发冷漠的脸笑得越发放肆,“双性恋。我的上司,他不像你,纯Gay。”

Erik并不打算搭理助手的笑话,他之前从没考虑过自己的性取向,也对此毫不在乎。对方是Charles已经足够他在意了。

Charles在单身。这个念头从他头脑中飘过,像令人着迷的云。他已经决定过三天后办一个宴会,邀请公司主干人员以及研究院聘请的所有专家去为即将开始的项目进行庆贺。这里面自然包括Charles。

 

把任务交给Emma后,Erik向后靠着座椅,他已经开始思考起了宴会那天的着装。

 

Charles的交际能力在宴会里一展无遗。他着黑曜石一色西装,内衬纯白的衬衫,黑领结。Erik到的时候他脸上正挂着红晕,眼下的绯红和笑意仿佛连在一起,站在人群中央似乎从不缺伴。Erik盯着他樱桃色的红唇时Charles也正好看见Erik。

Erik走近他,青年朝他眨了下眼睛,“Boss。”

Erik低头笑了下,对这个调皮的问候进行反击,“Erik。”

“Erik。”Charles重复一遍,和Erik相视一笑碰了下杯沿,同时抿下一口香槟。

 

这个宴会的确达到了Erik的目的,除了简短的台上演讲,他几乎整晚都跟Charles在一起,他们像连体一样靠在宴会中央,从某个话题开始聊起最后延伸到各个领域,发现了许多共同爱好,但除却那个令Erik感到甜蜜又无奈的冬季山路飙车。

但Charles毫不在意这个,他甚至跟Erik打赌他会让Erik爱上这个。

“你的样貌比我适合山地飙车, 你不觉得你在山地摩托上很吸引人吗?”

青年喝着酒,望向Erik坚毅的侧脸。Erik勾勾嘴角朝他笑了下,后者发觉自己耳根开始发烫。

“如果你这么想,那再好不过。”

Erik这么回答他。

 

某总裁不知此时表达心意是否合适,直至这个宴会结束,他都没有对Charles表达一丝喜欢的情绪——如果黏在Charles身边一整晚不算的话。

 

宴会结束坐进车里时,Emma正低头看手机。除了随口问一句Erik的感情状况,她什么话也没说。而Erik也没有心情去关心他的助手在做什么,他在从后视镜里看Charles。那人被人群笑着簇拥上了车,车驶向与自己相反的方向,直到车身不见身影,Erik才收回视线。

他发觉自己无法平复心中的失落,Charles甚至没有往他这边看一眼。

 

“他在酒吧,喝醉了,地址发到你手机上了。”Erik快到家时,Emma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Erik看了眼手机上的地址,才反应过来瞪着她,“谁让你监视他的。”

“你可以选择不给我加工资或奖金。”Emma摇了摇手机,“前线跟我说,喝醉的小可爱跟谁都特别亲近。”

只沉默了一秒,Erik就让司机掉了头。

 

公司宴会总比不上自发组织的Party来的开放。Charles叫上Raven,和研究所其他几位熟识的年轻教授,包括他的助手Hank一起去了酒吧。而Erik到时,Charles面上已经遍布红晕。他努力睁大蓝色的眼睛,夹在一个戴眼镜高个子男人和一个穿礼服的金发女人中间,不停地找酒保要酒,那个金发女人想拦着却根本拦不住。

 

而最先发现Erik的到来的也是Charles。他隔着老远就喊出了Erik的名字。

 

“Erik!”他挥舞着右手,一口喝完了杯中的朗姆酒,被Hank扶着走到向他靠近的Erik身边。一圈人,认识Erik的人都对他的身份以及面色噤若寒蝉,只有Charles红着脸,松开Hank,踮着脚硬是勾住了Erik的脖子。

“要喝点酒吗Erik,我可以给你推荐这边最棒的酒。”

Erik小心搂着他的腰给他支撑力,免得他踮脚太累。

“我不喝。只是…进来坐一坐。”

Raven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因为Charles并没有告诉她那个下雪夜晚的事情。但Erik的事迹以及传言,她作为女性总比Charles关注一些,冷漠的总裁,性格莫测。看娱乐新闻时只想到帅气又值得幻想,可一旦真的遇上,她还真有些担心Charles的举动会引得这个顶头上司的不快。

她戳了戳Hank,Hank立马会意,企图把还在叨叨不休的Charles从Erik手里接过来。但他没想到,Erik并没有松手的意思,甚至Erik看向自己的眼神阴森到让他讪讪地缩回了手。

“Char…Charles喝多了……”Hank尽了毕生一来最大的努力才把这句话说出来,要不是Charles非要锻炼他的社交能力,以及Raven的存在,他今天根本不会来。

 

Erik眯了眯眼,他认识这个人。Hank,Charles的助手。今天宴会上一半的时间他都呆在Charles身边,要不是Charles鼓励他去交朋友,他根本不会离开Charles分毫。喜欢Charles?

Erik感到脖子上的手滑了下去,他估计Charles踮脚踮累了。栗发的小青年正乖巧地抿着红润的嘴唇,半阖着眼在旁边摸来摸去。

Erik看向Raven,“如果不介意的话,Charles今晚可以由我来照顾。”

Hank还想说什么,被眼尖的Raven拉住了手,她瞟了一眼Erik,嘴边浮现出笑意。

“当然——”

“不介意!”

众人齐齐瞪着接话的Charles,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接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嘟起脸颊朝向Raven,用食指点点她,“我和Erik下棋,Raven…你跟Hank回去……嗯……不要玩的太晚,不准喝酒,不准跟别的人回家,不准跟其他人瞎胡闹,回家要早点睡觉。Hank你看好她。”

得到Hank的点头后,卷发青年自发拉着Erik摇摇晃晃走了出去。并不知道自己和Erik是手指相扣的姿势。

 

“你醉的还真不轻。”坐进车里,Erik为Charles系好安全带对他说。后者压着眉毛,似乎并不太相信。

“是吗?可我觉得很棒啊。”他舔了下嘴唇,拎起右手上的一整瓶威士忌磕掉瓶盖就往嘴里灌。

Erik简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拿的酒,他赶紧拦住Charles的动作,不禁为他的疯狂感到好笑。这不是他第一次见识了。雪山飙车那次也十分让人震惊他身体里蕴含的力量。

“你哪来的这酒?”

“买的啊。”Charles拍开Erik的手,固执地把半瓶酒都灌进胃里。他可能喝撑了,才舍得和一半就放下酒瓶,Erik眼疾手快从他手里接过来,这人也不知有没有意识到,但最终安静了一些,不一会儿就倒在了Erik肩膀上,而且伸手扯开了本来就解了两颗纽扣的衬衫,露出蜜色的胸膛。

Erik眼神变得炙热,替他把衬衫拉好后,闹腾的人就这样安静下来,巨大的反差令人无奈。维纳斯掌管着欲望,却不合适在今晚打开囚笼。Erik想,Charles有能力用一千种方法让他难受。

低下头去看Charles的脸,Erik笑得眼睛眯起来。他把青年的手握在手心里,那人完全没反抗,磨蹭了一会儿反而和自己握的更紧了一些。

如果酒后的人是真实的,Erik希望今晚一定不是一个美妙的梦境。

 

把人带回家里,Charles又开始安静不下来。他浑身因酒精发烫,一进门就面对面搂着Erik的脖子再加上一点抬起的脚后跟,画面一度和谐而充满张力。Erik心跳加速地抚上Charles的后颈,在绯红爬上耳根的时候搂住了Charles的腰,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喝醉了的时候真像个小家伙。”

“小家伙?”Charles耸着肩膀笑了下,用脸颊去蹭Erik的脖颈,后者猛地屏住呼吸绷直了大腿上的肌肉。柔软的卷发和面颊扫过Erik的皮肤,称之为香艳也不为过。下腹热腾腾的加上两腿之间的不安分,让Erik享受了一会儿这类似毛绒动物之间的亲密触摸之后就赶紧推开了Charles,他真庆幸自己没有把Charles交给那个Hank高个子,那无疑会让他后悔到发疯。

 

“酒呢?”被按到沙发上的Charles问道,他把双腿并到一起,看着Erik的身影,“棋盘呢?”

“下次你清醒了,我就跟你下棋。”Erik把水杯递给他坐到他旁边去,后者喝了口就皱起眉,“是水,没有味道。”

Erik看着他的脸笑下,“你现在只需要水。”

青年瘪了瘪嘴把水杯放到桌上,朝后靠着沙发,脸对着天花板,“是,我们需要水。水在常温常压下为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被称为人类生命的源泉。它是地球上最常见的物质之一是包括无机化合、人类在内所有生命生存的重要资源也是生物体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水在生命演化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生命演化……”

Charles打了个嗝,忽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好闭上眼睛。他的额头变得昏沉闷热,把手搭在上面,就什么也想不到了。

 

真是个难缠又极其可爱的家伙。Erik这么想的时候心里全是无穷无尽的甜味。

 

费了点劲把Charles带到卧室睡下,Erik自觉自己享受到了人生中最充实美妙的一个夜晚。陷入睡梦的Charles仍蒙着半张脸,Erik坐在床边用一手撑着床沿,除拨弄一会儿Charles脸颊旁的碎发,没再做任何事。他自然很想亲一下这软和的人,但他不允许是在这种模糊不清的状态下。这些甜蜜的吻,他忍下来,要全部留给Charles属于他的那一天。

这晚的Erik睡在了沙发上。

 

早晨Charles带着脑中的钝痛起床,摸到门前只见Erik已经坐在沙发上办起了公。

“Erik?!”他扶着额头蹙起眉惊呼了一声,被喊到名字的人放下电脑走到他身边来,带着笑按了按Charles的太阳穴。

“卫生间里有新的牙刷以及刷牙杯,新毛巾在门后。你洗漱完再吃早餐。培根吐司和鸡蛋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oh天,我当然会喜欢,谢谢你Erik。但是……”Charles半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微笑的男人,“我昨晚在你这里睡了?我记得我只是要跟你……下棋?”

“可惜你喝的有那么些超标,以至于,我不想胜之不武。”

“我发誓我喝醉了也不影响棋艺。不过,他们都说我醉相恐怖,昨晚……我可不想我已经吓到你了。”

Erik拎了拎Charles皱起的衬衫,挑眉道,“除了会弄皱衬衫之外,昨晚你可以说是醉鬼里面最令人安心的一个。”

“真的?”

“当然。你就是这样的。”

“啊——那我就可以把这个拿来跟Raven进行辩驳了。她觉得我的醉相是全世界最差劲的一个。”Charles睁大眼睛朝Erik古灵精怪地笑了下,“谢谢你Erik,因为你我今天注定有个美好的开头。谢谢你的早餐,我去整理一下,一会儿就来。”

 

Charles留下了号码,Charles约吃饭,Charles约下棋,Charles约看比赛。

这是Erik昨晚至今天早上得到的所有收获。Erik第一次体会到人生圆满是什么感觉。

栗色头发的精灵占据了鲨鱼的心。

Erik无法不承认,除了把Charles真正带进他的心里以外,再没有什么方法能够治愈他,因为Charles在家里睡过一次从此以后每晚都显得空荡荡的睡眠。

-------

评论 ( 4 )
热度 ( 6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