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皮蛋以腐为生

cp洁癖,不拆不逆。←看清楚,请严格对待尊重此原则

【EC】第二次救赎

一发完。本来有车的,写完一看这氛围,亲亲摸摸也就差不多了。因为是今早做的梦,隐含了我大量的观影私心,所以剧情感不强,主要强调EC感情戏,而且只有一个片段。有私设。时间线八十年代,天启不曾出现过。

--

Erik说不上来现在什么感觉。

相较第一次见到轮椅上对他发出温和微笑的Charles,他更喜欢现在在他怀里疯狂发怒的Charles。他胡子拉碴,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洗过,轮椅折成弓形,不停地打骂他,把失去双腿的悲痛和许多年的分离的愤懑全都发泄在他身上——而不从来是给他一个熟悉的笑脸,只字不提他失去的腿。

Erik从来不向Charles说明自己的愧疚。因为Charles从未给过他机会。如今他打骂自己倒反而让Erik好受点。

但不是现在。

由Tesla引导的哨兵计划在这几年里被Quintus集团利用,有了更大的进步。高分子有机材料让他的能力无用武之地,而正前方那个庞大的新研制出来的哨兵母体,正坐在铲平了的地面上,源源不断地制造哨兵。变种人的身影在地面和浑浊的天空上和哨兵打斗。

他和Charles坐在不起眼的废墟里。

“你不止一次抛弃我了Erik!”Charles又像笑又像哭,又一拳打在Erik没有带头盔的脸上,“是很多次!!在我出院的时候,在我第一次意识到我没有腿的时候!都不是你在安慰我!”

在Erik眼里,这就是他渴望的Charles愿意展露给他的真实,脆弱愤怒又斤斤计较。但那只是一部分,而Charles又深深掩埋了一部分。而那被埋下的,恰巧是现在需要的。就像他经常跟自己说的,“Hope”。

“镇静下来Charles。”Erik努力把Charles按在怀里,“我知道你在某些方面十分怨恨我,现在才跟我说。我愿意赔偿你。但是,不是这个时候,Charles。没有你,我们做不到那些。”

哨兵母体相当于一个巨大的移动工厂,里面布满了人类士兵把守,结构极其复杂,没有人能在不熟知的情况下闯进去并且全身而退。但只有Charles可以。他能感知那些士兵,摸清路线,找到核心枢纽,并指导变种人们摧毁它。

但Charles做不到了。在短短数月里,他的学生,世界上的变种人,正在他脑海里以不敢估量的数目减少。而一个月前,他的最后几个在校学生,在外出的时候被哨兵杀死,学校自此进入了封闭状态。Charles已经酗酒很久了,从第一个变种人突然死去的时候开始。

也是这个他正狼狈的时候,Erik才来找他。

“如果不是人人性命岌岌可危,你并不打算见我不是吗,Erik?继续躲着我,甚至是远离我。”

“你知道我有许多事……需要处理,我并不是不愿意见你。但是,Charles,现在,平静下来,用你的能力查看哨兵母体的内部路线图,告诉Alex,让他用能力摧毁核心枢纽,使哨兵母体自爆,这样我们就可以解决大部分麻烦。”

Erik尽量温柔地跟怀里的栗发青年说话,说实在的,他愿意一辈子都这么做。

“母体自爆…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好办法Erik?死了那么多同胞不够Alex你也不放过吗?!”

“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Charles!他一个可以救我们所有人!只有他的力量能摧毁核心枢纽!你什么都知道!”

“我才不会让你去摧毁他!他有权利活着!你滚开!他们已经死的够多了……”Charles开始推攘Erik,他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正如Erik所说,但这无疑是让他亲手杀了Alex,他做不到。

“一切平复下来之后,我会陪你,陪你很久。帮你重建校园。”Erik用嘴唇使劲压着Charles的额头,不管Charles的表情有多么愤恨,他还是在用手指抹掉他的眼泪,“你明白一切,Charles,你只是下不去手。但你必须这么做。像你教过我的,在愤怒与平静之间找那个平衡点,安静下来,Charles。”

这时他听见Charles笑了,那种不屑又嘲讽的笑。

“在愤怒与平静之间找个点。那我恐怕做不到了,我亲爱的Erik。”Charles像一个在酒吧里摄入酒精过度的漂亮青年,他望向Erik竖起眉心的脸,引导他的手放在下半身,那个并没有和腿一起失去知觉的一团——并没有鼓起来,“我觉得你应该说,Charles,在情欲与…不举之间找个点。”炮火仿佛是催情曲,Erik痛恨自己在摸到Charles下体的时候裆下跳动了一下。Charles引导着Erik的手抚慰只是勃-起了那么一丁点的自己,闭上蓝色的眼睛舔了舔嘴唇,暧昧地在Erik唇边吐出一声叹息。

“非常棒,不是吗Erik?”

“你就像个喝昏了头的小子!”Erik忍不住咒骂了句把Charles拎起来坐直,他深深看向Charles仿佛在笑的眼睛,实际上他只看得到Charles在某个黑暗角落为无法自救而哭泣的身影。他知道得有人拉他一把,而那个蜷缩起来的Charles就像在用泪眼望着他,说“救救我”。

正在这时一个哨兵发现了他们,Erik把Charles抱起来迅速飞走,他没有朝边缘跑,而是走向了战场中心。

“看看这个世界,Charles!”Erik摇晃着手里的人,还必须分心对付后面那个紧追不舍的哨兵,“你想要的正是我想给你的!以后偿还一辈子都可以!但是现在,你得给我这个机会。”

“有个变种人快死了你看见了吗?”Erik努力把身后的哨兵困在地上,坏心眼地在Charles耳边说,看见他忽然睁大了湛蓝色的眼瞳,瞪着自己。Erik还指了指。那个废墟底下的确埋着一个痛苦挣扎的变种人,他似乎还没被投入战斗状态的哨兵发现。

“你快救他!”Charles揪着Erik的领子。

“我救他一个并不够。他迟早会死,因为你。”

“我…”Charles哑口无言。

“变种人还没死到让X教授一蹶不振的地步,至少你看见这里还有那么多在战斗的。而暗处,还有许多。但如果你失去了‘hope’,你守护的那些就都要死了。包括我带领的那些。”

“Erik!oh—快!”

Charles从Erik怀里猛然坐起来指着废墟大叫,而几乎是同时,那个变种人在哨兵踩上他之前被解除桎梏迅速逃离了那个地方。当然是Erik干的。

“Shit……”Charles看起来清醒了大半,他扶着额靠在了Erik肩膀上。而那后面的哨兵挣脱束缚又追了上来。他知道Erik也会被耗尽体力。

“真是…这该死的局面。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Erik,我需要联系Alex。”Charles抹掉眼泪,他知道他不该如此颓废,堕落。他也很想镇定下来,但哨兵突袭地太快,大脑中死亡的讯息太多,他感知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恐惧和绝望,还没有等他从那些属于自己或不属于自己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世界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他现在才有点醒了。

将食指与中指按压在太阳穴上,Charles尽力联系Alex。

“Alex,能听到我吗?现在,你尽可能接近哨兵母体,我需要你去进去摧毁核心枢纽,让它自爆,当然…你有选择权——”

Charles听见Alex回答他——我当然选择进去。

Erik替他擦掉了眼泪。

“别害怕,勇敢的小伙子,相信我,我会尽力找到路径让你逃跑…我会尽力。等我一会儿,我会把路线告诉你。”

“Erik。”Charles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没有带上头盔的棕发男人——他刚才在自己说话的时候亲了自己的额角,“我很抱歉…我刚才所说的话以及所做的事。但是,现在…不是解决这些的好时候,也不是……”

“我只想做那个在你恢复精神之后第一个触碰你的人,就像我能弥补,做第一个安慰轮椅上的你的那个人。”

“你当然可以弥补。”Charles久违地小弧度笑了下,任由Erik再次把他拥进怀里,下巴搁在他柔软的发顶上。

哨兵母体体内做的如同迷宫,但好歹关键位置都布置了士兵,Alex按路线费了一番力气闯进母体中,但他在母体内也遭遇了哨兵,他受了重伤,可令人意外的是,Peter也跟着他跑了进去。救了他。

一边感到头痛的同时,Charles一边感谢跑进去的是能光速奔跑的Peter,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人。

意外有时也是惊喜。

他联系上Peter告诉了他路线图,让他带着Alex找到核心枢纽,摧毁它,然后跑出来。Charles想,即使Peter迷路了,也大概是能跑出来的。

 

在Alex进入哨兵母体之前,Charles就通知了所有战斗的人类和变种人远离母体,虽然他和Erik离得很近,但Erik建了一堵厚墙,并把他完全圈在了怀里。

Erik又亲了他,在黑暗里,这次在嘴唇上,亲了一下,又轻轻吮吸了一会儿。

“如果不是要处理剩下的烂摊子,我想继续你想要的那些,就在这里,没人看见。我希望我可以弥补你所遗憾的一切。”

“实际上你已经做到了,Erik。”Charles把额头抵在他颈窝里,“你所做的事,正好是我们第一次遇见那次,我对你做的事。”

-


通篇看了下,就是我的怨念没错了。那该死的Erik,竟然一点都没有安慰安抚受了伤了的Charles的意思!Charles承受的痛苦分明和Erik无差好么……所以我也佩服他俩,每次见面都把字写在脸上:我不拦他,因为我爱他。

所以在一起好么【成全你们】

评论 ( 3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