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青 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就行。

© 争青 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来日方长 (2)

预警:有多次强迫H情节,NC-17。欧洲古代架空AU,各类物种混杂生活。

照蓝皮锤五十年没见到Loki这个哀伤度,要不是Loki正好伤在腰上,他肯定得先狠狠日两次聊表思念。我觉得应该很快就能开上车了。以及,基妹失去记忆前受了重伤,所以身体状况一直在这个世界里处于低等级。还有,Thor说话仍不利索。

第一章→来日方长(1)

---

“噢,Aldrich,看我们发现了什么?一个漂亮的小骗子。”拥有绿色长发的人蛇伸出蛇信子舔了下手,对另一个黑发的说,黑发人蛇笑笑,摇动尾巴向Loki靠近。

“两位优雅的先生,好久不见。”Loki举起双手做出臣服的姿态,歪头打开唇角谄笑,他就知道,躲在仓库也迟早会被找到,二楼就那么几个房间,“近来过得怎么样?”

“并不久,小骗子。也就是差点让你带着我们的宝贝逃之夭夭的时间。”叫Aldrich的人蛇猛地甩上蛇尾缠上Loki的腰,他故意勒在Loki的伤口上,他知道在哪,那可是他一手造就的杰作,“说,我们的珠子在哪!”他的蛇尾在使劲。

“你要是这么粗鲁,可…可别指望那可爱的宝贝能重回你的怀抱。”Loki抽口冷气,蛇尾的力量把皮革挤进他的伤口里,他已经感到了露在绷带上的血迅速冷下去的湿润,“它就在你的不远处,但要是我死了,你就永远得不到它。”

“你别以为我们会再次上当,你这下贱卑微的人类!”绿发人蛇缠住Loki的脖子把他高高吊起来,“像你这种低下的人类,有什么能比你的贱命更重要?怕死吗你这小骗子!向我乞求你可怜肮脏的生命吧,告诉我珠子的下落!”

蛇尾突然的用力使Loki的脸色被挤压的通红。Loki左手扒住蛇尾,身体因为愤怒而发抖,双目怒视着两条悠然自得的人蛇。几十年了!因为身体瘦弱,他已经被嘲笑了无数遍,最初在森林里醒来遍体鳞伤地爬进街道里的时候,他在流浪汉里也是最为狼狈的一个,遇到下雨的天气,他连死老鼠都没有。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连这个丑陋的人蛇都在嘲笑他。

估摸着割伤蛇尾的几率,Loki把右手伸向腰间,那里别着一把他藏起来的匕首,总是作为最后逼不得已的防卫来用。但几乎是他下定决心的同时,缠绕他脖颈的蛇尾就瞬间放开了桎梏,他狠狠跌落在货物堆上。腰上的蛇尾也不见,一转眼手边就多了个流血的绿发头颅,那蛇信子还吐在外面没收回去。

霜巨人站在门口,正把连话的无法做到的黑发人蛇掰成几段,Loki微微挡着双眼——那肢体分离的血红景象真是一点都不美观。用几秒钟思考霜巨人杀了自己的可能性后,Loki再拿开手时,那个霜巨人已经不见了。

正是逃跑的好时候。

黑发青年捂着腰站起来准备迅速逃离房间,谁知一踏上门槛就被冰蓝色的大块头堵了回去。

Thor上下扫视着Loki。

“你准备离开我?”

“我……”Loki龇牙咧嘴地讪笑,“就随意走走。不凑巧,碰上两个仇人。”

Thor没有说话,紧闭着双唇,仿佛看穿了他但并不追究似的。他低下身扯掉两个人蛇身上的钱袋,Loki这才发现他是去洗手了,那上面现在没有一丝血迹。又迅速拿过Loki腰上的钱袋把人蛇的钱币倒进去,Thor把Loki抱起来,将满满一袋钱币被放进他怀里。

“你现在的…的身体状况,离开我不是一个好选择。”Thor说着把皱起来的眉毛展开,低头蹭了蹭Loki的额头,“我知道你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但是,你仍然有我。呆在我身边。”

 

Loki始终疑惑失去记忆之前的他和这个霜巨人到底有什么关系。现在Thor把他带回他们的房间,又扒开了他的衣服。旅店的仆役送来一盆热水,他现在侧躺着用皮衣盖住上半身只露出一小节有伤口的细腰,霜巨人坐在一边忙着给他清理伤口、涂药、上绷带。

“还疼吗?”Thor坐近一些,几乎把Loki逼到角落里。

“小伤。没…没什么问题。”Loki急于把衣服穿好,但Thor一下子就扯开了他手里的衣服扔到一边顺势把他抱到大腿上坐着。他用手指摩挲Loki的伤口,亲昵地低着头在他身前探视,Loki大气不敢出,直到他收紧Loki的身体吻上他右胸上浅淡的疤痕。

“停下!”Loki一下子推开霜巨人的脑袋,见霜巨人一脸困惑地看着他,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我…我想问,在我失去记忆之前,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Thor笑了笑,摸着Loki裸露的后背,“恋人。”

“不可能!”

“你说什么?”Thor脸上已经出现了愠怒,但很快消散下去。Loki浑身发烫,胡乱推开Thor,“我怕你弄错了,我不是你的恋人。”

“你是。你只是忘了。”Thor血红的眼睛望着他,仿佛没在骗他。可Loki无法想象,他怎么会跟一个霜巨人在一起。即使,如果,这个强壮有力的霜巨人真的是自己的恋人,那么在自己初醒的时候,在他穷困潦倒遍体鳞伤几乎快再次死去的时候,这个家伙在哪?Loki觉得这个霜巨人关心的并不是他这个Loki的死活。

“既然忘了,就代表不存在了。我不觉得我是你所说的你的恋人,即使是,我都忘了,也就不存在我喜欢你了。”

“他不会忘了我。”Thor抓着Loki的手跃上床把他压在床上。他深深注视着Loki,翠色的眼珠,挺立的鼻梁,一模一样的脸和一切相同的小动作,无数的思念在一瞬间和血液一块上涌,他低下头凶狠亲吻着这个黑发的人。

“Shit!你都说了是他!”Loki躲避着Thor附在他胸膛上的亲吻,“如果我真的是他!那他已经死了!”

“他没死!”霜巨人大声嘶吼在Loki耳边,几乎把他吓到失声,他看见霜巨人的眼眶忽然挤满了泪水,又落下来滴在自己脸上,“你就是他,他就是你。Loki。”

“好…好……他是我。”Loki妥协道,又半阖着眼撇过头去——莫名地,他不想看这个霜巨人哭的样子,“你看,我还有伤,不管什么事,等我伤好了再说。”

霜巨人用沉默表示答应。他把Loki捞起来靠着床头坐好,不一会儿又忍不住把他楼进怀里亲吻一番。

“你知道这个…这个动作代表什么吗?”金发男人忽然笑得很开,并且把手掌放到了Loki的后颈上。

Loki当然不知道,他蹙着眉,不确定地摇了摇头。

金发的霜巨人抿出一个甜蜜的笑,掌心忽然用力让Loki贴近他,两人的唇蓦地契合地吻在一起,Thor抱紧Loki含住对方的嘴唇慢慢研磨,过了很久才把神识当机的Loki放开。

“这代表我爱你。”

在那一瞬间,Loki觉得Thor口中的那个恋人肯定是个很温柔的人。

所以那必定不是他。

“你知道你爱我怎么表达吗?”Thor又笑嘻嘻地问他。

这次Loki打死不会上当。他使劲推开Thor的脸,面红耳赤地把衣服拿来穿上,“我不想知道,你闭嘴!我要睡觉了!”

好吧,Thor也懒得再身体力行一遍了。因为Loki的爱可不比自己的柔情。他记得十分清晰,就那么一次,Thor把那个蓝色的爱人惹怒了,还是霜巨人的Loki就毫不留情地一刀捅进他的小腹,抽出刀的同时还无谓地大喊。

“我这是爱你!Thor!”

 

夜晚,Thor睡前没有把窗户完全关闭,清凉的月光落进床铺,落进黑发男人翠绿的眼眸里,使之布满光辉。

“Loki,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我,你有没有什么东西想从我身上带走?”

“你说什么?!”浑身布满冰蓝色泽和几缕条纹的Loki骑在Thor大腿上,双手掐着比他还强壮的霜巨人的脖子,“你再说一遍?”

“我的意思是,一千多年了,咱们从未分离过。如果,我说如果。”Thor抚了下Loki弯弯的犄角,“如果你离开了我,因为某些原因,你有没有想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

“首先,我不可能走。”Loki松开了手,翻了个白眼懒懒地坐在Thor腿上,“其次,非要这样的话,我要你的眼睛。”

“眼睛?”

“蓝色那个。”Loki朝Thor眨了下眼,把手指放在Thor红色的眼睛上,“不过你还是别想,这种事,不可能。”

 

严格意义上来说,Thor是Loki领养的。一千多年前,霍尔门考山上只有Loki一个霜巨人,那时他才四百多岁,而他被族人丢在这个荒凉之地已经一百多年了。

Loki是个畸形的霜巨人。他两百多岁的时候就被发现和其他霜巨人的不同——他太过瘦小而且无法长到正常霜巨人的体型。霜巨人寿命长达5000年,数量稀少且按照族规生活在雪山里。生活资源缺乏,他们不会浪费食物养育一个畸形的霜巨人,在他们经过霍尔门考山时,他们就把Loki丢了下去。这件事,Loki的父亲是知道的。他没有干涉。

但Loki活下来了,他小于是就吃的不多,雪山底下有许多小型野物,没有族规,他便跑下山打猎,慢慢地就定居在了霍尔门考山。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类的孩子瑟瑟发抖地在雪山上走被他发现。

那人类的孩子体型比他还要大一些,看上去四五岁的样子,如果杀了他,Loki一下子拖不回这么大的生物,但又不舍得让这么大的食物给别的雪狐雪狼吃了,所以就把小孩子带了回去养着。而几天后,那个小孩子皮肤变成了冰蓝色。他说自己叫Thor。

Loki这才知道,Thor跟自己一样,是一个畸形的、被人遗弃的霜巨人,而且他比自己还要大上五十多岁。Loki教Thor捕猎、储存食物,他们一起生活,一起长大,密不可分。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Loki成年。

因为他们很早就明白对方对自己意味着什么,生命与爱。

于是,在Loki成年的那个夜晚,他们就迫不及待交合在一起,从兄弟晋级为恋人。在Loki失踪前,这种关系持续了几百年。

 

回忆和梦境的交织让Thor无法安稳入眠。他一直叫着Loki的名字,热气喷洒在Loki的肩窝里,又热又难耐。而Loki,即使无法在这个美丽的夜晚睡着,他也不会舒服地睁眼到天明。

“Thor,Thor…醒醒。”Loki艰难地从Thor的禁锢中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脸。

“Loki……”霜巨人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亲Loki,在额头上,好几下。

“你…你做梦了。”Loki被亲完后,感到十分尴尬,他总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

“的确是。”Thor笑着抵住他的额头,“梦见了你。”

可惜那并不是我。

Loki低着眼皮。他一直在猜测Thor口中的那个“他”到底会是什么样子——能让如此强壮魁梧的霜巨人露出这样的笑容,大概是个正直又善良,温柔又动人的好恋人。

因此这不可能是Loki,他是什么样子他最清楚,狡猾邪恶,善于欺骗又从不关心他人。他只在乎自己。

 

“我明天想去换回我的珠子。”Loki记起那个鼓囊囊的钱袋,那足够换回他那个天空一样湛蓝澄净的珠子。

“那是你的珠子?我以为——”Thor眨了眨眼问他。

“当然!”Loki眼底闪过一丝心虚,他躲开Thor审视的目光,生怕他看出一点端倪。他就知道,Thor口中那个“他”不可能是他,那个“他”一定不会干出骗人家东西这种事,“那两个人蛇,就是看中我的珠子才追杀我到现在。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得到那颗珠子。”

“原来如此。”Thor从嗓中哼出一声应答,不置可否。

必须得走了。Loki想着,Thor迟早会看破的,他迟早会发现他要找的那个恋人并不是自己。到时,Thor肯定会离开他,甚至于杀了他。与其如此,不如自己先断,虽然他还挺羡慕那个人有这么个大块头护着,但一个人终究是一个人,Loki生命中注定不会有个人会和他产生什么纠葛。更遑论喜欢他。

“既然是我的珠子。我就得拿回来。有了那人蛇的钱,足够了,还能有剩。”

“当然。你可以去。”Thor摸着Loki的发顶,笑了笑。这小骗子,以为能瞒过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Loki从人家人蛇手里骗来的,他的Loki,一千年以来,最爱的就是用点小伎俩捉弄人家,简直乐此不疲。

而且他谁都不怕。

Thor想起他们第一次遇见独眼魔狼的时候,他正在山中和Loki分头捕猎。Loki不知在哪遇见了魔狼,用了点花言巧语骗走了魔狼刚猎到嘴的雄鹿。等Thor再见到Loki的时候,那个冰蓝色的小混蛋就扛着鹿朝他一路狂奔,一边狂笑着一边朝他大喊“Thor!交给你了!!”然后一溜烟从他身边跑了出去。

那个气得发疯的魔狼就只能留给他收拾。

 

Thor笑了,Loki皱着眉感到莫名其妙,好像自己脸上有画似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抿着嘴又说,“我要自己去。”

“好。”Thor搂着他,“只要你不走。”

“我还有伤,走哪?”Loki瘪着嘴,无缘无故有些气闷,他拍拍Thor的肩膀表示要睡觉,然后头一埋就睡了。他以为他不会睡着,但霜巨人体温意外地比他的还要高,他不知不觉就沉浸在了这种温暖中陷入了梦境。

 

第二天早晨,Loki就去换了珠子。他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用治愈魔法治好了自己的伤——几十年不太美好的生活,他用的最熟练的就是治愈魔法。他准备走了,真正地离开Thor。但世事难料,还没出镇子,他就被人打晕,失去了知觉。

 

Thor是在中午发现Loki不见的,Loki没回来。他第一感是Loki又离开了他,但很快,有人来推翻了他的猜测。

眼前这个蛤蟆状的怪物自称Brandon,给了他一颗蓝色的珠子和一缕黑色的卷发。

“我家主人有请,霜巨人先生。”

Thor握紧拳头,他认得出来,这是Loki的珠子和头发。

“Loki在你们那,是吗?”霜巨人的声音听起来如同压抑着高温岩浆的火山,低沉而又盛满愤怒,“你的主人是谁?”

蛤蟆怪物低头回答他。

“高天尊。”

------

基妹穿的衣服是这一款,超级容易被Thor扒开!!【hhh】

评论 ( 2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