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青 皮蛋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
叫皮蛋就行。

© 争青 皮蛋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带他回家 (纯甜一发完)

最近很是吃了几口刀子,所以发糖补偿自己。梗概:Loki因为逼不得已的原因离开了Thor,六年后回归,他以为时间之久,Thor再也不会想与他见面,但事实并非如此。ABO设定,有生子。Thor微黑化,ooc有。带一点点盾冬。

 

----

“现在走,不再回来了?”

Loki把行李箱竖起来,回头看房间里的Thor,他看起来颓废至极,酒液甚至淌在他的胸膛。

“我们已不存在可能,我们早就该分开。”

“可你能忘得掉吗!”Thor歇斯底里,“这么久,我们站在一起,我们拥抱,我们接吻,我们甚至一起战斗,我们从未放开过彼此,甚至在那些流血的日子!我们的一切,从前的所有的属于我们自己的岁月,你能忘掉吗!?Loki,你竟然能忘掉吗……”

“我忘不掉。”

Loki哽咽地捂住脸,他知道Thor听不见,这只能在梦里出现的话,Thor永远听不见,连梦里的Thor都无法听见。六年里,他无数次梦见这个场景,无初次跟Thor说他忘不掉。却从来只见Thor在他面前捂着脸哭。

Loki抽搐几下哭出来,心里难过,于是就醒了。

他一睁开眼,窗帘外的一点阴影就铺在他脸上。外面看起来没有太阳,灰色的窗帘同时遮蔽了本就不多的亮光。

 

六年前,Loki被Laufey集团找到,他从而得知自己强健如Alpha的体质是当初laufey被人追杀,遗弃他逃跑时,将新研发的实验药物打入他体内造成的。Loki是个孤儿,被人捡去送到孤儿院,直到十六岁那年在孤儿院里分化成了Omega。他体型削瘦,却拥有天生强大的力量,足以与一般Alpha媲美。Odin发现了他,并让他加入了Odin集团,这个与Laufey集团形式相似的占据黑白二道的集团,拥有许多打手,而Loki,成了集团第一继承人Thor·Odinson手下的新兵。

 

被Laufey找到时,Loki二十二岁,已与Thor结婚三年。彼时的Laufey已在加拿大壮大了自己原有的集团,不仅在黑道,就在商界里,“约顿海姆”的声誉也不容小觑——足以压倒因Odin的病危而能力急转直下的“阿斯嘉德”。

 

“我知道这不容易,my son,但如果你不跟我走,下次你见到的,将是你丈夫那两只漂亮的蓝眼珠。”

 

Loki体内的药物是Laufey毕生的心血,实验十几年从未成功过,集团被对手围剿前一天出的新品却在Loki身上发生了效用。虽然新品的研发技术早已丧失,但如果将Loki作为研究对象,这个药物几乎已是现成品。没有什么能阻止Laufey的丧心病狂,从Loki三岁被丢下那天开始,他就懂得了这个道理。

花了三天时间和Thor制造矛盾,再离开,Loki精疲力竭,离开那天晚上Thor的歇斯底里,是他再也无法忘却的梦魇。

 

闹钟响起来,Loki按下按钮,望着天花板出了神。几天前约顿海姆的覆灭就像幻灯片一样迅速,但却正下怀Loki早已做好准备的那样,他带着六年里攒下的巨款逃跑,只作为实验对象的他就像被约顿海姆囚禁的鸟,鸟笼消失,他去哪都无人在意。

他回到了伦敦。

 

事到如今他仍然承认他没有忘掉Thor,没有忘掉他和Thor在一起的一切。他们在伦敦度过了他们几乎所有的时光,如果让Loki选择一个死亡的地方,无疑也是在伦敦。现在他回来了,六年了,他不指望Thor还会记得他,也不去打探Thor现在怎么样,他就这样生活在他熟悉留恋的环境里——和自己的孩子。

六年前走的时候Loki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但Thor再也无法得知这个消息,他不该知道这些,然后再试图惦记着Loki。幸好的是Laufey也正想试试药物会不会遗传,便让Loki生下了这个孩子。Loki由衷地感谢上帝,Narfi并没有承接任何有关药物的基因。几天就被抽去一管血的日子,不是他的孩子该承受的。

 

又平复了几分钟心情,Loki才打算起床。只不过穿上衬衫及西裤的功夫,他的房间门就被叩叩地敲响。

“你可以进来,Narfi。”

“Dad,外面下雨了。”

Loki掀开窗帘,看到的是一如六年前的伦敦,细雨飘在窗户边。他坐到床上去。

“我们的雨伞在门口,我已经放好了。”Narfi说。

“你总算知道查一下天气了。”

“伦敦多雨,一天几变。”Narfi望向窗外,“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Loki下意识就接了下句。是《雨》。他想起了一些往日快乐的事,尽管现在想起来很悲伤,于是他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西装背带裤的小男孩。黑短发蓝眼睛,嘴唇像Thor,鼻梁像自己。

他知道Thor的性格,如果他的孩子一大早就跟他背博尔赫斯的诗,他一定会嚷嚷着要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奖励,而且只要不触犯底线,无论多过分他都会给。

Loki用手指梳了梳自己的长发,“背的不错Narfi,想要点什么奖励?”

“来到伦敦第一天,想要一份正宗的伦敦早餐。”Narfi背着小手,认真地说。

Loki站起来摸了摸他孩子的头,答应他立刻就去做。只不过Narfi不知道,Loki从来不是一个会支持奖励机制的人,他是在模仿Thor。他永远不知道Loki内心有多么痛苦和不得已,一个孩子不该没有父母,也不该只有一个父亲或母亲,他需要两份人的爱,而Loki正竭尽全力为Narfi做到这些。

 

Loki做了茄汁黄豆,煎蛋,吐司和培根香肠。Narfi正坐在餐桌上用叉子吃东西。

“我们这次要在伦敦呆多久,Dad?”

从前Loki随着Laufey的指令而移居,去过许多地方,每个地方至多呆着不超过三个月,最常住的还是多伦多,以至于Narfi每次出门,都会问一问呆多久。

“你想呆多久?”Loki反问。

Narfi仔细想了想,“如果没有Laufey,我想呆一个朋友的时间。”

一个朋友的时间,足够交一个朋友的时间。

Loki沉默了几秒,“当然。”他露出微笑看着Narfi吃东西的样子,“这次你想留在这里多久都行,我们可以不走。”

 

送Narfi去了新学校,Loki开车去了莱斯顿大学*,那将是他将要应聘的地方。如今他不再是一个人,老师这种平淡的工作,竟是他唯一想得到的他愿意做的事。进入阿斯嘉德后,Odin资助他读大学,早已拥有博士学位的Loki,并不对自己的应聘有多大忧虑。

 

但还是耗掉了一个上午和半个下午,Loki庆幸Narfi的学校制度是让孩子中午留在学校,不需要Loki去接Narfi回来吃午餐,使他在今天这意料之外的繁琐里松了口气。

 

他仍然改不了喝酒的习惯。Thor爱喝酒,特别是啤酒。Loki曾经有段时间跟着他喝了许多种酒,酒瘾就这样栽在身体里。

只是他没想到,来到伦敦的第一天,他就能见到Thor。

 

他特地挑了Thor原来不曾来过的酒吧,点了杯朗姆可乐。并希望Narfi不会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他的鼻子跟Thor一样好使。但就在他想着的时候,他看见了Thor。

那个Alpha没怎么变,从发型到穿衣风格,连容貌都与六年前相差无几。Loki有点愣地看着,过了一分钟,他意识到他不该如此,Thor或许早忘了他。六年,足以让Thor挑选到他足够满意的Omega。

但Loki不得不直视自己的感情,他仍然深爱并想念着Thor。实际上他想一直这么看下去,就算Thor已经恨透了他,他还是因为想念而回到了伦敦,无非是能让他离Thor更近一些,这已经足够安慰他了。

Loki站的地方有个大理石柱,哥特设计,与酒吧的氛围浓密地融在一起。Loki挪了两步,站在柱子跟前,他抬起眼睛悄悄伸出半个头,一直盯着靠近舞池的Thor——他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像从前那样大笑,Thor从未变过.

直到他搂住Sif的腰,低头与她擦额,将她亲密地往自己怀里送。

真实来临,之前所做的虚假的预警全都是泡影。Loki紧紧靠着柱子,逼迫自己喝了一点酒,转身站到吧台面前。以上帝的名义起誓,Loki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从未放弃对Thor的执念。尽管Loki一次又一次假装说服自己Thor不记得他也没关系,可当他真的看到了Thor拥有了别人,他才知道一切有多么不堪忍受。他还留着Thor的照片,他的一个领结,他还常常梦到Thor梦到直哭,可是Thor却早已不在乎他了。喝完一半鸡尾酒,Loki撑着吧台憋了口气,等他回去,他要烧了Thor的领结、照片,那些手机里的图片,视频,都要删掉,或许还想离开伦敦,就在他完成给Narfi诺言的那一天。

“你回来了,Loki。”

还没转身,Loki就被压制住双手在吧台上。周围人都被遣散开,Thor从Loki身后发出声音来低沉地喊他的名字,紧紧握住Loki挣扎的手,。

“你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Loki压抑着暴怒与痛苦,这个男人,前一秒还在亲近别人,下一秒却怪他不找他。

“我与你没什么话好说,我回来不是为了你,滚开!”长期坚持锻炼的Loki体能并没有下降多少,他一发狠甩开左手,立马和Thor打起来,金发男人像是惊了一下,不敢再掉以轻心,他再次迅速握住Loki细瘦的手腕用力固定住,将Loki右手里的酒抵在唇边喝完,半拖半拉把挣扎地西装凌乱的Loki带到不远处一个房间里去。

“F uck——!松开我Thor,不然你今天别想完整地出去!”

“你最好安静点Loki。”Thor将Loki抵在墙上,他眯了眯眼,觉得困住Loki很吃力,于是散发了点信息素。

这立刻让Loki咒骂声不断,他的身体,因为这信息素,竟如鱼得水一般发出快活酥麻的感觉,属于他的Alpha发出的安慰性的带着一点侵略性地信息素熟悉地让他直颤,他已经克制不住要发软,甚至想要立刻抱住Thor,亲吻他。

但他知道,Thor已经不爱他了。

他该挖掉腺体的,Loki感到难过,从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该挖掉这个腺体。六年了,他仍然保留着对他来说没好处却只属于那一个人的腺体,仅仅只是因为那里面还有Thor的味道。他怎么也舍不得把Thor留给他的这一点记忆抹掉,常常在夜里偷偷放出来,就像每个晚上Thor会将他紧紧抱住一样。

“该死的!”Loki低着脑袋,“你要是还有点良知!别做什么丢人现眼的事!”

Thor稍稍收敛了点,但Loki明显能感受到他的怒气。他将Loki的两只手用一只胳膊压住,捏住Loki的下巴强迫他看自己。

“你忘了我了,Loki。”

“我们本来就不该再见!我们最好离得越远越好。你看看你,Thor,你在做什么,你不觉得良心有愧么,纠缠你的前夫?”

“看来你确实忘了一些东西。”Thor松开钳制他下巴的手,“但却没什么值得人在意的。我并不是在纠缠你,Loki,我只是看见了你,来警告你一句,不要来打扰我和Sif的生活,我们过得很好。”

Thor看不见Loki的脸,Loki很久都不作声。他蹙起眉头再次把Loki的脸抬起来,竟发现他满脸都是泪水。

 

Thor猛地一愣,“Loki……”

“放开我,Thor。”Loki咬住嘴唇压着哭声,泪水不断从他眼角涌出来“放开我,我保证,你这辈子再也不会再见到我。”

“Loki。”Thor一看到Loki哭就慌,他急忙松开了手,一放松就被Loki捣了一拳。黑发男人使劲抹了一把脸头也不回的往外走,Thor赶紧拉住他。

“Loki,不不,别走Loki。”

Loki转身就给了Thor一拳,然后再也没停下来。这只是一个不大的包间,黑发男人在里面发了狂地出击,朝Thor砸东西,所有玻璃制的东西都碎了一地,Thor看到Loki的眼泪一直没停,却没法出口安慰,让人心疼的要命。该死的,他就不该演这出戏。

 “Loki!No!”眼看Loki要把墙上的画摘下来砸他,他猛地跨过半个沙发把画框夺下来摔在地上,不得已使了力气从背后把Loki双手都抱住,然而还是没抵住Loki暴躁的反抗,Loki一脚蹬在墙上,两人重心不稳双双倒在沙发上,差点摔进玻璃渣里。

没了着力点,又被紧紧箍住,Loki只能扭动身体挣脱。实际上他已经精疲力竭了,无论是身体还是他的心。他已经没有办法再看Thor的脸了,也做不到在这个地方做任何停留。多留一秒,他就多撕心裂肺一秒。

“Loki。”

“你要是不滚,就让我出去。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别这样Loki,我骗你的,Loki,我没有和Sif在一起。”

Loki怔了一下,使劲咬紧牙关,“你要是觉得你能借此来让我再哀伤一次,不可能了,Thor。”

“不是,不是,Loki。这真的只是一场戏,是Fandral的主意,他让我试试你是否还爱我。”

Loki冷哼一声,“那你试出结果了了吗,Odin之子。”

Thor试着松了松手,Loki没有挣扎的迹象,他一下子把Loki扭过来面对自己,再次把他紧紧抱住。慢慢找到舒服稳当的姿势躺着,Thor想抿嘴笑又压抑着,他看了看怀里仍在生气的Loki,试探性地吻了下他的额头,果不其然,Loki生气地几乎要把他的衣服捏成一根麻绳。

“我差点以为你真的把我忘了。看见你哭,我才发现我错了。”Loki并不理他,Thor也不在意,“很抱歉,Loki。我只是害怕……而且,其实也没必要试探你,Loki。从听说你买了机票准备回来时,不管你是否还在意我,我都不可能再让你从我身边离开。即使用一些极端的手法。”

Loki睁大了下眼睛,敏感地捕捉到关键词,“你知道我要回来?”

“我知道一切。甚至是我们的孩子。”

Thor有些高兴,又充满歉意和悔恨。

“你离开的那晚,我已经觉得不对劲。第二天就派人跟着你,发现你竟然跟着Laufey,我们和Laufey是对手,但我不相信你会毫无原因的跟他走而离开我。”

“你身体里有他留下的药,你到了多伦多,我才从内线那里知道这些。他们拿你做研究。”Thor按着Loki的后颈,把他往自己怀里塞,又不停亲吻他的头发,“我还知道你怀孕了。天……Loki,我当时真的…我想去立刻接你回来,我应该在你身边,照顾你,给你做一切…可我做不到,你每隔几天就被迫抽血,我只能看着…我…Loki…我爱你,我爱你。”

Loki咬着下嘴唇,喉咙变得沙哑,他用手小幅度抚了抚Thor的胸前,“没事了。”

“Thor,你们俩还好吗?”门外忽然响起Sif的声音。Loki心里一涩,手捏成拳头使劲压着Thor的脖子。

“很好Sif。”Thor握住Loki的拳头,亲了亲,“Loki很乖,你们在外面守着就行了。”

“不会再有这种事了。”Thor笑了下,“现在的阿斯嘉德,与六年前又不一样了,他已经恢复了Odin时的辉煌。而我们在约顿海姆埋伏了六年,终于铲除了它。”

“原来这六年,你一直在监视我。”回想起在约顿海姆的日子,Loki曾深深以为,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惦记他,就是Thor,也会忘记他,“你们的内线是谁?”

“许多个,但是你认识的只有一个。”

Loki眨了眨眼,“Bucky。”

“没错。我本来想让你知道Bucky的身份,但他是Steve那边的人,他那时候不信任你,能让他同意Bucky偶尔照料一下你,就费了我很大力气,谈了许多次才成功。那时候Bucky已经在约顿海姆埋伏了两年,本来该回来的,我托Steve又让他在那呆了两年,直到你生下我们的孩子,孩子又一岁,他才撤离。”

Loki松了一口气,“所以他是假死。”

“是,这只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两年,足以让我安插足够的眼线和内线在你身边保护你,但为了你的安全,我没有让你知道这些。不过Steve仍然不高兴,……我也能理解,Bucky是他男朋友。”

“没想到,那个爱吃李子的胖子竟然没死。”

“你觉得Bucky怎么样。”

“嗯哼,还行吧。”Loki调整了一下姿势,更加舒服地窝在Thor怀里。

“他们俩快要结婚了,我们可以参加他的婚礼。”

Loki闭上眼睛,模糊地哼了一声。

“我这里有很多你的照片,都是他们拍给我的。”说着Thor就从怀里掏出了手机,他一边圈着Loki,一边打开了手机。相册里起码有几千张Loki和Narfi的照片。Loki慵懒地张开一点眼缝看。他怀孕的,读书的,买东西的,甚至连打瞌睡的照片都有。Thor如数家珍地点开这些照片絮絮叨叨地在Loki耳边讲关于这些照片的琐事。Loki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很困,他闭上双眼,耳边只有Thor的声音,贴近Thor的胸膛,隐约可听着他胸腔里的震动。Thor的声音天生低沉动听,像大海的神明,从深渊里发出的低语。他曾经日日夜夜想念Thor在他耳边说话的日子,他在这六年里每一天都过得寂寞又委屈。

Thor讲得嘴角上扬。他的西装解开了,可以使Loki靠在他衬衫上。而很快胸口就变得很凉,他低头看着Loki紧闭的双眼,里面流出的泪水打湿了他的白衬衫。他知道Loki这六年都在承受什么,就如同他睡不着的两千多个夜晚只会喝酒工作一样。

放下手机抹掉Loki的眼泪和他一起亲吻,俩人绵长而湿润地黏在一起,挤在狭小的沙发里拥抱着彼此。亲够了他们就只想睡觉,缩在一起睡。这也是俩人六年来睡的最好的十分钟。

因为十分钟后,Loki的闹钟响了。 Narfi放学了。

“我需要接Narfi,他叫Narfi。”Loki道。

俩人在玻璃渣里扫出一块地方站起来,为对方整理好衣服。Thor显然有些局促,他搓着双手,“我需要准备些什么?他知道我吗?还是我去换件衣服?”

“你不需要准备,他对你不熟悉。我去接他就行了,今晚就跟他说这件事。明天,你可以来接我们搬家。”

Thor皱下眉毛,“明天?不能今天就……”

“我想我们的儿子,可能需要缓冲。”

最终是安慰了Thor五分钟,接着在一个绵长的吻里之后,Loki才得以脱身。他衣服有些褶皱,但他并不在意,就像是他多自豪这些褶皱。路上不堵,他很快就到了学校门口。Narfi站在校门口玩着手里的小刀。

“Dad。”Narfi坐在车里,看着开车的Loki,“你心情很好。”

Loki耸了耸肩,“Maybe。”实际上他已经高兴到想飙车。然而过了许久,Narfi都没有问为什么,倒是Loki有点紧张,他犹犹豫豫了一会,才试着问:“Narfi,如果…我们去和你的另一个父亲一起去住,你觉得怎么样?”

“你说Thor吗?”

“……”Loki跟Narfi讲过很少的Thor的事,他没想到Narfi记得这么清楚。

“他的照片就在你床头柜上,Dad,而且后面还写有你们俩的名字。你去厨房做饭都不会放回去,因为你做完了饭回来又看。不过,作为你的儿子,我已经能做到让你无法察觉我动了你的照片。”

Loki抿了抿嘴,觉得他把儿子教育的非常不错。

“那你愿意吗?”

Loki看见自家小男孩,沉默了很久,才不好意思地撇过脸,微微点头以示同意。

 

驱车到家时,天已经微微有些昏,还没到车库门口,Loki就看见有个大个子蹲在自己家门边。Loki忍不住弯起嘴角,这么蠢的姿态,也只有一个人能做的出来。

“你是怕我再走,然后蹲在这里准备抓个正着?”

“我一分钟都不能离开你,Loki,你走了几秒我就受不了。”Thor大步跨过来,把Loki全部拥进怀里,恨不得再亲两口。

然而他睁开眼,就越过Loki的肩膀,看见一个长相十分眼熟的小男孩捏着书包抬头一动不动地看他俩。

 

Narfi倒是很适应Thor的存在。回家他就把回房间放好书包,坐在客厅里拿起iPad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任由两个父亲在厨房叙旧。

“你想吃什么,牛排?”Loki把围裙系在身上问Thor。Thor从后面拥住他,亲吻他的耳后。

“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那你吃生土豆吧,我懒得给你做。”

Thor笑了一会,赖在厨房不出去,Loki一看就知道他怯场了,对手是客厅里面那个小家伙。

“你不去跟你的儿子培养培养感情?”

Thor略有踌躇,Loki挥了挥铲子,用脚把他踢了出去。

进了客厅,Thor正好看见他的小家伙靠在沙发边上抱着iPad打瞌睡,眼看着要栽下去,Thor眼疾手快一手将他扶住,顺势就坐下来,把他放在自己腿上,取下iPad让其背靠着自己的手掌。

Narfi眼睛半睁着,他看起来慵懒极了,伸手摸了摸Thor的脸,“你是我的另一个父亲,对吗?”

“是。”Thor笑起来,“我很抱歉,但是,我的确是你的父亲,尽管这一切都有点晚。”

“我差点忘了你。”

Thor思虑了几秒这句话什么意思,“Dad跟你说过我?”

“他提的很少。但是他有照片,我见过,后面有你的名字。我差点就把那张照片扔掉了。”

Thor震惊地睁大眼睛,“为什么……”

“你知道的,Loki很厉害。他总是被抽血,而且经常没有颜色,但是回来还是给我做饭。”

Thor狠狠抽了一下。

“但我经常会看见他拿着你的照片哭,他不知道我看见了。白天是,晚上也是,还会喊你的名字。每一次,我都以为是你不要他,他才会哭的这么厉害。”

“不会的。”Thor紧紧抿着嘴,把Narfi的额头放在肩膀上,“我永远不会不要他。”

Narfi圈着Thor的脖颈,他很困,声音细软,“你爱Loki吗,Thor?”

“当然。”Thor轻轻拍着Narfi的背,“我们从未停止与彼此相爱,My son。你和他,是我的一切。”

 

将Narfi送回房间里睡下,Thor转悠到厨房,把Loki的火给关了。

“Thor,你干什么?”

Thor捧着Loki的额头吻了一下,解下Loki的围裙。

“Narfi睡了,你可以晚点再做饭。”

“睡了?”Loki挑眉。

“对,但这不重要。Loki,我觉得很抱歉,在你怀孕的时候,我从未给你任何爱。”

Loki笑着挑了挑眉,但下一秒,他就察觉到了危险,可Thor已经把他圈在了案台边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Loki,身体的阴影圈住了Loki的全部。

“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Loki。这一次,每一秒我都在你身边。”

 

---

*忽然间黄昏……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博尔赫斯的诗,《雨》的前几句

*莱斯顿大学:作者胡诌的大学。

-----

超级喜欢锤哥照顾怀孕Loki的那种感觉,一定甜的要命!看不到锤哥照顾怀孕Loki时蠢(xing fu)地冒泡的样子,我觉得非常亏。所以,再生一个吧。而且,锤哥也正好找个理由上-床。

评论 ( 17 )
热度 ( 3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