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锤基】给小猫咪的吻 (1)

番外的下部没感觉,暂时懒得写,于是开始写正文了。

设定:ABO+兽人。→NC-17!请注意       军队制度参考美国,基本上全私设。如有不妥,请评论或私聊指出,多小的问题都可以。

兽形态为巨狼的Alpha  Thor x 兽形态为黑猫的Omega  Loki。

两个特种兵,一个Alpha和一个伪装成Beta的Omega,军营里见面,变成搭档执行任务,但是Thor好像发现了Loki的小秘密。这是一只有故事的小猫咪。

 

------

Thor是在闭上眼十秒后听见猫叫的。

给新兵一个教训在军营里已是司空见惯的景象。他端正倚在树下,搞不懂那群人逗弄新兵有点什么意思。而且是用一只猫,就不能有点爱心。

其实严格些Thor也算作新兵,但没人会傻到去挑衅他。他是一天前从第一特种作战分队被调入第十特种作战分队“阿斯嘉德”的。而在此之前,他的名声早已超越分队局限,Odin狼族狼王之子,Thor·Odinson,作为顶尖的单兵,让所有兵都熟知一件事:他所在的军营从来以他的名字为荣。

 

Fandral本来饶有兴致在外围看,见Thor毫无动脚之意,心痒不已,便自发来讲解情况。他和Thor同原属第一特种作战分队,昨天与他们的好友,Sif、Hogun、Volstagg同时调入阿斯嘉德。

“我才发现他们跟新人玩的把戏,和我们那可不像。”

Thor在树影下眯了眯眼,看见人群上空里闪过了一团黑雾似的影子,速度快令人意外。听到Fandral吊足胃口的开场,他忽然有些好奇。

“都是用兽态战斗,他们竟然用一只猫去教训新兵。而新兵是只鬣狗,无论哪一方赢了,狗胜了一只小猫咪,小猫咪胜了一只狗,都够他们笑一阵子的。比我们那豹子对豹子有意思多了。”Fandral用手肘碰了碰Thor,“不过,听说那只黑猫十岁就在军营了,是Fury上校捡来的。”他停了一下,“据说,从没输过,是个Beta,看起来很不错,叫Loki·Laufeyson 。”

Thor顿了一瞬,“Laufey?哪个Laufey?”

Fandral耸耸肩,“好像就是你猜的那个。”

 

Thor感到震惊。他没想到,他竟然能在这里听到Loki·Laufeyson的名字。

他知道Loki。因为早在十年前,Loki就因用小刀挖了他同父异母哥哥的两只眼睛,最终被Laufey驱逐出猫族,成了所有人的茶余闲谈。

那时,Thor十三岁,Loki才十岁。Thor对黑猫族的事不甚了解,但对此事听得很多。传闻Loki的母亲是一只外族猫,跟Laufey是一夜情。或许是死了,至今不知道行踪。而Loki,是Laufey在一个冬天不知不觉带回族的。这本是件不大不小的小事,不值得Loki被熟悉,直到Loki挖了他哥哥的眼睛。

那时候所有人都在说,那是因为Loki哥哥嘲笑Loki的眼睛是绿色的。没有黑猫眼睛是绿色的,那是Loki母亲留给Loki的。

Thor小时候听说这件事时,很是难过了一阵。虽然他不认识Loki,但仍为Loki感到悲伤,有一阵子,Thor天天为Loki祈祷,祈祷那过于年幼又孤独的小黑猫最好不要冻死或饿死在街道上。

 

 

Thor能听清哪个落地是猫的轻盈,哪个是鬣狗的笨拙。他完全猜的到战况,那小猫必将胜出这一局。

 

几分钟后人群爆发一出欢呼,Fandral挑挑眉看迎面走来的三个人,朝Volstagg喊了一声,他便大声地回答:“是小猫赢了!Fandral,Thor!你们没看太可惜了!那只猫可真够厉害的!”

Thor笑了下,余光里闪过一抹黑色,那只黑猫从人群中跳出来,很快走进了更衣室——人兽族的兽形在恢复人形时,人形会是裸 体。

 

 

短暂的娱乐后是训练。Fandral从来对这些负重越野充满信心。当他和Thor奔跑在森林外的沙地上时,他还有心思跟Thor普及他今天打探来的关于Loki所有的信息:

 

Loki十岁被Fury上校破格录入军营,实际上是以士兵的身份养在军营里。不过他很出色,十六岁就夺下过单兵训练第一名。Fury很少来看他,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与其说是被捡来,不如说是Fury挑选出来的。对他,Fury的意思很明显:他不过是指路人,Loki才是行者。

 

话虽如此说,但毕竟有Fury这一层关系,Loki略略受人照顾,成了军营里相比之下限制最松的那个。自从十七岁分化为Beta,他就开始做起了军营里的生意。军营没有Omega,大部分是Alpha,一小部分是Beta。性欲在这个充满精力与青春的军营里像困兽一样游荡,Loki利用一些手段从外面大量进购无码影片、照片、避孕套等等士兵们求之不得的东西给士兵们使用——在一些普遍偏高的价格的基础之上。而他则从中赚取利润。他从来不怕价格过高而无市场,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军营,来当兵的几乎全是兽族首领或是长老之子,他们来此,大部分是为了接受高强度的训练,甚至是为了继承而进行竞争,过了服役定下的期限,他们就会退役,继承王位或以自己的身份生活。而这种兵,最不缺的就是钱。军营长期以来,一直为士兵无法排泄的正常生理欲望而烦恼,尽管士兵们有忍耐的能力,但长期如此对士兵的身体并无好处。Loki的灰色交易正好添补了这一漏洞,军营不能出面正式解决,于是对Loki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者在某处站在同一利益地点,同时而又和谐地运营着。

Loki从中赚到了钱。不过很奇怪,从没人见到Loki把赚的钱存起来,但也没人知道花在了哪里。

 

Fandral说得很兴奋,他口有些干,却心甘情愿。他朝Thor挑眉,“中午吃饭时看见了么,那个黑发男人?Loki,漂亮地要命。”

Thor回忆起了他中午看见的那个青年,的确很美。那身体像是削出来的精美雕塑,瘦而高挑,利落的短发,比其他人的头发都要稍稍长一些,显得十分与众不同。很漂亮,如Fandral所言,但这无端给了Thor一种孤独感。士兵们吃饭从不交谈,但他们明白他们一直在氛围里。可Thor看的出来,只有Loki不在。

“Thor。”Fandral喊了他一声,“你发呆了,这你都能发呆!你还在跑步呢!”

“这又不影响。我看得见路。”他想了想说,回答Fandral的话说,“他太瘦了。”

“那叫漂亮。”Fandral反驳,并看了看Thor绷紧在军装下的肌肉,“但也许对你来说太瘦了…谁在你面前不显瘦,除了Volstagg。”

 

Thor在阿斯嘉德已经三天了。他们正在佐治亚州做森林山地作战技巧训练。三天里,他见过很多次Loki,他太显眼,使人不得不去注视他。他看起来很讨人喜似的,每次都能和一群人玩到一起。Thor没有参与进去,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参与。

实际上是他看得到,和Loki说话的人,没有一个参与了Loki。

 

这是Thor第二次在军营里见到猫了。又是一只黑猫。但很明显,不是Loki。即使这只猫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了“咕噜 咕噜”的声音,Thor也敏锐察觉到了这个小生命。他本来只是在休息时出来走走,谁曾想会在这所军校的外墙边发现了一只绝不该出现的小野猫。

Thor模仿猫叫“喵喵”地叫了两声,蹲下来,很快那只黑猫就过来蹭他的脚踝。他趁机捏了捏猫的身体,竟然意外地强壮,小腿分布着与年龄不符的肌肉。不过还能看出来它仍是一只小猫,最多也不过六个月。明显是有人在喂养,甚至是在训练。

后颈一阵起栗。有人来了。Thor警惕地扭头,先是看见一双黑色的皮靴,充满了光泽。然后往上,是紧紧束缚小腿的军装,上好的布料包裹着有力的肌肉,沿着笔直的大腿攀升到腿根,一根紧身腰带,宽肩窄腰。

还有黑发。

 

竟然只是十步远。这大概就是猫的优势。Thor竟然在Loki只距他十步远的时候才发现Loki正在走近他。看了眼Loki冷淡的脸色,又看看他手里的食盒。Thor大概明白这只猫是谁在养。

Thor轻轻晃了晃把脑袋放进自己手心里的小猫,“你的猫?”然后顺势挠了挠猫咪的下巴站起来,对小猫自言自语道:“该吃饭啦,小猫咪。”

“不是我的猫。”

Loki走近,把食盒放在地上,“它是它自己的。”

Thor感到梗塞,抿抿嘴,竟不知该如何接话,就只好转移话题,“它怎么进来的?养的挺好,身体很不错。”

“不是我在养它。”

Loki觉得有些烦。的确,是他在越野的时候捡回来了这只家伙,又偷偷喂它,训练它。但他从没想过会有个这么愚蠢的大个子竟然把他干的一切都发现了。这莫名令Loki不舒服,好像谁会觉得他在特地炫耀,并企图让人夸他,他Loki,是多么善良而又正直温柔。

光是想想就让Loki感到恶心。他什么时候需要这些虚伪的赞美。

Thor没在意Loki的一味反驳。他蹲下来和Loki一起看这小黑猫吃饭。它吃得很迅速,这饭菜明显十分合它胃口。Loki捏了捏小猫的腿,让Thor更加确定,就是Loki养了这只猫,还很细心地在照顾他。

但下一秒,Thor再也不这么想。

 

小猫一吃完,Loki就用手掌托住小猫的肚子,手臂朝后一使力就将猫扔了出去。力道之大,一下子甩出了外墙。只听见一声闷叫,紧接着一声细微的脚步声,那小猫也不知是吓到了还是如何,迅速消失在Thor可听范围之内,过了几秒,空气静谧如死亡。Thor才在这瞬间的感觉里知道,Loki竟然把猫给扔了。

“你他妈在干什么!它还没成年!”

Thor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Loki拍了拍手心,挑起眼皮看这个金发的大个子,他瞪着眼睛目眦欲裂,拳头上布满青筋,仿佛恨不得把Loki撕成两半。

 

“没想到,你看起来虽健壮干脆,可竟然这么喜欢管闲事。”

“什么闲事!你既然捡了它,我又不会告发你,为什么还要将它扔出去!它自己在外面森林里怎么存活?!”Thor看起来生气极了。Loki有些好笑。但又笑不出来,他有点不舒服。

这个金发大个子身上充满狼的味道,丝丝缕缕迸发出来,甚至夹杂了一点信息素,Alpha在发怒情况下,本能会这么做,用信息素压到对方。

但幸好,Loki忍住了。Beta可能不需要忍耐,可实际上,Loki是个Omega,当然,没人知道,包括Fury,他伪装地很好。但也正因为伪装的成功,Loki一直很得意于自己的忍耐力,因此几乎大意了这次超出了他的忍受能力的强有力的信息素。这很令人头疼,面前这个Alpha的信息素不同以往他闻过的任何一种信息素。它就如同火山里的岩浆,Loki甚至只用闻一下,他就能感受到这个金发大个子蕴含了多少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恐怖的精力和力量。这种Alpha简直可以不用做任何事,只需要一点信息素,就能令一般Omega在无尽的畏惧与欲望中为他臣服。他不知道这个金发大个子是谁,但依据这个能让他都有点头昏脑涨的信息素,他就能猜得出来。

除了那个名声在外的狼王之子——Thor,也不会有谁了。

 

Loki因为不舒服,很没耐心:“你没看见吗,它已经那么强壮了,怎么活不下去?”

“它还是个孩子!”

“孩子又怎么样!”

“它会小不知道怎么生存!”

“生存不下去是它的事!给它力量让他去活,给它一条命,它爱怎么过怎么过!死了也只能说明它没用,不关我的事。”

Loki说着说着就十分气愤。又不是他非要今天扔!这怎么能怪他!他的确会有一天将猫放出去,但要不是这个见鬼的狼王之子看见了,他怎么会扔这么快!老天,他当然知道那小猫才只有六个月大。他捡回来的时候才三个月呢!

Thor仿佛气的说不出话,Loki无心和他纠缠,他感到眼花,腿也有点软。这个该死的Alpha都没发现自己一直在释放信息素么!

 

正准备走,Loki却一下子被捏住了胳膊。他下意识挡回去,用了格斗技巧,但这个金发大个子明显比他强壮,格斗极其熟练,他将Loki的攻击挡下,并趁机擒住了他的手腕死死握住。Loki这下怎么都挣不开了,这让他气得脸发红,觉得那完全是信息素的错。那味道实在让他没力气去跟这个浑身肌肉的大个子打。

“你还有事?!”

“没……没什么事。”Thor眨了眨眼睛,看向Loki绯红的脸和宝石一样的眼珠,忽然笑起来:“你看,果然是你养了它,你还不承认。”

神经病!

Loki脸上热度极速攀升。他狠狠甩开手头也不回地就大跨步走远,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他深深地觉得这个什么狼王之子就是个智障!猪都比他笑得有智商!

 

佐治亚州的天空很美妙,它充满了星星。

直至洗完澡躺进床铺里,Thor还是有点念念不忘那个有着黑发还很爱生气的青年。虽然Loki全程都对他冷淡且愤怒,但他一直觉得不算什么,就像小猫生气挠人了,那样的小猫能对他生气吗?当然不能啊,就只能抱在怀里哄一哄嘛。

 

“嘿,Thor。”Fandral从上铺伸出头来,手里还捏着一个小本本,认真道:“你有什么想要的么?什么美女照片、海报、不穿衣服的什么的,或者是什么喜欢的片?你随便说,避 孕 套来点?”

Thor上下打量着Fandral,露出鄙夷的眼神。

“你想干什么?”

“搭讪Loki啊。”Fandral暧昧又兴奋地挑了挑眉,“我找Sif、Hogun、Volstagg都问了,就差你了。我最近观察了Loki,他对买他东西多的人总是能多说几句。你觉得我买这么多东西,他能不关注我?我相信以我的魅力,即使是个Beta,他也不得不多看我几眼。到时候要是能和他来一段,想必是非常美妙了。在军营里找个这样的尤物Beta可非常不容易啊!”

 

Thor莫名蹙紧了眉头。Fandral没在意,他咧开嘴笑,期待地看着Thor。

“come on! Thor,来啊买点东西。”

Thor沉默一会。

“不。”他抿抿嘴,头也不回地对墙睡下了,“我没有想买的。”

Fandral睁大眼睛,伸手去抓Thor的被子。

“你就为我买一点也行啊,Thor。”

“不。”Thor裹紧自己的被子贴近墙边,闷闷地说,“不买。

 --------

我是真的觉得Thor裹紧被子说不买的动作很可爱了(≖ᴗ≖)✧

 

评论 ( 20 )
热度 ( 1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