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三十四

朝夕万年完结了啊~~想要本~等待ing

今天依旧剧情,上集在三十三

ps:我给小孩起名真的没有故意用生僻字!其实也不算生僻的,只是翻字典看见这字意思不错就用了。

提示:頔di第二声

------

1

车子驶进一片宽阔的林子,再往前,突兀一座别墅伫立眼前,偌大的庭院布置三棵粗壮的鹤望兰。

大铁门自动开启,刘彻将车子开进车库,稳稳停好车。

后座的石太璞在慢悠悠的晃荡中早就睡着了,刘彻想抱他发现抱不动,只好把他喊醒。褴褛猫揉揉眼睛站起来,下车的瞬间突然清醒。

他望着眼前鼎立的两层别墅,二楼巨大的落地窗,很不争气的挪不动腿。刘彻不知在想什么,沉默着揽着他往里走。实际上,这栋别墅早就买了,刘彻每天不见踪影的时间,都是呆在这里办公。

“我办公就在这里,比较隐秘。”刘彻摸摸石太璞的耳朵,被他躲开了。

客厅足够大,厨房在右前方,铺了软毛毯的沙发前面是巨大的电视屏幕,层层相叠的吊灯缀了许多小灯泡,刘彻把灯调暗,扶着石太璞在沙发上坐下,把茶几上的几瓶易拉罐扔进垃圾桶,拎着早已凉透的餐盒进了厨房。

石太璞细细打量这个陌生的别墅,地上的毛毯极其柔软,很适合小奶猫在上面玩耍。

2

刘彻在厨房打了个电话,看石太璞坐在沙发上发呆。褴褛猫白色的两只前爪下意识放在腹部,靠着沙发望向窗外,郊外不比城市,外面一片漆黑,偶尔有悉悉索索的风声---外面一定有很多树。

土耳其梵猫搓搓前爪,走上前去从身后抱住石太璞,仗着四肢修长的优势将挣扎的猫咪箍在怀里。石太璞下意识是接受的,但心理上是拒绝的。可他怀着身孕,又不能大动作,最后只能由着他抱。

“等会有厨师来给你做饭,想吃什么都跟他们说。”

石太璞犹豫会,说了谢谢。

他大概懂刘彻的心思,两个人现在有孩子了,是该好好照顾。想想又觉得难过,俩人原来那么好,终究躲不过现实。

3

没有丝毫嘈杂的早晨,小租房周围每天早早的隆隆声似乎被人屏蔽了,石太璞踩着软和的床铺下床,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疑惑今天房东的面包车怎么没开出去。但他一开门就傻眼了,洁净的地板,旋转式木梯,向下望还能看见厨房里忙碌的两个身影。

那是狐狸和松鼠?!

刘彻轻巧的跑上来,领着愣神的石太璞进了卫生间,挤好牙膏灌上清水,告诉他洗漱完了就下楼吃饭。褴褛猫刷牙的时候才猛地想起来,他昨天就搬进了刘彻郊外的别墅。一边刷着牙,一边朝落地窗望,隐约的铁门外是一望无际的梧桐林。

4

“等会荣石和许一霖就要到了,下午就让许一霖陪陪你。”刘彻吃着饭,边说边把菜往石太璞碗里夹。

石太璞想问你呢?话到嘴边,突然和饭菜一块咽下去了。

那两个狐狸和松鼠厨师做完早饭就走了,留下了甜点和鲜榨果汁。刘彻收拾收拾餐盘进了厨房,水龙头出水的声音和门铃声同时响起,褴褛猫走过去开门。

“太璞哥!”许一霖忽然从旁边跳出来,把石太璞吓一跳。两只猫莫名其妙在门口笑起来,荣石推着婴儿车让许一霖进门,车里的小奶猫扒着车边四处望,发出喵喵的叫声。

5

许一霖发出小小感叹,荣石也有别墅,只是还没豪华到这种地步呢。他把小奶猫从车上抱下来放到地毯上,小奶猫到处翻滚,四只小爪子还跑不利索,踉踉跄跄绕着茶几腿转圈,荣石则趴在一旁看着。

“太璞哥,你和刘董和好了?”

石太璞摇摇头,敛着眼皮看自己的尾巴。许一霖无奈,坐在石太璞身边,拿着遥控器调节目,希望能勾起石太璞的兴趣,总归比现在阴阴郁郁要强。

“哎!曲老师。他怎么跑去拍戏了。”

听见许一霖说话,石太璞抬头看向电视,那只被称作曲老师的猫在办公楼里穿梭着。

“这不是曲和吗?”

“太璞哥你认识啊?”

纯白的爪子指指桌上离他十万八丈远的手机,说:“我手机里有他的歌。”

反耳猫绒绒的耳朵抖起来,笑眯眯的。

“曲老师我们都认识。太璞哥,他跟咱们住一个小区。”

石太璞惊愕的看着许一霖。

在之前,刘彻也想带他见见些顶尖人物,那时他拒绝了。他猛然醒悟,现在看来,那种不接受,实际上早已暗示他和刘彻的地位差距。就像他和许一霖,身边人同样拔尖,对生活的态度,却大相径庭。

6

一转眼,曲和的场景就过了,只是客串而已。

地毯上的小奶猫玩的不亦乐乎,歪歪扭扭走到荣石身边,伸着四只小爪子往荣石身上爬。不一会边坐到了荣石背上。荣石有意逗他,忽然站起来。高大的西伯利亚猫犹如拔地而起的高山,小奶猫站在山顶,出于猫的本性,又害怕又好奇的想往下跳。

许一霖惊出一身冷汗,慌忙跳下沙发从荣石身上把小奶猫抱下来,小奶猫喵喵的往许一霖怀里拱。

“荣石!你就知道欺负他,要是摔着了怎么办!”

西伯利亚猫又趴下,用鼻子拱许一霖的后腿。

“他既然是我的孩子,就不能惯着。跳跃是猫的本能,多锻炼是应该的。”荣石看小奶猫扒着许一霖的肩膀使劲蹭进反耳猫的怀里,一爪子捞了回来放在地上。

许一霖气鼓鼓的教训荣石:“頔頔才多大啊,手脚都没长好,要摔坏的!”荣拓頔,小奶猫的名字。

小奶猫在地上拱了两下,站起来又去追荣石晃悠的尾巴。

荣石搂过许一霖亲两下,笑着道歉,换来许一霖白眼一枚。

7

石太璞瘪瘪嘴,低头不去看这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在心里煮沸了一锅苦水,汁水四溢涩到鼻尖眼角。

土耳其梵猫也很高,孩子以后肯定也会乱爬,要是爬到他身上去了,会不会有人抱他下来?

许一霖察觉石太璞情绪不对,尝试着喊了一声,谁知石太璞也不抬头,嗓子像是肿了一样沙哑。

“一霖,后妈会不会不爱他?……不是自己的孩子,后妈肯定不会抱他的……你说,他要是一直没人抱该怎么办啊?……万一后妈也有了孩子,刘彻会不会不爱他?法院肯定不会把他判给我……一霖,万一,万一刘彻不要他怎么办……我在外出任务没人爱他该怎么办啊……”

反耳猫震惊的说不出话,他没想到石太璞已经和刘彻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可看刘彻的样子,应该没有这个想法才对……

“太璞哥……你要和刘董离婚吗……”

褴褛猫突然抬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如同刚回过魂,空洞的眸子里折射出恐惧的光。过了许久他也未回答,噤了声,许一霖也闭嘴,回头看看沉默的荣石,皱紧眉头。

8

晚上八点。

刘彻合上电脑放在茶几上,站起身活动活动腰部。不远处的石太璞侧躺在沙发上,薄被盖在身上,眼睛半阖着,盯着地上的一处出神。

他想到许一霖今天和他说的话,心里鼓涨。

“太璞哥还是很喜欢你的。”许一霖端坐在木凳上,脸庞小小的,却异常严肃。“今天他说离婚和后妈的事,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我当然不会离婚,也不会再娶。”

许一霖看着刘彻正经严肃的样子笑了“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啊,太璞哥又不知道。他肯定不想和你离婚的,可他觉得这事你会提,所以才胡思乱想那么多。”

爱情在误会了之后是最难过的。

彻哥。许一霖第一次这么喊刘彻。太璞哥原来很苦的,一直是一个人。现在你跟他在一起,他什么都不想要,只是单纯的爱你。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他害怕。一遍一遍告诉他,你不会抛弃他,不会走,他才会安心。他能这样义无反顾的和你在一起,肯定是特别爱你。你别看他哭的少,那是装的。

9

石太璞从放空里回过神,有柔软的腹部贴上自己的背。两只爪子被牢牢抓住。

“太璞,原来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以后改正,你也别走了。”刘彻用鼻子嗅他肩头的气味,舔他柔软的绒毛。

褴褛猫表情木讷:“又不幸福,没用的。”刘彻不理会石太璞的言论,捉起石太璞的爪子咬住,凑近他的耳边,言语狠劣又强硬。

“你要是敢走,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一辈子呆在这,跟我一起到死,棺材都睡同一个。”石太璞哭笑不得,反问:“刘董,你以为你在演言情剧吗?”

刘彻放松力道又去摸他的腹部,热热的,肚皮涨得紧绷。他声音闷闷的,有点泄气:“又不是做不到,只不过我心疼罢了。”

褴褛猫心里突然皱紧。

“太璞,我遇见你之前,有两位前任。都是世家公子,我那时候年轻,经常和他们出入舞会夜店,觉得蛮有意思。可没过多久,我们就分了。其实没真正喜欢过。你别误会,我没有和他们上过床。”

“后来我接管璞玉,不喜欢那种场合,变成了幕后老板。那几年我都在外面,也是在那时候遇见你。那天,你撞了我的车,非要赔钱给我。其实我当时心里好笑得很,我看你电动车牌子就知道你赔不起。”

石太璞有点拳头发痒。

“后来你在商场里捉毒贩,其实我就在旁边的家具店里。我那时候就挺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没钱,觉得有意思。真的不是。我追你一年,跟你在一起一年,咱俩结婚一年。求婚那天你肯定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谁知道你跑了,一跑就是一个月。后来又回来了。真的对不起,太璞……我没有意识到你跟我在一起有那么重的压力。我不知道我给你买车你不要是因为不敢,我只是想让你坐的舒服,撞谁的车都没关系,我赔得起。”

土耳其梵猫把脑袋埋进哭泣不止的褴褛猫的肩膀,温热的吐息渗进皮肤。

“我不会丢下你,也不会丢下孩子。没有后妈更不会没有爱,太璞,我从没想过和你分开……三年了太璞,我没有看清现实,可我看清了你。我不会离开你,你要是想走,也不可能。”

眼泪婆娑的石太璞突然就笑了,“到底我是走不掉。”

“那你就别走。”

“那刘彻。”石太璞艰难的扭过头,正好对上刘彻的鼻尖,他轻轻吻了上去。“我这段时间过得很不好。……很想你。”

10

刘彻从外面回来,看见石太璞正绕着自己的新车打转,心里后怕,跑过去解释。

“太璞……这车,这车后面很大,是婴儿---”

“我知道。”石太璞打断他,眼睛盛满日光映出他的身影,“我在网上看见了,婴儿专用车,后面空间很大,垫上海绵可以供小猫玩乐。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事……”

刘彻抹掉鼻头上的汗,得意的笑起来“的确不错,我下手也是蛮快的。”    石太璞看他样子,弯着嘴角往回走,道:“饭好了,快回来吧。记得去买海绵和毛毯。”

刘彻小步追上去,勾着他深棕色的长尾:“早买了,在后备箱里。今天怎么自己做饭,你现在这样不能让自己累着。”

“几个小菜而已,不费力。厨师工资太高了。”

“我太璞就是会持家。”

石太璞斜睨了他一眼,嘴边笑意盈盈。刘彻突然心动,勾他的脖子吻上去。

几个月荒唐一场,你走的再远,躲得再厉害,还是我的。

11

“嘶!大哥你慢,慢点……呜嗯……”

“大哥,今晚我就不回来了,酒店那边我再去看看。”

“大哥,今天午饭我不给你做了,流程我需要和小陈去商量,你去楼下餐厅吃吧。”

“阿诚!阿诚!”

“明总,阿诚秘书长去去选定宴会甜点了。”

--------

破事一大堆是不

评论 ( 38 )
热度 ( 112 )
  1. 玫姿绰态青山陆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