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荣霖】渠会有缘 十一

会有小虐,当然,我大虐不起来   能让你们揪心最好了,我特别喜欢那个感觉,不是撕心裂肺的,就是揪心和心酸

-----

荣石站起身,挡住要站起来的许一霖示意他坐好,走到门前拉开了门栓。一股巨大的冲力冲进荣石怀里,荣石下意识接住,发现他接着的是一个哭哭啼啼的男人——那男人穿着许一霖的棉衣。

许一霖站起身,显然认出了那个男人就是晚上他救下的那个。那人手指着外面,哭着道:“求求你们再救救我!他们追来了!他们追来了!”门外果然是有人上楼的声音,木梯被踩得咯吱咯吱响,许一霖顾不得那男人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趴在荣石身上,急中生智,把床上的被子一掀,急声说:“快,躺进来!”

那男人迅速爬进去,许一霖用被子把他严严实实盖住,荣石已经把门关好,许一霖推着他把他推到床边坐好,娴熟的去扯荣石的衣服,敞开露一点里衣,又把自己的衣服解开,把头发弄得凌乱。

荣石即刻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皱着眉头看许一霖差点快把里衣都拽开了,清瘦的锁骨若隐若现。他伸手拦住还在扯的手,把许一霖的里衣掖紧,接着把外套拨的得更乱,拽住他就吻上去。

那青年露出眼睛斜着去看荣石,出乎意料的发现俩人纠缠的难舍难分,即刻红了脸,但手指又狠狠绞紧被子。

门外接着一阵狠劣的拍门声,还有小二微弱的阻止声。

荣石给了许一霖一个鼓励的眼神,右手把身旁青年露出的头用被子全蒙上。幸而许一霖连一丝喘息都没有,不然荣石真想割掉身旁青年的耳朵。

“谁呀!吵什么吵!”

许一霖大力的打开门,瞪着门外两个大汉。小二悄悄退下了。

一个冷静的大汉眼睛往里瞅了瞅,大概懂了屋里人刚刚正在做什么,镇定问道:“请问您刚刚有没有见到一个男子,身着棉衣,长得还不错,疯跑进来的。”

“你没看见我们在干什么吗?!哪有闲心注意有什么人闯进来!”许一霖扬着下巴,语气不软。

稍矮的大汉火了,呵斥道:“放屁!我们明明看见那贱蹄子往这跑!你敢说你不知道!”

许一霖故作惧怕,吸吸鼻子,眼泪霎时盈满眼眶,眼角发红。

“大少爷~您看看,不在咱们地盘,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许一霖音色忽然变得尖锐而娇气,活脱脱一个艳媚可人。

荣石差点笑出来,被许一霖一眼瞪回去,立刻转了眼色,脸色黑了三层。

“今日回来武老板说要给咱们派些人手,却怎么不见拦住这么些杂碎。”

那两个大汉面面相觑,准丘武老板,可不就武盛连一个吗?虽然在大靬,商人没有政治地位,可经商的人无一不与官员交好,更不必说是有名气的商人,惹了一个有名的商人,无疑不是惹了一连串的大小官员。

纵然知道这层,那稍矮大汉仍是不甘心,又问:“那你们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恐怕两位逛妓院的时候更听不见别的声音吧。若是吵够了就快走!不送。”荣石厉色,招呼许一霖近身。许一霖一步一扭腰,把柔软的腰发挥到妖艳的极致,软倒在荣石胸膛上,手指在荣石胸膛上画圈,扯了一缕头发缠在指尖,斜了眼睛去望门外俩人。

“麻烦把门带上。”

那俩大汉跟哪里来的小厮一样,低着头把门关上了。

许一霖还维持着趴在荣石身上的姿势,眼睛一直盯着门,等过了许久手臂都麻了才起身。

“没想到我家一霖唬人也是颇有手段。”

许一霖略有得意,上半身越过荣石的腰,拍拍被子里的人示意他可以出来了。荣石拦腰抱住许一霖带着他起身,随手拿起衣服先把许一霖遮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再把自己的外衣穿上。

那青年从被子里出来,又开始哭,脚上没有鞋冻得青紫,跪在地上不停地给许一霖和荣石磕头。许一霖拿出自己备用的鞋放在他面前,扶起他,掏出一些银子给他。

“趁着那些人没找到你,你赶紧……”

许一霖一个逃字还没说出来,那人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荣石上前皱皱眉,不动声色搂住许一霖。那青年也不看许一霖,眼睛直直盯着荣石,泫然欲泣:“大少爷!大少爷!求求您收留我!我不求享乐,只要给我个活干让我谋生!怎么差遣我都行!您收留收留我!”

荣石心里颇不情愿,他见不得人动不动就哭,做人即使粉身碎骨,脊背上的那根骨头也不能弯曲。纵然有相同遭遇,两个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他想到许一霖那天惊天动地的一鞠躬,与眼前的人,大相径庭。更不像眼前的人,哭个不止,完全失掉了自尊。

许一霖心里一阵酸一阵麻,被人贩子救起来那一刻,他一直食不果腹,衣衫单薄,那样的经历他的确不想再经历一次。而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呆着,即使是茅屋草棚,也是温暖如春了。

许一霖拽拽荣石的袖子,荣石知道许一霖心肠软,看这人又不像穷凶极恶之人,除了眼神有些炙热,也就同意了。

那青年得到荣石的同意,大喜,双膝挪到荣石面前,不住地磕头。又一会,他终于站起身,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讲述自己的身世。

他本是莲川一府邸的小厮,名叫司沅。却因为犯了错被赶出来,饿极了被人贩子药晕拐走了,一直拐到准丘才逃出来。

司沅嘴角捎带笑意,许一霖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他似乎总是望向荣石,状似羞怯。

“大少爷若是不嫌弃,叫我阿沅就好。”

荣石点点头,他望望天色,夜市大概今晚只能逛一半了。

许一霖细看司沅,惊讶的发现这人虽然脸上有些伤,却不失色彩。丹凤眼有些艳,嘴唇很薄莹莹两瓣,鼻梁略高,皮肤比较白。其实是个很好看的人。他转头望望荣石,捉住自己的手指使劲搅啊搅。

荣石看许一霖把头低下去了,以为他烦了,刚好自己也不想听,打发了几句,把现在这个房间让给了司沅。别人刚躺过的床刚裹过的被子,荣石并不愿意往许一霖和自己身上招呼。

收拾东西到了新房间,荣石带着许一霖逛夜市去了,顺便给那个司沅带了几件衣服和鞋袜。俩人刚从司沅房间里出来,许一霖微微有些走神。他能确认刚才那个司沅的确是一直看着荣石,快要把荣石戳出个洞。而荣石贵为大少爷,一直宠着许一霖,许一霖还没有想过荣石会移情别恋。可司沅的到来让他不安起来,他心里硌住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自私在作祟。

荣石认命的把床铺好,拉着许一霖坐下来揪着他的鼻子轻轻摇。

“在想什么?”

许一霖摸摸自己的鼻梁,突然问荣石:“我的鼻子是不是不好看?”

荣石噗的一下笑出声:“你哪来那么多奇怪的想法,你哪里都是好看的。”许一霖眼睛转了转,没声音了。荣石想起点什么,捉着许一霖的手放在胸膛上,命令道:“喊一声大少爷。”

“大少爷。”许一霖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是这样,你对着那两个壮汉,怎么喊的?”

许一霖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他不过想是给荣石一个纨绔子弟的形象,故意做作起来,装样子给别人看的,谁叫荣石就记住了。

“我……我现在,喊不出来。”

“你当时喊得时候,可把我鸡皮疙瘩都叫出来了。”

许一霖锤了他一把,愤愤道:“那你还让我喊。”

“偶尔也算有意思。”荣石搂着许一霖的腰让他趴在自己胸膛上,把许一霖的手压得紧紧地放在身上,一只腿屈起把许一霖双腿分开,许一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荣石身上。

“今晚把我喊高兴了,我就让你尽兴。”

“说什么荤话呢!”

荣石故作风流的挑起许一霖的下巴,说:“你今天可要好好伺候,不然……”荣石隔着衣服给了许一霖一巴掌,不疼,隔靴搔痒的微痛让许一霖身上的火从脚尖燃到心尖。

夜。

司沅抱着被子,狠狠的吸着上面残留的气味,想象着这就是荣石的气味。他一手伸向身下,一面回想荣石拥抱许一霖的样子,对许一霖无微不至的一举一动以及俩人亲吻的样子,不禁把许一霖换做自己,想象荣石在自己身体里肆虐,狠狠的贯穿,念着自己的名字。

泄了身后,司沅终于因为过于疲惫而沉沉睡去。梦里缥缈无边,荣府都在他掌心上,荣石从身后抱着他把整个荣家许诺给他,身上锦衣绸缎,吃食山珍海味。他在梦里肆意的笑着,荣华富贵终于不是只出现在梦里。

又在准丘停留了两天,荣石带许一霖游遍了周遭,备了礼物给荣树荣意才满意的踏上回程。这两天司沅不敢乱跑,只是当荣石与许一霖回来的时候特别殷勤,衣服也抢去洗了,偶尔荣石跟他说上一两句话,他便喜不自胜,许一霖不在时更甚,不止一次暗示荣石愿意服侍他,荣石也只是充耳不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人喜欢自己,荣石当然知道,就是他又瞎又聋他也感觉得到。只不过里面几分真心倒没有追究,即使是全心全意也无用。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许一霖,一来是许一霖应该察觉得到,二来他怕许一霖多想。然而事实证明,许一霖两项都占了。

许一霖觉得自己不应当那么小气,只不过是个倾慕荣石的人罢了。可荣石反应也着实可气,不推不就,反而让司沅认为自己有机会。许一霖其实不知道,荣石推了,他没看见。

荣府。

荣石回府第一件事自然是问荣树近况。

不出所料,荣树自然是又闯祸了,大哥不在家,他总是能捅出幺蛾子。索性事不大,就是把花家小姐吓得不轻。原来是荣树听说自己好友花家少爷花立笙喜欢蛇,于是去弄了一条一臂多长竹叶青送去了花府。谁知送错了地方,送到了花小姐的小院,把花小姐吓得花容失色。索杰荣意早已解决了这事,但一顿打也免不了。荣树自然会找挡箭牌,求了许一霖几句,许一霖也在荣石面前讲了荣树几句好话,总归是好意办坏事,荣石打了几板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不过这事,司沅倒是看出了许一霖在荣家的地位,对许一霖倒也不像从前那样不在意。

“大少爷,茶凉了,我去给你泡壶新茶过来。”

司沅殷勤的拿起荣石桌上的茶壶,荣石皱眉,他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不让他进书房,可这人跟没听到似的,还是想来就来,又不能大声呵斥,动不动就掉泪下跪,借此表明自己心意。荣石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人,揉揉眉心想让他别去了,他只喝许一霖泡的茶——这倒是真的。许一霖不在他也只喝白水。话在嘴边还没出口,荣石想起司沅手里的茶壶是大婚那日萧景琰送的月白茶盏,心里更烦。

“你放下,不必去了。”

那司沅怔怔的,把茶壶抱得更紧了。

“大少爷……大少爷不想阿沅服侍您吗……您是不是嫌阿沅哪里做的不好,您可以教训阿沅,我一定改!”

荣石放下手中的笔,心里想着又来了,回答:“我不喝除一霖之外的人泡的茶,你泡了我也不会喝。”

司沅点点头,又笑起来:“大少爷不嫌弃阿沅就好。阿沅就是想好好服侍大少爷,大少爷救了阿沅的命,大少爷要阿沅怎么样都行。”他脸上出现两抹酡红,娇羞道:“阿沅知道大少爷喜欢夫人,但如果哪天大少爷,大少爷想要阿沅,阿沅也会尽心尽力照顾大少爷!”

这话荣石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只不过如此露骨他还是第一次听。若不是荣府小了,他真想把这人调走。这要是被许一霖听见了,指不定得醋翻天了。

荣石看着门外面无表情站立的许一霖,在心里给了自己两个大嘴巴。许一霖垂眼看司沅手里的茶壶,心里浸了冰水一样凉。

----

小三??上线   不被喜欢的单相思似乎不叫小三是吧


评论 ( 42 )
热度 ( 8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