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多cp】妖里妖气六扇门 三

有cp洁癖的小伙伴看文前请先看tag

欢脱,有点ooc

-----

有钱人家的床铺就是舒服。赵启平从松软的大床上起来,狐狸形的许一霖早就不见了。赵启平翻个白眼,肯定又去找那只大尾巴狼了。

洗漱完毕,赵启平边走边看荣宅布局,不得不说,这匹狼还挺会享受,假山鱼塘一个不少,花园里冬有梅夏有荷秋有菊春有桃。

许一霖果然与荣石呆在一起,俩人不知在聊些什么许一霖笑的脸红红的。

“一霖。”

赵启平喊了声,许一霖闻声转身,小跑过来。荣石心里老不甘愿可必须得忍,起身也走过去。

“荣老板家里装潢挺气派。”

荣石礼貌的笑笑,“荣家怎么也是大家,自然不能太过寒酸。”

“不知荣老板卧房里是不是也这么气派呢。”

荣石一哽。天!大舅子这是同意了要去视察居住环境么!

许一霖听懂赵启平话里的意思,拽着赵启平的袖子,跟他咬耳朵:“平平哥,那是人家卧房,去了不好。”

赵启平拍拍许一霖的头,笑着看荣石,无声的询问意见。

“自然不会太差,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去看看。”

荣石话落,趁机站到许一霖左手边,一手做请的姿势,略微向前走为他们引路。

荣石独立有个院,卧房在正中,两侧两个厢房,一个是书房,一个是藏书房。

赵启平大步流星走进荣石卧房,迎面一股狼的野性气息。许一霖自打进去脸就烫烫的,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这是……”许一霖看见桌上有一只陶土小狐狸,火红的颜色,跟他一样。

“长得跟我好像……”许一霖笑着拿起来看,“不过我有两条尾巴他只有一条。”

荣石激动地心都要蹦出来,那就是他按照许一霖的样子请人做的,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思特地只做了一条尾巴。

“你喜欢?我……我去找人多做一条尾巴……送,送你。”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怂气的,送个东西还犯结巴。许一霖有点不好意思:“不好吧……这是你的东西……”

赵启平一把抢过来:“我看挺好看的,不如送我?”

许一霖看着那只小狐狸被赵启平抢走有点急,他的确很喜欢。荣石脸黑成锅底,可大舅子不能惹,得哄着捧着。他憋屈的点点头,看许一霖眼睛都红了刚准备说再给你做一个,赵启平就把许一霖拽到一边去了。

“行了行了,等会就给你。”赵启平笑着把小狐狸塞进袖子里,点了点许一霖的额头。

荣石说给许一霖再做一个,许一霖摇了摇头,他心凉了半截,肯定是大舅子又说了什么!赵启平在卧房里转了两圈,心机的“不小心”摔了一个罐子,里面的酸夹杂着点香的气味飘散出来顿时占满了整个房间,荣石心里在滴血,而赵启平就是故意膈应膈应他。他当年救来的娃,就这么嫁出去了怎么也得有代价吧。

一转眼到了中午,赵启平有点饿,恰好许一霖也饿了。赵启平眼珠一转,叹口气道:“可怜我家一霖,从小没吃到好的,被我捡回家的时候瘦瘦小小的,现在也没长过几块肉。我家寒酸,没给他好的生活,着实惭愧。”

许一霖愣了愣。平平哥不是很能赚钱么……

赵启平继续说:“他特别喜欢吃烧鸡,可我也没钱给他买。谦五楼里的画卷晟筵席一霖特别想去吃一次,里面的烤鸡我家一霖特别馋。”

许一霖极力想辩解,他哪有那样!可赵启平紧紧拽着他的手,不让他说话。

荣石看着许一霖身板清瘦得很,早就想把他喂胖一点,又经赵启平这么一说,他大手一挥请他们吃画卷晟筵席。

许一霖瞪大了眼睛,那筵席一顿下来可要好多钱呢!

赵启平洋洋得意,问道:“不知道我能不能再请个人来?”

正好那么多菜三个人也吃不完,荣石点点头答应了。

方孟韦现在心里毛毛躁躁的,杜见峰跟只大型犬一样跟在他后面。那人昨晚救了自己,他心里有点感激,可他又没钱,不像赵启平点子多,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杜见峰。

忽然一只纸鹤落在肩头,方孟韦一看就知道是赵启平。许一霖喜欢用小狐狸送信,赵启平嫌狐狸跑得慢而且稍不注意就会被踩得黑不溜秋,字都看不清,所以他喜欢用纸鹤。

方孟韦打开信,眼里突然闪出一丝光,突然转身。杜见峰东瞅瞅西望望没看路一下子撞上去了。

“啊,孟韦孟韦,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啊?让我看看。”

方孟韦咳了一声避开杜见峰即将摸上他额头的手。昨晚杜见峰一直用这只手给他上药。

杜见峰尴尬的缩回手,干笑两声。问道:“你怎么停下来了?”

“杜见峰。”方孟韦直直盯着杜见峰,把杜见峰看的都快软成一滩春水了。

哎呦我的心脏,好看死了啊啊!

“我要请你吃饭!”

“好好好。”哎吃饭,和孟韦一块吃饭~

“我……”荣石本来想说脏话,许一霖在身边他就忍了,“杜见峰!怎么是你!”

“我还想问呢,你个破卖皮草的在这干嘛!”

“我请一霖吃饭!”哦对还有赵启平,赵启平翻个白眼表示不在乎。

“孟韦请我吃饭!”

“好了好了!别吵了!”赵启平敲着桌子,饭菜都上了再不吃他就饿死了。

俩人不吵了,各自鸣鼓退兵。

杜见峰看准好菜都往方孟韦碗里夹,方孟韦看看杜见峰勤奋的样子有一丢丢愧疚,以前对他不是太狠就是冷漠。其实他人也挺好,而且武功也高。

不好意思看杜见峰,方孟韦就看别的,一下子看见荣石把烤鸡的两个鸡腿都掰下来谄媚的放进许一霖碗里。

真是黑心大尾巴狼!原来是这么个心思!

看方孟韦狠狠盯着荣石,杜见峰也附和去跟荣石抢菜。荣石开始反击,渐渐地,两人的筷子在桌上打起来了。

“荣石!你信不信老子剪掉你那根烂尾巴!”

“有本事你就试试!”

许一霖看俩人吵起来了,连忙拉着荣石坐下,杜见峰气呼呼的把从荣石抢来的菜往嘴里塞。许一霖看看气氛剑拔弩张的,拉着荣石的袖子,担心的问他:“杜大人不会真的剪掉你的尾巴吧?”

荣石心里一感动,捉着许一霖的手向他保证他的尾巴会好好的。

方孟韦眯着眼睛看俩人互动,磨磨牙一把抢过杜见峰碗里的肉放进嘴里。杜见峰瞪大了眼睛!刚才那肉!我咬过的!

“哼,剪尾巴!”方孟韦对着杜见峰恶狠狠地说“连那根都要剪掉!”

杜见峰胯下一凉,咽了口口水,颤抖着点头。

赵启平觉得被莫名秀了一脸,饭吃的他肚子撑。

“荣石,一霖交给你了,晚上我再回来。”

我的天!福利么!回报么!

荣石一边说好,一边目送赵启平从窗口跳了下去。方孟韦还在嚼嘴里的那块肉,总觉得不是完整的方块。

赵启平喜欢沿着人家房顶跑,偶尔也在墙上玩一玩凌波微步。

今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有阵阵微风,有春天的气息。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在墙头上急速奔跑。

那是什么玩意儿……赵启平蹦上另一堵墙,看着越来越近的……一坨。

从墙上失足摔下去的那一刻,赵启平还是懵逼的,他活了几百年了还没见过那么大只的兔狲!

------


评论 ( 18 )
热度 ( 71 )
  1. 永远起名废青山陆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