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荣霖】渠会有缘 九

这一章是车,成亲只是开始

他们的故事并不会因此结束

少许蔺靖

-------

由于前一晚患了风寒,荣石拖到半夜还是灌了一碗苦药给许一霖。许少爷从小喝药养身体,这碗苦药也没什么。只是那晚不知起了什么心思,或许是荣石在身侧,忍不住就露了怯,一口喝完药之后皱着眉头找荣石要蜜饯吃,荣石拿了柿饼掰了一块塞进他嘴里,等许一霖眉头散开了就把柿饼递给他让他慢慢吃,自己则去收拾药碗了。

这直接导致许一霖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而且是被饿醒的。

喝了碗小米煮的咸粥,许一霖发现荣石、索杰皆不在,连荣树也不见动静。他问仆从荣石的去向,那仆人只是摇摇头,眼神有些躲闪,许一霖手一顿,小步跑去厅堂。

“家父虽与您定下亲事,但如今家父已逝去,我荣石就是荣家一家之主,婚事的主我还是做得。况且鲁老爷,我对鲁小姐无半分情意,就算是她嫁来荣家也不会开心,不如去再寻一个,也比屈尊在我这小宅子里强。”

荣家厅堂正中央一张高脚楠木桌,跟前是两张大木椅,两侧均有两把木椅,中间隔了小木桌。鲁老爷坐在右侧第一位,荣石站在他跟前,索杰立在荣石身后,鲁宜宣站在鲁老爷身边,用手巾擦着未干的眼泪。

鲁老爷气的胡须抖动,厉色起来:“荣老爷生前说的话,走了也应当算数。我女儿心仪你多年,怎能你荣石一句话就可以抛掉的!?这未免太不合道理!”

“对于鲁小姐的情意,荣某心领。接受,不行。我心中早有人。”

“荣石!你也太过无情无义!我与你荣家可是世交!”

世交。

荣石突然看透鲁老爷此行之意,皱起眉,右手背到身后若有所思。

荣树荣意扒着柱子伸着脖子往里看,忽闻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转身看见许一霖小跑过来。这荣石也没交代许一霖来了该怎么办,荣意眼珠一转,先拉住了往厅堂跑的许一霖。

“小许哥!等等!”

“怎么……”

荣意指指里面,说:“鲁老爷和宜宣姐都在里面呢,你进去我怕会……。”

许一霖抿抿嘴唇,觉得不无道理,便和荣意荣树站在一起听动静。

“我荣石自然有情,不过是予了他人。当然,鲁家对荣家的帮助荣石不会忘记,义这一字荣石也应当是有的,以后我荣家生意,处处都少不了鲁家作帮衬,这自然还得要依仗鲁老爷您。”

鲁老爷心有动摇,荣石言下之意是荣家有好处少不了鲁家的,而他又一口一个情,一口一个心中有人,再纠缠下去,怎么也不会占优势。

可鲁宜宣……

鲁老爷望望自己面露惊慌的女儿,轻轻朝她摇了摇头。

荣石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无奈,不经意向外望,惊喜的看到许一霖伸了半个脑袋出来,看到他突然又缩回去了,一会又慢慢伸出来。

“一霖,过来。”荣石笑着朝他招手,许一霖愣了愣,理理衣摆走了过去。

鲁宜宣眼神一直在许一霖身上,看着他走到荣石身边,看着他望了荣石一眼,被荣石牵住左手。真疼,就像刀刃慢慢嵌进血肉里,皮开肉绽的疼。

许一霖低着头不敢看鲁宜宣,不敢看鲁老爷,鲁家婚约在前,他怎么也摆脱不了抢了别人丈夫的背德感。

“鲁老爷,这是许一霖。我们下月初九成亲,若您愿意,还请您捧场。”

鲁宜宣捂着嘴跑出去。

“那日,鲁家的礼会送到。”鲁老爷脸色很难看,眯着眼睛看许一霖,站起来往外走,“人不会到了,小女怕是不愿意。告辞。”

荣石站着一直到鲁老爷的身影不见了才笑出声,一把抱住许一霖往自己怀里塞,许一霖抱着他的腰轻声叹气。

那鲁小姐和当年的许一霖又有何不同呢?只是不要做傻事才好。

“你也太狠了些。那鲁小姐万一…………”

“对她不狠,恐怕哭的就是你了。你这么金贵,眼泪也不舍得你流。”

许一霖把头埋进荣石颈窝,闷闷的:“我是不是太自私。”看爱的人与他人携手,心里滋味如何许一霖是懂得的。

“我不是她的良人,没了荣石,她还会有别人。你别多想,人各有命,会有缘分。再说,你不自私了,苦的不是你和我还能有谁,你不是圣人,只管喜欢只管去做就好。”

许一霖嗯了一声。

荣石说缘分。

他跳河,没死,或许被救起来那天就注定会到一个有荣石的地方,在那里度过冬天,迎来春天。

3月,荣府从十天前就热闹起来了,距大婚之日还有十八天,荣府门前的灯笼早已迫不及待高高挂起,全是崭新的大红灯笼,双喜字明晃晃的亮眼。许一霖每次从门前走都羞得慌,偏偏荣石喜欢,看见就乐滋滋的,说什么都要挂到成亲那天。

俩人都是新郎服,荣家手下的店铺定制,一模一样的款式,不过是大小不同。衣服早在成亲前五天就拿回来了,荣石不让许一霖试,他知道那天自己会看见什么样的美景,会是一生之最。

由于许一霖就住在荣家,花轿什么的自然就省了。荣石心疼他怕他饿着,反正也不急,让他在房里吃了早饭。中午时候,鞭炮噼里啪啦的响着,各路权贵齐聚一堂。荣石在早上就穿上了喜服,许一霖是吉时之前才在卧房里穿上的,在那之前,荣石一直没见许一霖。

荣石伫立门前一动不动的等。那日有风,很轻,吹起他喜服的边角,吹起许一霖开门时如焰的衣袖、墨色的青丝。喇叭声声,鞭炮齐鸣,两抹红在穹顶之下相望,瞬间炸开璀璨绚烂的火花,结出苍茫大地之上焰色的果实。

拜堂,入房。

许一霖成了真正的荣家人,是荣许氏,是荣家大少奶奶。

宴席有两轮,中午晚上各有一轮,荣石陪着酒还不忘嘱咐仆人给许一霖准备点吃食。

萧景琰和蔺晨是吃的晚饭,隔着屏风单独享用,只有他们俩人。蔺晨一手扶着袖子,一手给萧景琰介绍菜式,荣石这次花费巨大,饭菜自然是一顶一的上品,萧景琰常吃宫中御膳,而民间自有民间风味特色,出宫不易,蔺晨也不闹他,给他碗里夹满了菜。

待客人都走了,荣石这才稍稍缓过神,喜服也变的厚重起来。仆人收拾着餐桌,他绕过桌椅,踩着倾下来的月影往卧房走。

卧房里,石墨看见了一切

----

5000多字啊!我觉得我是瞎的

评论 ( 38 )
热度 ( 1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