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二十九

接剧情,上集在二十七

-----

1

中午方孟韦在警局接到蔺晨已经找到帮内细作的消息,想都没想冲出去就开车去找杜见峰。

不出所料,帮里几个小兄弟说,杜见峰早上带人出去还未回。方孟韦出了大门,望着车来车往的柏油马路,对面是高耸的楼房挡住了天空。他骂了句脏话,抬脚狠狠踹在车身上,整只猫被反弹的差点摔个趔趄。

妈的杜见峰!有本事你别回来!

2

白沥帮与琅琊帮私下相交甚好,外界都不为所闻。不过这次蔺晨内部出了奸细,白沥帮去插手,怎么也得在圈内掀起轩然大波。

按照蔺晨的规划,杜见峰把毒贩一点一点往警察的包围圈里引,乱枪打起来的时候杜见峰护着自己的弟兄往外跑,管他什么毒贩不毒贩,有警察看着,他只想保护弟兄保护自己,好好回家见孟韦。

但最终豹猫还是插手了。

新来的高处长替代洪少秋追踪毒贩,看到杜见峰跑进自己人手围起来的安全范围拦住了他。

“杜见峰?洪少秋提过的那个?”

“是。你拦住老子干什么?”

“帮个忙。”那只棕色猫指了指对方毒贩的头领,说:“帮我引出来,我知道你认识,就当帮洪少秋一个忙。你也知道,你们这样单独行动是违法的,但我可以保证你们不蹲局子。”

去你妈的违法,杜见峰白了那只猫一眼,尾巴使劲扫在地上。他望望准备逃跑的毒贩,心下一狠。

“你得保证老子的弟兄没事!”

“当然。”

话落,豹猫如离弦之箭冲进了混战之中,站在一旁的高处长弯弯嘴角,不禁暗暗感叹豹猫天生的战斗力。

3

枪声在天空炸响许久之后慢慢平息,毒贩们死的死抓的抓,个别警察受了伤,甚至有牺牲。毛利民不顾警察的阻拦去搀扶杜见峰,豹猫瘸着走,子弹正中左后腿的大腿。

救护车来的很及时,杜见峰一进车里他的弟兄们就一窝蜂跟着上,车都塞满了还留了几个没进去,小护士没好气的把他们都赶了下去,最后只留毛利民跟着。

枪没打中要害,取了子弹包了扎躺着就行。

那个高处长转了个弯来看杜见峰,头顶上的日光灯管撒下的等把他的牙齿照的反光。他笑着看杜见峰,坐在床头,问道:“杜帮主有没有兴趣进警局,以你这样的身手,不愁不好混。如果你有意向,我可以推荐,当然,你的弟兄们也不会落下。”

杜见峰没看他,闭目养神,说:“不必了。”

“当了警察就是正规军,免得不知法犯错了闹得蹲局子。”

“我说了不必了。违不违法是老子的事,关你屁事,趁早离开别打扰我休息。”

“既然杜帮主如此执意,那我不打扰了,好好休养。”高处长看着杜见峰笑笑,摇着头离开了病房。

杜见峰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

他当然不想蹲局子,但他也不想进警局。他现在一人管理白沥帮,偶尔在商圈摸爬滚打,挣钱多好养家,让方孟韦日子过得舒坦。若有哪一天方孟韦出任务有困难了,他还能舍身帮一把,帮他自然要违法,但又如何呢。

杜见峰这辈子没志向,只想护好方孟韦。

4

方孟韦大半夜接到电话说杜见峰住院了,他用爪子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杜见峰白天累的不行,方孟韦又没来,他晚上就放开了睡。谁知大半夜的,他一下子就疼醒了,下意识一爪子挥过去,又听见椅子倒地的声音。他坐起来睁开眼,这才发现是方孟韦。

豹猫耳朵上传来一阵的疼,只见方孟韦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扶起椅子转身就走。

“哎!孟韦你别走啊!”

隔壁病床上的病人早被吵醒了,骂了句脏话嘟囔了几句,方孟韦赶紧走过去捂住杜见峰的嘴,小声骂他:“吵什么吵,烦死了。”

“孟韦,孟韦我知道错了,别生气。”杜见峰搂过方孟韦的腰让他坐在床上,自己挪两下空出地方。

“怎么不打死你。”

“这不是留着命来见你吗。孟韦,别生气,啊。”

豹猫紧紧搂着卷耳猫,脸在胸膛里蹭啊蹭的,又说:“你看我腿可疼了,还有你刚刚咬我耳朵,也挺疼,这样是不是有点消气了?”

方孟韦挨着杜见峰半躺着,手使劲圈着他的脖子:“疼死你算了。”

“那可不行,要陪你一辈子呢。”

杜见峰把被子拉上给俩人盖着,半天不见方孟韦回音。

“孟韦。”

“闭嘴。”卷耳猫发出浓浓的鼻音,“快睡觉。”

豹猫亲亲卷耳猫的额头:“好好,睡觉,睡觉。”

5

索杰花了三天时间去查许一霖摔倒一事,最后得出结论,是周资故意为之。

“这是奶茶店的录像。”

“这是跟踪录音。”

荣石看着索杰从包里掏出这两样东西,拿起录像带要放。索杰赶紧拿走,笑笑对荣石说:“我劝你别,看完了那猫会被你弄死,你可不能因此坐牢。”

荣石一把夺过来,说:“放心,我只考虑力度,你动手,只要不打死,随你便。”

摄像头就在奶茶店墙角处,奶茶店又小,拍的比较清晰。当荣石看见周资抢过拖把伸到许一霖脚下的时候,他心里恨不得撕碎了那猫。当他又看见许一霖躺在地上难受的捂着肚子的时候,心揪成一小撮疼得要命,差点冲进电视里去抱许一霖。

索杰及时关了电视。

“够了啊,别杀人。”

“cao……录音呢,说的什么。”

“无非是一些失败了之后的不甘,顺便有东山再起的念头。啧,那猫怕是有病,跟踪的人说他抱着个娃娃用圆规都扎成竹筛子了。”

荣石冷哼了一声,说:“动手吧,今晚。别让他看见。还有,想办法让学校开除他。”

“啧啧啧。”索杰戏谑的看着荣石,“下手可真狠,毁人前程啊你。”

“他绊倒一霖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毁的是我的孩子,毁的是一霖,毁的是我。”荣石盯着桌上的录像带,眸子里闪着寒光。孩子没了,许一霖肯定受不了,他呢,他又该怎么去安慰受伤的许一霖,自责的许一霖,把一切都拦在自己身上的许一霖。

许一霖这一生要是毁了,他荣石这一生也不会再有光明。

“哈哈哈,那人也是不想活了。得,我去给你办,他真该庆幸许一霖没事。”

6

小屋隔音不错,荣石坐在车里听不见周资在里面的鬼哭狼嚎。天色挺晚的,许一霖正在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许一霖:还没忙完呐。

荣石:嗯,我还有些事没处理完,在外面,一会就回家了。你乖乖吃饭,别饿着。

许一霖:知道啦( ・∀・),我已经吃完啦,你回来只能吃剩饭咯。

荣石:小东西,乖乖等我,少玩手机。

许一霖:想你才玩啊,你回来快点我就不玩。

荣石闹了个红脸,回过去五个字:我也很想你。

索杰身后跟着的几个黑衣猫坐上了另一辆车走远了,他刚系好安全带瞥一眼头上的镜子,看荣石笑的跟吃了百八十斤蜂蜜似的,心里吐槽了一句,嘴上调侃着。

“哎呀,我们兄弟几个啊,辛辛苦苦给荣董事长干活,累的半死,荣董事长呢,拿着手机卿卿我我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哎,命苦啊~”

“工资又不少你的,快开车。一霖要等急了。”

“唉。”

7

蔺晨得知杜见峰受伤前去看望,不料被杜见峰用鞋打出来了,萧景琰站在病房外看着连连后退的一大坨白团子赶紧上前扶住。

“怎么回——”

“妈的蔺晨,你在帮里主持大局让老子上战场,带了个轮椅来看老子,你他妈的给老子滚远点!你大爷的!这轮椅还他妈是旧的!”

萧景琰黑线,蔺晨装作委屈的样子往萧景琰怀里钻。

“景琰~轮椅多好,你看他还不领情。”

萧景琰推开蔺晨径直走向病房。

“听到没,他让你走远点。回家做饭去,中午再来接我。”

“QAQ景琰。”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评论 ( 17 )
热度 ( 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