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荣霖】渠会有缘 八


许一霖终于懂得,真正的爱会包容一切。
——
鲁宜宣的到来是荣石始料未及的,他无丝毫准备,却也不打算准备,只要光明正大告诉她就好,我喜欢一个人,他叫许一霖。
鲁宜宣是听到风声才赶来的,永祜街荣大少有了喜欢的人成了老太太和妇女们茶余饭后的闲谈八卦,传闻荣大少捡了许一霖,早有念想一见钟情,俩人坠入爱河天生一对。
鲁家虽不住在永祜街,却也听到了些风吹草动。鲁老爷子一听便坐不住了,且不说女儿心仪荣石多年,就荣石现在的家业权势,这段姻缘也万万不能丢。他随即让鲁宜宣先赶过去,让她劝住荣石,无论用何种方法。
来荣家前一天鲁宜宣就到了永祜街,她让随从去探了消息,果然如传言所说,荣石与那许一霖如胶似漆,就像是真正的夫妻。
她也不过是一介女子,没有她爹想的那么多,只是知道她爱了多年的男人本来是要娶她,却赋予别人深情。索杰多次来鲁家提解除婚约一事,鲁家也没答应,她觉得荣石会被她打动,有一天会心甘情愿迎她进门。
于是现实冲击她的时候,她满怀的希冀被打碎揉捏,伏在桌上哭了一宿,来到荣府见荣石的时候,便顶着一双红眼了。
荣石当时急得很,来到厅堂前的上一秒脑子里还是许一霖,下一秒便被鲁宜宣的眼泪吓住了。他知道鲁宜宣对他的心思,除了感叹她看错了人,也就只有愧疚而已。
鲁宜宣心里委屈的很,看见荣石便控制不住,也不顾荣石的推拒,一边说着对荣石的心意,一边强硬抱住荣石,荣石心有愧疚,又不好使劲推开,由着她抱和哭,双手半张停在空中也不回抱,等着她平复心情。
此时此刻,荣石简直是想求着索杰一定要拦住许一霖。
荣府有一点躁动,仆人们干活的时候,嘴上也闲不住,他们呆的久,知道荣石有娃娃亲一事,这下闹上来了,可有他们唠的,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的讨论。
许一霖拎着几盒胭脂样品走近荣府,仆人们看见他赶紧四下散开。索管家可说了,透露一点风声给许一霖,他们就不必在荣府呆了。
许一霖心下疑惑,刚想开口问问,索杰便从厅堂方向跑来,领着他往偏院走,说是有店里的事要交代,许一霖不疑有他,顺从的跟着走了,因此他就错过了刚才那一幕。
索杰扯的很远,跟店铺关系不大,甚至问了他晚上想吃些什么,许一霖觉得他有什么在瞒着自己,未待他开口,索杰便拱拱手,说:“劳烦您在这先待一会,我要去取一个物件给您看。”
许一霖点头应下了,坐在石椅上摆弄他的胭脂膏子。
索杰大松一口气,拍拍胸脯赞叹自己的机智,又跑回厅堂给荣石盯梢。
偏院挨着荣意的院子,中间只用了一堵墙隔着,上面有镂空的雕花,墙壁比许一霖高出两三个头。心里总觉得不舒服,许一霖本就平淡的表情添了几丝没来由的郁闷。他起来走走,沿着墙壁踱步,青藤趴着墙头,用枝叶紧紧扒住,发誓与它共享岁月长河。
墙那头传来说话声,许一霖越往前走,听的越清。他不是想听人墙头,只是他认出了那是荣意荣树的声音,而且,他捉到了两个词“大哥”“婚约”。
“姐,我刚刚在厅堂看见宜宣姐抱大哥了。”
“恩。”
“小许哥要是看见了,指不定得多难过。”
荣意拍一下荣树的头:“索爷让咱俩保密呢!不让他知道不就好了。”
“你们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许一霖突然出现在院门口,把荣树吓得蹦起来。
在院墙边,许一霖早已听的清楚,荣石的未婚妻,来了。
怎么能不难过呢,荣石瞒了他这么大的事。但荣石这人如何许一霖心里是清楚的,他说要与自己成亲,眼底的真心不会作假。可酸意还是止不住上涌,堵到鼻尖大脑,激起心里的一团火。他快步向院门走去,控制不住自己的微怒,想质问荣树荣意是怎么回事。
步子刚到院门就停下来了,许一霖猛的意识到,他为何要去问这些事,他迟早是要离开,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与荣石成亲啊。
右手扶着粗糙的院墙,石子摩擦手指的感觉唤醒他的意识。这不是意外,是机会。
“你们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许一霖心平气和,从脸上看不出波澜。
荣树一边想着完了完了,一边断断续续的如实禀告,荣意在旁边适当的说着荣石的好话,告诉许一霖,荣石从未喜欢过鲁宜宣,婚约从小订的,没有情感在其中。
许一霖安静的听完了,平和的有些不像话。
“小许哥,你真的别误会我哥,连我都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喜欢一个人。小许哥……”
“我没生气。”许一霖起身,没有抬眼,挪动步子往外走。
荣树眼巴巴的看着许一霖的背影,苦着脸望向荣意:“姐,咋办?”
荣意抚一把自己的青色罗裙,拍拍荣树的肩膀叹口气:“走吧,去找索爷。”
鲁宜宣这边还没讲清楚,索杰那边又报信说许一霖已经知道了,现在正在卧房。
荣石眼里直冒火,心上憋着一股气,逮住索杰一顿批,后来才知道是荣树漏了嘴。而那个臭小子早知大难临头,跑的人影都没有。别无他法,荣石有点心虚的向卧房走去,只要给许一霖解释清楚了,那什么事都不是事。
许一霖本想和平解决,他不用告诉荣石自己的隐疾,还能让荣石不因此讨厌自己,并且会有个爱他的人照顾他。可当他看见那个高大的男人低着头瞄他,一副讨好的样子,他顿时什么都不想顾,心软的一塌糊涂。
许一霖坐在椅子上,荣石在他面前蹲下来,拉着他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小心翼翼的解释:“一霖,与鲁家的亲事是家父订的娃娃亲,我从未承认过!”荣大少爷一改人前的威严,斜着眼去看许一霖的脸色,只见那人如无风吹过的湖面,安安静静的。而眼底的点点波光暴露了此时的心神。
“一霖,你别,别气。我真的,真,真的只喜欢你,只想与你成亲。”
“你娶了她吧。”
荣石咂舌,把许一霖的手握得紧紧的,说:“一霖,你别赌气。”
“我没赌气!”许一霖突然提高音量,又变了回去,“我也没生气。”
“那你说这话……”
“这话是真的。”
荣石站起来,看着许一霖束起的长发落在脑后。
“一霖,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
荣石沉默了,他觉得许一霖还是在气,就这么站着和他对峙,偌大的一个房间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炭火烧的旺了发出轻微噼里啪啦的火花声。
许一霖已经耐不住了,夕阳挪着挨近天边,斜射下一点光落在门前,只要再狠一点,他就能全身而退。
“大少爷。”许一霖抿抿嘴唇,“我从始至终,都未想过与您成亲。”
心尖纠成一团,许一霖与荣石皆是如此,前者是舍不得,后者是痛与怒。
荣石想起,每次与许一霖提起成亲一事,他就不自在,甚至有些推脱。
他忽然发觉自己是多么的自作多情。
“你耍我吗许一霖!”荣石掐着许一霖的下巴,力道奇大,牙齿挤在一起,骨头被捏的像是要断,疼的许一霖都要哭出来。然而他真的这么做了,眼泪蓄在眼眶里,装作是疼的。
荣石看到他的眼泪就发慌,又生气,一把甩开他,抓起桌布使劲掀起来,许一霖经常用来给荣石泡茶的那个青瓷茶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喜欢过我吗许一霖?”
荣石问他,他偏着头,闭口不言。
“我问你喜欢过我吗!?”荣石掐着他的下巴逼着许一霖看他,后者皱着眉,顿了许久,在他手里摇了摇头。
荣石松手,颓废的像被伤极了的野兽。他站直了身体,拿起桌上幸存的小瓷杯,猛的扔在许一霖身旁。
“我他娘的,娶给你看!”

瓷杯裂开的声音震得许一霖耳朵生疼。
熟悉的大貂扬长而去,许一霖弯下腰,支持不住的用一只手掌捂住自己的眼睛,呜咽压在嗓子里,眼泪不断透过指缝流下来,他真的没想过,会这么疼,比当初看着夏禾与别人逃了他的视线,要疼的多。
荣石出了荣府,开始视察手下的店铺,伙计们战战兢兢的,今天的大少爷一点就着,几乎把每个店里的人训了个遍,完了在酒店里拿了壶酒,还没喝两口摔了个粉碎,黑着脸不知去了哪里。
在外逛了半夜,荣石连酒都喝不下,回到家还是清醒的。
到了卧房,桌上已经换了新的桌布新的茶壶,荣意坐在椅子上,看见荣石回来,赶忙迎上去。
“大哥,你可回来了。”
荣石四下望了望,发现许一霖的东西都不见了,心口一缩。
“有事快说。”
荣意把他大哥按到椅子上坐下,看荣石脸色,叹了口气。
“大哥你跟小许哥……吵架了?”
荣石捏捏眉心没说话。
“我今天看见小许哥,拿着包袱回了偏房。好像哭了很久……”
荣石一抬头,看着荣意。
“他,哭了?”
见事情有转机,荣意赶紧添油加醋。
“是啊是啊,我看着他一路走过去,低着头用手擦眼泪,我问他怎么了,他刚抬头就又低头,匆匆忙忙走了,眼睛都哭红了。”
他负的我他怎么还哭成那样。
荣石站起来,荣意看他是要走了,拉住他的袖子:“大哥你去看看他,你看你瞒了他这么大的事,他难过也是正常的,况且都那样了,也证明小许哥在乎你不是。”
荣石私心觉得荣意说的肯定对,许一霖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那样。他越想越觉得愧疚,他今天发了那么大的脾气,还放了狠话。
在荣意鼓励的眼神下,荣石走去了偏房。
偏房没点灯,一片漆黑,荣石试探性的推门,竟然打开了。
许一霖窝在被褥里,没有点炭火,咳嗽一声接着一声,偏房又潮又冷,偏偏他体质又差,还止不住的哭,脑子昏昏沉沉之间听见有人把门打开了。
他好像忘了锁门!
刚坐起来灯就被点着,荣石高大的身影罩住他的身子,他下意识低头。
果然是哭了很久,眼睛不仅红而且肿,荣石走过去坐在床边,把他掰过来面对他,大拇指指腹擦过他的眼睛。
“都委屈成这样了,也不肯跟我说。”
许一霖推着他,把自己的语气调整的尽可能冷漠。
“大少爷回去吧。”
荣石把语气放软,握住他冰凉的手往自己怀里放,心平气和的跟他说:“你有什么话,什么委屈,都跟我说,别憋着。”
“我没事。咳咳,我说了我没喜欢过大少爷。”
“一霖!你别犟!你跟我说说,好不好?”荣石低着头去看许一霖,想从他眼里看出点什么,许一霖被迫跟他对视,心里的猛浪翻滚不已。
“许一霖!你就不能跟我——”
“我有隐疾!”许一霖吼了一声,抓住荣石的衣服止不住的颤抖“我是天阉……我不能行房事……我不能,我不能和……啊!”
屁股突然被狠狠打了一巴掌,荣石毫不留情。心尖上的这点火气终于发泄出来。
许一霖直接被打懵了,错愕的看着荣石。
荣石问:“就因为这个?”
许一霖点点头。
“你还是喜欢我的?”
许一霖又点头。
荣石真恨不得再给他来一巴掌。
“就因为这事你竟敢让我娶别人?许一霖你也是被我宠坏了,胆大了啊。”
许一霖捉着荣石的衣襟,完全摸不透荣石的反应。
“你不,不介意……”
荣石爽朗的笑声拢着许一霖,他把衣服解开,搓搓许一霖的双手放进怀里使他抱着自己的腰,衣服把许一霖整个包住。许一霖冷的让他打了个颤。
“我不介意,我不介意这些,即使你是伤了残了不能动了,因为你是许一霖,我就都接受。我只在乎你。”
鼻子麻麻的,许一霖放任自己尽情抱着荣石,汲取荣石身上的温度。
他怎么敢相信,使他痛苦半生的根源被荣石轻描淡写的带过了,心结被荣石轻轻一碰便解开了。
怀里的人在怀里轻轻的蹭,荣石笑着摸上他的脖颈,说:“行房事又用不着你那根,你想的倒怪多。莫不是急了?”
许一霖脸红成熟虾,结结巴巴的:“我是担心你,担心你,你会,会介意”
“当然不会。”荣石坏笑的凑近许一霖耳边,说“要是在意的话,倒真有一事难住我了。”
许一霖心里的小兔乱撞,抬眼看荣石,圆圆的眸子里清澈广阔,些许担心参杂其中。
“我啊,是担心你不尽兴。你少了这抚慰,可能就少了点快感。”不顾许一霖的大红脸,荣石故意顶顶胯“看来为夫得加倍努力才是。”
太羞人了!许一霖心里泛起密密麻麻的痒,浑身难耐。
荣石捏住他的下巴,偏头含住他的耳垂,慢慢吸吮亲吻,沿着轮廓,触到嘴边,就要吃到那软糯的美味。
“咳咳咳!”
许一霖咳嗽来的太突然,荣石差点咬到嘴唇,恍然发觉这偏房也太冷,许一霖还病着,再磨叽该发烧了。
把被子一卷,荣石打横抱起许一霖抬腿往外走。
“偏房这么冷你也舍得住。”
“还不是你,发那么大的脾气。”
“倒怨起我来了,谁说不喜欢我的?谁让我娶鲁宜宣的?”
“谁让你瞒我!还抱你那个未婚妻。”
“我那不是逼不得已不想让你多想,而且是她抱的我,当时哭成那样我也不好推开。嘿,小东西,敢排挤我了,看你病好了我怎么收拾你。”
许一霖抿着嘴唇笑,咳嗽两声,又想起什么,从被褥里伸出手捏着荣石的领子,小声对他说:“能不能,我们……房事我们,缓,缓一缓。”
荣石特别想说光是他现在这个样子,眨巴着大眼睛就够勾人。但他笑笑忍住了,说好。
“我们成亲那天,你想躲都躲不掉。”
“恩。”许一霖点头,忍不住又问“那,什,什么时候……”
“下个月。”
“这么快!”
“怕你再跑!”
许一霖缩进被子里,脑袋一偏靠近荣石胸膛,有力的心跳声有节奏的敲着他的耳膜。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不足的人,但真正的爱会包容一切。
——
给自己擦擦汗,感觉好累人啊

评论 ( 38 )
热度 ( 1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