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二十八 关于怼与套路的综合运用


cp见tag  小段子,与剧情无关
媳妇点梗
——
1
石太璞对赵启平印象一直不太好。
起因还在于许一霖。
自从得知许一霖与自己同住一个小区,石太璞便像是回到了尾千市,与许一霖一直保持联系,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实在是让他觉得许一霖随时会受到欺负。
而事实上荣石把他当宝似的捧着护着。
偶尔石太璞会和刘彻一起约许一霖荣石出来聚个餐。
那次许一霖与石太璞好好叙了个旧。
许一霖告诉石太璞他有个朋友叫赵启平,人很好,是个医生。石太璞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许一霖有点害羞,小声告诉石太璞,赵启平带他去过夜店,还教了他好多这样那样的知识。这些事荣石都不知道的。
石太璞登时就黑线了,这还得了,不给带坏了!
刘彻当晚就看不过去了,谁把我璞气成这样!今晚的爱爱都没有了!
2
也刚好有那么巧,在许一霖的联系下,石太璞和赵启平出现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石太璞体内的正直因子忽的膨胀了,怎么看赵启平怎么不顺眼,一看就是小妖精样子!尾巴撅的高高的,躺在人家怀里是怎么回事?!你先生?那也是大庭广众的!
石太璞把自己气的不行,转头去看许一霖,后者正被荣石圈在怀里投喂……
刘彻感受到石太璞身上满满的正能量(?)跟座小火山似的。他看看谭宗明,再看看荣石,偷偷圈了石太璞的腰,也挖了一勺甜点送到石太璞嘴边,却被石太璞一个白眼打回去。
刘彻委屈的摔盘,日子没法过了!!赵启平是吧!谭宗明是吧!我璞才是最大的!
3
璞玉集团最近和晟煊有个合作,还未定音,就等璞玉集团的决定。
刘彻一个电话打到公司,取消了与晟煊的合作,理由是:璞玉集团钱多。
这是实话,没错,璞玉集团资产是猫国前五。明氏荣氏晟煊都在其后。
谭宗明此时还不知道刘彻的身份,一听说本来胜券在握的合作突然撤了,随即就垮了脸。且不说与璞玉集团合作利润如何,光是这一步,就让晟煊在商界之路上平坦许多。
赵启平当然不知道此事因他而起,不过他也在新闻上看见了流言蜚语,说晟煊得罪了璞玉,此后道路坎坷。一回家,谭宗明屏气凝神看手机的样子就落入眼底,长长的绒毛蓬不起来,服服帖帖的垂在身上,一副失落的样子。
“你真的得罪了璞玉集团的哪些人?”
挪威森林猫放下手机转身,拉下安哥拉猫抱在怀里,双双躺下。谭宗明用手划拉赵启平洁白柔顺的白毛,叹口气道:“谁知道呢,这么大的合作没了,你的新游艇和上次你看上的车可能要推迟买了。”
安哥拉猫笑出声,这话说的他跟个谭宗明包养的情人似的。
“那就不要了呗。”赵启平露出尖牙,轻轻咬着谭宗明的下巴,“再贵也没有你贵。”
4
石太璞一开手机,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晟煊惹怒了璞玉,谭宗明药丸。
他吓得差点不敢承认璞玉集团的董事长就是他同床共枕的爱人了。
“你怎么不跟晟煊合作?你上次还说晟煊有实力,合作会很成功?”
刘彻狗腿的蹭到石太璞面前,毛茸茸的脑袋在石太璞胸前磨来磨去。
“开心么?我看你很不喜欢那个赵启平。”
“我的确对他印象不好……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个放弃与晟煊的合作啊,你看这新闻,都在乱写。”
刘彻看了眼,觉得写的很到位,谭宗明的确惹了璞玉集团董事长的心尖尖了。
石太璞越想越觉得愧疚,使劲踢了刘彻一脚,催着他:“还不去重新合作?!”
刘彻闷闷的,他还没抱多久就被踹远了。
“哎,这就去。”
5
谭宗明实在搞不懂璞玉集团董事长脑子在想什么,前一天刚说不合作,今天就把合同送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这次璞玉集团的理由是:董事长也是奉命行事。
赵启平也不懂,直到许一霖告诉他,刘彻就是璞玉集团董事长。
喔,怪不得,石太璞一直不正眼看他呢。
6
许一霖做一次和事佬,同时请石太璞和赵启平吃饭,事先跟石太璞讲了一大堆赵启平有的没的好事。终于让石太璞能开始接受赵启平。
靠着精明的头脑,赵启平很快摸清了石太璞讨厌他的原因。
眼前的褴褛猫,别说是夜店,就是在外面与朋友混一夜不回家的经历都没有过,在警校里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一腔正气,正直的恐怕连李熏然都比不过他。
谭宗明和刘彻在一旁聊的不错,刘彻虽然因为赵启平的事不想与谭宗明多做交集,但谭宗明这个人的头脑和才华确实不容小觑,所谓高手相逢也不过是惺惺相惜,若是石太璞不气了,刘彻觉得谭宗明这个朋友也交得。
赵启平突然想到了什么,嘴唇勾起来笑笑,覆上了谭宗明的爪子,谭宗明回握住,又看见他的笑,默默为即将要倒霉的人点蜡。
许一霖很开心,依旧坐在荣石怀里被投喂。
7
自从跟赵启平在一起交流以后,石太璞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不得不承认,赵启平懂得太多令人面红耳赤的知识。偶尔碰上了,赵启平肯定会拉着他科普,顺便提点意见让他去和刘彻增加增加生活情趣。虽然异常羞耻,但效果好到出奇。
不过,他还是禁止赵启平带许一霖进夜店。
8
这天石太璞要出差,不是什么要紧的任务,他有些犹豫,最近冷落刘彻冷落的厉害了,一回家就看见刘彻那张委屈脸,他自己表达感情又不到位,生怕刘彻多想。
“启平,你觉得我是去还是不去?”
一遇到感情问题,石太璞首先想到赵启平。
赵启平一口咬住吸管,用牙齿把吸管咬出裂痕。
“要我说,你就去。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叫做,小别胜新婚。”
石太璞想了想,似乎说的有道理,每次和刘彻分开一段时间,思念就会分外浓郁。
赵启平阴恻恻的笑了笑,拍拍石太璞的肩膀:“相信我,没错。”
石太璞挑眉看赵启平笑的渗人,哼了一声:“谭总对妖精有特殊爱好。”
赵启平反击:“我也不知道刘董怎么看上个连骑乘都不知道的石警官。”
“不正经的医生!”
“你个二愣子!”
9
石太璞听了赵启平的建议去出差了,刘彻在家里看石太璞拖着行李箱离了家门一脸懵逼。
太璞,你真的不想和我处了么?!

谭宗明看着喝的酩酊大醉还一个劲念着石太璞名字的刘彻很是无语,赵启平在一旁都快要笑到椅子下面。
“你干的好事。”谭宗明语气肯定都不带反问。
赵启平笑眯眯的攀上谭宗明的肩,啄了一口挪威森林猫的嘴角。
“怎么样?欺负回来了吧。”
谭宗明刮了一下赵启平的鼻子,舔着嘴角抱紧他:“记仇的小妖精,等我把刘董打包送到石太璞那去再回来好好犒劳你。”
10
刘彻觉得自己这几天懵逼太多次了,上一秒还在喝酒,眼里都是石太璞离家的样子,下一秒石太璞就一脸焦虑的在自己面前,不停的用爪子摸他的脸,碰碰额头又揉揉脖颈,简直幸福的要冒泡。
“太璞……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是谭总把你送到我这来的,真是的,一身酒气,发什么疯。”
石太璞关心又恼怒的表情让刘彻开心的想上天,他趁着脑子还是浑浑的,揽过褴褛猫的脖颈不让动,舔上轻微抖动的耳尖,压着嗓子含情脉脉。
“是我太想你。”

——
看到名字再看文章,季怼怼表示不服!

评论 ( 14 )
热度 ( 10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