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彻璞】一起走 一


*穿越梗
*架空,会有ooc,刘彻×石太璞
*脑洞欢脱萌产物
*更新慢,有空就写,没空躺尸
大概我实在看不惯(?)我彻璞那么可爱竟然没人产粮!顺便自产自销喂饱自己
——
一、就算是穿越了也要努力生活

石氏家族,是世代以除妖为己任的大家族。但随着科技发达,国家更新换代,世上的大多数妖物都不屑于害人,而是学着人类生活赚钱娶妻生子。久而久之,石氏家族便逐渐衰落了。
而且两百年前的一场时空变故,使妖类能力大失,人类能力大增,一时处于人类主导三界的状态,仙界不与人类争,妖界争不过人类,于是和平相处,成了现今这么个局面。
当年偌大的一个石氏家族,渐渐消减,如今只剩石太璞一人。
捉妖之术石家世代相传,虽然没有太多妖需要他们管,但老祖宗当年用鲜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捉妖术也不能失传,石太璞从小就开始学习捉妖术,可功课也没落下,一路上到了大学,大三那年父母无故双亡,留下了一本《石氏三十一妖经》。他偶尔也看看,里面三十一成捉妖术,他已学会了二十五成,剩下的,没有父母指点,只能自己琢磨。
父母的去世让他无心修学,靠着遗产和打工的钱顺利毕业,依赖天生的记忆力和方向感,他找了份做快递的工作。虽然辛苦,却因为好评奇高而时时得到奖金,再干两年升职加薪也不是事,并且他也接除妖的活,这世上还是有不少无聊的妖怪喜欢作乱,工资奖金加上除妖费,生活还算滋润。
石太璞的家是一个小租房,住三楼,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是人味少,孤单冷清了点。
夜晚
随便做了点菜,石太璞穿着软和的睡衣坐在沙发上就吃起来,刚洗完澡身上都是沐浴露的清香,他今天请了假去除妖,网上有位雇主说自己经常听见自称自家祖宗的声音,看见过自己去世父亲的身影。
石太璞去看了看,果然有妖,那妖操纵雇主祖宗以及父亲的尸体,没什么恶意,就是吓别人取乐。封印那妖法力的时候,那妖正飘在空中,捉着雇主父亲的尸体,法力一消失就摔了下来,正砸在石太璞身上,弄得石太璞身上一阵尸臭,还帮忙埋了雇主的父亲……
闻得身上清新的味道,石太璞一甩白天的荒唐经历,从房间里取了毛毯,饭吃了一半摆在一旁,给手机充上电,躺沙发上就睡着了。
清晨,手机闹铃准时响起,石太璞迅速洗漱,扒了两把自己的头发,在客厅里脱了睡衣换上衣服,拿了头盔钥匙和手机出门工作去了。
淡色印花的天花板中央挂了一盏小吊灯,吊灯之间的小灯泡忽闪忽闪,蓝色的激流在灯泡之间穿梭,链接成网,噗的一声又砰的一声,石太璞家的沙发被压了好大一个窝。
刘彻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吹了一天的冷风,天气慢慢变凉了,石太璞回到家时觉得脸都是僵的,需要热水泡个脸。
路过沙发,石太璞觉得不对劲……
他的睡衣怎么鼓起来了?
再走近,石太璞猛抽起桌上的水果刀握在手里,回想自己临走前,符咒好好的贴在房梁上,不会有妖进来,走之前也锁好了门。
那搭着自己睡衣当被子睡得正熟的男人哪来的?!!!
石太璞走近,使劲踢了刘彻一脚。
“啊!好大的胆子!谁敢踢朕?!”
刘彻猛的坐起来,睡衣撂到一边,恶狠狠的瞪着石太璞。
脑子有病?石太璞第一反应觉得这是个精神病患者,还自称朕。
“你是谁?”石太璞偏了偏脑袋,又问“还穿成这样?闯进别人家里口气还不小?”
刘彻此时一身暗色龙袍,头发挽成髻顶在脑袋上,插了一个玉簪子,实在与周围的现代环境格格不入。
“朕当然是大汉的皇帝,你又是谁?”
石太璞摸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拨打120或者110,甚至是119。
望着石太璞手中新奇的扁块块,还会发光,刘彻突然想起,今天刚准备上早朝,突然一阵眩晕就没了,醒来就摔在了自己坐的这个东西上面。
“朕……朕真的是皇帝。”
那人语气忽然软了下来,石太璞收了手机走过去,脸上没有表情,实际上他很少有复杂的表情。
面前人手里的刀闪着光飞舞,刘彻很没骨气的吞了吞口水。
“你说你是汉朝皇帝?可我们这里根本没有汉朝。”
刘彻摇摇头,表示自己也很懵逼。
“你怎么证明?”
刘彻想了想,掏出了自己腰间的玉佩,说:“这是皇族才会有的玉佩。”
谁会看出来你这是皇室玉佩!
石太璞觉得跟他说不通,可也觉得他不像是作假,再说这世上连妖都有,玩个穿越也正常,只是没曾想会落到自己头上。
“那你叫什么?”
刘彻沉默一会,说:“你不能直呼皇帝的名讳。”
石太璞一把扯过自己的睡衣,没好气的说:“现在你在我家!这里没有皇帝!没有汉朝!想活着就给我听话!”石太璞生平第一次觉得如此无语,古代人果然是封建又固执?
“刘彻!朕叫刘彻!”刘彻看自己唯一一件保暖的物件也被扯走了,哆哆嗦嗦回答。
“我叫石太璞。你现在在这里,没有皇帝,不准称朕。”
“太璞……”刘彻自顾自念了一句,石太璞突然愣住,还真没人这么亲密的叫过他。
刘彻肚子很乖的叫了两声,主人也很乖望向石太璞,说:“朕……我好像,一天都未曾进食。”
石太璞放下水果刀,转身走进厨房,冰箱里还有菜,比较新鲜,刘彻一天没吃饭,他决定多做些。
刘彻蹑手蹑脚的下了沙发,又把石太璞的睡衣拾起来,上面有细细小小的绒毛,抱着还挺暖和。
“有什么吃食?”
锅铲在锅里翻动,发出滋滋的声音,散出来点点香气。刘彻觉得更饿了。
“都是小菜,不喜欢吃就忍着,我家不是皇宫,没有那么多钱。”
刘彻喔了一声,伸长脖子去望锅里的菜,还有这些自己从未见过的铁器。
“它竟会自己生火。”
“这叫煤气灶,以……”石太璞突然住嘴,现在说这些刘彻也懂不了,于是改口道:“以后再跟你介绍,你记得,这是用来做饭的。”
把菜盛起来,石太璞转身。厨房本就窄小,刘彻又身着繁重袍子挤进来,他还没转过来就差点倒进锅里。未待石太璞说话,他又瞄见刘彻抱着他的睡衣,连睡裤也攥在手里,顿时窘迫难当,脸当时就黑了。
“你拿着我的睡衣做什么!”
刘彻懵懵的,把衣服拿到眼前看了看,一脸无辜:“我也不知……这是何物……”
石太璞扯了睡衣拿在手里,把刘彻赶出了厨房,一手把盘子放到一旁,一手拿着睡衣往卧室里走。刘彻小步跟了过去。
一转身,又是刘彻,那人比自己还高一些,挡在门口把光都拦住了。
“你怎么又跟过来了?”
“我,我有点冷。”
怪不得他老抱着自己的睡衣……石太璞瞅了两眼,把毛毯拿出来扔给刘彻:“把这个披上,去沙发上等着。”
刘彻拿了毯子披上,问石太璞:“沙发是何物……”
吃饭的时候石太璞看自己冰箱都空了,不禁思考起养两个人需要多大花销。
“你会做饭吗?”
刘彻吃的慢条斯理故作矜持其实饿的要命,对石太璞摇了摇头。
“扫地?”
摇头。
“刷盘子修电视画符?”
摇头。
石太璞怒了,什么都不会养的是人还是宠物!
“那你会干什么?!”
刘彻一看石太璞生气了,生怕他一气之下把自己赶出去,不管自己会不会赶紧点头,又说:“我,我可以帮你,刷盘子扫地画……符?”
不管自己会不会,服从他最重要。
刘彻突然悟出了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真理!
石太璞好笑的摇摇头,知道刘彻在瞎掰,也不拆穿他,毕竟他如果真的是皇帝,什么都不会不也正常。
“那你吃完了刷盘子吧。”石太璞放下碗筷,“如果碎了任何一只碗杯子盘甚至筷子,今晚睡觉你没有毯子。”
刘彻赶忙点头,再三保证自己会认真刷碗刷盘。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刘彻不再斯文大口吃饭,活着才是王道啊。

评论 ( 19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