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多cp】妖里妖气六扇门 二

荣石×许一霖
杜见峰×方孟韦
谭宗明×赵启平
————
许一霖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荣石结结巴巴的说要请许一霖吃饭,等他们磨磨唧唧的吃完了,天已经完全黑了。
“一霖,你看……天……天色,这么晚。我家很大,你,你今天就住在我,我家吧。”
许一霖抬头看了眼天色,荣家大门口的灯笼照的身前一片亮色,而再往前就是无尽的黑。
“那好吧。”许一霖笑笑“打扰了。”
“不,不打扰,你想住,想住多久都行!”

赵启平顺着房顶跑,踩的人家屋顶掉一块砖落一块瓦的,终于在一家特别大的宅子里找着了许一霖。
“一霖!”
荣石闻声转身,一只巨大的白狐落在眼前,四条尾巴轻轻晃动。
他刚才在叫一霖?!
许一霖一看见赵启平就奔过去,白狐蹭着许一霖的脸又绕着许一霖走了一圈,一尾巴拍在荣石面前,扬起了一地的落叶。
得,白扫的地。一旁的扫地小哥翻了个好大的白眼。

“你敢在我弟弟身上留下气味?!”赵启平来回走着,尾巴紧绷做出战斗姿态。
荣石心虚的咳了两声,他只是忍不住。
“平平哥,你别这样,荣大哥是好人的。”许一霖瞅瞅俩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其实只有赵启平而已。
“一霖,你知道他是什么吗?”
“狼妖啊。”许一霖波澜不惊的回答。
赵启平瞪大眼睛“你不是最怕狼了?!”
许一霖脸上飘上可疑的绯红“荣大哥,是匹好狼,他还帮过白婆婆。”
荣石一听,不住地点头,心里直乐。
赵启平在心里啐了一口,呸,分明是匹图谋不轨黑心狼!
他瞥了一眼荣石又看了看许一霖“算了,不跟你计较。一霖,走,回家了。”
许一霖心里有点失落,望着荣石向他挥手“喔,荣大哥,再见了。”
好不容易哄到手的小狐狸就要这么跑了?!荣石心里一急“不行!!”
“怎么不行?”赵启平扭头看他。
对待大舅子第一招,善解人意。
荣石恭敬的笑着“这天太晚了,我家房间很多,而且炭火也足,你们可以在我家留宿一晚。”
“你家很有钱?”赵启平挑着眉毛问。
荣石觉得自己摸不着这大舅子在想什么。
“是。我荣家在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富商。”
“那好,我们留下了。”
这么干脆?!
荣石想着,早知道直接说自己有钱不就完了。
许一霖有点着急,扯着变回人形的赵启平的袖子“平平哥,你别伤害荣石,他人真的很好。”
赵启平有个兴趣爱好:剥削有钱人。
“放心吧,我有把握。”赵启平摸摸许一霖的头发,一旁的荣石嫉妒的冒烟,“等会你变回去跟我睡一晚上,身上这狼味太难闻了。”
什么?!睡一晚上?!荣石心里苦,我好不容易蹭上去的……

今晚杜见峰自告奋勇的向方孟韦提议一块去巡逻!
然后他被拒绝了。
但这并不能抵挡住杜见峰的一片热心。(不是)他悄悄跟着方孟韦,看着他心心念念的垂耳兔在黑夜中从另一个枝头跳上另一个枝头,矫健的身影指引他去追寻。
正沉浸在这美好的画面中,杜见峰敏锐的察觉到东南方向突然吹来一阵细微的风,立刻警铃大作,再去看方孟韦,那人已经先自己一步去了那个方向。
追过去之后,果然杜见峰不出所料,白天逃跑的犬妖正在吸食人气,旁边已经倒了两个人,那阵风是犬妖尾巴摇晃所生,犬妖吸食人气会摇尾巴产生风,这风是他们追踪犬妖的方法之一。
未待杜见峰动手,方孟韦早已攻了上去。

“杜见峰?!”方孟韦看着身旁的杜见峰有些许惊讶,但他现在已无心关注其他,犬妖吸了人气恢复了法力,光是杜见峰和他的话,打赢的几率他们不会大太多。
“孟韦,我们走。”杜见峰拉着方孟韦就要跑,方孟韦甩开了他的手。
“走?!好不容易找到他你让我走?!杜捕头要是害怕自己走!”
杜见峰气的直想骂人,接过犬妖的一击,对方孟韦吼道“谁怕了?!你看看,这犬妖这么悠闲,躲都不躲,不是有诈?!”
经杜见峰一提醒,方孟韦也发觉今晚这犬妖太过轻松,可他还是将信将疑。
“哎!你真是!”杜见峰拉起方孟韦的手,刚准备走,猝不及防被一股气旋冲开了。
他眼冒金星,忙去找方孟韦。方孟韦摔在地上,额头和口鼻都流了不少血。
擦了一把鼻间的血,方孟韦气的要命,这时犬妖身旁已然站了另一个妖怪,他挣扎着要去打,杜见峰挡着攻击没看住。
那只垂耳兔冲了出去,又被一阵风打回来,爬起来了竟然固执的要再去。
“他娘的!”杜见峰大骂一声,挡在方孟韦身前。
“杜见峰你让开!”
“孟韦!”伟岸的男人用长剑挡住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扭头对方孟韦说话,似极哀求“你别逞强。”
方孟韦出去从来不让杜见峰跟着,什么都是自己来,说是和六扇门合作,却不见一次团队作战。杜见峰常常看见他一身血污走进药店,买了药找个地方涂抹两下,又去了别处。
方孟韦被杜见峰震住了,莫名其妙的红了脸,垂了脑袋表示同意。
杜见峰如释重负,发了狠一个攻击打回去,扛起方孟韦就跑。
方孟韦吓了一下,他没想到杜见峰会把他扛起来,那人手紧紧锢住自己的双腿,竟然异常的踏实。
还好那两只妖没死缠烂打,杜见峰一路奔到了六扇门,踢开大门跑到自己宿舍石阶前才大松一口气,把方孟韦放了下来。
“可吓死老子了,你咋那么……”杜见峰触电一般一阵酥麻,直勾勾的盯着方孟韦,和他袖子上刚从自己脸上擦下来的血。
“孟韦……”
方孟韦眼神躲躲闪闪的,把手装作不经意的塞到身后“你脸上那么多血。”
杜见峰僵在那,看方孟韦头上的白色耳朵若隐若现,心里一阵滚烫,忍不住再次把方孟韦扛在肩上。
“没事,老子,老子有好多药!”
——
你们将就将就,说实话,我已经好几次打开软件,却不敢下笔了

评论 ( 27 )
热度 ( 8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