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庄季】他早有预谋

小段子一则,有ooc……
——
季白的大拇指与中指按紧手机两侧,扭头看向四周。
最近他总觉得有人在看他,不是每天却也是隔上几天就会有的感觉。身后是公交车站,男人掂着公文包女人柃着包、小孩子在中间,都挤得紧紧的。马路上车潮涌动,季白只能感受到隐隐约约的视线,却找不到源头。
超市里的酸奶在打折,季白也是刚巧看见。
季母说家里今天来亲戚,还有几个小孩子,让带点礼物。季白扔了三箱进去,销售员又拿来一箱,说买四箱更便宜,于是购物车被酸奶占了四分之二。
大包小包进了家门,季母忙过来接季白手里的塑料袋,季白见到亲戚,点点头问好。
不忙的时候,季白总是会回家,忙的时候就去自己的小租屋里住。从警局回家的路线都是不变的,右拐路过大小不一的服装店、那家味道还不错的的蛋糕店,和一个地下超市。而就是在这条路上,季白有被跟踪的感觉。
白大衣挂在医院里,庄恕今天没打算回家,反正都是要再折回医院。
天上飘着丝丝白云,没有成朵,挡不住太阳。
庄恕注意到自己左手边有个带口罩的男人,眼神飘忽,贼眉鼠眼。
是个小偷。

“抓小偷!”
季白听到这声喊瞬间反应过来,肩膀被撞一下,穿黑衬衫的男人撞开人群往前疯跑。
把手机塞进西装内袋,季白充分发挥职业优势,追上小偷,扭住那人胳膊,随着一声叫,钱包被甩远,然后被好心人捡起来递给季白,季白接过,掏出电话打给今天值班的队友。
警局离得不远,小偷被带走之后季白就折回来看那位碰到自己的这么幸运的倒霉人士。
那男人撑着路灯柱,右脚微微离地,腰弯着看不清脸。
周围的路人眼神倒是奇怪得很。
“给。”
“谢谢。”
那男人直起腰,冲着季白露出礼貌的微笑。
季白惊讶这男人竟然比自己还高一点,鼻梁高挺,只是看脸的话,季白猜这是哪位经理,而且是精英的级别。但现在精英脸上有一丝丝隐忍的表情。季白看了看那男人的脚----大概是疼的。
“还能走?”
“可以。”
“嘶-----”
打脸了。
季白望着那个男人,想着今天的安排,没什么大事要做。
“我送你吧。”
“---那……谢谢了。”
第一医院离的很近,季白路也很熟。
那男人刚被自己扶进医院,立刻就有小护士跑过来。
“哎呀,庄医生,你这是怎么了?”
“脚撞到了。”
季白这才知道,精英真的是精英,但不是商圈的,是医院的。
临走之前,精英递给自己一张名片。
季白翻着看了两遍----庄恕,胸外科主任。
----
后来季白经常遇到庄恕,那人脚已好了,对于这么多次的相遇也惊讶,两人实在多次相遇中熟悉的。
庄恕经常以季白上次帮忙为由请季白吃饭,季白推拒不了,就吃了几次,除了感叹庄恕太懂自己口味之外,渐渐有了吃人嘴软的感觉。于是开始回请庄恕。
大概两三顿了之后,庄恕也察觉出来了。
“请我这么多次?觉得不好意思了?”
季白笑笑,抿一口酒。
“没什么返还的,只有请吃饭。”
“我看你倒有一样我想要。”
季白看着庄恕眼里的精明。
“枪不能给你。”
“不要枪。”
“那你----”
季白一直高速的脑子也就熄火了这么一次。
庄恕亲完之后面上一丝羞意都没。
“想要你,你得给。”
好样的庄恕,季白握紧拳头,要不是我喜欢你你就等着蹲局子吧。
“白白,给不给。”
“给!---你他妈叫我什么?“
庄医生很正经,也没笑。
“白白。”
-----
“去你家还是去你父母家?”
“去我家。”
季白给自己大脑上了一遍润滑油,坐在副驾驶上想着庄恕刚刚的那个吻。

两人悄无声息的就这么交往了,这段没人公布的恋情还是医院里的小护士扒出来的,要不是某个路过的小护士看见庄恕和季白靠在门后接吻,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平时yy的庄医生和季三哥真在一起了……
怪不得他俩这么亲密!果然一切兄弟情皆基情!

季白退了自己那个小租屋,在庄恕的帮助下搬行李将要移居庄恕家。
庄恕将钥匙插进钥匙孔扭动,银白的小轿车吹起笛声。
“白白?”
“白白?”
庄恕看着站在车门前,手搭在车门上的季白,喊了两声,然而,没人应。
“季白!”
“嗯?哦,来了。”
“发什么呆呢?”
季白上下打量庄恕。
“想事。”
--
庄恕家可比自己的小租屋大多了,季白穿着短裤衬衫躺在可以睡下四个人的床上,棉被被拉至腰间,觉得甚是满意。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男人着一件睡衣,头发蓬蓬的,应该是刚吹干,他掀开棉被,给季白灌了点冷风进去又快速合上,那一点点冷意一会就被暖化了。
季白盯着天花板,磨磨牙开口。
“你跟踪我。”
“什么?”
“没认识你之前,你就跟踪我。”
“被你发现了。”
“你的车暴露了。”
“白白真聪明。”
季白冷笑一声。
“所以那个小偷是你安排好的?”
“那倒不,凑巧,他跟在我身后,我故意让他偷的。身份证银行卡在兜里,钱在钱包里。”
“那你的脚伤?”
“我去踢了消防栓。”
“疼的走不了路?”
“装的。”
“带我去第一医院。”
“为了让你认识我。”
“原来如此,庄医生早想钓我。”
庄恕欺身而上。
“我早就想上你了。”
“只有想上我?”
“不,只有想爱你。”
---
季白搬来庄恕家里的第一天就没有放过庄恕的床,较好的体力让他们把床摇的咯吱咯吱响。
待床挺着老腰终于可以休息下来的时候,季白也躺在一旁,胸膛起伏着喘气。
他伸手去够床头上的烟,刚拿到手就被庄恕擒住,烟和烟盒都被扔的远远的,人被庄恕搂紧箍在怀里动弹不得。他不乐意,就去咬庄恕的肩头,密密麻麻啃了几个印子之后也懒得啃了。
“你在哪第一次见我?”
“医院。”
“那可真狼狈。”
“是挺狼狈的,瘸着腿还替人抬担架。”
季白噤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医院——还真是个医生与警察相遇的好地方。”
季白语气平平淡淡,像是在叙述发生在平凡世界中最平凡的故事,最平凡的相遇。
却又是那样不平凡。
“所以说,遇见你之后我更敬业了。”
——

评论 ( 20 )
热度 ( 1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