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二十三

算是剧情又不算是剧情,反正是在走剧情,上集在【二十一】

新年嘛,发糖咯

今后都要发糖啦

----

1

凌远最近得了空,呆在家里的时间多了,陪李熏然的时间也多了。

局里也给李熏然批了假,李熏然滚圆滚圆的肚子怎么看都不适合工作了,走路一步一步的挪,走快了会喘,走一会休息一会。

家里开了暖气,李熏然没穿外套,由着凌远把他翻来覆去的看。

布偶猫把脸埋在孟买猫的胸脯里,把孟买猫的爪子抬高,扒拉着他胸前的毛。

这主动地姿势让李熏然羞红了脸,虽然他知道凌远是在干正事。

凌远扒开李熏然胸前的毛发,露出两颗粉嫩嫩的肿胀的乳【首。

布偶猫轻轻吹了口气,李熏然忍不住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

“熏然,快生了,估计再有半个月就好。”

李熏然赶紧放下爪子,揉了把自己的胸,把两颗粉嫩嫩的东西藏好。

“噢噢,那……那就好……”

凌远把李熏然抱起来,觉着分量又重了不少。

“害羞什么,又不是没看过,吃都吃过了。”凌院长耍起流氓来,一套一套的。

孟买猫全身冒着热气,脑子里全是凌远埋首在他胸前的样子。

“个流氓!”

“李警官的流氓。”

2

洪少秋轻轻晃动右臂,感到疼,又放回病床上去。

陈亦度提了一袋水果进来,红彤彤的苹果占了大半。

把塑料袋放上床头柜,陈亦度拿了个苹果走出去,回来的时候满手的水,甩了两下坐在一旁削苹果。

洪少秋看着身旁的暹罗猫,瞄着他手里的苹果发笑。

果不其然,陈亦度失败了,苹果皮厚厚的一层落在垃圾桶里。

“来,我来。”

洪少秋用左手拿过那苹果,放在不能动的右手上固定好,拿着刀开始削。

然而,他也没成功,苹果不能自由转动,他也没法使力。

“还是吃点别的吧。”苹果被放在桌上。

陈亦度眼里闪过落寞,拿起橘子开始剥。

他记得很久以前,他也在病床上见到洪少秋,那时候他俩没在一起,黑猫也只是轻伤,利落的削了个苹果给他,跟他说,苹果是记忆之果,能让你记住从今以后的美好。

现如今,黑猫伤的不能给他削苹果。

“拖累你了。”洪少秋笑着,被蒙住的那只眼看不见情感,“万一哪天没了,你陪我的这些时间,都被耗掉了。”

陈亦度瞪了洪少秋一眼,把剥好的橘子塞进他嘴里,正色道:“那就请洪处长耗尽我的生命。”

还好洪少秋住的是单人病房,不然他就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吻陈亦度。

俩人喘着气分开,洪少秋咬住陈亦度的耳尖笑。

“亦度,你真是可爱死了。”

3

许一霖忙活着,纸杯子在手里转来转去,一杯奶茶一杯咖啡被送出去。

周资在旁边盯着许一霖,望见许一霖额前被汗打湿的毛发,递过去一张纸。

许一霖伸手接着,在额前擦了擦,对着周资笑。

周资直楞楞看傻了眼,恍惚似入了春,暖风徐来,鸟语花香,许一霖被他牵着,走在这春天里,亲昵的叫他的名字。

“周资?周资?”

周资一下子清醒过来,笑笑的看着许一霖。

“你怎么走神了,喏,你要的咖啡。”

周资接过咖啡,道声谢,伸手去拿吸管,跟另一只猫爪碰到了一起。

另一只猫也想拿吸管,恰好是周资想要的那根,而又很凑巧,那种吸管只剩一根了。

周资表情变得有些恶劣,而那只猫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细微的一声,吸管被折了,周资表情得意,拿了另一支吸管自顾自喝起来。

许一霖皱着眉看完这一切,抽了另一支吸管给那只猫,连连道歉。

待那只猫走了,周资语气不满:“一霖,为什么道歉?”

许一霖觉得周资有些过分了,语气也不软:“因为对人家的服务不周到。”

周资挠挠头,他没觉得自己错,可许一霖看起来生气了,他只好噤声。

4

指针缓慢走着,时针加紧步伐朝数字五冲过去。

荣石熟练地找到停车场停车,把身上的毛发抖散,蓬松的样子看着俊朗又暖和。

许一霖的店靠窗的地方大部分都是玻璃,能清楚的看清外面。

因此,当荣石走近奶茶店时,坐在窗边的常客们立即惊喜起来。

“小许哥!小许哥!老板娘来了!”

许一霖赶紧抬头,果然,那人正向这边走来。

周资心中一紧,老板娘?这店的老板不是一霖?难道是一霖的女朋友?

正想完,玻璃门吱呀一声,灌进些许冷风,吹醒了周资。

“一霖。”

荣石张开手臂,叫一声,看着小小的反耳猫在柜台上消失不见,又从小木门里出来,扑进他怀里。

最近太忙,已经许久没有亲自接许一霖回过家。

“荣石。”

许一霖叫着他的名字,在西伯利亚猫怀里狠狠的蹭两下。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公司没什么事了,就想着来接你。”

许一霖眼睛圆润的很,面上露出喜色,在荣石颈肩呼吸两下。

“可是——”荣石故意拖长音“我今晚有个晚会参加……恐怕……”

反耳猫眼睛果然暗了,搓着荣石长长的颈毛。

“哦……那你记得少喝酒,回来早点。”

荣石抬起许一霖的下巴“会想我么……”

好几天没和荣石好好相处,许一霖又实诚的很。

“会……”

荣石实在不忍心逗他了,看他伤神的样子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不逗你了,带你去。”

许一霖挑起眉毛看他,有点小怒。

荣石笑道“还有多少没卖完?赶紧卖完,咱们早些回去还可以休息一会,最近也累。”

西伯利亚猫眼底有倦色,许一霖再恼也是心疼占上风,推着荣石走进休息间。

“很快就完了。”

“我等你。”

5

如此幸福甜蜜,如此情感丰富细腻的许一霖,是周资第一次见。却不是因为他。

许一霖收拾着柜台,望了望箱子剩下的原料,是显而易见的按耐不住。

没有客人来,他又拿出自己平常喝水的小杯子,泡了一杯咖啡走进休息间,再出来时,周资都能闻到他笑容里裹着的蜜香。

“一霖……那是……你的……男朋友……”

“不啊。”

周资心虚的给自己松口气。

“他是我先生。”

冰天雪地,寒流袭来,周资呆立原地,躲无可躲,许一霖的笑化成了冰刃插在心口,疼得他抽搐,疼得他脑子也钝痛,疼的他想把许一霖绑起来……!

许一霖……许一霖……应该只属于他一个人!

那美好的笑容,温软的身体,喜怒哀乐的表情,都应该是他的才对!

都应该……是他的才对啊……!

照从前,周资空闲的话,总会等到许一霖关门才走。

今天他走早了,留了一杯只抿了几口的咖啡。

6

蔺晨长软的毛散在萧景琰脚边,长毛猫故意顺着萧景琰的腿往上摸。

“蔺晨!”

一拍桌子,萧景琰收回腿,怒瞪着脚边的白猫。

“景琰今日不忙?怎么留在家里了?”

“公司事不多,就在家里了。”

蔺晨撑着头,眼睛向上斜着,盯着萧景琰不动。萧景琰被看的心虚,他总觉着蔺晨有种能力,轻而易举将他看穿。

“你帮里……奸细找到了么?”

“没,杜见峰正演戏演的得劲,估计也快了。”

“嗯。”

蔺晨坐起来,从身后圈住萧景琰,捉住萧景琰的双手放在胸口,对着侧脸轻吻。

“没什么大事,我也不会有事,别担心。你也不用守着我,忙你自己的就好。”

果然还是被看穿了,萧景琰在蔺晨眼里,再小的心思也会被察觉。

其实是他不会掩饰自己的关心。

陪蔺晨呆在家里的确是想守着他怕出事,蔺晨多多少少被扯进了案件里,连敌人是谁都尚不明确,萧景琰是真怕,蔺晨出个门,擦肩而过的路人就是杀手。

把电脑推开一些,萧景琰扭转身子跟蔺晨面对面,抱住长毛猫的脖子,细细黏黏的落吻,直吻到蔺晨忍不住把他摁在地上才罢休。

“景琰你今天真是来守着我的?”

“你以为?”

“我以为……你是来诱我白日宣淫的。”

7

“哎呦呦……”

“你别动!我看看!”

方孟韦掰开杜见峰的嘴,拿棉签碰了碰那几颗松动的牙。

“怎么还没好……”

杜见峰捂着嘴,啐了一口唾沫,把分明没受伤却比自己还着急的人搂进怀里。

“哪能好那么快,医生说还得一两个月。”

豹猫的毛厚了起来,方孟韦在他后背摸着,摸到一处旧伤,就在那处打着圈。

“奸细还没找到?”

“快了,蔺晨那边已经有了眉头,倒不是我这边的人。”

“蔺晨那边的?”

“没错。”

“记得小心点。”

“知道了。”

杜见峰拂过方孟韦的额顶,把停留在伤口上的那只手捉住放在眼前,把粉色的肉垫舒展开,放到嘴边亲了一口。

方孟韦不撒娇也不会撒娇,但他此时窝在杜见峰胸膛里就是不想起来。他爱杜见峰,爱得要命,爱的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会在摸到他的旧伤时担心的无处发泄。

“孟韦,回家。”

“回家?那帮里……”

“今天不干活了,你也正好休息,咱回家,我给你做干烧鱼。”

方孟韦叹息一声,就着这姿势吻住杜见峰左半边脸,许久才放开。

“好,回家。”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又回来啦~

我!是!不!是!特!别!能!更!新!

【快夸我快夸我】

评论 ( 23 )
热度 ( 1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