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二十一

我知道我剧情走的烂QAQ  

你就当我没有梗了QAQ【是真的没有了】

----------------------

1

方孟韦赶到的时候陈亦度已经将杜见峰打倒在地大口喘气,全然没了摄像头前严肃自若的样子。

而杜见峰挨了陈亦度两拳,且全被打在左嘴角。陈亦度着实用了力气,杜见峰心里有愧就由着他打,完了才发觉痛,牙齿松了几颗,血在嘴里化开味道混着唾沫,嘴角也裂了,抹了一爪子的血。

2

方孟韦扶起陈亦度,又赶紧去看杜见峰。

杜见峰借着方孟韦的手站稳,扯着伤口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你既然发泄完了,那咱们就好好谈。洪少秋这次出事,错在老子,白沥帮谁把消息泄露出去老子也一定会查清楚给洪少秋个交代。”

“代我向洪少秋道个歉,是老子害了他。”

陈亦度点了点头,身子站直时狠狠晃了两晃。

“知道了。 ”脚下的一滩血红的刺目“对不起。”

豹猫摆手“算了算了,这两拳老子该受。”

3

一个月前,国安局机密遭到泄露。

洪少秋受命侦查,于是找到了杜见峰。

杜见峰虽不是明面上的情报工作,但与蔺晨的琅琊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自然是不为外界所知,然而洪少秋知道的清清楚楚。

仅杜见峰跟洪少秋打了几个嘴炮喝了几杯茶的功夫,毛利民就从蔺晨那里带来了情报。

洪少秋带着侦查队混入嘈杂的人群,走近情报提供的地点。后面的队员悄无声息的紧随其后。

谁知,这消息早已泄露了,等待洪少秋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和桌上的遥控炸弹。

洪少秋虽然反应敏捷,却是打的头阵。

炸弹刚好在转身的右手边,他喊完一声,脏乱的乡下酒吧轰然倒塌一角。

4

陈亦度冲进病房,洪少秋还没醒。

他眼前昏得发黑,伤轻的队员走过来沉默许久。陈亦度问他怎么回事,他不便透露太多,只提了白沥帮给的情报泄露了。

陈亦度相信杜见峰不会害洪少秋,却控制不住自己,打完才觉得莽撞。

在医院门口踌躇,在病房门口徘徊。暹罗猫没有勇气进去,又跑出医院打了个电话,依着冰冷的柱子,听着医院里的喧闹声,呻吟声,叹气声,还有死去的病人被推出病房的车轮声。

他从未尝过这么无助的滋味,心里疼,疼的想哭。

5

陈亦度进去的时候洪少秋早已醒了,病床上的视线一直黏在他身上。但他却把视线放在别处,黑猫一身伤,右脸以及右眼、腰腹、右手右腿都被绷带死死缠住,耳尖的毛灼烧了大半,布满细细的伤口。他全身有一半白色。

“我去找杜见峰了。”

“你打他了?”

陈亦度一愣“嗯。”

“哈哈哈--嘶--干得好。” 洪少秋捂着右脸笑“然后呢?”

“我道歉了。”

“的确是我宽宏大量的亦度总。”

床头桌上的橘子被翻来覆去摆出好几个样子,陈亦度没有接话。

“亦度。”

“我让王秘书送了鸡汤。”暹罗猫敛下眼皮“我去拿。”

“等等。”

洪少秋微笑着,用僵硬的手臂把被子挑开,向陈亦度伸手。

“来,抱抱。”

眼前已是一片雾气,陈亦度看不清洪少秋的轮廓。

“不了……--我去拿汤。”

“亦度!”洪少秋还是伸手的样子“过来,抱抱。”

暹罗猫压抑着心中的风起云涌,挪着步子坐上床,修长的身子硬是被蜷成一团埋在黑猫身前。洪少秋把被子拉起来,一直拉,拉至下巴,拉过陈亦度的头顶,眼睛盯着前方。

陈亦度压抑的哭声最终闷在他胸膛里。

6

杜见峰端端正正坐在地毯上由着方孟韦给他上药。方孟韦捏着棉签,沾点药水细细涂在伤口上,伤口靠近嘴巴,他涂完一个地方停下,把手扭正再继续涂,旁边落了几颗带血的棉球。

“你别舔。”    

“嗯。”

“牙齿松了几颗?”

“大概两三颗吧。”

“记得去医院看看。”

方孟韦叹口气,捧着杜见峰的脸看,左半边高高隆起,红肿清晰可见,连说话都是含糊的。

“你好歹,也躲一躲。”

杜见峰把用过的棉球棉签都扔进垃圾桶,合上药箱,把方孟韦抱进怀里揉他的耳朵。

“他心里有气,不打我泄火哪里消停的下来。再说这两拳我也是该了,欠他的。”

屋里开着暖气,可豹猫的怀抱是最暖和的。方孟韦又蹭蹭,觉得杜见峰的毛变厚了。

“你这次查小心点。”

“嗯,知道了。”豹猫眯着眼睛噘着嘴往卷耳猫脸上凑“我家孟韦可真好。”

“唔。”方孟韦闻得一鼻药水味“哪有你好。”

7

“哎呀旅座!我什么都没看见!”

毛利民刚开门就准备关上,还没忘吐槽,望着杜旅长直翻白眼。而关于旅长一说,这是帮里人对杜见峰的称呼,杜见峰闲来无事没少他们插科打诨,经常坐在办公室翘着腿拿根棍子敲着桌面“老子要是打仗了,怎么也得是个旅长啊,可不得立下赫赫战功。”

从此,旅座这个称呼就落下了。

“少屁话!快说正事!”话刚落杜见峰就被方孟韦掐了一把。

“咳咳,旅座,当初我去找蔺帮主的时候,蔺帮主正忙,情报是黎刚给我的。”

“他亲自从蔺晨那拿到的情报?”

“是。”

“你中间见过什么人?”

“见到了几个兄弟,但没说过话。”

杜见峰摆摆手,这里线索一团乱麻,奸细不是白沥帮就是在琅琊帮,甚至两个都有。

“狗子呢?!叫他过来。”

毛利民点头退下,杜见峰蹙眉。

门被推开,狗子探头探脑走进来。

“哎旅座,找我啥事?”

这狗子虽然叫狗子,但却是一只猫。而这称呼的由来则源于他媳妇。猫狗两国自语言相通以来便不曾打仗,和平共处,互通有无。当初狗子的媳妇来猫国旅游学习,跟狗子认识了,当天就在帮里发誓一定要追到媳妇。谁曾想还真被他追到了,整天嘴边念叨着自家的小母狗喜不自胜,帮里人嘲笑他,从此就叫他狗子,不过他还挺乐意。

“情报走漏的消息你知道了?”

“了解了。”

“那就你去查吧,带几个兄弟,注意安全。”

“得令!”狗子刚走,杜见峰侧身就要继续对方孟韦一亲芳泽,谁知狗子又折返回来探出一颗脑袋“嘿嘿嘿,旅座,有媳妇就是不一样了哈。”

“给老子滚!”

8

许一霖的奶茶店不大,一是荣石限制许一霖的工作量,二是防止不怀好意的猫刻意接近许一霖套近乎。

然鹅,许一霖并不知道荣石这么别有用心。

秋天,热奶茶还是那么受欢迎,特别是许一霖的热奶茶。

“欢迎光临。”

“一杯热珍珠奶茶。”

许一霖拿着纸杯转身,熟练地做好一杯奶茶递到柜前。

那只猫是个新顾客,许一霖原来没见过他。他似乎心情不太好,付了钱也只顾喝奶茶,坐在柜前的椅子上,一份文件放在其旁。许一霖望着门外再看看表,快到中午了,荣石说今天让索杰接他,而荣石要去开会,算算时间还有大概一个小时。

“哎?你也是A大学的?”许一霖突然出声,双手靠着柜台上的文件小,那文件上有A大学特有的标记。

那只猫扭头,愣了一下“啊,是的。”

许一霖心善,看他不开心有意热情一点“我也是,不过已经毕业三年啦。”

那只猫难以置信的看着许一霖,这么年轻的脸庞,真的不像一个大他两岁的学长。

“学长?你好。”那只猫盯着许一霖看半天,伸出爪子。

许一霖迟疑了一下,荣石霸道因子强到爆表,几年相处下来,自己都开始不习惯和陌生人握手。但为了以示友好,他还是伸出爪子。

那猫是只中型种类,比许一霖高大,跟许一霖握手的时候包住了许一霖的爪子。软软的肉垫挨着掌心,充实着手掌的触感令那只猫竟舍不得放开。许一霖蹙眉,挣脱了出来。

那只猫略显尴尬,开口道“我叫周资,投资的资。学长你呢?”

“许一霖。”

“我是经济专业,学长是什么专业的?”

许一霖眼睛亮了亮,嘴角弯起来“我也是学经济的。”

周资整颗心都在颤抖,眼前的反耳猫小巧玲珑,笑起来尤其可爱,恍然给他一种和风细雨滋润心田的美妙感觉。他偷偷打量许一霖,心里冒出些想法。

“学长,那这论文你帮我看看,被打下来好几次了。”

许一霖接过论文认真看了起来,他并不敷衍,还从旁边抽出一支笔,在缝隙内写下意见批注。这认真细致的模样,真真切切让周资怦然心动。清秀的字迹描出简洁明了的注释,周资喜笑颜开,连连道谢。

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学长,你的奶茶店还挺小的,不过蛮精致。怎么不扩大一些,是没有资金吗?”

许一霖笑着摇头,资金倒是足得很,不过某个家伙不肯罢了。

周资以为真的是资金问题,倒显得激动起来。

“学长,我今年就毕业了!我会好好工作的。”

许一霖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睁着圆润的眼睛祝福“那你可要加油啊。”

“好!”

等到许一霖要关门的时候周资才依依不舍的从店里出来,看着许一霖的背影,心跳直线加速,逼得他脸都红了一层。

学长,你等着我。

------------

作死的猫啊~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评论 ( 20 )
热度 ( 8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