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猫化向】十九

    小段子跟剧情走向无关,可单独看。

----------------------

    1

    阿诚被明楼带回明家时可谓惨不忍睹。

    新伤旧伤叠加,背上胳膊上的毛发搅和在一起,混着的是血浆。毛发脏的看不出颜色,明楼洗了三四次,放了一波又一波的污水,这才把明诚洗出颜色,是只白白净净的橙眼白猫。

    苏医生是明家家庭医生,接到电话立刻赶到明家。她也是一位母亲,看到阿诚如此更是母性大发,嘴里念叨着这年头竟还有如此狠心之人。

    阿诚的伤处基本上都结了痂,但是血迹沾在毛发上也不能洗干净,于是苏医生直接把伤处的毛发剪掉了,剪完之后才发现阿诚伤处集合到一起,基本上秃了一半。阿诚安安静静的也不挣扎,望着胳膊上秃掉的毛发发呆,明楼用自己厚厚的毛发把阿诚遮住,摸着阿诚的头告诉他会长出来的。

    2

    阿诚就这样在明家呆了半年,因着身上毛发少,明楼借此把阿诚接到自己房间,同吃同住,美名其曰晚上也暖和些。

    明家不缺暖气棉被保暖。

    阿诚没有去上学,伤好之前,明楼言传身教。

    端坐在沙发上,阿诚正在看明楼送他的古诗集,跟着明楼几个月,认了不少字,即使有不认识的,字典也在其旁。他默念着书上的诗句,明楼没让他背,但明诚羡慕,也渴望像明楼那样张口便娓娓道来,毫无迟疑。

    明台彼时还是个小孩子,整日被明镜宠的上天,动得少吃得好,圆滚滚一团。阿诚却不,多年忍饥挨饿的胃无法吸收过剩的营养,即使是在明家呆了半年却还是瘦骨嶙峋的样子。

    明台蹭蹭趴到阿诚脚边,盯着阿诚突然笑出声。

    “阿诚哥你好瘦啊。”末了,明台歪着头又说“阿诚哥你的毛怎么还没长好,秃秃的好难看。”

    明台小孩心思也不知道这话有多伤人,只是无意说上一句。阿诚猛地僵住,放下手中的古诗集不知道怎么开口。

    明家窗明几净,墙壁有嵌了铁质物件的,基本上可以作镜子用。阿诚跳下沙发,走到一处墙壁面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如半年前,愈合的伤口裸露在外,身子皮包骨。他低下头准备转身,突然被扭转身体,腾空后落入熟悉的怀抱。明楼笑眯眯的看着他,抱着他坐到沙发上,阿诚岔开腿坐在明楼腿上,还不觉得这姿势羞人,下巴靠在明楼肩上。

    “你的伤才好,毛发一时半会长不出来,再等等就好了。”

    阿诚习惯性依靠明楼,点了点头,闷闷的应了一声。还没等他多想,整个忽然被举起来,四肢本能的在空中抓了两把,然后安静下来居高临下看着明楼。明楼翘起头,鼻尖往前伸,抵到阿诚的鼻尖蹭蹭又笑笑。

    “阿诚瘦也挺好的,大哥还能抱得动阿诚,能把阿诚举这么高。”阿诚终于笑了,伸着前爪要明楼抱。 明楼把他稳稳抱在怀里,又侧着头靠近阿诚耳边。

   “还有啊,你看明台那么胖,大姐说是明台长大了就不要抱了,其实是大姐根本抱不动他,更别说举高了。”

    肩膀传来热气和抖动,阿诚尽量让自己笑的不发出声音。而这话明楼本来就没打算避着明台,字字句句戳明台心窝。

    美国硬毛猫本来窝在地毯上,听到明楼这么一说,突然受了打击,又想起最近明镜真的很少抱自己,心里一阵波涛汹涌的酸楚,泪珠子啪嗒啪嗒掉下来,嘴一瘪,踉踉跄跄往楼上跑。

    “呜……呜……大姐……大姐!大哥又欺负我……他说我胖……大姐……”明楼一脸惬意,颇有快感。阿诚从明楼肩膀上伸出头来,搂着明楼的脖子盯着明楼看。许久,轻柔又真诚的亲在明楼脸颊上,这是他来明家第一次对明楼如此直接的表达谢意。

    “谢谢。”

    谢谢你是我哥哥,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3

    自打明楼捡回了阿诚,生活犹如一碗清水落入了一朵桃花,桃花渐渐化成粉末,与清水融为一体。

    阿诚的毛发已经完全张开,长毛蓬松,打理柔顺之后出落得异常俊朗。明楼愈发喜欢阿诚,经常带着阿诚逛街,撇下自己车和自家司机挺起胸膛和阿诚肩并肩穿梭人群中。明楼带阿诚来到一家玩具店,小孩子哪有不喜欢玩具的。猫生性喜欢毛线球,货架上罗列了各种毛线球,色彩不一种类繁多。明楼让阿诚挑一个,阿诚怯怯的,目光在明楼与毛线球之间变换,最后指着一个米白色的毛线球看着明楼。

    明楼笑盈盈的,带着毛线球去付款。

    阿诚等在原地望着明楼的背影。

    明楼是步履阑珊猫,全身米白色。 

    那个毛线球在明楼看来深得阿诚心意,什么时候都带着,抱在怀里也不像明台那样滚着玩。

    甚至是睡觉时候,毛线球依旧抱在怀里。

    明楼翻来覆去睡不着,阿诚抱着毛线球在身边睡得正香。

    真是去他的毛线球,明楼十分十分后悔。阿诚从那时就没抱过自己睡觉了。

    第二天阿诚放学回家,发现毛线球不见了。

    明楼一脸无辜,把阿诚拉进怀里安慰着“没事没事,哥哥有时间再给你买一个。”

    后来明楼一直没时间。

    4

     荣石一直是霖吹的top 1

     许一霖的奶茶店一开张,吸引了无数女粉丝,评价一直是“善良”“温和”“超级萌”“可爱”“容易害羞”等等。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萌,女痴汉们纷纷下定义。 

    荣石呵呵一笑,片面,肤浅。

    前一晚激烈的房事是良好的助眠剂,荣石致力于让许一霖睡得更好。

    自然,只要前一晚有额外运动,许一霖醒的总是比荣石晚。荣石醒了也不起床,盯着许一霖看,越看越好看。许一霖生物钟比较精准,再拖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他闭着眼睛也知道荣石醒了,浑身酸软,于是大大方方的伸了个懒腰。

    粉色的肉垫伸到荣石面前,爪子上五个手指张大伸开,肉垫跟着手指一块直直伸张。 

    荣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霖好萌啊啊啊啊!

    赶紧摸摸鼻头,还好是干燥的触感。

    许一霖收回爪子,睁开眼睛看见像是被定住一样的荣石。

    “荣石?”许一霖在荣石眼前挥爪子。

    西伯利亚猫扣紧反耳猫,满足的叹息一声。

    妈呀这是捡到宝了啊。

    5

    李熏然这样形容凌远。

    冬天不开暖气,抱着凌远盖着被子,能热得睡不着。

    【然而凌远自有办法让他睡着】 

    6

    洪少秋最近接了个案子,一起涉毒案。本来这案子不该国安局管,但这起小案子后面的头目却是国际惯犯,经常穿梭猫狗两国贩卖毒品,并且负责传递情报。

    于是陈亦度再见到洪少秋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 

    季白对这毒贩有过几次接触,被调去协助洪少秋。临走前庄恕摸着他的耳尖让他保护好自己。

    毒贩在暗警【察在明,让他们落网费了不少功夫。谁知毒贩都被包围起来之后,不知从哪又多了个人质出来,看来是预先准备好的。人质是一个小女孩,嘴巴被封住,手脚被绑住,精神萎靡。

    洪少秋是案件的主负责人,扔了抢站在毒贩面前谈判。拿一个国安局处长当人质当然好过一个普通女孩。但毒贩之所以能逍遥法外如此之久智商也不低,当即扭了洪少秋的胳膊把高大的黑猫压在地上。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季白竟然敢开枪。

    收到洪少秋的眼神信号,待洪少秋顺势压低身子的时候,季白迅速开枪打中毒贩的肩膀,洪少秋捂着肩膀挣开钳制,警员一哄而上。毒贩跪在地上骂了一句,掏出备用抢冲洪少秋开枪,季白眼疾手快制止,子弹偏了方向擦过洪少秋的肩膀,在黑色皮毛上染出痕迹。

    收网回归,洪少秋处理了伤口松口气,还好只是小伤,不至于让家里那位担心。

    陈亦度望见渗着血的纱布问是怎么回事,洪少秋说是擒毒贩的时候被铁具擦了一下。而季白告诉他是子弹擦肩而过。

    陈亦度对着洪少秋的背影比划,不偏移的子弹本应正中心脏。

    不顶嘴也不反抗,陈亦度在无能为力的后怕浪潮里挣扎,什么事都顺着洪少秋。

    “季白跟你说什么了?”

    “关于你的伤。”

    “他不该多嘴。”

    “你不该瞒我。”

    “小伤。”

    “小伤在你身上。”

    陈亦度不停的眨眼“你家里还有个我。”

    洪少秋回答“我知道,我会一直记得。” 

    ----------

    QTMDSX_(:зゝ∠)_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评论 ( 16 )
热度 ( 1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