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猫化全员向】十八

回答上一章关于其他猫为什么没怀孕的问题

【答案:哈哈哈哈他们一个个的啪啪啪都不戴套套凭什么让他们那么轻易的揣包子(得意),没错就是作者本身作的死_(:зゝ∠)_leialeia打我呀~】

----------------------

1

    方孟韦和季白从猫H市完成任务回来时,李熏然已经在档案室呆了好几天。

    俩人一回来就听说了李熏然的事迹,方孟韦登时就急了,对着李熏然就是一爪子,临界时放轻了力气,拍在脑门上。连季白都开口训了几句。孟买猫眨巴眨巴眼睛,连连道歉,强行扭转话题给两只猫介绍石太璞。

    石太璞正在整理琐碎的线索,孟买猫悄悄开门,浅棕色的围裙被肚子顶的凸成一个圆 ,后面分别跟着一只美国卷耳猫和埃及猫。

    “太璞哥,这是方孟韦和季白,c组和b组的队长。咱们都在一个小区住着呢。”

    李熏然圆润的眸子眯起来笑笑。石太璞性情温和,大大方方伸出了手,一一问好。季白暗中使力,发现石太璞能力与他不相上下,报之一笑,算是接受了。

    2

    在警局仅呆了几天,石太璞难得体会到“单身猫”是何等滋味。

    杜见峰大爷似的站在警局门口,心里痒痒想进去找方孟韦,毕竟已经许多天未见, 相隔甚远而又朝思暮想。方孟韦看见杜见峰站在门口,脚步也轻快起来,理理自己额前的毛发喊出声。

   “杜见峰。”

    杜见峰心里忽的一股暖,转身朝方孟韦走过去。啧,又瘦了。

    其实哪里瘦了,方孟韦还是几天前的样子,可在杜见峰看来,不在自己身边就是受苦了。

    “走走,老子今天下厨给你做点好的。”说着揽住了方孟韦,把卷耳猫的爪子紧紧捏在手心里。

    第一波暴击结束,警局的单身猫自觉背过身去,第二波暴击即将来临。

    季白跟队员最后交代了几句,转身跌进庄恕金色的眼瞳中。庄恕与杜见峰不同,方孟韦打电话过去,杜见峰每每必接。季白几乎不跟庄恕通话,因为对方十有八九持着手术刀与疾病厮杀。

    “刚从菜市场淘来的河蟹和鲜鱼,想先吃哪个?”庄恕手里空空,季白猜是放在车里了。嘴角翘起“就着庄医生一起吃。”

    套路,庄恕笑一声抱住季白“全都满足你。” 

    3

    石太璞想着自己原来在B市也常常如此,刘彻每天准时站在警局门口,连徒弟都抱怨受不住,他还没有谈恋爱呢!

    而现在刘彻腰还未痊愈,换了个环境要处理的事也很多,石太璞就没让他接,谁知被狠狠秀了一把,糊了一脸的猫粮。

    凌远今天还没来,李熏然淡淡然,大概凌院长还忙着,但午饭却不用操心,凌远再忙也会从百忙之中抽出几分钟的时间打个电话,托个人照顾李熏然一中午。石太璞倒是没事,问李熏然要不要搭个顺风车,李熏然欣然接受,已然将石太璞当做好兄弟。

    十几分钟的路程便到了家,把车停好之后,石太璞请李熏然去自己家里坐坐,李熏然想着家里反正也没人,呆一会也没关系。

    上次和凌远去人家家里赔罪,也没顾得多看,现在没有限制了,李熏然倒是四下多瞄了几眼。这几眼可不得了,李熏然着实没想到石太璞家中如此有钱。

    全真丝波斯地毯、价格不菲的意大利油画、 楠木茶桌。李熏然有点方,不经意又多瞟了一眼。这一眼眼睛瞪到了最圆---蓝绿旋螺宝石!

   石太璞转了两圈发现刘彻不在家,大概是忙去了。他又转回厨房接了杯牛奶加热。李熏然看着石太璞从厨房里端杯牛奶出来,眼睛里满是崇拜羡慕加惊异。石太璞把热牛奶放到李熏然面前,李熏然一脸正直接过牛奶道声谢,又小心翼翼的问“这牛奶 很贵的吧……”

    石太璞被这莫名其妙的一问问得一愣,又看到李熏然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回答道 “普通牛奶而已,对孩子有好处,趁热你快喝。” 

    李熏然抿了一口,又抿了一口,觉得还挺好喝的,转念一想,我家老凌那么穷,我的工资也不多,肯定买不起。叹口气,李熏然放下了牛奶,目光又落在右前方的宝石上,心脏一紧。真有钱啊……

    一举一动石太璞尽收眼底,无奈的在心中叹气。

    4

    大概小半个月过去了,石太璞已经熟悉了警局的大小事项,办起事来也愈发顺手,日子倒像回到B市一般开始轻松起来。

    光顾着了解工作环境,自家住在哪里倒不熟悉。这天晚上回来的格外早,日头还未在城市上空落尽,刘彻也刚好在家,腰已经好全,可以去小区里转转熟悉熟悉。刘彻最近有点疲惫,文件档案转移过程中出了点问题,他派人去处理,兜兜转转好几天才搞定,再回过神来顿觉与石太璞疏离许久。石太璞倒是不介意,到底是客观原因,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刘彻靠着石太璞并肩走,路灯陆续亮了起来,小区绿化很不错,略有数只鸟儿筑巢,竟然还发现了一只喜鹊。刘彻浅棕色的尾巴缠着石太璞白色的长尾,悠哉悠哉大有并辔江湖一辈子便这样到头之意。

    走了大约半刻钟,彻璞两人注意到不远处一栋不小的别墅的庭院格外亮堂。

    “大哥,还有三圈,跑完就可以吃饭了。”明诚披着薄被坐着躺椅,笑的狡黠“今天的晚饭有草头圈子红烧肉。 ”

    刘彻逐渐走近看了一眼,瞬间眯起眼睛,呦,竟然是明氏集团明总裁,坐在躺椅上的那位可不是明总裁的贴身明秘书。明楼察觉有道目光,放缓步伐看了一眼,十分陌生的两张面孔,是新来的住客。可明楼觉得有些不对,那只异瞳的猫虽是依靠在那只褴褛猫身上,可气质极佳。

    不是一般人物。明楼下个结论,停下步子朝明诚走去。

    “大哥,三圈还剩半圈呢。”

    明楼掀开薄被抱住明诚,“这半圈的运动量今晚加倍补给你。”

    明楼汗涔涔的,明诚也不嫌弃,拿起薄被把明楼裹住随意擦擦。又看了眼门外远去的两个背影,道“那我今晚等着你。”末了又补一句 “今晚草头圈子和红烧肉只能吃一块,剩下的给明台大姐补补。” 

    5

    李熏然肚子愈发大了起来,明诚今天来的时候李熏然正睡着,侧着身子也不动,圆圆的肚子上盖了块棉被。

    明诚把食材往厨房一放,打开水龙头把刀具和砧板冲了冲,掏出新鲜的葱姜洗干净切成条状放入玻璃碗中。明楼走进厨房想帮忙,被明诚赶了出来,只好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看行情。

    [璞玉集团股市上涨不断,明氏集团荣氏集团紧随其后]

    还是老样子,明楼把手机扔在一边,望着明诚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撑着脑袋看的入迷。

    李熏然被刀板碰撞声吵醒,醒来时看见明诚在厨房里做饭,已经有饭香溢出。再扭头,明楼把自家沙发压出一个窝眯着眼睛看诚哥看的起劲。明诚刚腾出手出来看看,发现李熏然已经醒了。

     “醒了啊,凌远托我给你做顿饭,他今天忙着呢。”说罢,明诚望着明楼“大哥,去给熏然热杯牛奶去。”  明楼打个哈欠敷衍着答应,走到明诚旁边蜻蜓点水亲一口,慢悠悠的往冰箱那走。明诚从容淡定,走到李熏然身边笑,收起指甲摸上李熏然的肚皮,异常温热暖和。明诚心中淌过一阵暖流,突然有些期藉和感叹 。

    6

    几分钟后,明楼端杯牛奶放在李熏然面前,揽着明诚的腰跟他一起调笑李熏然。正当李熏然脸红耳热之际,明楼忽的望见落地窗外两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他问李熏然“对面是你的新邻居?” 

    李熏然点头,把牛奶一下子喝完又躺下。

    “是啊,而且太璞哥还是我同事呢,a组现在归他管啦。”

    “太璞?那只褴褛猫?”

    “嗯。”李熏然懒洋洋的,突然又精神起来“太璞家好有钱的!他家竟然有蓝绿旋螺宝石!”

    蓝绿旋螺宝石,这个明楼知道,一个月前的网上拍卖会,蓝绿旋螺宝石被一位匿名人士以九千八百万的价格买走。他当时也在场,只是买了个青瓷瓶放在卧室里。

    “会不会是假的?”明诚问道。

    李熏然摇摇头,他虽然一直关注这个宝石,但却无法分辨真假。但想想石太璞家里的装潢,总觉得像是真的。

    明楼明诚听完李熏然对石太璞家的描述,不由得笑笑。

    “阿诚觉得那只异瞳的猫是什么猫种?”明楼对着明诚笑,眼底有一瞬即逝的光。

    明诚报之同样的微笑“这我可不敢乱猜,要我看,倒觉得像---土耳其梵猫。”

    “那就有意思了。”明楼咬上明诚的耳尖,“ 来头可不小呢。”

    李熏然捂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楼哥诚哥你们欺负孕猫!我不想看你们俩秀恩爱打哑谜!阿诚哥!饭糊了!饭糊了!!我饿了啊啊啊! 

     7

    石太璞一进门就把蔬菜扔进厨房,坐在地毯上喘气。许久未出去采购,一买一大堆。刘彻递来一杯茶,石太璞抿了一口,茶杯放在桌上---那个昂贵的楠木茶桌。然后他看了看身下---全真丝波斯地毯。又瞟了一眼墙壁---意大利油画。最后目光落在右前方的木柜---蓝绿旋螺宝石。

    石太璞猛地站起来,想起李熏然上次一系列奇怪的反应。

    刘彻正在喝茶,接着看见石太璞站在自己面前,手指的方向是一个月前买的宝石。

     “你怎么把宝石摆在那个地方!上次熏然来大概都起疑心了,不是说听我的不铺张吗?”石太璞气哄哄的。刘彻赶紧站起来抱住哄人,道“好好好,我等会就把它放到卧室里去。”

    石太璞望着那个价值不菲的宝石蹙眉“买那么贵的东西也不知道做什么,那么浪费……”

    刘彻掰过石太璞的脸,吻落在那双蓝绿色眼瞳上,而那宝石的颜色竟与这眼瞳的颜色近乎完全相同。

    刘彻挪开嘴唇回答石太璞

    “因为我喜欢。” 

    ---------------------------

最近的文章不好看了么_(:зゝ∠)_

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的啊_(:зゝ∠)_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评论 ( 32 )
热度 ( 1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