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谭赵】狗血剧情里我和我的刺客夫人—后续

说有后续还就真的码出来了,冒着生命危险在自习课上写的。

【↑纯属找死行为】

----------

1

自从谭宗明生辰那夜之后,赵启平成功从谭宗明的仆人,晋升为谭宗明的夫人。

赵启平那晚在谭宗明身下被酱酱酿酿的时候觉得自己肯定是要死了。

刺杀国舅未遂还被国舅给睡了。

然而,并没有赵启平预想的坐牢砍头赐毒酒什么的,只有早上抱着他笑的满目春风的谭国舅。

他成了谭夫人,正儿八经的那种。

2

跟着谭宗明最大的好处就是生活不愁,岂止是不愁,简直是奢侈享受。

清晨一睁开眼,该穿的衣服整整齐齐叠好放在手边的小木凳上,有时候是谭宗明放的,有时候是谭宗明吩咐小丫鬟放的。

早饭自然是按照赵启平的口味来,变着花样。

谭宗明不忙的时候一般会陪赵启平睡到醒来,然后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早安吻。

赵启平觉得自己练了那么多年的武功都白练了,脸上竟然已经可以捏出一团肉了!

得,这刺客生涯药丸。

4

短短不到两个月,他赵启平已经从默默无闻的小刺客变成了人尽皆知的谭夫人。

赵启平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不安。

提着一串葡萄坐在躺椅上看树上的麻雀吵架,赵启平想着想着就想到了:

谭宗明还没有亲口对他说喜欢他。

不满足,可又觉得太奢求。

5

不久,赵启平就被谭宗明拾掇拾掇进了宫面见了皇帝和皇后。

皇帝很年轻,看模样只比自己大几岁,一副帝王的样子,稳重得很。

倒是那个皇后。

一身白衣,头发没有束起来披散在肩上,手里拿着折扇晃啊晃。

比自己还要不稳重。

赵启平想了想,站直了身子,向谭宗明靠了靠。

正经点,这点脸面还是可以给谭宗明挣到的。

6

可皇帝挺喜欢那个皇后的。

因为赵启平看见皇帝站在皇后身边,伸出手给皇后掸了掸白衣上的灰。

有点羡慕。

可赵启平没注意到的是,谭宗明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几乎没有从他的身上拿开过。

7

出宫时已是黄昏。

晚上的赵启平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脱了衣服主动骑上来,下半身又重又缓的摩擦,简直把持不住。

赵启平似是有话要说,可到了嘴边将要问时又咽了下去。

谭宗明当然发现了,本来想问,奈何被身上赵启平撩的不行,根本无心其他。

主动地赵启平如此诱人。

想到生辰那晚灌给赵启平的酒,谭宗明在心里打了个滴溜溜转的算盘。

8

又是那个女人,谭宗明生辰那晚和谭宗明喝酒的那个女人。

赵启平扒着院门,看着谭宗明笑着和那个女人走进一个房间。

还关上了门!

一股酸涩撞破心脏,赵启平又气又难过。

脚步生风的回了卧房,他望着一处角落平静下来。

有什么好生气的,谭国舅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

9

拿了匕首和几件衣服放进包袱里,赵启平决定回刺阁。

有点像回娘家,赵启平想,但他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10

赶了一天的路,赵启平走向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地方。

他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毕竟自己第一次任务就做的如此失败。

可这已经不可能了。

赵启平望着门上白色交叉的封条有点懵。

在街上转了一圈,赵启平找到了当初自己的同门师弟。

“刺阁被官府的人封了,阁主……两个月前在南街,被斩首了。刺阁的人都散了。”

两个月前,官府。

赵启平已经能猜出来是谁。

11

赵启平刚走近谭府大门,几个小厮惊呼着跑过来,嘴里不停的念着“夫人你可算回来了。”“夫人你走了,国舅爷发了好大的脾气,现在还没消气呢。”诸如此类

赵启平没有理会他们说什么,径直走向卧房。

谭宗明一听赵启平回来了,正准备出门就看见赵启平走进来。

想抱抱他,但下一秒就顿住了手脚。

“刺阁阁主是你杀的。”

空气凝住半晌。

“是。”

赵启平把头偏向一边,可谭宗明还是看见他的眼角瞬间就红了。

“……启平,那个阁主……”

没办法,谭宗明还是做不到亲口告诉赵启平,那个养了赵启平十几年的阁主就是赵启平杀父杀母的仇人。

“我知道是他杀了我的父母。”谭宗明一惊,原来他都知道。

“可我当时还那么小,什么都不知道,他杀了我的父母,可他没有丢下我,带我回去,养我十几年,让我活下来。他做错了……可他毕竟……养了我十几年……”

谭宗明把赵启平使劲摁进怀里,那么心疼。

“对不起,对不起……”

赵启平环住他的腰,肩膀不住的颤抖,小声的呜咽从谭宗明的肩颈处传出。

可是还好,谭宗明想,赵启平还不知道,那个阁主想借自己的手除掉他。

事实一旦捅破,赵启平会比现在更难受。

“别再走了。”

谭宗明亲吻赵启平的耳廓,吸一口气又轻轻呼出去。

“我是真的喜欢你。”

然后谭宗明的腰被死死搂住。

12

松开谭宗明,赵启平扯过谭国舅那用昂贵的料子做的昂贵的衣袖,擦干净满脸的泪水。

“说!那个女人是谁?”

红透了的眼睛瞪起来毫无威慑力,反倒有些可爱。

“哪个女人?”

“就跟你进房的那个!”赵启平拍开了谭宗明想要摸他脸的手。

“哦,你会认识的。怎么那么喜欢吃飞醋?”

“滚!把你手拿开!”

13

赵启平真的见到了那个女人。

凌欢,太医院院长的妹妹。

赵启平从凌欢那里了解到,谭宗明找他是为了拿一种名叫“情丝绕”的酒。

呸!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酒!

14

凌欢望着赵启平拿着最后一瓶情丝绕走向谭府,握着手里一沓银票又喜又悲。

QVQ银票长得好好看。

QAQ可那是我哥配置的最后一瓶,我哥没得用他会打我的QAQ

可银票还是好好看QVQ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好像没有第一章写得好_(:зゝ∠)_就是,要什么后续!【剁手剁手】

评论 ( 45 )
热度 ( 1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