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谭赵】狗血剧情里的我和我的刺客夫人

就是无聊的时候想码的一个段子,看着自家书桌突然想到的。【为什么是书桌?】

一个心机的谭总

古代AU

-----------

1

赵启平擦擦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放进贴身衣袖中。

谭宗明。当今皇帝的大舅哥,有钱的黑商。

这是赵启平收到的任务纸条原话,吐槽是懒得吐槽了,但只要杀了这个人,就有报酬拿,知道这点就够了。

2

豪华精装版马车慢悠悠的驶在大街上占了半条街道,周围围了一圈的护卫。

怎么接近那个奸商?

哦对了,有钱人都会被碰瓷什么的。

“啊!”

赵启平扑通一声倒在马车前,慢悠悠的马车停下了脚步。

“国舅爷……这个……”

谭宗明探个头,又是个碰瓷的,还是个乞丐。

赵启平故意把自己打扮的破破烂烂增加说服力。

把头抬起来,赵启平故意对上谭宗明的眼睛。

呦,还是个挺好看的乞丐,行了,带回府吧。

3

赵启平成功混进谭府,混了个……仆人当当。

谭宗明真的很有钱。

赵启平一进谭府就如此感叹,他还没见过那么大的府邸,比他在训练的时候住的房子大多了。

谭宗明分了个房间给他,离谭宗明的卧房不是很远。

这是个机会,得找时间杀了他。

赵启平暗暗得意,越是有钱的人越容易杀。特别是这个看起来还挺胖的。

4

谭宗明还是很不好杀的。

这是赵启平伺候了谭宗明几天之后的出来的结论。

谭宗明在看账本的时候赵启平就在旁边看着,平时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胖子此时已经完全进入状态,神情严肃认真。

是个适合杀人的好机会。

像是听到了赵启平的心声,谭胖子突然皱了皱眉,拿起笔在账本上画了个圈。

赵启平赶紧收回匕首,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一张脸白了些许。

“脸怎么这么白?”谭宗明抬头问了句。

“可能这两天没休息好。”赵启平胡编了个理由。

“别站着了,去坐会。这两天活少干点。”

“是。”嗯?好像有点不对,赵启平挪挪屁股,椅子挺舒服的啊。

5

“查到了?”

“是,那个赵启平确实是来刺杀您的刺客。”

谭宗明笑了笑,意料之中。

“要不要除掉?”

“不用了,留着吧。背后主使直接除掉。”

6

赵启平一直没有找到杀谭宗明的机会,尽管他几乎每天都单独和谭宗明呆在一起。

但每当他伸手去拿匕首的时候,谭宗明总会笑着和自己说话,还是笑的很好看的那种。

出去置办货物,谭宗明亲自去就会带着赵启平。

“这个颜色呢?”

赵启平摇摇头“老气,不好看。”

“那这个?”

“还行,可以做个帘子。”

7

住在谭府这么多天,赵启平不大想杀谭宗明了,反正住在这也挺舒服的,而且任务上没说什么时候杀谭宗明,杀不了惩罚是什么。

况且谭宗明,不像奸商,他还捐钱修路来着。

行吧,再等等。

8

“他的身世查到了?”

“是。他三岁父母被刺杀,然后被带到刺阁训练成为了刺客,您是他第一个刺杀的人。”

“还有呢?”

“还有……他的父母,是被刺阁的人杀的,似乎,刺阁的人派他来,是想借您的手来除掉他。”

“因为他们快要瞒不住了。”

“是。国舅爷,何不告诉他这些让他为我们所用?”

谭宗明摇摇头“别泄露出去。”

卧室外不远处那个屋子还灯火通明,谭宗明望着那个屋子叹气。

告诉他了,他得多难过。

9

谭宗明生辰,谭府热热闹闹办了场生日宴。

赵启平站在远处,星星点点火光洒在面前的湖水中,湖中央的水亭中,谭宗明坐在皇帝和皇后旁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该到时间了,赵启平抓紧木质栏杆,看见谭宗明和一个女人碰了杯。

10

坐在谭宗明的卧房里,赵启平把刀刃闪着光的匕首藏进袖口。

“赵启平。”

人未到先闻声,赵启平有一丝晃神。

门被推开,大红色的灯笼被挂的一晃。谭宗明手里拿着一小瓶酒。

赵启平笑着站起来,明亮的眸子此时带着邪气勾着谭宗明的心。

一手搭上谭宗明的肩,嘴唇碰着谭宗明的下巴,右手持着匕首在谭宗明背后悄悄举起。

谭宗明一仰头喝下一口酒,赵启平整个人被迫向前倾,腰后弯,嘴唇被另外两片热乎乎的唇瓣封住,酒液一滴不落全被灌进口腔里,顺着嗓子流下去。

“咳咳!”

赵启平被呛到,推开了一点谭宗明,匕首还在后面举着。

身子一点点变热不可耐,眼中的雾水早已泛起,腿和手臂早已变的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谭宗明又笑了,反手捉住赵启平的右手,把匕首卸下来扔到院子里扔出老远。

赵启平迷迷瞪瞪看了好一会才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真是的,不早说。赵启平啐了一口,揽住谭宗明的脖子就是一阵乱亲,身子更是在药物的作用下被情欲完完全全覆盖。

反正都被发现了,爽了再说。

11

第二天早上,赵启平是被热醒的。

带着热度的鼻息喷在后脖颈上,两只手都被握住,一只在脸旁边被自己枕着的手臂握着,另一只手在自己的小腹上,同样被人以十指相扣的姿势握住。

背后的热源动了动。

“谭夫人醒了?”

赵启平眨眨眼睛,一滴透明的液体掉落在枕头上。

“是啊,饿了。”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评论 ( 30 )
热度 ( 2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