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猫化向】(十一)我们

【目录里有主要角色配图,目录在文章最底层】

*来自于猫奴媳妇的点梗,顺便艾特 @¥doubt¥  人设有变动。

*不要在意以他们的品种能不能聚到一起,猫的世界我们不懂,不会有人类出现。

*忽略像是能不能喝酒之类的以及【哔——】的问题,可能有怀孕梗,但是不多,注意避雷。

*不要介意我会用【所有的人】之类的字眼,因为改成所有的猫感觉很怪啊啊!况且他们早已不是普通的猫,已经是猫妖了好么!所以一切属于人类的行为症状出现在猫身上不奇怪对吧【诚恳脸】

-----------------------------------

1

 

李熏然走到凌远面前坐下,一脸正色。

 

“老凌,说你爱我。”

 

凌远愣了愣,眯起眼睛笑,轻轻向李熏然靠近,直到鼻尖挨着鼻尖

 

“我爱你。”

 

李熏然脸热了一波,结结巴巴回答“我,我也,也是。”

 

布偶猫把孟买猫搂进怀里,爪子给不住地孟买猫顺毛。

 

李熏然仰起头看凌远“说实话,我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老凌,你说你爱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凌远低下头在李熏然脸上舔出一道湿痕。

 

“想抱你,想亲你,想把你搂紧了放在怀里哪里也不去。我也不知道爱是什么,但我们的确相爱了,互相喜欢,跟彼此在一起。”

 

2

 

蔺晨和萧景琰准备出去吃饭,碰见同样准备出去吃饭的杜见锋和方孟韦。

 

四只猫对视一眼。

 

那好,一起去呗。

 

四只猫开车到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小饭馆里坐下。

 

方孟韦先入座,坐在了靠窗的椅子上。

 

萧景琰看了一眼,径直坐在方孟韦旁边,杜见锋傻了眼,回头看蔺晨。

 

蔺晨也蒙了,又去看萧景琰,萧景琰头都没抬。

 

好吧,杜见锋坐在了方孟韦对面,蔺晨坐在了萧景琰对面。

 

之所以这么坐,萧景琰是担心吃饭的时候蔺晨又动手动脚。然而饭吃了大半,蔺晨一点动静也没有,萧景琰抬头看他,他在专心致志对付盘子里的鱼,萧景琰觉得这椅子有点硌人。

 

回到家,蔺晨抱住萧景琰一阵猛舔,直到萧景琰眼角都变得湿漉漉的。

 

“景琰你还是想和我坐一起的。”

 

“你怎么知道?”不打自招。

 

蔺晨抖抖尾巴“因为景琰喜欢我。”

 

3

 

杜见锋铁打的身体病了,是感冒。

 

方孟韦又是买药又是做饭,忙忙碌碌的样子让杜见锋油然一股家有贤妻的感觉。

 

端着热粥放到自己面前,杜见锋望着眼前试图把粥吹凉的卷耳猫,突然有种想把卷耳猫摁在怀里,好好亲亲揉揉的冲动。

 

不行,要忍住,杜见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晚上,方孟韦执意要睡在杜见锋旁边,杜见锋捉着被角缩在床头,方孟韦一把拉过杜见锋把被子一盖缩进杜见锋怀里。

 

杜见锋无奈,抱着方孟韦入睡。

 

清早亮堂堂的光透过窗帘照在床上,杜见锋醒了,低头看方孟韦也醒了,不过还在眨眼,睡了一晚上刚醒眼睛还湿漉漉的。

 

头微微向下弯曲,杜见锋在方孟韦嘴边印上一吻顺带舔了一圈。

 

紧接着,豹猫一阵猛烈的咳嗽,咳完之后一脸懵逼。

 

啊啊啊啊啊啊我还在感冒!我刚刚亲了孟韦!!!

 

方孟韦倒是淡定,亲就亲了吧,大不了一块感冒。

 

最后杜见锋感冒好了,方孟韦发烧了。

 

好巧不巧,方孟敖来看方孟韦。

 

最后客厅里多了几撮毛,杜见锋少了几撮毛。

 

4

 

明诚小时候刚来的时候睡不着觉,明楼有些犯愁。

 

听说小孩听了摇篮曲就睡着了。不知道明楼从哪听说的。

 

当天晚上,明楼抱着明诚,声音一出来明诚就抖了一下,攥紧了明楼胸前的毛,唱了半天明诚也没睡着,明楼嗓子都哑了。

 

明楼觉得疑惑,怎么到了这就行不通了?明诚看了眼明楼,轻声说着“没事大哥,你明天再唱一次,阿诚肯定能睡着。”

 

第二天,明楼又开始唱,并且换了个曲目。

 

果不其然,明诚真的睡着了,明楼亲亲明诚的额头,也去找了周公。

 

待明楼发出小小的呼噜声,明诚睁开了眼睛,抱着明楼的脖颈,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5

 

许一霖最近忙店里的事忙得家都不顾,忙得连荣石都不顾。

 

荣石心里满是执念,不,怨念!

 

看看那店里,都是什么猫!

 

母猫A:啊啊啊你快看!一霖小天使笑了!!

 

母猫B:天呐要融化了!!好萌好软!好想捏!

 

母猫C:耳朵好可爱好想碰!

 

刚走到店门口,几句想不让人听到的都难的痴汉音飘到荣石耳朵里,荣石走近店里,许一霖正在给人装袋子,前排一只小母猫不知说了什么,许一霖脸红红的正低着头笑。

 

一股酸气直冲脑门,荣石颇为吃味。

 

“一霖。”

 

众猫纷纷让开,哎!店长夫人来了。

 

许一霖抬头看见荣石,把手里的奶茶递给客人,对着荣石笑,脸上的红还未散去,可爱的模样一下子让荣石什么气都没了。

 

看许一霖这么开心,荣石也不好强行把他带走,只好一个人回家,竟有一丝被抛弃的落寞滋味。

 

晚上梳洗完毕,荣石拿着一本书,许一霖整个身子窝在被子里。

 

荣石掀开被子钻进去,默默生着闷气。

 

不一会,一只温暖的小爪子就伸到小腹上反复摩擦。

 

反耳猫爬上西伯利亚猫的胸膛,稍稍抬起臀部反复蹭着某处早已火热的敏感部位。

 

荣石扔开书,捉紧许一霖的腰也开始动,不一会反耳猫就哼出来旖旎的叫声。

 

“知道错了?”

 

许一霖舔着荣石的脸,讨好的抱住荣石。

 

“嗯……所以今晚,是补偿……补偿时间。”

 

6

 

赵启平站了一天手术台,回到家基本上已经是只废喵了。

 

谭宗明知道赵启平今天一直在手术,回到家的时候带了饭菜回去。果不其然看见赵启平瘫在地毯上一动不动。

 

“老谭!不要试图劝我起来吃饭!我不想动!”

 

“好,不吃。”

 

赵启平挑挑眉,觉得今天谭宗明很奇怪啊,原来他可是会喂自己的!

 

难道他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小猫,啧,该打,打断他腿,第五条腿也打断算了。

 

赵启平算是累糊涂了,脑子胡思乱想正欢。

 

“哎呦呦呦!”

 

要不是赵启平没力气了,肯定得跳起来。

 

“老谭你干什么?”

 

谭宗明举举爪子一脸无辜“我在给你按摩啊。”

 

假咳了两声,赵启平心里虚虚的,还以为他想的被谭宗明听见了。

 

谭宗明又开始按摩,揉着赵启平发酸的肩膀,赵启平一开始感觉又酸又麻,最后越按越舒服,舒服的直哼哼。

 

“谭总手法不错啊,该赏。”

 

能不好么,谭宗明腹诽,他可是给李熏然买了不少吃的才从凌远那学来的手法。

 

“那赵医生给谭某什么好处?”

 

“那还不简单,以身相许呗。”

 

“那就请赵医生今晚兑现承诺了。”

 

“啊~”赵启平张开嘴巴“饭菜拿过来,先把我喂饱,好处少不了你的。”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评论 ( 21 )
热度 ( 1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