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凌李】掉落的是小仙女?(七)

*背景在上海,忽略人物出现在奇怪的地方
*人物ooc有,人物设定有出入
————————
当安迪提醒谭宗明打开手机看微博的时候,谭宗明还停留在昨晚赵启平的决绝里,心被揉烂捏碎疼得厉害。
刚打开微博,谭宗明就点开了安迪的艾特,点开进去,一张清晰的照片一下子紧紧抓住谭宗明的目光———赵启平。
第一张照片中,赵启平捏着酒杯,面无表情。
第二张赵启平抬手揉了眼睛。
第三张是赵启平离开的背影。
新闻标题【晟煊集团总裁谭宗明伴侣突然离场,疑似被抛却伤情!】
谭宗明发狠的捏着手机,指节泛白,他分明在照片中看见赵启平眼圈泛红,表情强硬而倔强。
这让足以谭宗明破散跳动的心又狠狠地一抽。他是有多想把这个眼圈泛红的青年使劲抱在怀里,安慰他亲吻他给他自己能给予的最好的。
谭宗明一边祈祷赵启平不要看见这些,一边给安迪打电话。
“安迪,封锁这个消息,现在。尽快。”
等了大概十分钟,安迪电话打来。
“搞定了,只是印成报纸的部分没办法了,只能尽量回收。”
谭宗明扶了扶额,想着赵启平应该不会去看报纸,稍稍安下心。
可谭宗明不知道的是,赵启平不看报纸,凌远看啊。
早饭时间,李熏然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伸手去够凌远旁边的报纸。
自从来到凌远家一来,小李神仙多少也沾染了一点老干部风气,手机用不习惯,看报纸倒是挺习惯的。
凌远把报纸往对面推了推,刚好让李熏然轻松拿到。
凌远刚把米饭送到嘴边,突然就被一声惊呼吓得筷子一抖,白花花的米饭全都撒在了玻璃餐桌上。
凌远摇摇头,抬眼差点被报纸上巨大的照片吓到。
“老凌你快看!!这不是赵小平么!?”
凌远这才反应过来,照片上确实是赵启平。接过报纸看了一遍,凌远把报纸还给了李熏然,面上表情倒是淡定。
李熏然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一拍大腿“我就知道!那个胖子就是不靠谱!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经人!”
凌远伸手摸摸李熏然气的一抖一抖的卷毛,象征性的安抚一下。
“人家的事,你操什么心。”
“我可是牵线的神仙啊!怎么能不管!”
凌远想想觉得不无道理,也就没管,任由李熏然插手。
赵启平还没有从昨晚回过神,心里依旧是憋着气,悄悄冒着酸泡。
大中午的,没有了谭宗明一贯免费送到的午餐,赵启平也无心去吃饭。
李熏然在医院走廊里轻声小跑几步,窜到赵启平诊室门口,手里捏着早上的报纸,推开了门诊室的门。
“赵小平?”
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赵启平抬起头勉强给李熏然一个笑容。
李熏然见状,不禁泛滥起多到溢出来的同情心。
“小平,别为那个死胖子难过,他算什么,好男人……恩,好女人也多着呢。”
赵启平眉毛挑了挑,他怎么知道我和谭宗明的事?
然而李熏然的下一句话让赵启平青筋都暴出来了。
“就算那个死胖子甩了你也没什么,放心,我能给你找个更好的,我在这方面最拿手了!”
what?!谭宗明甩了我??
“放【哔—】,分明是我甩了他!”
李熏然懵了两秒,举起报纸到赵启平面前“可报纸上说是你被那个胖子伤情了啊?”
赵启平拿过报纸,看的太阳穴突突跳。
这都是什么事!这下脸全都丢完了,赵启平已经找不出一个确切的词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跟李熏然唠了一会,赵启平在李熏然走出门前还能听见李熏然鼓励自己寻找下一个的声音。
谭宗明调了监控,看了两遍之后终于确定是哪两个人作怪,派安迪去处理之前,谭宗明亲自去找了那两位。谭宗明驰骋商场多年,对于这种半途没落又东山再起的企业软肋拿捏的无比精准,威逼之下终于是套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谭宗明看了看自己,又拍了拍他的豪车,实在是没想到,他引以为傲的事业所带来的财富,竟会让他差点失去他这辈子唯一的爱人。
可在谭宗明眼里,赵启平值得这些,更值得用这世上最好的去讨他欢心,让他得到幸福。
赵启平撑着头小憩,下午的病人比上午多了些,心力交瘁,他感觉有些累。
“叩叩。”
“请进。”
来人步伐没有声音,赵启平整理整理桌前的病历,准备接诊这位病人。
“启平……”
赵启平动作一顿,眼底立马各种情感交织,眨了眨眼换上冷淡的眼神。
“你……”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赵启平就愣住了。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人就是谭宗明,普普通通的白色衬衫,不知道从哪个地摊上淘来的牛仔裤,一双烂大街的平板鞋,若不是这无法改掉的商业大家的气质和那张脸,赵启平怎么也想不到谭宗明会穿成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他。
“谭总想干什么?”
谭宗明走近两步,站在赵启平面前。
“启平,昨天的事,是我的错。但我本意不是那样的,我没想到……”
谭宗明有点局促不安,经历了昨天,他生怕赵启平再说出什么冷漠的话,冷的掉冰渣子,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昨天……我们跳过,我们重新开始。”
赵启平想笑,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这一身着装,谭宗明的话,都让他想笑,隐隐的,心里那股堵塞不知不觉散了不少。
“那谭总怎么解释这个?”
赵启平把报纸摊开给谭宗明看,谭宗明一看标题脸色就变了,暗叫着不好,紧张的看着赵启平。
“我,我本来封锁了,没想到还是……”
一听到被封锁了,赵启平缓了口气,还好还好,这脸还没丢尽。
“启平,跟我在一起吧。”谭宗明手指不自觉捏紧,“你值得,你值得我所付出的一切,这不是阶层的问题,是你是否愿意的问题。无论你生活如何,处于何地,你都是这辈子唯一能配得上我的人。你愿不愿意?”
上下两片嘴唇抿了抿,赵启平忍住到嘴边的笑意,故意话锋一转“谭总今天怎么穿成这样?”
谭宗明呛了一下,回答道“我这是为了,能配得上你。”
“我赵启平再穷也不至于这么寒酸吧,难道我以后要跟着的就是一个整天穿着劣质白衬衫劣质板鞋劣质牛仔裤的谭总?”
“你要是不喜欢,我以……”话猛的噎回去,谭宗明这才听懂赵启平的话,一时间惊得控制不住自己,隔着宽大的办公桌伸手将赵启平揽进自己的拥抱中。
昨天那些,差点让谭宗明以为他和赵启平真的就这样了。
“哎!我中午没吃饭!你再使劲我就要歪了!”
谭宗明赶紧松开赵启平,绕过办公桌强硬的在赵启平额头落下一吻,扒下那人的白大褂就牵着那人的手往门外走。
“带你去吃饭。”
“我假还没请。”
“等会我去跟凌远说。”
“那行。”
——我是谭赵完美和好的分界线——
李熏然晚上还有点不放心,穿着凌远给他买的小狮子睡衣坐在沙发上,一个电话敲给了赵启平。
凌远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李熏然背对着自己,把脸埋进沙发里。
“怎么了?”
“赵启平跟那个胖子在一起了。”声音从沙发里传出来闷闷的,凌远好笑的顺了两把李熏然的卷毛,又轻轻的揉着。
意料之中,凌院长远比李熏然看的透彻。
“他们的事,你情我愿,没什么好不平的。没事。”凌远愈发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上李熏然了,就光是李熏然现在这个样子,凌远就觉得喜欢的不行,想抱一抱,揉一揉。
就像心里生成了一堆一堆的棉花,柔柔软软的填满了整颗心脏;又像是为某个人准备的,让那个人走进来,住在自己的心里,为他铺上最柔软的床,让他在自己心里睡得舒服,再也不想离开。
别人都开窍的那么快,这个小神仙怎么还那么傻乎乎的?
正不解,耳边响起了小小的呼噜声。
啧,感情这是顺毛顺舒服了,睡着了。凌大院长认命的用他那把老骨头把不轻的李熏然扶回了房间,末了还不忘感叹一句:真是个难伺候的神仙,啧,可我怎么还挺乐意。
李熏然什么都不知道,睡了个好觉,工作起来也是无比热情。
又是几天过去了,小李神仙差点忘了自己是来给凌远牵个姻缘线的。
当他走到第一医院的时候,却是被切切实实的狠狠的提醒了一回。
凌远站在走廊过道上,只有侧脸对着李熏然,而凌远对面那个陌生的女人,同样如此。
那女人正笑着对凌远说什么,凌远一一回应着。俩人说了一会,那女人忽然伸开手抱住了凌远,几秒之后,李熏然看见凌远拿出插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抱住了那个女人。
李熏然脑袋嗡的一声就懵了,好半天才回神。
又望了那两人一眼,李熏然的心就这样一点一点纠起来,揉成一团皱巴巴的,蔓延出从来没有过的痛感,还有酸涩。
刻意忽略从心底传来的不舒服,李熏然手插进兜里深呼吸几次,然后扯着嘴角笑笑,本来嘛,自己就是来给凌远牵线的,这下凌远自己找到了喜欢的人,倒也省事。挺好的,李熏然想,这也挺好的。
不再去看那两个人,李熏然转身走向医院的大门。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有虐才有进展嘛,虐完这个虐那个,哎嘿嘿,因垂丝听!
说好的给小伙伴今天更新,不知不觉,就过了零点……【懵逼……】

评论 ( 25 )
热度 ( 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