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猫化向】(九)生活

【目录里有主要角色配图,目录在文章最底层】

*来自于猫奴媳妇的点梗,顺便艾特 @¥doubt¥   人设有变动。

*不要在意以他们的品种能不能聚到一起,猫的世界我们不懂,不会有人类出现。

*忽略像是能不能喝酒之类的以及【哔——】的问题,可能有怀孕梗,但是不多,注意避雷。

*不要介意我会用【所有的人】之类的字眼,因为改成所有的猫感觉很怪啊啊!况且他们早已不是普通的猫,已经是猫妖了好么!所以一切属于人类的行为症状出现在猫身上不奇怪对吧【诚恳脸】

-----------------------------------

1

今天蔺晨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开门发现自己脚下冒出了个小奶猫。

小奶猫举起尚不锋利的爪子,挠在了蔺晨的腿上。

不痛不痒的抓挠让蔺晨玩心大起,弯头咬上小奶猫的后颈叼起来。

“喵!喵~!!!!喵~~!!!”

突如其来的哭叫声把蔺晨惊得差点把小奶猫丢出去。

“蔺晨!”

萧景琰从厨房里走出来,掂着一个奶瓶,看见蔺晨叼着小奶猫,小奶猫一阵哭嚎。

蔺晨赶紧放下小奶猫,蹭到萧景琰身边。

“景琰~我只是逗他玩玩~”

绕过蔺晨,萧景琰把小奶猫抱在怀里,奶瓶递过去,立马被吸住。

蔺晨有点吃味,走过去往萧景琰旁边一坐,伸出刚刚被小奶猫挠过得那只爪子,委屈的看着萧景琰。

萧景琰受不了蔺晨这个样子,心软的揉揉那只根本没受伤的爪子,蔺晨趁机舔上萧景琰的脸,舔了好几口才罢休。

有点羞的萧景琰低头一看,小奶猫直直盯着他,连奶瓶都掉了。

瞪了蔺晨一眼,萧景琰把小奶猫往蔺晨怀里一塞。

“这是小殊的孩子,你好好照顾,我去公司了。”

蔺晨和小奶猫四目相对“哎,怎么又一个,林殊到底有几个孩子?”

“两个!”

“那景琰你要不要跟我也生一个。”

“蔺晨。”   “哎!”

“滚。”

2

“老凌!老凌!我的那个超舒服按摩捶呢?!”

孟买猫钻进床底下又钻出来,冲着布偶猫喊。

凌远转了两圈,在沙发缝底下的地板上里找到了棕色的按摩捶。

李熏然跑近拿在手里。

“哎,你怎么一找就找到了?”

凌远揉揉李熏然额头上稍稍卷起来的绒毛。

“你每次丢东西不是在柜子后面就是在沙发底下,我当然找得到。”

找个袋子把按摩捶装好,李熏然抬脚往外走。

“去哪?”

“警局王队长年纪大了,肩膀经常又累又疼,我把这个送给他。”

嘴角弯了弯,凌远看着孟买猫亮晶晶的眼珠。

“你不是很喜欢这个按摩捶吗?”

站在门口的孟买猫咧开嘴露出小尖牙一笑:“不是还有你嘛。”

3

谭宗明眨眨酸乏的眼睛,关上电脑伸个懒腰,打哈欠的声音刚要出来立马闭上了嘴。

脚边的赵启平睡得正熟。

难得赵启平不愿意睡觉非要等他一起,谭宗明轻轻推赵启平。

“平平,起来去床上睡。”

赵启平摇摇晃晃站起来,慵懒的叫了一声,闭着眼睛往熟悉的地方走,还不忘扭头来看谭宗明。

四个爪子并用爬上床,赵启平摊在床上又陷入睡梦。

谭宗明把猫捞过来在怀里放好,吻住猫的额头,就着这个姿势一会就熟睡过去。

清晨,赵启平醒的早些,此时他已经完全缩在了挪威森林猫的胸膛里。

早安吻落在还在熟睡的猫的额角,格外温柔。

辛苦了,谭先生。

4

荣石工作轻些了,把工作整理整理给自己放了个假准备带许一霖出去玩一玩。

许一霖欢快的走在前面,偶尔扭头看看荣石是不是还在后面,离得远了就自己停下来等荣石,待荣石走得近了又往前走。

沿路各式小点心数不胜数,荣石都买了点掂着,许一霖手里没有了就递一块过去。碰见好玩的地方总要进去逛一逛,人多的地方许一霖软软的爪子就被握在荣石掌心里,尾巴也被荣石缠的紧紧地。

异地人民格外热情,为游客们在街头作曲,有时是一曲摇滚,有时是一首情歌,晚上会有夜市,晚会。

荣石陪着许一霖,说去哪就去哪,不肯浪费一点点这得之不易的时光。

自然景区的山腰上,许一霖累的直喘气,荣石抱抱他想背他上去,反耳猫蹭蹭西伯利亚猫笑着拒绝。

一路走走停停,日头清亮亮挂在头上,两只猫终于登上山顶,微风剐蹭着柔软的绒毛带来沁人心脾的清凉。

脚下就是城市,他们能看见人流攒动,红绿灯模糊的亮起,而在这山顶上,就他们俩人,独属于他们俩人而已。

“荣石。”许一霖转个身面对着荣石。

荣石揽着许一霖的腰,亲昵的蹭他的鼻头。

“荣石,我好爱你啊。”

“我也是。”

荣石揽紧爱人,最珍贵的时光,最可爱的情话,最好的人,要留在心里惦记一辈子。

5

庄恕会有一台接着一台的手术要做,但也会有假期。

季白会有一个又一个的案子要破,但也会有犯罪分子懒了的时候。

俩人刚好有一个假期,在同一天。

庄恕摊开一本厚厚有关脑科的书放在沙发上,自己趴着一页一页的看。

季白把李熏然推荐给自己的推理小说翻开放在庄恕身上,侧枕着庄恕的腰,对着小说一目十行。

“老庄,怎么打别人的头,打的疼而又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季白看着看着突然问了一句。

庄恕眼珠向下挪了挪腰,给季白找了个最柔软的地方枕着,说道

“打脸。”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无聊的摸摸鱼


评论 ( 18 )
热度 ( 12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