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猫化向】(八)随笔小事

【目录里有主要角色配图,目录在文章最底层】

*来自于猫奴媳妇的点梗,顺便艾特  @¥doubt¥ 人设有变动。

*不要在意以他们的品种能不能聚到一起,猫的世界我们不懂,不会有人类出现。

*忽略像是能不能喝酒之类的以及【哔——】的问题,可能有怀孕梗,但是不多,注意避雷。

*不要介意我会用【所有的人】之类的字眼,因为改成所有的猫感觉很怪啊啊!况且他们早已不是普通的猫,已经是猫妖了好么!所以一切属于人类的行为症状出现在猫身上不奇怪对吧【诚恳脸】

-----------------------------------

1

 

阿诚来到明家不久,明楼开始教他识字读书。

 

明楼教得好,明诚学得好,仅仅半年的时间,明诚已经可以去上学了。

 

平时明诚出去买点东西明楼都跟着,无论多近都跟着,担心明诚迷路了,被车撞了,跟陌生人走了诸如此类几乎明诚都不会去做的事。

 

明诚的学校跟家里离得近,只要穿过一条街就好。

 

第一天,明楼跟学校请了假尾随明诚。

 

第二天,明楼跟学校请了假尾随明诚。

 

第三天,明楼跟学校请了假尾随明诚。

 

第四天,明楼被明镜逮住教训了一顿,尾随失败。

 

可明楼还是忍不住,偶尔也会跟着。偶尔,也会被明诚发现。

 

“阿诚!有车!”

 

明楼扑过去站在明诚身后把明诚拉到自己身边。

 

明诚一脸疑惑“大哥,现在红灯,我还没走呢。”

 

明楼一脸尴尬“我也是刚好看见你了,快去上学。”

 

“哎,知道啦。”

 

2

 

陈亦度喜欢喝酒。

 

洪少秋喜欢陈亦度喝酒。

 

喝完酒的暹罗猫,带着点醉意,软软的,好看的眸子藏了浅蓝色的一汪水,眼眶外层红红的一圈,身子挂在自己身上,欲罢不能。

 

红酒两杯半,这是洪少秋的经验累积得出的结论,如果陈亦度多喝了半杯。

 

“少秋~”

 

嗓音低沉包含情欲,洪少秋很受用。

 

“呕……”

 

这时候就麻烦了,一身呕吐物,此时黑猫只好架着暹罗猫去浴室洗澡,尽管在浴室也可以不可描述,但洪少秋还是喜欢,精准用量。

 

这四个字还是从蔺晨那里学来的。

 

3

 

李熏然睡觉不老实,踢被子是常有的事,一般晚上温度升降幅度稍微大一些就会被冻醒,然后把被子盖上,再踢开,再冻醒。

 

再严重,就感冒了。

 

然而凌远遇见李熏然之后,李熏然的睡觉模式彻底发生了改变。

 

夜晚,凌远家的床。

 

凌远章鱼一样抱着李熏然禁锢在怀里,白色的绒毛覆盖住李熏然半个身子,然后再把被子盖在自己身上,李熏然就呆在小圈里动弹不得。

 

等到李熏然想翻身蹬腿的时候,凌远收收手,怀里的孟买猫就又会回归安静。

 

李父李母之前对这个儿子十分不放心。

 

凌远来了之后二老十分放心。

 

4

 

杜见锋见到方孟韦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的不得了。

 

银白色的卷耳猫站在商店门前清点自己手里的三明治,明明个头偏小应该是可爱的样子,但脸上淡淡的表情却意外生出一股萌感。

 

杜见锋不要脸的上去搭话被方孟韦当成流氓揍了一拳。

 

可杜见锋还是乐意的不行,悄悄跟着方孟韦,看他进了警察局,然后他发现方孟韦出来的时候胸前多了个牌。

 

完了!是条子!

 

杜见锋吓得赶紧把自己的黑道事业一分为二,一半扔了,另一半扔给了蔺晨。

 

看什么看!老子可是良好市民。

 

5

 

荣石要出差。

 

许一霖收拾好东西把行李箱的把手递给荣石。

 

接过行李箱,荣石看着许一霖不知所措,对,荣石不知所措。

 

“一霖,我走了……你……”

 

“放心吧荣大哥,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一霖,家里缺什么叫秘书A去买,别乱跑。”

 

“知道啦。”

 

“卡我放在床头,实在想出去让秘书A陪你去,不然你再把秘书B叫上也……”

 

“荣大哥,再不走飞机就飞走了。”许一霖抱着荣石的脸在嘴角亲一口。

 

“想我就打电话,什么时候都可以。”

 

“嗯。”

 

荣石一步三回头,终于走出了许一霖的视线。

 

 

 

一下飞机西伯利亚猫就忍不住给自己的小猫打电话。

 

“一霖。”

 

“荣大哥……你到了……?”慵懒的声音一听就是在沙发上趴着。

 

“嗯……一霖……想我了么……”这才离开几个小时,荣石觉得自己稍稍矫情了些。

 

“嗯,想。”

 

天呐!一霖说想我!一霖在想我!不行!他想我了!荣石脑内os都炸了。

 

许一霖躺在沙发上跟荣石说了一会,不一会就听见荣石说有事要先挂电话,也没有太在意。

 

半夜被饿醒,反耳猫拉开冰箱,果然是塞满了食物。

 

拿出一个鱼罐头开始吃,耳朵抖两下,好像是开锁的声音,有贼?!

 

还没等许一霖反应过来,一股寒气扑向自己,抱了个满怀。

 

“荣石?荣大哥……你怎么……”

 

“我也想你了,所以我回来把你带上。”

 

6

 

又一个新歌宣传,黄志雄推了工作陪曲和。

 

曲和在后台一边跟黄志雄说话,一边被化妆。

 

黄志雄牵着曲和毛茸茸的右爪放在自己两只爪的掌心里,不是第一次在后台看着他上台,但总有点不舍。

 

曲和在灯光下笑的腼腆,台下小母猫甚至小公猫尖叫连连,黄志雄不免自豪,那是他的爱人。

 

宣传结束,曲和挥挥手告别,刚侧个身,人群中冲来一只麻色猫大喊“曲和!曲和!我真的非常喜欢你!”

 

话音刚落,曲和就被扑倒在地,新加坡猫个头小,被麻色的猫压得不能喘气。

 

黄志雄冲上去一把推开麻色猫,扶起曲和抱紧。

 

那个麻色猫叫着被警卫带走。

 

曲和额角偏后的地方被磕破了,黄志雄给他上了药,吹了吹。

 

新加坡猫缩进伯曼猫怀里,给伯曼猫顺毛。

 

这种事不止一次,曲和知道黄志雄会在娱乐新闻里看到这类新闻,但都忍着不说,这次亲眼看见了,必定是不高兴的。

 

黄志雄叹口气,醋又吃不起来,反正他的曲和不喜欢那些人。只是气那不该出现的伤口会让曲和疼好几天。

 

“下次注意点,让警卫护的严点。”

 

“好好好,都听你的。”

 

你这么辛苦,我怎么敢再多生气。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可以猜猜洪少秋为什么会从蔺晨那里学会精准用量四个字


评论 ( 22 )
热度 ( 12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