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陆的女人!

有cp洁癖,cp不拆不逆。不要试图拆我的cp,我会很生气。
叫皮蛋就行。
做人要读书。

【全员猫化向】(七)关于吵架

【目录有主要角色猫化配图,目录在底层】

---

1

说到吵架,许一霖和荣石得是模范夫夫,他们之间,仅有一次吵架。

 

许一霖刚大学毕业正是找工作的时段。

 

那时候许一霖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只能去奶茶店里打工。

 

荣石总算是熬到许一霖毕业,他每天上班都绕到许一霖学校偷偷看那只小小的反耳猫,但他不敢走近,只能远远地看。

 

荣石印了许多张传单,传单乱七八糟什么广告都有,唯独一个荣氏集团的招聘广告占了显眼的位置超大版面。

 

荣石派自己的秘书去许一霖每天上班的路上蹲点,一看见许一霖就给他递传单,一路上手上就会有三张一模一样的传单。

 

许一霖只觉得现在广告很多也不在意,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

 

但是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一连半个月都是这个样子,许一霖终于在等公交车的时候无聊的看起了传单。

 

荣氏集团招聘广告当然是第一个入了许一霖的眼帘,许一霖抿抿嘴唇有点心动,不然试一试吧……

 

当荣石跟着许一霖发现许一霖进了荣氏集团公司的时候激动的快要喘不过气,当即给人事部打了电话,嘱咐好一切,等着小猫入网。

 

许一霖本来很紧张,谁知人家只是给自己倒了杯茶跟自己聊了些有的没的就让自己走了。

 

大概是不行,许一霖揉揉眼睛有些失望。

 

荣石坐在车里看着,恨不得把那只小猫抱进怀里好好疼惜一番。

 

而第二天,许一霖就接到了电话,让自己去上班。

 

喜悦溢于言表,许一霖梳理好自己,捏着刚发的工作证走进荣石办公室,心脏砰砰直跳,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好好表现。

 

荣石在许一霖推开门的时候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他的小猫终于站在了自己面前,离自己是那么近,伸手就可以碰到。

 

跟荣石想象的一样,他的小猫很优秀也很勤奋,什么事都处理的让荣石很满意。这勤奋让荣石觉得心疼,不舍得他做这么多事,却又骄傲于小猫成功之后略带羞涩而干净至极的笑容,荣石一步一步,将小猫向自己拉近。

 

终于,在一个加班的夜晚,他等待已久的小猫,给了他一个青涩的吻。

 

这下荣石开始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一个劲给许一霖减少工作,直到有一天,许一霖听同事说,荣石把他开除了。

 

许一霖找到荣石,荣石把他抱在怀里,对他说,不要工作了,我养你。

 

这份工作,许一霖一直都是用心对待,荣石这么做,让许一霖觉得丢掉了自尊,成为一个依赖他人过活的人。

 

那天许一霖第一次对荣石生气,荣石也认为自己的关心被辜负,说话重了些。争吵以许一霖红着眼睛走出公司结束。

 

之后的几天许一霖都避着荣石,也不说话,饭也出去吃,而且没有拿荣石留给他的钱。

 

荣石后悔的只想抽自己,可现在许一霖闹脾气,话也说不上几句。让他工作吗?荣石是不舍的,非常非常不舍,可他也明白,靠别人过活,不是许一霖的风格,

 

西伯利亚猫暗暗自豪,我家一霖,就是有骨气。

 

当荣石找到许一霖的时候,许一霖正端着一碗盒装面边吃边看一个招聘广告,心猛地抽动,缩成一团疼得紧。

 

无声走近从身后抱住反耳猫,许一霖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纸碗里的汤汁撒了点出来。

 

荣石从许一霖手里拿过纸碗放在一旁,掏出纸巾擦干净小猫白色的爪子。

 

“我带你去吃饭。”

 

许一霖垂着眼睛稍稍挣扎了一下,他其实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

 

“对不起,一霖。”

 

把小猫拥进怀里,荣石都不知道自己话里是有多疼惜。

 

“我给你买了个店面,开个奶茶店,以后你就在那工作,好不好?”

 

反耳猫的眼睛忽的闪两下,荣石碰碰他的鼻子“不过早上八点开业,晚上六点关门,中午要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许一霖吧唧亲了荣石一口,满心欢喜的应下了。

 

奶茶店不日开张,就在荣石公司不远处。因着许一霖温和,长得也是清秀耐看,声音又好听,这奶茶店生意于是日渐兴隆。

 

许一霖不曾料到生意会好到排起长队,每日都忙得脚不点地,员工也不够,许一霖偷偷瞒着荣石解除了休息时间,被来关照媳妇的荣石逮个正着,许一霖看见荣石走过来,接热水的手一抖,洒在了手上,登时就疼得溢出眼泪。

 

荣石三步并两步走进来,牵着许一霖的手放在嘴边吹,黑着脸遣散了剩余的顾客。

 

回家许一霖就被家法了,家法之后撅着屁股趴在床上,还不忘扭头跟荣石说不能拆他的店。

 

泪眼汪汪的样子让小荣石东山再起,答应之余又勒索了一次。

 

虽然许一霖工作会累,但荣石更愿意看到他的小猫工作一天之后满足愉悦的表情,有什么事能比让许一霖开心更开心的事呢,荣石觉得,真的没有。

 

 

 

2

 

李熏然又不着家,凌院长躺上冰凉的床铺,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睡不着。

 

孟买猫又在忙案子了,没好好吃饭,没能好好睡觉,一整晚都不知道蹲在哪守着准备出击,困的时候都不知道会喝多少杯咖啡,甚至自己打自己一拳。

 

十几天之后,凌远终于见到了躺在地毯上的李熏然。

 

孟买猫困得睁不开眼,翻个身发出“嘶--”的一声。

 

布偶猫赶紧走过去把孟买猫扶起来查看,发现手臂上不知怎么回事多了道口子,伤口没有经过处理,血干了又有血渗出来一点点。

 

凌远气极了,都不知道去医院包扎看看吗?!

 

李熏然十分不满,十几天的劳累让他神经绷得紧,松下来之后又脾气暴躁,只想回来看看凌远,小伤就没在意,谁知一回来就被训,心里自然是不爽快。

 

甩开凌远的手,李熏然话也不说往沙发上跳,背对着睡觉。

 

凌远走近,发现孟买猫是真的睡着了,一脸憔悴。

 

搬过医药箱,细细处理伤口,生怕把李熏然疼醒了。凌远躺到李熏然对面,把李熏然揽进回胸膛里,在额前印下一吻。

 

我的熏然,欢迎回家。

 

 

 

凌远又没着家,李熏然在地毯上打滚。

 

凌远肯定在做手术,已经几天没见了,晚上也没回家,去医院找也在手术。药肯定没吃,饭也肯定草草搞定,见不到人,送饭都没地方送。

 

李熏然又一次来到医院,成功捡到犯胃病的凌院长。

 

“我就知道你没吃饭!药竟然也不按时吃!你行啊凌远!”

 

凌远接过热水和药,把药就着水一口吞下去。

 

拉过李熏然抱着用下巴蹭,凌远叹口气“不是还有你么,怕什么。”

 

不吃这套!李熏然挣开怀抱“我去拿盒饭。”

 

凌大院长斜斜靠在墙上望着李熏然,李熏然看了一眼,还是走回来在凌院长额头印了个吻。

 

“一会就回来。”

 

3

 

杜见锋不怎么跟方孟韦吵架,倒是方孟韦跟他吵得多。

 

“杜见锋!找你的小母猫去!”

 

这是杜见锋被误会方孟韦吃醋的时候。

 

“杜见锋!把文件还给我!”

 

这是杜见锋深夜阻止方孟韦工作的时候。

 

“杜见锋!你给我去医院!”

 

这是杜见锋帮派打斗受伤方孟韦催他去医院的时候。

 

“杜见锋!你不准进房!”

 

哦,这个是方孟韦前一晚被干狠了闹脾气的时候。

 

一般吵架都是杜见锋哄着,杜见锋知道方孟韦每天都累,还要时时刻刻想着他,这么辛苦,杜见锋当然得宠着哄着。

 

而最后一种情况特殊,需要亲亲舔舔摸摸顺便插插之类的助攻动作方能见效。

 

4

 

明楼跟明诚吵架的时候,一般会冷着脸什么都不说,话也不跟明诚多说,只要是他认为是对的,决不妥协。

 

明诚一般闹一闹脾气就会不由自主软下来,这时候只要趁着晚上明楼准备睡觉的时候,放软语气喊一声“哥哥。”再加上讨好蹭蹭之类的动作,明诚就会得到怒气值减为零的明楼一只,代价为明诚一晚上绝对性服从明楼的命令。

 

明诚跟明楼吵架的时候,明诚会恭敬地说话,不多不少,睡觉是分开的,连站在一起的时间都不会多一分。

 

明楼知错了,好言好语哄着明诚,该说的不该说的,把握的刚刚好,加上仅仅在这时候才会有的一点点委屈的语气让明诚很快生不起气来。

 

“大哥,这件事的确是你错了。”

 

“好好,大哥错了。阿诚原谅大哥了?”

 

“嗯。”

 

“那好,今晚回来睡吧,不抱着你怪不舒服的,都睡不着,头也疼。”

 

“大哥你没事吧,我帮你按按。”

 

明楼抚上明诚的手趁机吃豆腐。

 

“还是我家阿诚好啊。”

-------------

 一个正儿八经的目录

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吵架,都是为了撒狗粮来的。


评论 ( 18 )
热度 ( 163 )
TOP